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51 不一樣的官道路

“沒想到文書記這么偏向企業。”江永坐在辦公室內,抽著煙,臉色陰沉地說道。按照他的想法,如果順利的話,能拿下瓊漢城際輕軌集團百分之十三左右的股份,那么鐵路辦就可以很好的控制住這個項目。
  不過,文景隆不久之前已經做了決定,投資方案需要重新擬定,宏達集團追加投入資金,占取更多的股份,而鐵路集團必須削弱股份,至于鐵路辦方面雖說股份不變,但百分之八的股份已經沒法影響到宏達集團首席董事的地位,所以即使后面輕軌集團成立之后,鐵路辦委派過去的管理人員,也只能排到次位。
  這直接影響到了一個人的利益,那就是現在的鐵路辦副主任金鋒。
  金鋒原本以為自己來到鐵路辦,會有另外一番光景,未曾想到結果事與愿違,文景隆真實意圖是想支持宏達集團。
  金鋒長嘆了一口氣,道:“文書記是一個有魄力的人,我一直很欣賞他,不過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文書記的決定有失偏頗。交通這可是行政的核心領域,若是交給一個民營企業,那合適嗎?雖說宏達集團旗下是有公司承建過高速公路項目,但這可是輕軌,需要豐富的經驗和專業的技術,宏達集團貿然沖入這個領域,為項目增加了許多風險。”
  江永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發出篤篤篤的聲音,片刻方道:“情況讓人始料未及,你現在有什么想法?”
  金鋒搖了搖頭,道:“現在沒有太多辦法,我們必須要按照文書記的決定來執行,還要給宏達集團更多地權限。”
  江永眉頭挑了挑,意識到金鋒的用意。
  治理洪澇,向來是堵不如疏。
  現在既然文景隆已經愿意給宏達集團充分的自由度,那么他們不僅不再阻撓宏達集團,而且要給他更多的權限。當宏達的權限太多了之后,那就會出現問題,一旦有了問題,便有了可乘之機。
  江永輕嘆道:“這會不會有問題?放開發改委的權限,那便意味著發改委會丟掉對瓊漢同城化項目的控制權。”
  金鋒耐心地勸說道:“江主任,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現在大家都看好瓊漢同城化項目,認為自由度能給地方經濟帶來活力。如果我們現在各種阻擾,只會引來別人的敵視,認為我們是眼紅和嫉妒。同時,一旦出現問題,便會將壓力堆加給我們。所以我們不妨做甩手掌柜,徹底地丟給宏達集團,如果他們露出一絲破綻,那么我們就毫不猶豫地出手,打蛇七寸。”
  江永眼光凌厲地看了一眼金鋒,暗嘆金鋒倒是一個進退自如的年輕人,他知道文景隆的心意已決,自己若是再干涉瓊漢同城化項目,只會遭到文景隆的不滿。相對而言,金鋒比自己更早一步,認清了現實。
  出了江永的辦公室,金鋒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煙,點燃吸了兩口,然后掐滅,拋在樓梯拐角處的不銹鋼垃圾桶內,下樓行往自己的辦公室,遇見幾個熟人,他們都主動給金鋒打招呼。金鋒面帶微笑,與他們閑聊了幾句。
  金鋒在淮南發改委已經呆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完全融入到了這個環境中,在別人眼中,他一直是個很低調、謙讓的年輕人,但他無比確定,自己心中藏著一把火,他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標。
  為了理想和目標,他可以低頭,可以放棄,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這是金鋒的官道。
  金鋒在辦公室里拿著《淮南省瓊漢同城化項目城際輕軌同城化投資方案書》仔細閱讀了一番,然后取了鋼筆,認真地在上面修改了多處。
  瓊漢同城化是金鋒勢在必得的一個項目,他深受家族的信任,動用了許多關系,才到了現在這個關鍵位置上,如果不作出成績的話,那怎么能行?
  原本金鋒想利用自己在同城辦的權限,將金家的產業放到項目的腹心位置,沒想到未能如愿。現在又摸到了城際輕軌集團這個大蛋糕,他自然不能輕易放手。
  既然宏達集團想要更多的權力,金鋒愿意給他,不過城際輕軌集團黨組書記的位置,必須要由自己來坐,這是金鋒的想法。像這種民營資本和國有資本混合制企業,黨組書記雖說權力次于董事長,但是權限也是非常高的。
  金鋒心中已經有一個計劃。
  半個小時之后,金鋒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有兩個手機,一個是公用手機,一個是私人手機。知道他私人手機號碼的不超過五個人,包括他現在的妻子鄭悅也不知道金鋒的這個手機號碼。
  “嫂子,怎么了?”金鋒醞釀許久,才決定接通電話,是趙凝打來的,不知從何時起,金鋒不敢愿意與趙凝對話,這個與自己青梅竹馬長大的女孩,成為了自己的心魔。他明知,趙凝會成為自己仕途之中最大的障礙,但還是忍不住去想她。
  趙凝輕聲道:“我早已不是你的嫂子,金德死了之后,我就與金家沒有半點關聯了。所以你還是喊我的名字吧。”
  金鋒嘆了一口氣,道:“小凝……”
  趙凝淡淡笑了一聲,道:“我現在已經到了淮南,你有時間來見我嗎?”
