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6 解救失足女學生

借錢給陸婉瑜是一件小插曲,隨后幾日陸婉瑜每天都會主動發短信向方志誠匯報她媽的恢復情況。方志誠與她閑聊時,大致了解陸婉瑜的家庭。陸婉瑜原本家境不錯,父親原本是銀州重機的高層,因為馬向南出事后掀起的余波影響,郁郁寡歡之下,自殺而亡。
  受到這種打擊,陸婉瑜的母親徐瀅身體與精神都垮了,于是導致潛藏在體內的黑色素瘤病變,經過初步治療之后,已經控制住病情,不過沒了頂梁柱的家庭,幸福已然悄悄溜走。陸婉瑜的男朋友名叫宋明宇,他的父母與陸婉瑜的父親一樣,都是銀州重機的職工。宋明宇的父親甚至還是陸婉瑜父親的下屬,得知陸家衰落之后,自然便從中阻撓,而宋明宇做得也很過分,直接騙取陸婉瑜的銀行卡,取盡其中所有的錢,作為分手費。
  陸婉瑜比想象中堅強,經過這番挫折,并沒有被擊倒,反而變得十分堅強。方志誠很欣賞這種女孩,看似脆弱的扶柳,在風浪之間,卻更能展現韌性。
  周三晚上,方志誠帶著禮物,來到邱恒德的家中,謝雨馨打開門,她穿了一套白色的長裙,頭上的發髻如同蓮花般盛開,亮麗烏黑的發絲右側別著銀色的葉片發卡,在燈光的漫射下,散發著朦朧的光暈,她嘴角帶著淺笑,眉眼之間透露著風情,長裙修剪得體,使她原本精致秀美的氣質平添浪漫與性感的風韻。
  目光交接,謝雨馨從鞋柜抽出一雙拖鞋,似嗔似怨道:“怎么現在才過來?就差你一個人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苦笑道:“下班時突然接到通知,所以加班了些許時間。”
  邱恒德聽見方志誠的聲音,笑瞇瞇地走出來,替方志誠圓場道:“不能怪志誠,他早已給我打過電話,讓我們先吃飯。”
  樂樂這時從客廳走出來,見到方志誠眉開眼笑,又有點羞澀。方志誠對她招了招手,輕聲喚道:“小美女,難道忘記方叔叔了嗎?”
  樂樂歪著小腦袋,輕聲答道:“沒忘記呢!方叔叔什么時候帶我去玩?”
  方志誠微笑道:“要不,這個周末?”
  樂樂掩住嘴巴,嘻嘻笑著,來到方志誠的身前。方志誠蹲下身子,將樂樂抱到懷里。
  謝雨馨見樂樂與方志誠的關系極好,心中一暖,臉上卻是冷若冰霜,輕哼一聲,道:“樂樂,趕緊下來,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還能讓人抱著。”
  樂樂摟住方志誠的脖子,扭過臉道:“誰說我是大姑娘了,我還是小孩子,我喜歡方叔叔抱我。”
  方志誠輕聲勸道:“樂樂,咱們還是先吃飯吧,等吃完飯,叔叔再陪你玩,好不好?”
  “可以的吧!”樂樂乖巧地點點頭,然后從方志誠的懷中跳了下來。
  方志誠得意地朝謝雨馨擠眉弄眼,暗示自己是不是很厲害。謝雨馨佯作沒看見他的挑釁動作,輕輕地拍了樂樂的腦門一下,自言自語地輕聲道:“沒良心的丫頭,竟然胳膊肘往外拐。”
  方志誠來到餐廳,將手中的那個禮物交給謝芳。謝芳微微一怔,連忙拒絕道:“人來就好,怎么能收你的東西?”
