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52 寡婦思春惹人妒

趙凝洗完澡后,拿過手機,現上面有一個未接來電,回撥過去后,現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你好,請問剛才打電話給我,有什么事情嗎?”
  “我應該喊你一聲嫂子吧,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金鋒的老婆,鄭悅。”鄭悅緩緩道。
  趙凝聽鄭悅自我介紹,微微一怔,她有些不太自然地笑著說道:“哦,原來是鄭悅,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鄭悅淡淡道:“不知你有空沒?我想跟你見一面。”
  趙凝沉默片刻,道:“好吧,你說個地點。”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趙凝見到了鄭悅,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只是年紀看上去稍微有點大,妝容也有些濃。
  趙凝在打量鄭悅,鄭悅同樣也在審視趙凝。鄭悅終于知道金鋒為何對這個女人親睞有加,因為這的確是個漂亮的女人,眉毛若柳葉,眼睛含秋水,膚色白皙仿佛泛著光澤,嘴唇薄而小巧,身材纖長高挑,頭高高盤起,上身穿著白色的羊毛大衣,下面是黑色的鉛筆褲,即使自己是女人,也忍不住暗嘆趙凝的美麗。
  “你好!請問是鄭悅嗎?”趙凝問道。
  鄭悅指了指位置,道:“請坐!”
  然后她朝著服務員招了招手,服務員走過來,趙凝低聲道:“給我來一杯橙汁吧。”
  等橙汁擺放在趙凝的手邊,鄭悅打破了僵局,開口道:“嫂子,你應該知道我今天來找你是為什么。”
  趙凝搖了搖頭,道:“我不太知道,還請你明說。”
  鄭悅緩緩道:“我和金鋒的關系非常好,是夫妻,也是無話不談的朋友。所以關于你、金鋒、金德三個人之前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金德不幸英年早逝,這是一件讓人很痛心的事情,他雖然走了,但我覺得你不應該執著于過去,而是應該往前看,畢竟過去的事情已經是往事,金鋒有了自己的生活,你也應該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才是。”
  趙凝能夠讀懂鄭悅的言外之意,笑道:“沒想到金鋒竟然連這些話都會跟你說。”
  鄭悅頷道:“我知道,金鋒曾經喜歡你,但現在他已經放下了,也請你放下吧。畢竟你倆的關系很復雜,如果真與金鋒走到一起,你讓家里人怎么看待金鋒?何況,金鋒也已經結婚,作為他的妻子,我也想警告你,如果你試圖破壞我倆的婚姻,那我只能做出一些過激行為。”
  趙凝似是自嘲地笑了笑,道:“哦?不知你能做出什么過激行為呢?”
  鄭悅道:“毀一個人有很多方式,想要毀掉你更是簡單。據我所知,很多人懷疑,金德之死與你有關。”
  趙凝面色一沉,冷冷道:“你胡說!”
  鄭悅淡淡笑了笑,暗忖趙凝果然是個單純的女人,跟自己斗的話,不知差了多少。她微微一笑,道:“當然,如果你以后跟金鋒保持距離,咱倆還是好妯娌。”
  趙凝心中酸楚不已,倒不是因為鄭悅的諸多挑釁,因為她知道,鄭悅能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定然是金鋒告訴她的,而鄭悅今天與自己所說的一些話,更可能是遵照金鋒的意思。
  趙凝此刻的心依然是千瘡百孔,她沒想到金鋒會如此傷害自己。
  早先時候,自己給金鋒打電話,因為金鋒的態度,趙凝便已經決定跟金鋒一刀兩斷,如今金鋒不放心,還讓他老婆鄭悅找到自己,讓自己徹底死心,這無疑讓趙凝的心完全粉碎。
  “金鋒的意思,我已經非常明白,那我就離開了。”言畢,趙凝有些狼狽地走出了咖啡廳。
  鄭悅凝視著趙凝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弧線,低聲自言自語地說道:“長得漂亮又如何,寡婦思春惹人恨。”
  趙凝心情復雜地走在路上,她魂不守舍地橫穿馬路,右側一輛轎車嘎然停下,司機搖開車窗大聲罵道:“你他媽的不長眼睛啊?”
