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646 宏達的強勢應對

“金鋒……”
  方志誠對這個名字已經從厭惡到麻木,這家伙總會出其不意地出現,來阻撓一下瓊漢同城化項目,當然,金鋒他倒不是故意想讓瓊漢同城化項目毀滅,而是在這個項目上,金鋒與自己有截然不同的兩種觀點。
  方志誠認為,應當給企業充分地自由度,讓企業自己按照市場規律來推進項目,政府不負責參與,甚至連監督權也不行使,成敗最終也是由企業自己買單,政府概不負責任。
  而金鋒對企業有著天生的質疑,他認為企業的本性都是貪婪的,為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惜做出任何事情,甚至他還懷疑,宏達集團并不打算真正地做好瓊漢同城化項目,他們只是打算空手套白狼,借殼套取政府的扶持資金而已。
  因為角度與觀念的不同,所以方志誠和金鋒對待企業的方式和方法完全不一樣。
  金鋒是資本家萬惡論,只要跟資本牽扯上關系的企業,本性都是沒有社會責任感,壓榨老百姓的吸血鬼。
  而方志誠認為,應該客觀角度看待企業家對社會的貢獻,如果不給企業充分的自由,現在的社會還很落后,正因為政府逐漸對市場放手,讓資本實現自由,所以才使得經濟環境變得活躍起來。
  當然,方志誠對資本家的態度,也并非盲目信任,只是認為政府應該寬容地對待具有活力的企業,不能扼殺他們的創造性,尤其是利用權力來扼殺,這是極其危險也不智的行為。
  現在全國很多省市都在搞同城化項目,但真正有創造性的確沒有一個,瓊漢同城化之所以受到高度關注,主要是因為模式本身便是一種創新,而政府若是過多地插手企業的份內之事,這將會影響到瓊漢同城化項目的未來。
  與趙清雅聊了許久,方志誠給她提了兩個意見,第一,交通同城化方面,宏達集團不能低頭,現在鐵路辦及省鐵路集團似乎已經吃定了他們,在這個關鍵時刻越是要咬牙堅持,不能輕易地推出對這個項目的主導權;第二,是時候與文書記溝通一番,讓文書記了解到宏達集團的難處,同時表明自己的態度,瓊漢同城化項目是一個整體,讓交通**出來,不采用PPP模式,這是個違背當初招標精神的決定。
  趙清雅沉思許久,頷首道:“之前我們已經借助趙副省長,與文書記溝通過,但文書記對鐵路辦的行為還是默認的。這是發改委主任江永上任之后,重大的一個動作,文書記是他的老上司,必須要支持心腹下屬的工作。”
  趙國義也出面了,方志誠暗自嘆了一口氣,“他出面不太妥。”
  趙清雅苦笑道:“我哥也是從公出發,希望能與文書記溝通一下,撇清和宏達集團的關系。”
  方志誠嘆道:“可惜有些東西是越描越黑,清者自清,有時候更管用。”
  趙清雅道:“所以從文書記這個角度入手,沒有任何辦法,他已經做好決定。”
  封疆大吏心中有一個譜,什么事情該怎么做,不需要別人來指導,他清晰地知道什么事情如何處理,才能規避最大的風險,最終獲得最大的收益。
  方志誠道:“或許我們還是該和文書記見一面,我對他有點了解,他并非頑固不懂變通的人。只要跟他說明個中的厲害關系,他一定能改變主意。”
  趙清雅微微一怔,笑道:“你不會跟文書記有啥關系吧?”
  方志誠笑道:“談不上關系,只是有渠道的送句話而已。”
  趙清雅聽方志誠這么一說,略微有點錯愕,旋即她琢磨了一下,方志誠已經不是幾年之前,自己用計邂逅的那個青年,而是在官場摸爬滾打,擁有自己人脈網絡的官員。
  趙清雅道:“既然你有方法,那我就把賭注全部壓在你身上了。明天起,瓊漢同城化項目停工!”
  方志誠道:“鬧得這么大,不太好吧?”
  趙清雅氣場十足地說道:“姐也是有脾氣的人,政府多次違背合同約定,姐站在大局角度考慮,不去計較,如今還蹬鼻子上臉,想要在交通同城化這塊削弱我們的收益,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力,我只能做了個艱難的決定。”
  方志誠打趣道:“姐,你這可是鬧事兒。”
  趙清雅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道:“我這不是鬧事,我只是想把事情理順,讓彼此知道自己所處的角色及境況。”
  方志誠輕聲道:“我支持你!”