  方志誠微笑著解釋道:“這是我跟雨馨一起選的禮物,不是什么貴重物品。”
  方志誠趁機打出謝雨馨這張牌,顯然讓邱恒德與謝芳,都不至于太過緊張,以為方志誠故意賄賂討好他倆那反倒不雅了。
  謝芳玩味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將禮物放在柜子上,笑道:“看來雨馨跟小方處得很不錯嘛。”
  謝雨馨臉頰騰出一抹紅霞,暗忖這方志誠太討厭,怎么把自己拉下水,狠狠地瞪了方志誠一眼,旋即解釋道:“方志誠覺得空手來吃生日飯不太禮貌,所以他便咨詢我。我呢,就大發善心,告訴他,你特別喜歡徐若的散文集。”
  謝芳眸光一閃,驚呼道:“難怪這么沉,原來都是書!謝謝你了,小方。”
  方志誠點頭微笑道:“因為禮物是雨馨幫我出主意的,所以這份禮物自然也有雨馨的心意。”
  邱恒德哈哈大笑,道:“老婆子,那就趕緊謝謝他們倆吧。”
  謝芳一直想撮合謝雨馨與方志誠,但沒有很好的機會,主要是因為謝雨馨工作與正常人不太一樣,錄制節目的時間總是不可預料。她琢磨著借今晚的機會,要努力幫兩人畫上八字的一撇。
  雖然兩人年齡相差了四五歲,但謝雨馨天生麗質,保養得極好,所以一點也看不出年齡,與方志誠站在一起,也十分登對,謝芳給邱恒德使了一個眼色。邱恒德臉上露出苦笑,微微點頭,暗示自己到時候會見機行事,輔助謝芳做好紅娘工作。
  其實,方志誠之所以喊謝雨馨如此親熱,也是因為猜測到兩人的心思,故意討好他們。為人處世,要善于順勢而為,既然邱恒德夫妻想要讓自己與謝雨馨牽上關系,自己沒必要拱手拒絕,自己要作出一副努力追求謝雨馨的姿態。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確定謝雨馨絕不會看得上自己。
  謝雨馨果然臉色陰沉,一雙秀目惡狠狠地盯著方志誠,似乎要在他的身上挖出一塊肉。而方志誠佯作不知,大喇喇地與邱恒德與謝芳聊天,讓謝雨馨恨得牙癢,暗忖方志誠這小子,果然是一直披著羊皮的狐貍。
  吃完晚飯之后,方志誠與邱恒德閑聊,樂樂在旁邊拿著水筆在白紙上畫畫。而謝雨馨幫著謝芳收拾餐桌后,兩人進廚房清洗碗筷。
  謝芳抬眼瞄了妹妹一眼,突然問道:“妹,你覺得小方這人怎么樣?”
  謝雨馨微微一怔,隨即意識到謝芳的言外之意,裝傻充愣道:“什么怎么樣?”
  謝芳將手在圍裙上擦拭兩下,轉過身一本正經地問謝雨馨,低聲道:“當然是作為一個男人,怎么樣?”
  謝雨馨輕吁一口氣,拿抹布用力擦拭碗上的油漬,苦笑道:“姐,我不想討論這個話題。”
  謝芳搖頭,臉上帶著關心之意,低聲道:“為了樂樂,為了你自己,你都必須要正視問題。你現在還年輕,完全可以找到一個很好的歸宿。小方,雖然比你小幾歲,但處人與事十分穩重老道,而且他年紀輕,容易被控制……”
  謝雨馨噗嗤笑出聲,道:“姐,我覺得你是小看方志誠了,那家伙雖然年輕,但是骨子里比誰都狡猾。他之所以要救姐夫,難道真是正義感使然,就未曾帶著功利之心?”
  謝芳擰緊眉頭,不悅道:“我在好好與你說話,你不喜歡小方就算了,為什么要說這種話?”
  謝雨馨面色陰沉,嘆道:“不是我故意黑他,而是他就是那么一個人。”
  謝芳暗忖自己妹妹因為失敗婚姻受到打擊,心理變得扭曲而偏激,聽不進任何人的話,輕嘆道:“這個世界,沒你想象得那么黑暗。小方討好我們一家,或許有私心,但從很多細節能瞧出,他是一個陽光有正義感的好男人。而且樂樂與他相處得也很好,我覺得你可以適當考慮一下。畢竟,從小方對你的態度來看,他也是很欣賞你的。”
  謝雨馨抿著嘴,變得沉默。
  客廳內,邱恒德正在與方志誠閑話家常。邱恒德接過方志誠削好的蘋果,笑問:“小方,你現在孤身一人,就沒有想過組建家庭嗎?”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低聲道:“條件不允許啊。現在人都很現實,談戀愛的前提取決于物質條件。況且,作為宋書記的秘書,我平常工作很忙,沒時間分心旁騖。”
  邱恒德滿意地點點頭,輕聲問道:“你覺得雨馨,怎么樣?”
  方志誠露出很吃驚的表情,贊嘆道:“雨馨可是咱們銀州各個年齡段男人的夢中情人,若是我說她不好,那豈不是顯得有眼無珠?”
  邱恒德擺了擺手,輕聲道:“那些人只是看到雨馨光鮮的外表而已,其實并不知道雨馨過得挺苦。一個人帶著小孩,為了生活拼命工作。而且,你知道,她的脾氣可不好,所以并非是十全十美。”
  方志誠笑笑,不知該說什么,只能埋頭繼續削蘋果,琢磨著該如何應付。
  方志誠是很正常的男人,對謝雨馨自然有最為正常的反應,不過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從謝雨馨對自己的態度,他能依稀感受到兩人之間有無可能。
  邱恒德咬了一口蘋果,淡淡道:“你是一個聰明人,欠缺的只是勇氣。所以我和你芳姐都在給你打氣,希望你好好把握住機會,相信自己的實力與魅力,一定能夢想成真。”
  邱恒德雖然沒有明言,但再愚蠢的人都知道,邱恒德是在支持自己追求謝雨馨,方志誠點頭,爽快地答道:“那我就竭力一試吧。”
  邱恒德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淡淡道:“我和你芳姐,將為你搭建最為穩固的后勤保障線。”
  邱恒德如此熱心地毛遂自薦自己的小姨子,方志誠哪里能違逆,他低下頭,佯作羞澀,心中盤算著該如何利用好與市委組織部長這又多了一層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