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657 不可觸碰的禁區

方志誠想了想,終究還是說道:“溫靈,我還是不上去了。天色這么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話,落在別人眼中怕是會惹上什么閑話。若是秦朗在家的話,那并無不妥,但現在秦朗不在家,我就更不能在這個時間點上去了。我給你個建議,回到家之后,將燈全部打開,這樣會好一些。”
  溫靈面色紅白了一陣,她也是聰明人,哪里聽不出方志誠的言外之意,訕訕地笑道:“那我回去了啊。”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坐在車里,等你家中的燈全部都亮了,我再離開。”
  溫靈暗忖方志誠還是挺有紳士風度,提著小包,往樓上行去。大約等了三四分鐘之后,方志誠便看到溫靈所住的那間房子漸漸變亮,最后陽臺上的燈光也亮了,就見溫靈站在陽臺上,靜靜地望著自己的車子。
  方志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然后發動車子,駛離了小區。
  溫靈見轎車緩緩離開,臉上露出了復雜之色,今晚她也分不清自己的諸般舉動,她知道自己很多做法任性、自私,違背道德,但還是忍不住這么去做了。手機這時突然響了起來,溫靈走過去,見是秦朗打來的,她心中充滿了罪惡感。
  雖然今晚沒有跟方志誠發生任何關系,但溫靈知道自己的精神和靈魂已經踩在了危險的邊緣,只差一步,自己便有可能踏入萬丈深淵。
  “老婆,我剛從飯局回來,放心,我聽你的話,沒有喝酒……”秦朗的聲音很清澈,同時充滿了關切之意,“對了,晚上你吃了什么?”
  溫靈輕聲答道:“沒喝酒就好,身體最重要。我今晚吃了點盒飯,對了,是跟姐夫一起吃的。”
  秦朗微微一怔,疑惑道:“你怎么跟姐夫一起吃飯的?”
  溫靈解釋道:“你不知道,昨天對門那邊死了個人,所以我有點不太敢呆在家里,思前想后,估計姐夫在加班,所以便帶著盒飯,一起跟他吃了晚飯。”
  秦朗點了點頭,道:“現在呢?姐夫還在嗎?”
  溫靈搖頭道:“姐夫將我送回家,然后便離開了。秦朗,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挺害怕的。”
  秦朗心中一暖,他對溫靈很了解,外表看上去很堅強,其實骨子里還是很女人,溫靈這么一說,秦朗就覺得自己特別重要。秦朗淡淡地笑道:“最遲后天就可以回來了。”
  溫靈臉上露出苦澀,不樂意地說道:“還有兩天啊……”
  秦朗笑道:“這樣吧,我每天跟領導匯報一下,看能否找個借口提前回來。前面幾天,重點的項目已經調研結束了,后面也沒有什么重要的議程。你也知道,像這種公務調研,前面都是不停地開會,后面的話基本上就是旅游了。”
  溫靈點了點頭,道:“你自己把握,雖然我挺想你立刻回來,但你還是得以事業為重,畢竟你是家里的頂梁柱。”
  秦朗發現溫靈今天有些話說得特別的暖心,心情十分愉悅,輕松地笑道:“老婆,謝謝你信任我。我明天一定回來,你今晚就將就一晚吧。”
  溫靈笑道:“我今晚會把家里的燈全部開著,那樣就不會害怕了。”
  秦朗頓了頓,頷首道:“這倒是個好主意。”
  隨后秦朗又跟溫靈聊了一會調研地點的些許風土人情,聽到溫靈打哈欠,知道她有點困了,便笑道:“你想睡覺了吧?那就趕緊去睡吧。”
  溫靈道:“好的,我現在就去睡覺了啊,你也早點休息吧。”
  等掛斷秦朗的電話之后,溫靈將家里所有的燈全部打開,簡單洗漱了一下之后,躺在了床上。盡管與秦朗打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電話,不知為何,當靜下來的時候,腦海中卻不斷閃現今晚跟方志誠相處時的種種情形,溫靈清晰地記得方志誠的每個動作,每句話,每個眼神。
  溫靈坐直身體,努力搖了搖頭,她想讓自己清醒下來,但還是有些不平靜,最終她起身找到了自己的手機,然后給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姐夫,你安全到家沒有?”
