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50 內心一顆八卦心

(不知不覺,本書已經200萬字了,從2014年7月30日起至今也持續發書一年余幾日,還清楚記得發書時的場景,唏噓不已。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新家、裝修、結婚,現在還有個好消息,斗嫂懷孕了。嗯,五味雜陳。自認為,更新還算可以,每天平均五千字的更新量,對得起自己。當然,煙斗的努力換來的成績不錯,更結交了許多熱心書友。再次非常感謝諸位的支持。當然,也有很多讀者不理解煙斗的某些做法,比如貼吧里三兩書友抱怨煙斗貪圖月票,強求大家訂閱云云。煙斗為此忍耐多日,一向自認為有讀書人的脊梁,錢,乃身為之物而已,夠用即可。所以對于大家看盜版什么的,一向不排斥。然而,煙斗也是個普通人而已,寫書為了什么呢?愛好是一方面,更關鍵的還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有了成績才有稿費,才有能力養斗嫂和還未出生的寶貝,這是男人的擔當。設身處地為煙斗想想,若是你在我的位置,你會不會與諸位求一求月票,讓成績往上走一步呢?說了許多心里話,心理舒服不少。不想改變什么,只請大家諒解煙斗,更新這事兒,我一直很努力,月票打賞什么,大家盡力,若對我的求月票求月票厭煩,自行屏蔽。另,今日兩更,補“水煮魚片”為二盟而補的萬賞。)
  方志誠還沒完呢,嘴巴里不停地冒出一些新穎的詞匯,來詛咒這件衣服以及看中這件衣服的人,似乎忘記了方才自己一眼挑中了這件衣服這回事。
  柳巖臉完全綠了,她還從來沒見過一個男人,如此尖酸刻薄。她氣憤地指著趙清雅道:“趙董,這就是你男人的素質嗎?怎么如此低劣,你的眼光可真糟糕!”
  “哈哈……”以趙清雅很好的涵養,見柳巖被欺負慘了,她也忍不住笑出很大的聲音,“柳總,是你的眼神有問題哦。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其實我啊,對于很差勁的東西,總是習慣性地去吐槽,剛才我朋友這是說出了我的心里話呢。”
  柳巖被趙清雅這么一說,無疑再次被戳中了三刀。
  “以前我覺得這個品牌的東西還不錯,不過從今天開始我就再也不來了。檔次太差勁了,嗯,跟紅燈區的那些女郎衣服一樣,沒有水準。”趙清雅擺了擺手,往外面行去了。
  柳巖見趙清雅那囂張的模樣,真是肺都被氣炸了。
  “柳總,需要給你包衣服嗎?”導購員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柳巖了,下意識問了一句。
  柳巖狠狠地瞪了導購員一眼,怒道:“你覺得我還會要那件衣服嗎?”經過剛才發生的事情,以后柳巖只要再穿這件衣服,恐怕腦海里都會想起方志誠歹毒的詛咒。
  “可是,這件衣服已經做了訂單,如果您不要的話,按照道理我們只能退一部分錢。”導購員無奈地說道。
  柳巖擺了擺手,道:“這件衣服的錢,我不要了,但你們要將我辦理的那張磚石卡的錢全部退還給我。以后你們家的衣服,我也不買了。”
  導購員瞪大眼睛,愕然無語。柳巖也是店里的大客戶,跟趙清雅是一個級別的會員,導購員現在心情自然無比郁悶,大客戶之間起了爭執,結果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出了那家品牌店,趙清雅笑了一路,方志誠終于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有這么開心嗎?”
  趙清雅噙著淚花,笑著點頭,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柳家和我們趙家一直有過節,剛才那個女人,和我的小姑有很大的矛盾。”
  方志誠啞然無語,道:“她和你小姑是一輩,莫非已經四十多了?”
  趙清雅頷首道:“沒錯,不過保養得很好,她每年都要去韓國一趟,花費大量的金力和財力在保養上面。還有你注意她的胸沒?”
  方志誠很鎮定地點了點頭,道:“很大!”
  趙清雅低聲道:“那是假的,里面都是硅膠。很多年前,我見到她的時候,幾乎是平的,如果不是動了什么手術的話,怎么可能會那么大。”
  方志誠不知道該如何順著趙清雅的話繼續往下面說,心中在暗嘆,女人,無論是御姐、蘿莉、女王恐怕內心都有一顆八卦的心。像趙清雅外表看上去很冷,處事也極其穩重的女企業家,說起別人的閑話,也是有滋有味。
  在商場另外一家品牌店,挑了幾件衣服,這次方志誠沒有再諸多挑刺,因為若是繼續挑下去的話,那就是挑釁趙清雅的忍耐極限了。
  一件衣服都沒買,不斷地挑刺,脾氣再好的女人都得暴走,所以男同胞在陪女同胞在逛街的時候,切忌嘴巴要積點口德,發表幾句不滿即可,千萬不要件件不滿,否則的話,那就攤上大事了。
  “終于買好了。”趙清雅提著幾個紙袋子,“謝謝你今天陪我逛街。”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挺好玩的。”
  趙清雅拒絕了一番,疑惑道:“好玩?怎么覺得你的心態很古怪,是覺得看我不停地換衣服,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嗎?”
