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59 履歷表上的恥辱

汽車兜兜轉轉上了高公路,不知走了多久,從某個高路口而下,然后轉入城區。方志誠知道,“紀委請喝茶”為了保證機密性,偶爾會采取異地談話的方式。方志誠沒料到自己竟然也會親生經歷這等事,嘴角不禁泛起苦笑。
  省監察廳第四紀檢監察室負責對漢州、臨豐兩市的紀檢工作,簡而言之,是漢州市紀委的直接對口上級部門。正常來講,省級部門不直接介入市級的紀檢工作,如果遇到需要解決的問題,一般會將工作分配下級監察部門。
  當然,有特殊情況,上級部門也會直接插手。不過,一般是針對副廳級以上的市領導。
  方志誠分析,現在自己估計到了臨豐。
  在路上足有兩三個小時,終于車子停在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旅館,張常開率先下車,掏出電話不知給誰匯報了一下情況,然后他才打開后排車門,與方志誠冷冷地說道:“下車吧。”
  方志誠下車之后,道:“請盡快給我看批文。”
  張常開冷笑了一聲,道:“要求還真多。”
  方志誠被帶進了二樓一個小房間,早已有人在此等候,方志誠觀察了一下,總共有六個人,三名紀檢工作人員,兩男一女,還有三名公安,個子都在一米七五以上,身強體壯。
  方志誠進入房間之后,還沒來得及坐下,張常開冷聲道:“請準備一下,五分鐘之后,我們便開始進行談話。有句話,你應該不會陌生,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我先解手。”
  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張常開臉色變得陰沉,因為方志誠根本不配合自己的詢問,同時還不時地提醒,他需要看到批文,質疑張常開等人工作的合法性。
  張常開冷聲道:“方志誠,現在我們已經有許多證據,足以證明你和宏達集團的關系不同尋常,你最好趕緊將與宏達集團的勾結的違法事實一五一十的交代,否則的話,我們只能從嚴處理。”言畢,他遞出兩張照片,主角是方志誠和趙清雅,看上去比較親密。
  方志誠輕哼一聲道:“張主任,既然你已經有了足夠的證據,那就將那些證據拿到檢察院便可以。你到現在還沒有將逮捕批文給我,我懷疑你審訊的合法性,同時我再次重申,我和宏達集團的董事長是朋友沒錯,但絕對沒有利用關系為宏達集團牟取什么利益。還有,你太高估我了,我只是區委書記,宏達集團是全省最好的民營企業之一,它有必要從我身上找資源嗎?宏達集團到任何一個城市,絕對都能拿到最好的政策支持。”
  張常開擺了擺手,道:“沒想到你嘴巴還挺硬的,不過希望你能堅持下去。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也有足夠的茶水,相信一定能讓你說出事實真相。”
  方志誠輕蔑地看了一眼張常開,淡淡道:“時間很充足嗎?這可很難說。”
  張常開知道方志誠的意思,淡淡笑道:“莫非你以為會有人保你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沒有過錯,不需要人擔保,但你們沒有批文擅自將我拘禁,自己本身就是站不住腳的。”
  張常開有點不高興地離開了房間,過了一會兒,一個女性工作人員走入房間,方志誠意識到對方準備換一種審訊方式了。
  紀委談話一般有三種方式,也可以說是技巧,第一,威脅恐嚇,一般被請喝茶的官員自己本身就有問題,因此遇到威脅恐嚇,都會自己供認違紀違規行為;第二,不斷洗腦,用坦白從寬的案例對被審訊官員進行洗腦,引官員的悔過,然后自愿地供出罪狀;第三,輪流談話,一天能給你睡覺的時間不過兩個小時。
  張常開現在離開,安排女性工作人員,與自己做思想工作,這已經是開始動用第二種方式,方志誠估計對方恐怕也在壓縮時間,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從自己口中掏出他們需要的“真相”。
  另外,方志誠知道,紀委對官員進行隔離審查或者雙規,都不會有批文。
  方志誠故意不斷地問張常開有沒有合法程序,這是試探張常開究竟是何人指派。從張常開的反應來分析,第四紀檢監察室對自己進行隔離審查,應該是省紀委的內部行為,沒有通報到省委。
  畢竟對副廳級以下的干部進行隔離審查、問話,省紀委還是有權限直接展開工作的。
  張常開出了房間之后,打了個電話給省紀委副書記、省監察廳廳長榮強,匯報道:“榮書記,我們已經將方志誠帶到了談話地點,對方的嘴巴很硬,套不出東西。按照經驗,沒有一個月的時間,很難從他口中問出什么。”
  榮強嚴肅地說道:“張主任,我相信你的業務能力,我給你只有三天時間。三天內一定要讓方志誠說出自己與宏達集團的不法關系。”
  張常開輕嘆了一聲,道:“好的,我們會加快進度的。”
  掛斷了張常開的電話,榮強看了一眼座機,面色變得凝重,隨后給江永撥了電話過去。
  江永一直在等待榮強的電話,很快接通,道:“老榮,怎么說?”
