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58 第四紀檢監察室

張曉亮現在跟方志誠坐在同一條船上,聽聞紀委要對方志誠不利,所以一早便趕過來通風報信,見方志誠一臉風輕云淡的樣子,也不知他是否故意要讓自己覺得這只是件小事,但心中還是隱隱有些擔憂。
  雖說方志誠很年輕便坐到了現在這個位置上,前途無量,潛力無窮,但官場復雜,向來是槍打出頭鳥,方志誠風頭正勁,最容易夭折。
  張曉亮早已將自己的前程全部壓在方志誠的身上,一旦方志誠落魄,自己恐怕就得死無葬身之地。方志誠來漢州不到一年,張曉亮私下為之處理過很多事情,因此許多人不會恨方志誠,但對張曉亮恨得牙癢癢。外面人對方志誠的風評不錯,因為他來到漢州之后,先是查清三元橋拆遷的內幕,皇宮酒吧事件,同時還讓全區的招商環境大為改變,老百姓對方志誠還是很感激的。這也是因為張曉亮為方志誠默默承受了負面的影響。
  一將功成萬骨枯,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住漢州,陽謀和陰謀都得兼顧才行。方志誠用了陽謀,也用了陰謀,而張曉亮便是執行那些陰謀之人。
  方志誠猜出張曉亮的心思,他指著沙發讓張曉亮坐下,自己需要安撫一下張曉亮的心情,“老張,你稍安勿躁,我能理解你的心思。市紀委那邊若是有人來找我的麻煩,我自然有應對之策。我方志誠進入官場,能坐穩現在的位置,運氣有之,能力有之,更關鍵也有底氣。”
  方志誠此言一說,張曉亮心中一寬,知道方志誠在暗示自己,這點小風波還壓不住自己。
  方志誠繼續道:“這個謠言既然是從上面往下面吹下來的,估計醉翁之意不在酒,還在上面的角逐。”
  因為所處的角度不同,所以考慮問題的方式也不太一樣,張曉亮習慣從市區兩級來看待問題,而方志誠則已經從省里的角度來分析問題。
  “放出這個風聲,估計是針對宋書記,而我則是靶子。”方志誠輕嘆了一口氣。
  原本方志誠早就有過心理準備,作為宋文迪最信任的心腹之一,他的政敵或許無法將準星秒到宋文迪的身上,但若是以自己來掣肘宋文迪,倒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既然要從方志誠入手,尋找宋文迪的破綻,就必須要從瓊漢同城化這種對于全省經濟發展舉足輕重的事情來切入,方志誠很快找到了原因。
  最近這段時間曾經傳聞,現任經信委主任江永很有可能被委任為副省長,而宋文迪在此事上進行了反對,現在江永開始對宋文迪進行反擊了。
  因為換作江永之外,自己也沒法找到其他人,省長卜一仁雖說與宋文迪是兩個利益派系,但卜一仁身后是趙國義,宏達集團也代表著他們的利益,所以卜一仁不會以宏達集團為手段來針對自己。
  方志誠輕聲嘆了一口氣,道:“謠言止于智者,只要上面的人不相信,總有一天會風平浪靜的。”
  張曉亮與方志誠又聊了片刻,見商燕進來匯報工作,他便起身告辭離開。
  等商燕出去之后,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了敲,暗忖張曉亮告訴自己這個消息,還是很重要的,否則的話,還不知道被盯上了。
  下午方志誠等區委領導參加了互聯網產業基地的啟動儀式。互聯網產業基地位于原來的工業園三期項目,經過商議,現在已經開始準備轉型,以互聯網經濟為發展重心。
  方志誠這一規劃非常超前,因為周邊縣區都還在關注發展制造業,引進一些大型的制造企業,來刺激地區的經濟。而互聯網領域雖說是眾所周知的新興產業,但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燒錢的行業,沒有利潤,只有大筆的資金投入。而且這一塊很虛,比起金融行業更加虛。
  一個互聯網企業,人口數量達到一百人,就已經算得上規模很大了。而傳統制造業,上千人也只能算是中等規模,對于刺激地方就業更加有好處。
  當然,方志誠與傳統政府思路不一樣,地方在發展產業的時候,要尋找一個制高點的問題,如果霞光區招商引資制造業,最多只能引設分廠,同時華夏制造最近幾年已經丟失了成本優勢,再加上技術優勢天生不足,所以無論是出口還是內銷,生存環境都非常嚴峻。