  金鋒微微一怔,搖頭苦笑道:“你怎么突然來淮南了?”
  趙凝見金鋒并不是很熱情,心里略有些失望,“我想散散心,既然你在瓊金,于是我便來了。”
  金鋒閉了閉眼睛,許久輕聲道:“趙凝,我之前跟你說過,我們不適合見面。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誰也回不了頭,所以……”
  趙凝心涼,苦笑道:“金鋒,你的變化太大了,我真的不會想到,你竟然成了這種人。”
  金鋒道:“年少時候,大家都很單純,進入社會之后,如果你依舊單純,只會被欺凌。趙凝,我們必須要保持距離,不過,我給你承諾,當你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會幫你。”
  “不用了!”趙凝果斷而堅決地說道,“從今往后,我們一刀兩斷。”
  趙凝掛斷了電話,淚水止不住往下流,出租車司機瞧見這個情形,低聲道:“你沒事吧?”
  趙凝搖了搖頭,道:“沒事,對了,師傅請你改變目的地,不去省發改委了。現在去其他地方吧。”
  “去哪兒呢?”出租車司機有點糊涂了。
  趙凝抹掉眼角的淚花,沙啞地說道:“找一個酒店吧。”
  出租車司機點了點頭,在下一個路口,改變了行駛方向。
  趙凝終于對金鋒徹底地失望了,以前她以為金鋒只是因為金德剛剛去世的緣故,所以故意躲著自己。然而金德已經死了一年有余,金鋒還是如此冷漠地對待自己,趙凝突然意識到,自己真的很傻。
  其實金鋒心中根本沒有自己,只是自己一廂情愿而已。
  金鋒忍不住掏了一支煙,剛刁到嘴上,卻被他又摘下,然后憤怒地摔在了一旁。
  金德之死,一直是藏在金鋒心中的軟處,他因此要和趙凝避嫌,如果被家族那些人知道,自己跟趙凝發生什么關系,恐怕會聯想到,金德之死與自己有關系。念及此處,金鋒才會刻意地與趙凝保持距離。
  正沉思之間,另一部手機響了起來,鄭悅問道:“今天回來吃飯嗎?給你煲了人參雞湯。”
  金鋒笑了笑道:“現在還不清楚呢,等會看有沒有特殊事情,若是無事,就一定回來。”
  鄭悅笑道:“我知道了,那就不打擾你工作了,繼續忙吧。”
  掛斷了鄭悅的電話,金鋒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選擇鄭悅與躲避趙凝,那是有原因的,在事業和生活上鄭悅能夠給自己更多的幫助,而若是自己和趙凝走到一起,恐怕只會是自己要付出更多精力放在趙凝的身上。
  金鋒是一個實用主義者,趙凝固然在他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他如今更看重和鄭悅的夫妻關系,因為兩人之間有很多事情互相分享。
  下班之后,金鋒回到了家中,入門之后便問到了一陣濃郁的雞湯香味。鄭悅從廚房走了出來,笑道:“你回來得還真巧,我剛剛做好晚飯。”
  金鋒笑道:“我故意掐準時間的,你信嗎?”
  鄭悅搖了搖頭,小心地擺好碗筷,然后給金鋒盛好一碗雞湯。金鋒喝了一口,笑道:“味道不錯,今天若是不回來吃晚飯,那就太可惜了。”
  鄭悅笑道:“湯很燙,你慢點喝吧,有很多,夠你吃的,別急。”
  金鋒很快吃完了一碗湯,然后突然與鄭悅,道:“趙凝,今天來瓊金了……”
  鄭悅眉頭微微一皺,低聲道:“她要見你?”
  金鋒點了點頭,道:“不過被我拒絕了。”
  鄭悅嘆了一口氣,道:“她怎么這么不懂分寸,竟然從蓮城趕到瓊金找你,豈不是會讓家里的那些長輩懷疑你們。”
  金鋒面色有些復雜,道:“你去見她一面吧,讓她離開。”
  鄭悅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會幫你處理好的。”
  金鋒道:“不要傷害她,她只是個單純而可憐的女人。”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