  在方志誠看來,宏達集團方面應該要表明態度了,若是一味地軟弱下去,最終只會讓自己的工作更加開展,瓊漢同城化項目才開展不到一年的時間,諸多問題浮出水面,現實同城辦從中刁難,現在又是鐵路辦出來攪局,如果宏達集團始終沉默,那后面的工作還如何執行下去。
  PPP模式的核心優勢,是企業的自由決策,政府不斷地施加政策難度,這使得瓊漢同城化項目沒有絲毫自由,優勢反而變成了弱勢。這也是為何,瓊漢同城化項目啟動之后,工程進度一直沒法提速的原因。
  第二日,傳來消息,瓊漢同城化項目所有工程全部停工,省委召開緊急會議,商議對策。
  中午十點左右,方志誠接到了戚蕓的電話,戚蕓的語氣十分焦急,道:“志誠,你趕緊給宏達集團的趙董打電話,文書記在會議上非常憤怒,計劃要重新另選主投資商,更換掉宏達集團。”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這次工程停工,可不是宏達集團一方決定的,而是整個城市運營聯盟的共同決定,文書記這個決定會不會有失偏頗?”
  戚蕓見方志誠的態度有些隨意,眉頭擰了擰,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會停工?”
  方志誠笑道:“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不過,我覺得宏達集團之所以會這么做,一定是出現了什么問題。我認為省委還是盡量了解一下企業的需求,然后再做決定。宏達集團這個主投資商不是說撤就撤的,首先政府是與宏達集團簽訂的合約,如果違約的話,要承擔相應的賠償,此外,在淮南,除了宏達集團意外,沒有第二家企業能夠肩負這么大的工程。”
  戚蕓疑惑道:“如果文書記從省外調入投資商呢?”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之前文書記已經嘗試過這個方法,已經失敗的策略,他不會再動用。”
  戚蕓道:“難道你懷疑文書記的決定?”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文書記正處于氣頭上,他會想清楚的。”
  戚蕓搖頭苦笑道:“你太自信了。沒見到文書記拍桌子的模樣,太嚇人了。他這么生氣,我沒見過幾次。”
  方志誠想了想道:“蕓姐,我問你,文書記是個沒肚量之人嗎?”
  戚蕓微微一怔,意識到方志誠的言外之意,道:“你的意思是,文書記是故意發怒的?”
  方志誠道:“文書記是演給其他常委看,一來表明自己的態度,對瓊漢同城化項目的重視;另外是要告訴宏達集團,政府方面對于他們停工很憤怒,否則的話,以后有什么問題,就搞個停工,豈不是要讓省里這些領導頭疼死?”
  戚蕓仔細一想,道:“你說得有點道理,雖說有點牽強。不過,消息我是及時告訴你了,該怎么辦,你自己做決定吧。”
  對于方志誠和趙清雅的關系,戚蕓還是知道一二的,畢竟兩人相識這么久,有些故事是藏不住的。戚蕓知道方志誠和宏達集團的董事長趙清雅關系不錯,盡管內心復雜,但還是將消息及時給了方志誠。
  方志誠從戚蕓口中聽出了些許不舒服的味道,笑問:“戚主任,您這是生氣了,還是吃醋了?”
  “誰吃醋了!”戚蕓冷聲說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低聲道:“最近生活還順利嗎?和他相處得如何?”
  戚蕓頓了頓腳步,加快步伐,轉入安全樓梯走道上,方才說道:“還是老樣子……老曹,也不來煩我了,我們就這樣分開過日子,倒也不錯。”
  方志誠輕聲道:“周末我來找你,記得騰出時間。”
  戚蕓臉色一紅道:“我等你!”
  無論時間怎么流逝,在方志誠的腦海中,戚蕓永遠是那個外冷內熱的女縣長,她外表光鮮,依靠自己的能力在崗位上做出非凡的成績,但生病了卻無人問津,當你融化了她內心的堅冰之后,會發現原來這是個可愛嫵媚而又癡情的女人。
  方志誠心中暗下決心,此生雖然不能與你執手,但卿不負我,我絕不負卿。
  瓊漢同城化項目第二日也處于停工狀態,政府清醒地意識到這次宏達集團為首的城市運營聯盟態度十分堅決。之前政府幾次決定,雖說侵犯了宏達的利益,但宏達都保持緘默,忍受下來,然而這一次態度非常激烈。
  所以文景隆決定,親自約談宏達集團的董事長趙清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