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56 究竟是誰寂寞了

春天的陽光和煦,透過窗戶灑落在屋內,讓人有種溫暖之感。方志誠坐在辦公桌前,專心致志地翻看卷宗,時不時地會拿著鋼筆在旁邊的本子上記錄一些要點。這兩天的時間,方志誠對霞光區鄉鎮村社的反腐形勢有了深入的了解。前幾年,村民們6續向區信訪辦送上來很多舉報材料,但信訪辦都將之擱置,并沒有匯總上報。
  所以方志誠便安排人取來了這些塵封已久的檔案資料,收獲頗豐。
  鄉鎮村社的**問題,有著自己的規律,被投訴的對象幾乎都是村長或者村支書,多半與土地有關聯。有共性的是,出現不少違規賤賣良田的行為。按照規定,過十五畝以上的土地,如果想要出賣的話,必須要交到省里進行備案。但霞光區有兩處,都沒有按照這個流程來走。
  村級及鎮級的領導勾結相互的情況也有不少,有信訪便會被強行拘留。用強壓的方式鎮壓老百姓,手段非常可恨。
  方志誠將卷宗放進柜子里,就聽到門外清脆的敲門聲,便道:“請進!”
  隨后,一個高挑的美婦緩緩走入,穿著好白色的西裝套裙,兩條筆直修長的腿上套著肉色絲襪,踩著尖嘴高跟鞋,頭高高盤起,臉上抹著淺妝,帶著一副黑色的眼鏡,正是姜佩。
  姜佩笑盈盈地走到方志誠的身邊,笑著匯報道:“方書記,有一個好消息,陳叔陵墓的事情,省里已經下文件,交給區里進行維護管理,市文物研究所也會安排人員,對墓內文物進行研究。”
  這的確是個好消息,為了這件事,方志誠到省里跑了好幾次。方志誠在其中也玩了個心眼,正好在趙清雅家中認識了文化廳副廳長石嫻,通過與石嫻的多次溝通,最終敲定了此事。
  方志誠道:“等下給成區長打電話,讓他安排弄個工作方案出來,度要快,必須要趁熱打鐵,用最短的時間將陳叔陵墓給落實下來。”
  姜佩點了點頭,道:“我這就去辦。”
  方志誠目送姜佩的背影離開了辦公室,暗忖姜佩最近這段時間感覺變了一個人似的,似乎與孫柏分居兩地之后,整個人精神狀態好了許多。
  下班的時候,溫靈打來電話,笑道:“姐夫,你今晚加班嗎?”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現在還不知道,手里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完,什么下班還是未知之數。”
  溫靈道:“我正好路過區委這邊,給你送點晚餐來吧。”
  方志誠還沒來得及掛斷電話,電話已經是忙音了,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這溫靈到底想做什么呢?
  半個小時之后,溫靈敲開了方志誠辦公室的門,手里提著一些飯盒,道:“姐夫,我給你送晚飯來了。”
  方志誠點點頭,指著茶幾道:“放在那邊吧,我等工作結束了就吃,謝謝你啊。”
  溫靈微笑著搖頭,道:“姐夫,咱們是一家人,既然在一個城市,自然是要互相幫助。茗姐最近這段時間去瑞士,你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生活,豈不是很寂寞?”
  方志誠瞄了一眼溫靈,只見她說得很自然,心中懷疑,是自己聽錯了溫靈的言外之意嗎?女人若是主動跟一個人說寂寞,一般都是在暗示什么。
  方志誠輕嘆一口氣,簡單收拾了一下辦公桌,道:“溫靈,謝謝你的關心。對了,你來給我送晚飯,秦朗呢?”
  溫靈道:“秦朗這幾天去基層調研了,所以我在家里也沒什么事。”
  方志誠笑了笑,道:“原來不是我寂寞,而是你寂寞了啊。”
  溫靈嘆了一口氣,道:“主要我來漢州沒多久,沒有什么朋友。”
  方志誠道:“我一開始來漢州的時候,也跟你一樣,不過時間久了之后,便適應了。秦朗此次基層調研,也要不了多長時間,所以你就忍耐忍耐吧。對了,你吃過了嗎?”
