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653 媒體的求證之責

方志誠洗過澡之后,現房間里多了一人,謝雨馨正捧著一本書,坐在床邊慢慢閱讀。方志誠笑著走過去,看了一下書的封面,是本情感散文集,書名叫做《魚若有水便不會死》。方志誠笑道:“你怎么會看這種書,真有點奇怪。”
  謝雨馨緩緩合上書本,笑道:“明天有一個采訪,這本散文現在賣得很火,作者是個九零后,初中便寫書成名,這本書寫的是青春期少女懵懂的情感,讀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方志誠取過那本書,隨便翻了幾頁,笑道:“原來小女孩的感情這么古怪啊,這篇有點意思——《為什么大姨媽不叫小姨娘?》”
  謝雨馨道:“這本少女情感散文集挺有爭議的,因為很多觀點都非常新穎,遠遠出同齡人的成熟。”
  方志誠問道:“她父母做什么的?有沒有文字工作者?”
  謝雨馨微微一怔,笑問:“怎么?你懷疑真本書是代筆?”
  方志誠笑道:“只是懷疑而已,前段時間有個風波不是鬧得很大嗎?傳說中的天才作家,他寫出的作品,不少是他父親代筆的。很多人都將那個天才作家視作偶像,結果被那個天才作家忽悠了這么多年。”
  謝雨馨知道方志誠指的是誰,輕嘆道:“最近這段時間,社會風氣的確不好,炒作盛行,為了出名,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違背道德和底線。”
  方志誠深深地看了一眼謝雨馨,道:“我認為,媒體的責任最重。”
  謝雨馨微微有些錯愕,“哦?”
  方志誠道:“媒體是炒作的始作俑者。其實作為媒體,不僅要報道,而且還要求證。但華夏的媒體大多數沒有這個覺悟,人云亦云,有時候把假新聞當成頭條來弄,等真相大白時,才現貽笑大方。媒體為了博取眼球,已經丟掉了基本的原則。”
  謝雨馨笑道:“沒想到你對媒體的怨氣這么大。”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謝雨馨托著下巴,沉思片刻,輕嘆道:“不過,你倒是給了我一點靈感,或許我應該從另外一個角度做這個采訪。”
  方志誠眼中露出驚訝之色,好奇道:“你不會是想刁難那個小姑娘,想試探一下,這本散文集是不是她寫的吧?”
  謝雨馨不置可否地說道:“你不是說媒體要求證嗎?其實很多觀眾都在好奇這個問題。棉花糖小說網WWW.MianhuaTang.cc當然,你放心,求證并非否決,如果她能成功說服我,我也是幫她解決了一個問題。”
  方志誠笑道:“你會成為一個成功的主持人。”
  謝雨馨眨了眨眼睛,道:“我一直便很成功。”
  謝雨馨在瓊金電視臺擔任主持工作,還沒到半年,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節目,名字叫做《雨馨名人秀》。謝雨馨以其獨特的氣質,展現出了臺柱子的實力,獲得了電視臺領導的認可。
  不過,現在名人秀還是有一定的局限,主要邀請的名人還不不夠大牌,倒不是謝雨馨的人脈關系不夠,而是平臺有限。瓊金電視臺沒有上星,所以受眾群相對于省級衛視少得可憐,一般大牌明星上這種訪談活動,出場費是其次,都是沖著衛星電視高曝光率和高人氣。
  歸根到底,還是謝雨馨現在的平臺不夠好。
  方志誠笑道:“你有沒有想過去省臺?瓊金電視臺雖然在全省市級電視臺的排名不錯,但畢竟平臺有限,像這種名人秀節目,去省臺才更有展前途。”
  謝雨馨輕聲嘆了一口氣,道:“省臺哪有那么容易進的?能從銀州調動到瓊金,已經很不錯了,姐夫還在其中幫助我做了些許工作,甚至還請了文迪書記出面。”
  以宋文迪是瓊金市委書記的身份給市委宣傳部打個招呼,事情倒是能夠輕易解決,不過省臺歸屬于省委宣傳部管轄,這難度就很大了。
  方志誠道:“凡事還得努力努力。我覺得你的舞臺應該更大,不僅僅只局限于一個城市。”
  謝雨馨笑道:“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方志誠道:“其實你一直是我的偶像,我高中那會就特別愛看你主持的節目。”
  謝雨馨面色一紅,道:“油嘴滑舌的。”
  方志誠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沒騙你。第一次在姐夫家里見到你,我當時心差點跳出來,當時默默地驚呼,就這么跟女生見面了,我該如何是好?”
  謝雨馨搖了搖頭,道:“我當時就覺得,這個年輕人圖謀不軌,非常有心計。”
  方志誠笑了笑,道:“人為了達到目的,必須要動用一點手段。如果我不那樣去做,怎么博得女神的芳心呢?”
