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49 像紅燈區的女郎

方志誠的酒量不超過半斤,發揮得好,能喝個半斤,但如果狀態欠佳,兩三兩便就舉白旗了。方志誠也曾經想過要鍛煉一下自己的酒量,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再加上現在經常駕車,所以幾乎不怎么喝酒,所以這酒量也就沒有什么長進。
  “小方,喝醉了,你扶他進臥室休息下吧。”趙國義無奈苦笑,他原本可是準備和方志誠痛快喝一場的,結果自己還沒開始,方志誠就敗了。
  趙清雅點了點頭,拉起方志誠,方志誠雖說是醉了,但意識還在,便扶著趙清雅來到了她的臥室。
  等趙清雅出了臥室,趙國義朝著趙清雅招了招手,道:“有點事兒想問問你。”
  趙清雅嘆氣道:“你問吧。”
  趙國義道:“都說長兄如父,咱倆很小的時候,就相依為命,感情很好。前幾年,你一直不愿意結婚,我當時沒有逼你,因為知道你沒有遇到合適的人選。而現在呢,你遇到了,我希望你早點決定,和他趕緊結婚吧。”
  趙清雅笑了笑,道:“哥,你怎么提起這事兒了?”
  趙國義在趙清雅心中一直是辦大事的人,他會如此凝重地跟自己商量感情之事,趙清雅也是五味雜陳。
  趙國義沉聲道:“清雅,志誠很不錯,非常優秀,但他這樣的男人,若是你不主動點,或者更直白一點地說,若是你不去搶,他很容易拋掉的。你要認識到這一點。”
  趙清雅下意識瞄了一眼房間方向,嘀咕道:“搶?他值得嗎?”
  趙國義嘆了一口氣,道:“你們這些女人啊,總是喜歡跟人抬杠。罷了,我知道你很倔,繼續跟你說下去無益,還是等你自己想通了吧。”
  趙國義和石嫻吃完飯后,石嫻搶著收拾了碗筷,趙國義坐在沙發上抽了一會煙,等石嫻忙定后,兩人便離開了趙清雅的小公寓。石嫻與趙國義并肩坐在車子的后排,低聲道:“你似乎有點不太高興。”
  趙國義輕聲道:“我妹妹是個受過情傷的人,我一直希望她能夠走出來,現在看來,還很難啊。”
  石嫻好奇道:“對了,那個方志誠看上去很年輕,為何你如此看重他,我覺得,清雅跟他并不是很登對。”
  趙國義緩緩笑道:“石嫻,你犯了和很多人一樣的錯誤。”
  “哦?”石嫻疑惑道,“莫非他有什么驚人的身份?”
  趙國義道:“以貌取人是很多人的通病。他現在是漢州市霞光區的區委書記。”
  “霞光區?就是前兩日有消息,掘出陳叔陵幕的那個地方?”石嫻有點吃驚,陳叔陵墓被發現,這是今年淮南文化部門最重要的事情。而方志誠是這個區的區委書記,行政級別是正處級,比自己這個副廳長只低了一個等級。若是比權力的話,自己沒有任何權力,相反,方志誠擁有的權限超過了自己。
  趙國義點了點頭,道:“志誠是一個不可限量的年輕人,之前在銀州東臺,現在是漢州霞光,都做出了許多成績。其實我也有點試行,想讓他進入省政府協助我。”
  石嫻嘆了一口氣,笑道:“我聽到這里有些不服氣,他究竟是得多么優秀啊,足以讓你這個常務副省長也起了惜才之心。”
  趙國義擺了擺手,道:“才氣是一方面,關鍵是,他在清雅心中的分量很重。”
  石嫻知道趙國義對趙清雅極其關心,暗忖以后可得跟這個未來小姑子打好關系。
  一覺睡到半夜,方志誠感覺口干舌燥,下意識摸了摸床頭柜,“啪嗒”一聲,玻璃杯摔在了地上,這也讓他醒了些許,趙清雅聽到了動靜,推開門打開燈,方志誠苦笑道:“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打翻了玻璃杯。”
  趙清雅倒也沒多說什么,轉身去廚房取了掃帚,將地上的碎片給掃干凈。她只穿了一件睡衣,里面胸衣沒穿,因此彎腰掃地,便能露出大片風景,方志誠眼睛半瞇著,事實上*將一切盡收眼底,心中暗嘆趙清雅的身材還真好,挺拔豐腴,百看不厭。
  趙清雅倒也不以為忤,瞪了方志誠一眼,轉身出去拿了個拖把進來,將地面上的水拖干凈,最后還給他重新倒了一杯水。
  方志誠喝了一口水,道:“現在幾點了?我睡了多久?國義省長什么時候離開的?”
  趙清雅道:“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我大哥九點多就走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尷尬地笑道:“對不住了,是不是讓你很沒面子?”
  趙清雅道:“不就是幾杯酒便倒了嘛?沒面子倒不至于,只不過讓我大哥很掃興而已。”
  方志誠不開心地說道:“你這是嫌棄我酒量不行嗎?”
  趙清雅挑釁地笑道:“沒錯,咋滴?”