  趙凝根本沒有聽見,徑直往前走。
  趙凝這一刻心情降到了低谷,她現這個世界了無生趣,自己活著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所以她根本沒有在意外界生什么。
  “你沒事吧?”耳邊多了個聲音,那人怕趙凝聽不見,又多問了好幾遍。
  趙凝微微抬起頭,沒看清楚那人的臉,搖搖頭,道:“我沒事!”她繼續往前走。
  那人攔住了她,輕聲道:“這位女士,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好,要不清醒一下,不然的話,我怕你出事。剛才你過馬路的時候,我看見了,非常危險。天色已晚,你到處亂跑,極容易出車禍。”
  趙凝停止腳步,回身往馬路邊望去,只見一輛轎車停在路邊,車頭歪歪扭扭地沖到了路牙上,差點撞到了路邊的一棵樹。
  趙凝覺得大腦脹,抱歉道:“對不起!我剛才沒注意。”
  那人嘆了一口氣,道:“注意一點吧。”言畢,他沒有多說什么,往自己車子方向走去。
  此人正是來瓊金辦事的方志誠,方才前面一輛轎車急剎車,他反應很快,及時地打好方向,車子才沒跟那輛車追尾。不過,因為躲避前面車子的緣故,車頭直接沖出了正道。
  方志誠下車看了看情況,現有個女人精神飄忽地走著,極其不正常,于是便下車詢問。
  終究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方志誠只能提醒一下趙凝,然后回到自己的車上,正準備動車子,他竟然現趙凝又在橫穿馬路,嚇得呼嘯而過的轎車一陣急剎,想了想終究不放心,撥打了11o。
  五分鐘之后,一輛警車到達現場,方志誠跟出勤的公安說明情況,趙凝依舊還是一副精神失常的模樣,出警人員最終決定將趙凝帶回附近的派出所。
  等趙凝上了警車,方志誠不僅暗嘆了一聲,這女人長得挺漂亮,怎么得了失心瘋,在路上橫沖直撞,若真出了意外,不僅害自己,還害了天降橫禍的司機。
  趙凝被帶到了派出所,始終還是蒙的,她這一刻腦海里一片混亂。民警問她什么,她都只是勉強應付兩句。
  “估計受到什么打擊,不像真瘋了。”兩位警員交流一番,決定讓趙凝獨自冷靜一下。
  到了后半夜,趙凝突然清醒過來,現自己不知怎么進了派出所,然后跟民警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再由民警將她送到了酒店。
  ……
  方志誠今天來到瓊金,是為了趙叔陵墓穴之事,他先是跑了省文物局吃了個閉門羹,隨后到省文化廳正好碰見了那天在趙清雅家中見到的石嫻。石嫻了解到情況之后,陪著方志誠到文物局跑了一趟,文化廳是文物局的上級部門,石嫻一出面,自然萬事好商量。
  原來省文物局決定將趙叔陵墓的所有文物,全部轉移到省文物局代管,若是真這樣,那么霞光只剩下一個空穴,那就完全沒有意義。方志誠知道若是跟是市里反應肯定沒那么快,所以便自己找到了省局詢問情況。
  省文物局這個衙門比較特殊,不僅不是清水衙門,而且油水很足,試想淮南地大,一旦出了什么遺跡、古墓,隨便淘出個寶貝,那都是天價。這些人眼高于頂,見到方志誠自是愛理不理,不過見石嫻出面,自然要給主管部門的領導三分薄面。
  經過石嫻的協調,最終省文物局負責人至少在口頭上答應,對于陳叔陵墓,省里會給市文物研究所一定的空間。
  石嫻幫了自己一個不小的忙,方志誠順理成章地請她吃了晚飯,然后開車駛往謝雨馨住的小區,結果半路遇見了這種事兒。
  到了謝雨馨家中,見杜兮也在,方志誠便將路上遇見的事情,跟她們說了一番。
  杜兮撇了撇嘴,道:“你這人也真心夠夠的了,那女人肯定是遭到了什么打擊,所以才會失魂落魄,你竟然報警,將她送到派出所,太混賬了。”
  謝雨馨掩口笑道:“我也覺得此事做得有點太過分了。”
  方志誠皺眉申辯,道:“我這是活雷鋒的行為啊,不然怎么辦,任由她在馬路上被車給撞死嗎?”
  杜兮搖了搖頭,道:“你應該給她家人打個電話,讓她家人來接她回家。”
  方志誠道:“我問了她,她沒有回答我,整個人失心瘋了,而且聽她的口音,應該是外省人,估計找到她家人也難。”
  謝雨馨笑道:“反正不管怎樣,你也不應該報警。”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苦笑道:“行吧,行吧,我做錯了,還不成嗎!”
  杜兮見方志誠被弄得很無奈,得意地一笑,給謝雨馨使了個眼色,意思是配合的不錯,終于讓方志誠吃了個悶虧了。
  方志誠知道跟這倆串通好的女人繼續打口水仗,肯定討不了好,借口進屋看早已睡下的樂樂,偃旗息鼓,罷兵不戰。
  “今晚你倆睡一屋吧。”等方志誠離開,杜兮用肘部捅了捅謝雨馨的腋下,輕聲道。
  “啊?你胡說什么呢。”謝雨馨臉色微紅,搖頭道。
  杜兮嘆氣道:“咱們都是成年人了,你跟方志誠之間的那層窗戶紙既然破了,那就不要遮遮掩掩了。我與樂樂睡一個房間,這樣比三個人躺在一張床上,睡得也舒服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