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54 姐夫晚上有空嗎

霞光境內掘出的陳叔陵墓,這個新聞慢慢地降溫,不過區政府卻沒有停止動作,不停地朝市里奔走,甚至方志誠還親自到省里跑了一趟。
  因為在外人眼中,這或許只是華夏數千年歷史長河中微不足道的一個墓穴,但在方志誠看來,這是增加霞光內涵的重要一部分。
  城市發展需要對外名片,某些沒有文化特點的城市甚至還自己造出一些有特色的東西,如今霞光區突然多了陳叔陵墓,豈能忽視?
  經過與省文物局的軟磨硬泡,加之文化廳那邊有石嫻相助,陳叔陵墓后期維護、管理、研究等工作最終落到了漢州的手中。市文物研究所還專門分設一個部門,研究陳叔陵墓的葬品。
  秦玉茗到了瑞士之后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將沈薇的狀況告訴了方志誠,“根據前期的幾次產檢報告,母子都非常健康,預產期還有半個月,沈薇的狀態不錯,現在我每天都陪她散步一個多小時,她準備順產。”
  方志誠點頭,輕嘆道:“聽說她準備水下分娩,會不會有危險啊?畢竟是一個新鮮的東西。”
  秦玉茗笑道:“放心吧,這里的技術很成熟,對母體的傷害非常小,同時生出來的小孩也特別健康。”
  方志誠心中還是有些忐忑,倒不是因為沈薇生產的方式與眾不同,而是她們遠在異國他鄉,自己又不能在身邊,總會擔心發生什么。
  方志誠想了想,問道:“孩子即將出生的事情,她父親知道嗎?”
  秦玉茗緩緩道:“此事瞞得住蕭鏘,但瞞不住她父親。不過你放心吧,她父親不會抱怨你,畢竟這也是沈薇的選擇,怪不到你一個人的身上。”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那蕭鏘呢?”
  秦玉茗道:“那次蕭鏘前段時間原本打算到瑞士探望沈薇,不知因為什么緣故,申請因私出國的申請被組織部給駁回了。所以現在蕭鏘并不知道沈薇在瑞士的情況……我這兩天也留意,沈薇似乎沒有給蕭鏘打過電話……”
  方志誠嘆道:“他們這兩人是要分開了嗎?”
  秦玉茗道:“距離是感情最大的敵人,他們雖然此前感情基礎不錯,但畢竟大半年的時間沒有見面,彼此有自己的生活,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我有負罪感,感覺是我拆散了他們。”
  秦玉茗卻是搖頭,道:“如果他們沒有矛盾,感情很深,無論誰出現,都無法拆散他們。你只不過是導*火索而已,點燃了他們之間的矛盾。”
  方志誠道:“發生了這種事情,也只有你安慰我了。”
  秦玉茗淡淡一笑,道:“知道我的好了吧,以后可要更加珍惜我哦。”
  與秦玉茗又聊了一會,方志誠才掛斷電話,輕嘆了一聲:沈薇,自己與她關系永遠也無法斬斷,因為她已經有了自己的血肉。無論沈薇以后會不會離婚,只要孩子還在,他們的關系就會延續,因為他們分別是孩子的父親和母親。
  消沉了一陣,方志誠突然振奮地揮舞了一下拳頭,畢竟自己很快就要當爸爸了,這是一件很可喜可賀的事情。
  下午三點左右,方志誠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溫靈打來的。
  溫靈和秦朗兩人上周已經領了結婚證,雖說尚未辦酒公示天下,但與秦朗已經是合法夫妻。方志誠也滿足了這對夫妻的心愿,與萬衡電話溝通一番,最終由萬衡出面協調,為秦朗和溫靈安置了工作。
  秦朗和溫靈原本都在招商局工作,他們對招商系統的工作都比較熟悉,考慮到這一點,兩人的人事檔案調入漢州,也與招商有關,盡量不偏離主業。
  秦朗被調入市商務局政策法規科,而溫靈被調入市政府招商辦公室。
  將兩人分別調入不同的機構,也是為兩人的前途綜合考慮。夫妻倆都是公務員的很多,但同在一個單位的卻是很少。正常人的邏輯是,如果夫妻倆都在一個單位,那豈不是有個互相幫助?事實上,夫妻倆在同一個單位弊大于利。如果夫妻之中有一個人在工作中出現了差錯,那會影響到同事及領導對另外一人的看法。兩人若是分開的話,這種情況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盡管秦朗竭力要求與溫靈還在一個單位,但還是被方志誠有意給拆散開了。
  溫靈輕聲問道:“姐夫,請問你晚上有空嗎?”
  方志誠想了想,笑道:“晚上沒事?怎么了,有事兒嗎?”