  溫靈搖頭道:“我帶了兩人的份量。”
  方志誠笑道:“那就一起吃吧。”
  方志誠仔細想想,對于溫靈來給自己送晚飯,他心中倒是能夠理解。除了秦朗之外,方志誠現在是溫靈在漢州唯一認識的人,她覺得沒有安全感,不由自主地便來找自己了。
  溫靈點的飯菜還不錯,比前段時間讓商燕或者姜佩點的套餐要好很多,方志誠吃了不少,溫靈道:“姐夫,還有半盒飯,你要不要?”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不要了,吃飽了。”
  溫靈便彎腰收拾起桌上的飯盒與垃圾,兩人原本是對面而坐,方志誠的角度正好可以從她的領口往里面延伸,看到胸口那白乎乎的半圓輪廓邊緣。方志誠連忙起身,從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一盒煙,然后抽出一根點燃,算是掩飾尷尬。
  如果換作其他女人,溫靈方才的那個舉動,方志誠恐怕就懷疑是在故意勾引自己,但對面的是溫靈,方志誠努力讓自己相信,這只是溫靈的下意識所為。溫靈是秦朗的老婆,是自己女朋友秦玉茗的弟媳。
  溫靈將所有的東西放在一個袋子里,然后問方志誠,“垃圾桶在哪里?”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就放在外面吧,等明天上班秘書會處理的。”
  溫靈點了點頭,將垃圾丟在外屋,然后轉身進里屋,道:“姐夫,那我就先回去了啊。外面有點下雨的感覺,你這邊有傘嗎?”
  方志誠想了想,暗忖事情也沒有太多,有些明天來處理也行,便道:“這么晚了,你出去搭車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溫靈拒絕的語氣稍有點弱,她笑道:“沒事的,現在才七點多,九點半公交車才停運呢,外面不遠處就有公交站臺,我自己回去沒事,就不打擾姐夫你辦公了。”
  見溫靈這么說,方志誠有些不好意思,便笑道:“我正好下班了,送你一程,不算麻煩。”言畢,他將幾份重要的文件鎖進抽屜里,跟溫靈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下樓的時候,正好遇見一個俏麗的少婦正是姜佩,她手上提著幾個打包盒,頭濕漉漉的,身上散著濃郁的沐浴露香味,見方志誠與一個俏麗的女子并肩下樓,不禁有點茫然和尷尬。
  方志誠與姜佩介紹道:“姜秘書,不好意思,忘記告訴你,今晚不需要你幫我買飯了,方才我弟媳送飯給我了。”
  姜佩知道方志誠幫一個親戚張羅工作的事情,心下了然,暗忖這女人恐怕就是方志誠之前幫忙協調工作的主角了,她連忙笑著說道:“原來您已經吃過了啊,那我就回去了。”
  方志誠見姜佩臉色有些慌張,暗忖這個女人對自己倒是挺關心,特地來給自己送飯,問道:“你是怎么過來的?要不我順便送你回去?”
  姜佩連忙擺手,訕訕地笑道:“沒幾步路,我走回去便好了。”言畢,她轉過身,腳步匆忙而凌亂地離開了。
  方志誠看著姜佩那美妙動人的身影,心中暗嘆了一聲,自己這段時間故意跟姜佩拉開一定距離,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其一,孫柏暗中差點調查到自己與姜佩的關系,這讓方志誠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其二,姜佩是自己的屬下,是自己的秘書,雖說自己與她有進一步的關系,但還是要保持一定的距離感,否則的話,以后工作還怎么能開展?其三,有人在暗中宣傳自己與兩個秘書有不正當關系的謠言,方志誠必須要注意一下,以免遭人話柄。
  上了轎車,溫靈坐在副駕駛,似乎憋了許久,突然道:“姐夫,你的秘書好漂亮啊,看上去也很年輕呢。”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你也很漂亮,比她更加年輕。”
  “姐夫,你在笑話我啊。”溫靈白嫩的臉頰兩側多了一抹嬌艷的紅霞。
  方志誠似乎聽見了溫靈凌亂的呼吸,心中暗自懊惱,怎么能說出這么輕佻的話來?
  車內的氛圍有些古怪,溫靈感覺自己的心跳似乎在加,呼吸不由自主地變得些許粗重,而方志誠覺得空氣的味道有些變化,帶著略甜的味道,似乎勾動著自己的心弦。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將前排車窗搖開了些許,外面的涼風夾著雨點吹進車內,溫靈受了寒氣的緣故,打了兩個噴嚏,方志誠趕緊將車窗給關上,溫靈道:“沒事的,車里有點悶,姐夫你就開著窗戶吧。”
  方志誠搖頭笑道:“還是別了,等會雨若是大了,還得關車窗。”
  將溫靈送到樓下,溫靈遲遲沒有下車,方志誠眉頭皺起,疑惑道:“怎么了,還有事情嗎?”
  溫靈低聲道:“姐夫,說實話,我有點害怕。今天早上我突然知道,對門死了個老人,我不太敢一個人住在屋子里,總覺得陰森森的……”
  方志誠微微一怔,臉上露出苦笑,道:“所以你晚上與我一起吃晚飯,就是這個原因?”
  溫靈點了點頭,終于鼓足勇氣說道:“姐夫,要不你陪我上去坐會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