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55 準備全線收網了

(為書友11184804加更。金豪哥今日又打賞兩萬,無以為報。)
  吃過晚飯之后,方志誠接到了萬衡的電話,方志誠走到陽臺上,望著窗外的夜景,笑道:“萬部長,有何貴干?”
  萬衡道:“也沒什么特別的事情,我下周就能出院了,跟你預約一下,屆時一定要來我家中吃飯,這是你嫂子湯雪要求的。她廚藝還是很不錯的。”
  方志誠知道萬衡這是出自本心,想感謝一下自己,笑道:“行啊,等你出院的時間定下來,我到時候一定登門拜訪。不過,你身體是完全康復了嗎?如果沒有痊愈,千萬不要勉強,如果留下什么后遺癥,那可就不好了。”
  如今已經過了風口浪尖,萬衡其實再過一兩個月正是回到崗位上,那也沒什么太大問題。最近這段時間,萬衡大部分時間還是留在云海的醫院進行恢復性鍛煉,但是每周的常委會必定會出席。
  萬衡輕嘆了一聲,道:“我心中有數,對自己的身體也有了解。”
  隨后,方志誠與萬衡又聊了一會現在漢州的時局,萬衡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漢州官場,所以對一些情況并不是太了解,尤其是在胡鋼和趙崚之間,夏蘭山的態度逐漸明朗,更加看中趙崚,這已引得市場常委會的局勢暗變。
  方志誠對趙崚也是挺佩服,此前因為皇宮酒吧事件,也只是低調蟄伏一段時間,回到漢州沒幾個月,照樣混得風生水起。不過,最近這段時間趙崚給人的感覺很低調,沒有以前那種囂張跋扈,不可一世氣焰。
  萬衡沉聲嘆道:“趙崚的能力太突出了,這幾年對于漢州的貢獻特別大,蘭山書記對他親睞有加,那也是有道理的。蘭山書記的想法,是想留住趙崚,這其實就是為漢州留住了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錢袋子。前年的時候,趙崚曾經有想法要調往部委,結果被蘭山書記做工作說服了。當然,你也知道,作為條件,蘭山書記會極力支持趙崚的工作。”
  方志誠倒是沒有聽說過此事,畢竟自己在漢州的資歷還很淺,“原來蘭山書記和趙崚還有這等約定。”
  萬衡道:“所以你盡量還是與之和平相處吧,只要他跑部錢進的能力無可取代,那么任何人都無法動搖他在漢州的地位。”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跑部錢進,這就是趙崚的核心競爭力。當有了核心競爭力,在總能被取代的官場中便有了不可取代的能力。
  方志誠輕聲道:“謝謝你的提醒。”
  掛斷了與萬衡的電話之后,方志誠摸著下巴琢磨了一會兒,雖說現在趙崚對自己也沒有施加任何壓力,但不代表未來不會,畢竟自己與他已經是針尖對麥芒,只要有機會趙崚絕對不會放棄踩自己一腳。
  所以方志誠必須要未雨綢繆,趙崚不是夏蘭山的繼承人嗎,最好的方式,就是拿掉他繼承人的這個身份。當然,這難度頗大。
  “姐夫,喝點銀耳湯嗎?”溫靈不知何時走到了自己的身邊,手里端著一個小瓷碗。
  都已經送到自己手中,方志誠哪里還能拒絕,接過瓷碗,只覺得香味撲鼻,笑道:“謝謝你。”
  溫靈連忙說道:“其實應該是我們謝謝你才對。如果不是姐夫幫忙的話,我和秦朗哪能這么快就能到漢州發展。”
  方志誠一邊喝著銀耳湯,一邊點了點頭,笑道:“給你們一個新的平臺,對于你們而言,也是一種新的挑戰,希望你們耐下性子,盡快融入到崗位之中,爭取早點在現在的崗位上發揮應有的貢獻。”
  溫靈甜甜地笑了笑,道:“姐夫,放心吧,我和秦朗不會讓你失望的。”
  與溫靈聊了幾句,方志誠總覺得溫靈眼神中閃爍著一些微妙的情緒,含蓄而又有些直白,方志誠能瞧出些許意思,他可不是當初剛出社會的處男,便冷靜地告訴自己,還是要與溫靈保持一定的距離。
  等秦朗收拾好餐桌與廚房,方志誠便起身與二人告辭。臨別的時候,方志誠拉住秦朗,交代了幾句,主要提醒秦朗要注意保護好與溫靈的感情,雖說兩人已經領證,但到了陌生環境之后,會遇到各種誘惑。從溫靈那眼神中,方志誠瞧出這小姑娘恐怕不是個安分守己的女人。秦朗很老實,若是溫靈玩個心機,肯定被蒙在鼓里。
  當然,方志誠與秦朗說這些的時候,方式還比較委婉的,比如讓秦朗要對溫靈多多關心,比如特殊的節日要注意維護感情,買點小禮物什么的。
  秦朗嗯嗯唔唔地點頭,方志誠也不知道他究竟聽沒聽明白。
  送走了方志誠,秦朗進屋之后,溫靈吸了吸鼻翼,問道:“走的時候,姐夫跟你說了什么?”