  方志誠只能無奈地嘆氣道:“不咋滴,唉,做人沒有十全十美,我長得這么帥,能力這么強,性格如此好,燒得一手好菜,懂得噓寒問暖,足以掩蓋這么一點不足。”
  趙清雅沒好氣地啐道:“自以為是的家伙,趕緊休息吧,別想這些有的沒的了。”
  見趙清雅轉身出了臥室,方志誠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然后閉上了眼睛,與趙清雅在一起,自己不知為何總是這么安心,在自己的潛意識里,趙清雅永遠是那個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只要她在附近,自己就會莫名地放松下來。
  翻來覆去,十幾分鐘也未能成功入睡,方志誠突然有個想法,自己要不要現在去敲敲隔壁臥室的門呢?
  糾結再三,方志誠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若是換做戚蕓、謝雨馨,自己半推半就指不定就成功了,但這趙清雅會武功啊,若是她動了殺機,自己不傷筋動骨,也得掉一層皮。
  第二日睡到八點多起床,趙清雅準備好了西式早餐,土司荷包蛋牛奶三明治。偶爾吃一下,感覺味道挺不錯。趙清雅見方志誠吃的津津有味,笑道:“等會陪我去逛街吧?”
  方志誠有點意外,笑道:“想買什么呢?”
  趙清雅道:“買點夏裝……”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時尚人士就這樣,春天還沒完全過去呢,就開始買夏裝了。”
  趙清雅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你如果不愿意去的話,我不勉強你哦。”
  方志誠連忙笑道:“愿意,一百個愿意呢。”
  方志誠隨后才知道,趙清雅所謂的逛街其實跟正常人逛街不一樣,她有專門的品牌專柜,每一季那些專柜都會將最新款式的衣服提供給她們,然后這些衣服大多數是限量的,甚至是獨版。否則的話,在一些高端活動中,若是跟誰撞衫了,那豈不是要很尷尬?
  所以方志誠不需要走很多路,只需要帶著一雙眼睛及嚴格的心,看一件件衣服從衣架轉至趙清雅身上,判斷是否符合趙清雅的氣質。
  “不行,這一件無法承托你高貴的氣息。”
  “不行,這一件太過冷艷,你是一個很有親和力的女人。”
  “不行,這一件太過古板,沒法展現你的時尚。”
  ……
  “夠了!”趙清雅換了七八件之后,“你是不是故意在折磨我啊?怎么每件都能挑出毛病?”
  方志誠瞄了一眼旁邊臉色發綠,壓制著怒氣的導購員,走到衣架附近,從中挑了挑,道:“這件挺不錯,看上去很成熟,但修剪中帶著一絲輕佻,使得衣服風格變得內涵而有活力。”
  趙清雅沒好氣地嘆了一聲,道:“不試了,就買這一件吧。”
  方志誠有點錯愕,道:“這么爽快?”
  趙清雅瞪了方志誠一眼,道:“你以為換衣服很輕松嗎?就拿這一件了。”
  導購員卻是有些為難,道:“不好意思,趙董事長,這件衣服已經被人預定了。”
  “預定了,那為何還放在這里?”趙清雅眉頭皺了皺,不悅地說道。
  導購員道:“對不起,這是我們的疏忽,剛才有客戶來選過,她前腳離開,你后腳便到,于是我們忘記轉移了。”
  趙清雅倒不至于因為一些小事跟導購員發生爭執,但主要是方志誠看中的,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既然無緣,那就不要強求了。要不咱們換一個店試試?”
  趙清雅與方志誠正準備離開,一個長相挺妖冶的女人站在門口,笑道:“喲,這不是趙大美女嗎?”
  趙清雅淡淡一笑,道:“柳總,你好!”
  柳巖笑道:“我可沒你走運,一旦也不好。宏達現在股票那么高,你身價漲了好幾倍,現在生活上,也挺順心,有帥哥相伴。什么都比不上你!”
  趙清雅聳了聳肩,道:“不要客氣。柳總,您繼續挑吧,我換一家看看。”
  柳巖微微一怔,笑著與導購員道:“我記得,這家店是趙董最喜歡的品牌之一,美女,剛才趙董選了那幾件,拿給我看看……”
  趙清雅道:“別問導購了,我一件也沒訂!”
  柳巖皺眉道:“不會吧。”
  導購員走到柳巖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柳巖掩著胸口,得意地笑道:“原來如此,你也選了那件黑色的裙子,不過,好可惜啊,被我先訂了哦。要不讓你?”
  方志誠見柳巖那嘚瑟的模樣,心情極其不爽,走過去盯著那件裙子,上下打量,然后分析道:“雅姐,我發現剛才看走眼了,發現這件裙子很差,首先是顏色,黑色很不吉利,只有家里出了大事的人,才穿這樣顏色的衣服;此外呢,這板型也很糟糕啊,領口開得這么低,是為了賣肉嗎?還有裙子稍微短了一點,像雅姐你這樣腿非常修長的女性,穿這種裙子,反而顯得有點太過招搖和暴露,嗯嗯,跟紅燈區的女郎,倒有點相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