  謝雨馨見方志誠滿臉的得意,撇了撇嘴,道:“怎么感覺有種小人得志的感覺。”
  方志誠道:“**絲逆襲,自然各種歡喜。”
  謝雨馨啐道:“沒個正經。”言畢,她身體一歪,臉朝墻壁,躺了下去。
  方志誠見謝雨馨這么個動作,微微一怔,隨即意識到什么,湊過去,低聲問道:“今天你就睡在這邊?”
  謝雨馨沒有正面回答方志誠,低聲道:“朝旁邊挪一挪,擠得我很不舒服。”
  方志誠笑道:“那就換個姿勢吧,這樣行不行?”
  方志誠這個動作有點賤,太討厭了,弄得自己癢癢的!
  謝雨馨嬌哼了一聲,沒說什么,那自然是行了!
  ……
  第二天清晨六點左右,方志誠在謝雨馨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然后套了一件衣服,出了臥室。昨晚也是將謝雨馨折騰的夠嗆,所以還能隱約聽到她口中略重的呼吸聲。
  方志誠簡單洗漱一番,然后打開冰箱,根據食材準備做一頓早餐,杜兮穿著一套健身休閑服裝走出,瞪了方志誠一眼。
  方志誠笑道:“一大早就橫眉豎眼,這樣不好吧。”
  杜兮輕哼一聲道:“害死人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我好心好意給你們做早餐,還害人了?真古怪。”
  杜兮眉頭擰起,道:“請你們有點公德心,這個家住的不只是你們倆,還有我和樂樂。昨晚你們動靜太大,把樂樂都吵醒了,害得樂樂當場要找媽媽,如果不是我攔著的話,恐怕直接就破門而入了。”
  方志誠愕然無語,撓撓頭,苦笑道:“我們當時分明都很克制的。”
  杜兮不屑地說道:“房頂都被你們掀開了,克制個屁啊。我去晨練了……對了,一刻鐘之后把樂樂叫醒呢。”
  目送杜兮推門而出,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心中默想,肯定是杜兮太敏感了。
  今天并不是周末,樂樂要上學,方志誠做好了早餐,便去臥室將樂樂抱到了懷里,樂樂顯然沒有睡醒,努力想睜開眼睛,最終還是閉上了。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只能任由她睡著,幫她換好了衣服,然后扛著她進入衛生間替她洗臉刷牙,樂樂竟然還沒醒,讓方志誠真是無語。
  這時候杜兮晨練回來了,挑眉道:“樂樂,怎么還沒醒啊?繼續讓她睡下去的話,恐怕得遲到了。”言畢,她走過去,搖了搖樂樂。
  方志誠見樂樂皺起眉頭,心有不忍地說道:“還是別弄她了,遲到就遲到唄。一會兒沒事的。”
  杜兮瞪大眼睛望著方志誠,沒好氣地說道:“還從來沒見這么寵小孩的,如果遲到的話,校門都進不了。”言畢,她繼續去搖樂樂。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那就請假一天好了,小孩子從小到大上那么多天的學呢,一天不去上課,也沒事的。”
  杜兮指著方志誠,怒道:“你就是個奇葩……”
  好不容易,樂樂終于被弄醒了,不過滿臉不高興,小蘿莉有起床氣,這倒在情理之中。
  方志誠觀察杜兮對樂樂的態度,現杜兮對樂樂非常關心,從一些微小的細節能夠看出,比如趁著她吃飯的功夫,杜兮給她扎辮子,異常小心謹慎,防止讓樂樂會不舒服。
  趁著樂樂吃飯的功夫,杜兮進入洗手間簡單地沖洗了一下身體,然后換了一身衣服,準備送樂樂上學。
  這眼花繚亂的節奏,弄得方志誠一愣一愣的,“你不吃早飯嗎?”
  杜兮翻了一下腕上的手表,道:“不吃了,等下樂樂要來遲到了。”
  方志誠見杜兮這副模樣,暗自驚訝,沒想到杜兮這么個假女人,竟然對于照顧樂樂如此妥帖。
  等樂樂出了門,謝雨馨才出了臥室,方志誠道:“怎么感覺杜兮一點不像明星,像個奶媽似的。”
  謝雨馨瞄了方志誠一眼,道:“你別小看杜兮,她外表大大咧咧,其實內心特別細膩,將樂樂當成自己親生女兒一般看待,只要她在瓊金,幾乎都是她照看樂樂。所以我也特別省心。不過,下個月她好像要去拍一部戲,得去銀州那邊的影視基地一段時間……”
  方志誠笑道:“大明星回歸生活后,其實也有生活氣息。”
  謝雨馨點了點道:“我現在特別希望,她能夠幸福,因為她值得擁有幸福。”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嘀咕道:“這可難了!別的女人找個合適的男人就能幸福,而她,不一樣,只能找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