  秦朗笑道:“姐夫,對你還真夠關心的。說你跟我一起來到漢州,在一個陌生環境中,難免沒有安全感,所以讓我加倍地對你好。”
  溫靈微微一愣,道:“就說了這些?”
  秦朗點點頭道:“就說了這個。”
  溫靈哦了一聲,拿了換洗衣物,進浴室洗澡去了。
  在浴室內,溫靈剛剛褪盡身上的衣物,突然目光落在毛巾架上,那條棕色的毛巾,方才是方志誠吃過飯用來擦手擦臉的。溫靈心頭不知為何一熱,腦海中閃現過方志誠高大的形象,然后伸手將那條棕色的毛巾取下,然后緩緩走到了花灑下方……
  方志誠在官場中歷練多年,已經慢慢形成了自己的為官風格,這也在間接地影響他下面的人。陳超是一個善于思考的人,他心中的觸動很大,因為要適應方志誠的工作習慣與思維方式,所以自己已經慢慢地改變。
  以前在鄧少群手下,陳超雖然敬業努力,但還是不可避免地沾染了一些壞毛病。簡單舉個例子,以前交到鄧少群案頭的稿件,一般會交給綜合辦秘書科那邊,自己很少經手。但現在變了,不僅自己作為辦公室主任需要過目,甚至區委書記辦公室的那兩名秘書也要過目。看上去有些繁瑣,但帶來的好處便是,所有由方志誠簽署過的文件,質量都非常高。
  以前弄過一個笑話,綜合辦發過的文件,四五百字的內容竟然有四五個錯別字,結果被人投訴,綜合辦不得不收回錯誤稿,重新擬定了文件。現在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甚至內部人都在說,現在霞光下發的通知文件,水平已經超過了市委。
  陳超進入辦公室,見姜佩正在打字,笑道:“志誠書記在忙嗎?”
  姜佩笑道:“他在等你,我通報一下去。”
  陳超見姜佩搖著窈窕之姿,進入里屋,很快又出來,心中也是一嘆,姜佩似乎變化了,比以前更加漂亮勾人了。
  陳超來到里屋,方志誠從位置上起來,笑道:“陳主任,今天喊你過來,不為別的,只是表揚一下你,最近區委的工作開展得不錯,氛圍煥然一新,我知道都是你的功勞。”
  陳超連忙謙虛地說道:“我這是按照您的要求來整頓辦公風氣的,您是指導者,我是執行者,功勞還應該歸于您。”
  方志誠擺了擺手,然后指了指沙發,笑道:“請坐。”
  陳超坐在方志誠的對面,知道方志誠還有其他問題要吩咐,剛才的表揚只是客套而已。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緩緩道:“陳超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來處理,難度會有點大。”
  陳超正襟危坐,沉聲道:“還請您指示。”
  方志誠道:“想要讓霞光區徹底煥然一新,僅僅對區級行政單位動刀還不足夠。”
  陳超心中了然,方志誠這是想從鄉鎮甚至村社進行入手了。
  方志誠繼續道:“我前段時間偶然得知一個消息,霞光區的某個鄉鎮竟然有三十億的赤字,這實在太過于令人震驚了。我想要知道,為何會出現這么驚人的赤字,也想知道究竟哪些人將手伸到了這里。”
  陳超凝重地點頭,道:“我也有所耳聞,基層貪腐已經成為頑疾。”
  方志誠緩緩道:“這本應該是紀委的事情,不過我不放心將事情直接交給他們,所以還需要你從中協調。你的人脈比較廣,相信有自己的方法。”
  陳超笑著說道:“多謝方書記的信任,我一定會辦好此事。”
  隨后與陳超又閑聊了幾句,陳超方才離開。等出了辦公室之后,陳超突然發現后背有些涼意,竟然是剛才與方志誠聊天的時候出汗了。
  方志誠今天與陳超的這番交談,是一個信號,預示著方志誠已經在霞光坐穩,準備自下而上來一次清算與換血。雖說陳超知道,這一天早晚會到來,當真正來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升起寒意。
  方志誠這是準備全線收網了!
  坐在辦公室內,方志誠手指在桌上輕輕地敲打了幾下,眼中流露出平和之色。很多事情已經早已安排好,讓陳超出面,只是點燃導*火索而已。
  陳超是最合適執行此事的人,他了解霞光官場,同時也是方志誠不計前嫌重用的前任舊部,陳超很聰明,應當知道如何完美的達成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