  方志誠暗嘆這趙清雅太了解自己了,自己隨意說了個詞,她都能品出話語的言外之意。不過,他自然不能承認,連連搖頭,道:“怎么可能,我覺得就是一場視覺盛宴,嗯……比世界名模的時尚秀還要精彩。”
  趙清雅笑著用腳尖輕輕地踢了方志誠的小腿一腳,道:“以后不準這么甜言蜜語,讓人感覺就是個偷腥的采花賊。”
  方志誠癟了癟嘴,嘀咕道:“行吧,某人分明愛聽得狠呢。”言畢,他突然低聲問趙清雅,“剛才你試衣服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趙清雅眉頭皺起,疑惑道:“什么問題?”
  方志誠湊到趙清雅的耳邊說了幾句,趙清雅滿面漲紅,臉上露出不信之色,“不可能吧?他們敢這么膽大妄為。”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只是猜測而已。”
  原來方志誠在等待趙清雅試衣服的時候,突然發現隔著她換衣間的一處,有些莫名其妙的動靜,前后大約十來分鐘,隨后有一個男人和女人陸續從里面走了出來。所以方志誠懷疑那對男女在里面茍且。
  方志誠當然也只是半信半疑,畢竟這事兒也有點太膽大妄為了些。
  在商場內吃了晚餐,趙清雅見方志誠沒吃多少,笑道:“怎么?味道不怎么樣嗎?”
  方志誠道:“外面的飯菜味道雖然好,但調味料太多,有點不習慣。”
  趙清雅道:“那以后你做給我吃啊。”
  方志誠道:“可以啊。”
  趙清雅盯著方志誠,見他目光清澈,心中一動,柔聲道:“我要你一輩子做給我吃。”
  方志誠很爽快地答道:“沒問題。”
  趙清雅鼻子一酸,低聲道:“雖然你的答案很假,但我挺感動的。”
  方志誠抓起了趙清雅的手,低聲道:“以后只要有機會,就做飯給你吃。”
  趙清雅沒有縮回手,頷首道:“我記住了。”
  與趙清雅不知不覺已經發生到了這一層關系,彼此都知道心中有對方,但始終還是沒有戳破那層關系,他們都很享受現在的這種感覺,彼此牽掛對方,但不會因為距離太近,導致感覺變化。
  因為第二天要工作的緣故,方志誠下午直接開車回到漢州。到家之后,樸泫雅很是吃驚,滿臉后悔地說道:“對不起,我以為你晚上不回家,所以沒有準備晚餐。”
  方志誠曾經叮囑過樸泫雅,如果以后自己回來吃晚飯的話,會提前通知她,否則的話,就不要做自己的晚餐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沒事,我等下自己下點面條就好了。”
  樸泫雅嗯了一聲,往臥室走,方志誠見她腳步有點沉,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樸泫雅轉過身,勉強笑道:“歐巴,沒事的,估計有點感冒了。”
  方志誠嘆氣道:“春季最容易病毒性感冒了,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樸泫雅咳嗽了一聲,道:“不需要,我喝點熱水,吃點感冒藥便好了。”
  方志誠想了想,還是站起身,將樸泫雅拖到了醫院,掛了急診。體溫測下來之后,才知道她是高燒四十度,這個溫度只是簡單吃藥的話,根本沒法降溫。
  方志誠全程陪同樸泫雅,雖說與她沒有血緣關系,但畢竟相處這么久,見她生病,自己總不能袖手旁觀。
  三點左右,方志誠才開車將樸泫雅帶回家中,樸泫雅也是累到了極處,上樓的時候,將頭一偏,擱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方志誠側臉望著樸泫雅,她今日難得沒有濃妝,臉上絲毫污染,比起以前看上去卻是清秀了許多。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小心地將她扶回了家中,然后將她抱在床上。忙完了一切之后,方志誠琢磨著明天早起,樸泫雅怕是還沒醒,于是寫了一張便簽條放在她床邊的柜子上,“起床后要記得吃藥,藥后面有說明,如果你看不懂的話,就打電話給我,我告訴你哪些藥該怎么吃。”
  等方志誠離開臥室,樸泫雅突然將被子一把蓋過自己的臉,然后嘿嘿地悶笑了幾聲,雖然感冒很痛苦,但見到了一向對自己很兇的歐巴這么溫柔,那種竊喜之感,自然讓她欣喜若狂。
  因為晚上沒有休息好的緣故,所以方志誠第二日精神欠佳,參加活動的時候,鮮有幾次打哈欠。姜佩與商燕現在有分工,兩人分單雙號陪方志誠出勤,今日是姜佩跟著方志誠,等活動結束的時候,她偷偷地問方志誠,:“老板,你是不是家里有事?看上去很累呢。”
  方志誠點了點頭,苦笑道:“昨天保姆生病了,半夜帶著她看病,所以沒休息好。對了,你最近還習慣嗎?孫柏有沒有找你麻煩?”
  姜佩嘆了一口氣,道:“張區長跟我說過了,他找過孫柏,所以孫柏最近這段時間連短信都沒給我發一條……我估計他是怕了。”
  方志誠道:“那就好,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說,我會幫你的。”
  姜佩點了點頭,默默地跟姜佩上了車。郭勁遠先將姜佩放在了區家屬樓,然后再送方志誠回家。姜佩盯著車子離去的背影,不禁有些失神,那次錯誤,會不會就只是一場夢?夢一旦醒了,再入夢就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