  而互聯網經濟不一樣,從2008年起,才逐漸變成一個熱議的行業,如果霞光能夠提前布局,足以在這一行業的起跑中找到不錯的位置。有這么一個觀點,未來五到十年內,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成熟,所有的傳統企業都將面臨轉型,因此與互聯網有關的產業,只要時機到來,將會呈現出爆發式增長。
  當行業成熟之后,會形成衍生領域,不僅僅需要高技術人才,也需要中低端人才,屆時衍生的就業崗位也將不可小覷。
  三期引入的互聯網企業暫時只有十多家,具有影響力的企業并不多,不過幾個企業還是令方志誠頗為關注。
  其中一個企業是做互聯網社交的,以在校大學生為主要群體,搭建一個實名制的互動社交平臺。簡單來說,學生在網站上注冊信息,便能通過一系列的數據分析,找到與自己信息有關的群體,如此一來,便能形成一個快速融合的虛擬和現實圈子。
  最早的校園社交平臺已經建立了多年,但它這個平臺有與眾不同之處,除了其他校園社交平臺的交流屬性之外,它分離出了一個任務分享板塊。在這個板塊內,每人都可以領取一些任務,比如幫某個商品進行宣傳推廣,比如領取某產品的營銷推廣方案,如此一來,正好切中了在校大學生兼職創業的需求。
  在這個平臺上,大家不僅可以交流,同時還可以兼職創業,長遠角度來看,這會形成一個龐大的流量。
  另外一個企業則是與互聯網文學有關。最近這兩年網絡文學的發展速度很快,在網絡上看小說的人流量已經遠遠超過到實體店買書的人流量。這個互聯網文學網站的總公司是國內一家著名的游戲公司。游戲公司利用互聯網文學集聚的ip,然后開發游戲,如此可以很快地培養起一個人氣火爆的游戲。
  互聯網企業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方志誠發現接觸多了之后,自己也不知道未來的互聯網經濟會往哪個方向去發展,因為這是個未知而充滿無限可能的領域。
  與企業代表進行了簡單的交流之后,方志誠離開互聯網產業基地。
  剛出基地門口,正準備上公務車,路邊一輛早已等候多時的轎車,突然打開了車門,從里面走出了數人。
  “您是霞光區區委書記方志誠同志嗎?我是省監察廳第四紀檢監察室的主任張常開,請你配合我的工作,與我走一趟。”為首之人語氣嚴肅地說道。
  方志誠挑了挑眉,道:“你們有相關的文件嗎?”
  張常開道:“這自然是有的,不過等到了指定地點,我自然會將文件給你看。”
  方志誠臉色有些不佳,郭勁遠意識到情勢不對,不知何時站到了方志誠的右前側,只要方志誠一聲令下,他便可以采取行動。
  方志誠擺了擺手,讓郭勁遠稍安勿躁,輕嘆了一聲,道:“也罷,那我就跟你們走一趟吧。”
  隨后,他轉過身與商燕交代道,:“一個小時之后,如果我沒有打電話給你,那么你就給文迪書記打電話。”
  張常開表現得有些不耐煩,對身側一人使了個眼色,其中一人站到方志誠的身后,用力地推了他一下,道:“時間不早了,趕緊走吧。”
  方志誠感覺到對方的冷酷,淡然地看了一眼男人,輕哼了一聲,道:“不需要你們提醒,我現在就走。”
  身后那人從方志誠眼中看到了深深地寒意,輕哼了一聲,便沒有繼續動小動作,只是在一旁催促。
  方志誠被省紀委帶走,這發生得很突然,不少人看到了這一切,消息傳播得也很快,霞光區各種揣測,究竟是什么緣故,方志誠會被省監察廳的人請喝茶。
  上車之后,方志誠覺得事情有點大,他原本以為出手的會是市紀委,但沒想到竟然是省監察廳出面了。
  官員如果被請喝茶,一般都是紀檢部門掌握了大量的證據,只要被帶走的,能安全返回的少之又少。所以這也鬧過不少笑話,有些心虛的官員,見到紀委之后,還沒等審訊,就大小便失禁了。
  自從方志誠上車之后,張常開一直觀察方志誠,試圖找到什么異常,結果他發現方志誠遠比很多人要冷靜沉穩。
  張常開心中冷笑一聲,暗忖自己也算是辦案無數,見過各種各樣的官員,像方志誠這么年輕的干部,自己也接觸過多個。任憑你心智有多么堅定,我也一定會有辦法挖出你的違紀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