  溫靈微笑道:“我和秦朗能夠從銀州調到漢州,都是姐夫幫忙的緣故,所以想請你晚上到我們剛租下來的房子吃個便飯。”
  方志誠琢磨著畢竟是一家人,又是第一次開口請自己,總不好拒絕,便笑道:“那行吧,不過我有要求,家常便飯即可,不要弄得太油膩。”
  溫靈笑道:“這個就放心吧,復雜的菜我還弄不起來呢,到時候若是不好吃,姐夫你見諒。”
  掛斷了溫靈的電話,方志誠眉頭皺了皺,暗忖秦朗這小子不知為何對自己很敬畏,所以自己想與他關系變得融洽一點,總是不成功。所以今天請自己吃完飯是溫靈打給自己的,而不是秦朗。
  對于溫靈這個女人,方志誠有自己的分析,相比較秦朗而言,溫靈很成熟,她善于處人與事,為人非常靈活,如果是個男人的話,恐怕在仕途上走得遠比秦朗要順利,只可惜溫靈只是個女人。
  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溫靈太聰明了,秦朗若是跟她結婚的話,以后恐怕會被她騙得團團轉。不過,這是小倆口的事情,即使以后秦朗被收拾得服服帖帖,那也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自己管不了那么多。
  下班之后,方志誠來到他們租住的小區,沒有先上樓,而是在樓下的一家水果店,挑了一個果籃。來做客,若是空手,這不大好,方志誠很注意這方面的細節。
  溫靈和秦朗所租的這套房子位于漢中區,距離市區有點遠,小區新建沒幾年,所以戶型漂亮,小區內的綠化做得也不錯,很有生活氣息,但租金并不是很高。
  摁響門鈴之后,溫靈匆匆過來打開門,笑道:“秦朗下去買點熟菜,等下就回來,姐夫,我正在廚房做飯,您先忙。”
  方志誠微笑著點點頭,發現房子挺寬敞,中等裝修,客廳是液晶電視,布藝沙發,有三間臥室,挺有居家的氛圍。方志誠剛坐下,溫靈抽空給方志誠倒了一杯水,然后又進廚房炒菜。
  方志誠打開電視,看了一會兒新聞,秦朗用鑰匙開門,見到方志誠,連忙笑著打招呼:“姐夫,你來了啊。”
  方志誠道:“房子還不錯。”
  秦朗道:“溫靈挑的,找了三四天,才定下的。”
  方志誠道:“溫靈很有眼光。”
  秦朗慢慢地掏出一根煙遞給方志誠,方志誠接過沒有點燃,放在了桌邊。秦朗道:“姐夫,我進去看看溫靈需不需要幫忙,請稍等一下。”
  方志誠頷首道:“你去吧。”
  秦朗進入廚房,溫靈微微一愣,道:“你進來做什么?”
  秦朗笑道:“給你打下手啊。”
  溫靈瞪了秦朗一眼,沒好氣道:“我要你打下手做什么?你把姐夫晾在外面,這算怎么一回事,趕緊出去陪他,我這里用不著你插手。”
  秦朗碰了一鼻子灰,只能回到客廳,跟方志誠聊天。
  秦朗內心有點怵方志誠,所以說話就有些不自然。
  方志誠跟他隨意說了幾句,覺得對話不暢,于是換了一種方式,一邊看著漢州新聞,一邊給秦朗講解現在漢州的情況。從一則短小的時政新聞,其實可以看出很多東西,比如一個活動哪些領導出席,靠領導最近的人他是什么身份,這都值得深究。
  今天胡鋼沒有跟著夏蘭山在新聞上出現,離他最近的是常務副市長趙崚。趙崚臉上帶著微笑,目光始終停留在夏蘭山的身上,而夏蘭山偶爾會轉頭跟趙崚交流幾句,由此可見,夏蘭山和趙崚的關系非常緊密。
  全市財政系統的問題煙消云散,夏蘭山借這個機會敲打了一下趙崚,趙崚認清了自己的位置,囂張氣焰有所收斂,態度變化讓夏蘭山滿意。
  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如果夏蘭山有一天離開漢州,那么趙崚將會成為漢州的當權者。夏蘭山這是將趙崚視作繼承人來培養。
  “吃飯了。”溫靈的聲音打斷了方志誠的思路。
  方志誠笑著與秦朗道:“走吧,我們去吃飯吧。”
  其實方志誠早已覺得,只有換個環境,才能讓秦朗感覺舒服一點。秦朗在自己的面前太僵了。
  到了餐桌上,秦朗的心態沒有絲毫變化,還是表現得很拘束,仿佛這里不是他的家,方志誠是主人,自己是客人一般。溫靈知道秦朗心里怵方志誠,讓他改變短時間不大可能,便自己主動陪方志誠說話聊天,這才使得氛圍有所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