  過了許久,手機才震動,“早已安全到家,今天謝謝你送來的晚餐,你早點休息吧。”
  方志誠的短信顯然已經是結束語,但溫靈還是發了一條過去,“姐夫,你的方法很好用,燈全部開了,我一點都不害怕,可是呢,有個小問題,燈光太亮,所以我失眠了,怎么也睡不著。”
  方志誠看到這條短信的時候,忍不住笑出聲,設身處地的想想,若是將燈開著,的確很難入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最終還是將手機丟到了一邊。他心中還是很清楚自己和溫靈之間那道線的,這是禁區。
  溫靈見方志誠許久沒有回復短信,終于還是將手機放到了一邊,回味自己今晚的諸多話語,她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太過主動。
  不知過了多久,溫靈慢慢進入夢鄉,在夢中,今晚的故事是另外一個走向,方志誠跟著她上了樓,進門之后,便一把抱住了她,然后瘋狂地撕扯她的衣服……不過,夢終究是夢,醒來的時候,溫靈發現自己滿身大汗,潮膩不已,除此之外,只剩下滿滿失落。
  ……
  第二天上班之后,張曉亮早就在辦公室等著自己,方志誠知道他有急事,向他揮了揮手。進屋之后,張曉亮未等方志誠發話,便道:“老板,我最近聽到一個消息,有人想對你不利。”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擰,疑惑道:“哦?我在漢州這么長時間,雖說一直以民為先,但不可避免地還是觸犯到了某些利益集團的利益。有人對我心懷恨意,這我能夠理解。”
  張曉亮搖了搖頭,道:“恨你的人很多,但是敢對你下手的人卻是少有。最近這段時間,漢州官場都在瘋傳一個小道消息,說您在瓊漢同城化項目中拿了不少的好處。”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恐怕是指,我和宏達集團的董事長趙清雅是朋友關系吧?”
  張曉亮點了點頭,語氣有些忐忑地道:“謠言說,你和趙清雅是戀人關系,所以你對趙清雅給予各種好處。”
  方志誠擺了擺手,啞然失笑:“瓊漢同城化項目是省重點關注的國家級項目,我不過是一個正處級的小干部,怎么能插手此事?況且,他們難道不知道趙清雅和常務副省長的關系?即使要尋求幫助,又怎么需要我來相助?”
  張曉亮微微一怔,點了點頭道:“明理人都知道,謠言是無稽之談,不過現在風聲傳得很大,幾乎是人盡皆知了。”
  方志誠沉默片刻,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人在官場,沒有一點八卦在身是不可能的,但張曉亮如此心急,恐怕這個謠言已經到了風聲鶴唳的地步。三人成虎,若是謠言被傳得太過厲害,即使是假的,恐怕最終也會被人誤以為是真的。
  他緩緩道:“你有沒有查謠言的源頭來自哪里?”
  張曉亮沉聲道:“正是因為源頭不簡單,所以我才會如此擔心。”
  方志誠點了點頭,示意張曉亮繼續說下去。
  張曉亮沉聲道:“謠言是從瓊金那邊傳來的,據說是省發改委那邊。謠言說得如同真的,本來瓊漢同城化項目并非由宏達集團承擔,但因為你與瓊金市委書記關系匪淺,所以你向宋書記推薦了宏達集團。然后宏達集團才有機會從諸多的投資商中脫穎而出。”
  方志誠聽到“省發改委”四字,立馬想到了金鋒,眼中射出一道冷光,張曉亮還是第一次見到方志誠表情如此凝重,繼續道:“傳聞瓊漢輕軌集團即將成立,其中也有你穿針引線,讓宏達集團占了最大的股份。”
  方志誠暗忖前面的事情或許跟自己有關系,后面的事情跟自己完全不挨邊,那是因為文書記的意圖。
  方志誠知道這是故意轉移視線,如果讓別人知道,文書記在輕軌項目上更加看重宏達集團,而不是偏向發改委,那豈不是自扇耳光嗎?
  為了改變外界的這種看法,所以發改委那邊放出了這個謠言,這也算是轉嫁壓力,讓方志誠背這么一個“惡名”。
  這有一箭三雕的意圖,第一,轉移發改委自身的壓力;第二,抹黑宏達集團,讓外界知道它是通過不法手段獲得這么多資源的;第三,順便糟踐一下方志誠,讓他背負官商勾結的名聲。
  其實對這種風聞,可以一笑了之。但張曉亮如此鄭重的態度,恐怕沒有那么簡單。
  張曉亮最終說出了真正的理由,低聲道:“紀委那邊似乎有動靜……”
  方志誠眉頭擰起,疑惑道:“難道他們想請我喝茶?這都是捕風捉影的事情。”紀委請自己喝茶,必須要經過夏蘭山那一關,以夏蘭山和自己現在比較親密的關系,應該不會向自己開刀。
  張曉亮道:“請你喝茶,可能性不大,但估計還是會騷擾你一下,我今天來,是向你提前透露下消息,請你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