  榮強沉聲道:“對方嘴巴很硬,很難問出什么,情況不容樂觀。”
  江永淡淡道:“老榮,我知道你有辦法。”
  榮強苦笑道:“剛才徐書記給我打電話,親自過問了方志誠的事情,似乎宋文迪已經開始行動,給徐書記打電話,讓他立刻放人。”
  榮強口中的徐書記,是省紀委書記徐潮。
  江永冷笑了一聲,道:“宋文迪也太將自己當回事了,現在可不是李思源的淮南省,而是文書記的淮南省。”
  榮強道:“宋文迪的確有些氣焰囂張,將瓊金經營得密不透風,如今瓊金市紀委似乎獨立于省紀委之外,根本不聽省紀委的指揮。”
  榮強是文景隆去年提拔上來的紀檢干部,與江永的關系不錯,兩人現在是文景隆在淮南的核心力量之一。
  省紀委書記徐潮是全省公檢法的一個標桿,但年齡踩線,已經退居二線,開始慢慢將權力交給下面人,而監察廳廳長榮強如今手中的權力很大。
  榮強知道江永是文景隆帶過來的嫡系干部,既然決定要緊跟文景隆的步伐,自然與江永比較親近。榮強知道江永是因為升任副省長被阻止,所以才會對宋文迪進行反擊。作為同盟戰友,榮強理所當然要相助,畢竟他們此次難的對象,只是一個正處級的干部而已。
  在榮強看來,方志誠的職務很低,動了他,即使無功而返,那也無傷大雅。
  江永冷笑一聲,道:“如果能查出方志誠確有違規行為,作為他的老領導,宋文迪估計也會要頭疼了。而且方志誠曾經是宋文迪的秘書,他一定知道宋文迪很多秘密,若是能深挖一下,能找到宋文迪的破綻,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榮強頷道:“老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已經命令那邊的工作人員,必須在三天內有結果。”
  江永點頭道:“現在還缺什么?我給你的那些資料足夠嗎?”
  榮強苦笑了一聲,道:“老江,你那些資料要拿掉一個普通的正處級干部或許可以,不過方志誠這么年輕,是省委組織部重點培養的年輕干部,這點資料還是略有不足啊。在加上,方志誠還有宋文迪力保,所以我們必須要找出更多的證據才行。”
  江永嘆了一口氣,道:“如果能找到他有什么經濟問題,那就好了。”
  江永交給榮強的那些資料,都是一些生活作風問題,方志誠還沒有結婚,雖說私生活混亂了一些,但這些材料登不了大雅之堂,而且多有捕風捉影。
  與榮強掛斷電話不久,江永給金鋒打了個電話,那些有關方志誠的投訴資料,都是金鋒整理的。江永想知道,金鋒是不是掌握更多的資料。
  江永直接問道:“方志誠已經被隔離審查了,你手里還有其他證據嗎?剛剛紀委那邊說,證據還不是很有說服力。”
  金鋒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語氣卻是很沉穩地說道:“江主任,既然紀委已經動手抓人,那么方志誠還能有翻身的機會嗎?”
  江永輕嘆了一聲,道:“這倒也是。雖說那些材料只能說明方志誠作風有問題,但經過紀委的審訊,方志誠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就會一五一十地將所有違法之事全部說出來。”
  金鋒點頭認同道:“江主任,方志誠以前在銀州擔任宋文迪秘書的時候,曾經幫宋文迪處理過很多私事,如果深挖下去,一定能將宋文迪拖下水。”
  金鋒很了解江永現在的心思,他的目標跟自己不一樣,金鋒的對手是方志誠,而江永的對手是宋文迪。所以金鋒也就順著江永的心思講話。
  江永呼了一口氣,道:“宋文迪?淮南省最年輕的副部級干部?哼,其實是一個喜歡作梗的小人而已。即使從方志誠口中問不出他的什么負*面信息,但我也要通過此事,讓宋文迪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被他控制著,我也能斬他一臂。”
  金鋒聽將用這么說,心中了然,方志誠恐怕要成為江永對付宋文迪的犧牲品了。
  其實,在金鋒看來,現在方志誠是否能被定罪已經不重要,被紀委帶走喝茶,這已經是事實。即使他以后成功回到原來的崗位,恐怕身邊人都會帶著有色眼鏡看待方志誠。
  殺人不過頭點地,被玷污了官譽,會嚴重影響圍觀者的前程。而這個恥辱,也將會一直寫在方志誠的履歷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