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645 鐵路辦真實圖謀

古墓是瓊漢同城化項目推進過程中的意外之喜,原本這一片區域的規劃為風景區,但缺少一些特色,原計劃是以綠色天然廣場的概念,建造一片對外全開放的自然區。供游人自助野餐、放風箏、野營等活動,如今大方向不變,以古墓建造一所景點,無疑可以增加風景區的內涵與深度。
  經過文物研究所的緊急研究,第三天確定是這是陳朝一位王室人物的墓葬之所。南陳是南北朝時最后的一個朝代,建都瓊金,而漢州與瓊金相距很近,所以陳朝的王室極有可能墓葬于漢州。
  文物研究所,最終確定,墓穴主人是后主陳叔寶的弟弟陳叔陵。在正史之中,陳叔陵驍勇善戰,16歲便因軍功卓著被封為都督,巔峰時期曾經是漢州刺史,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比較有趣的是,陳叔陵此人一生最好盜墓,當初陳國首都健康的古墓,只要被他發現,他就一定帶著自己的部隊去盜。《南史》記載,陳叔陵“又好游冢墓間,遇有塋表主名可知者,輒命左右發掘,取其石志、古器并骸骨肘脛,持為翫弄,藏之府庫。”
  陳叔陵最終因為反叛被誅殺,而他的真實墓穴一直成為謎題,因為他身前占了別人許多的墓穴,所以對于自己的墓穴所以也隱藏得極其隱秘。曾經一度被挖掘出幾個墓穴,都是陳叔陵在生前造的偽穴。如今在霞光找到了他的墓穴,而且還是貨真價實的主穴,這實乃考古界的一大盛事。
  試想,一個盜墓者的墓穴,其中的殉葬品將會是何等的驚人。
  陳叔陵墓穴之主穴很奇葩地位于一戶農家的化糞池下方,若是主家當初繼續深挖三尺,極有可能發現里面的玄虛。但誰會想到自己家化糞池下方有一個千年古墓?雖說這陳叔陵被遺臭千年,當然事情有弊有利,也因為這個緣故,陳叔陵的墓穴保存得十分好,只是在被初步發掘時遭到了哄搶,其余之處沒有受到影響。
  因為這件考古界大事,漢州召開了好幾次會議,都是研究如何保護好這塊古墓,同時將之與瓊漢同城化項目進行融合。
  莫進作為霞光區政府代表全程參加了會議,并表達了霞光區的意見。以陳叔陵的墓穴為核心,建造千年陳王墓,同時開發旅游景點,提議將之列入市旅游局的一級景點項目。
  會議討論得十分激烈,主要因為陳叔陵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大家都認為,這樣一個有爭議的人物,不太適合進行正面宣傳,可以認可他墓穴陪葬品的價值,但不能認可此人有具備宣傳的意義,畢竟陳霸先的故事不符合時代的主旋律。
  莫進回到區里之后,主動找到方志誠,說明了討論會上的結論,苦笑道:“方書記,市里不打算將陳叔陵墓改造成一級景點。大部分人的意思,先對現場進行保護性舉措,然后將之造成一個小型規模的景點,不對外進行開放。他們的借口也非常可笑,認為陳叔陵的人品很差,若是建成一級景點,難以吸引市民,反而成為一處虧損的景點。”
  現在國家虧損的景點太多了,平時門票的收入難以維持景點的支出,最終還是由政府來買單。
  方志誠皺眉道:“越是有爭議的人物,對游客的吸引力越大。陳叔陵雖說不是一國之主,但實際功高震主,加上他獨特的人生經歷,如果好好宣傳的話,絕對是一大亮點。漢州一直在強調文化興市,這么好的資源不利用,豈不是浪費資源嗎?古墓需要保護,必然需要投入資金,若是單單依靠政府的資金,杯水車薪,還不如自負盈虧,開放墓穴景點,讓此處自給自足,勝過不斷的資金補貼。”
  莫進頓了頓,低聲道:“有人傳言,陳叔陵墓中出了鎮國之寶,所以省里決定暫時保住這個秘密。”
  方志誠眉頭皺起,嘆道:“我也有所耳聞。鎮國之寶出現,如果消息傳出去的話,恐怕會引來社會上的各種亂象。之前不是有過嗎?湘南那邊出現了一個舉世聞名的漢墓,結果導致盜墓者紛紛涌入,使得各種墓穴被盜掘一空,損失不可限量。”
  莫進嘆了一口氣,道:“你的意思是,省里是害怕有負面影響,所以低調點處理陳叔陵墓穴,而市里不打算將陳叔陵墓穴建造成為市一級旅游景點,也是因為受到了省里的授意?”
  方志誠輕嘆道:“這種可能性還是極大的。我會與蘭山書記溝通一下,看看有沒有轉機。”
  與莫進聊了一會,方志誠將他親自送出門,莫進這家伙不簡單,從一開始與自己的針鋒相對,如今卻是低調蟄伏,對自己各種尊重與支持。
  方志誠并不會因為這個原因,放松對莫進的戒備,他知道莫進此人城府很深,只是自己上任之后對他打壓了一陣,再加上自己升職之后,對其提拔了一下,所以莫進暫時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偽裝得很好而已。
  與夏蘭山通了個電話,方志誠與他已經很熟悉,所以說話也就相對比較直接,“蘭山書記,關于陳叔陵墓穴一事,我認為您有偏頗之處。”
  夏蘭山摘掉了眼鏡,揉了揉眼睛,笑道:“小方,會議的情況我也有所耳聞。不過,關于陳叔陵的問題,還值得商榷啊。第一,南北朝在華夏歷史上屬于曇花一現,陳朝不過幾十年的光景,大部分老百姓都不知道他們的國王是誰,何況只是個郡王呢?第二,陳叔陵此人的品性不佳,如果宣揚這么一人,顯然不符合社會的主旋律。第三,省文物局發出的指令,要對陳叔陵墓的消息進行封鎖,至少五年之后,才會對外發布研究結果。瓊漢同城化項目有很多事情要做,咱們不能分散注意力。”
  方志誠能理解夏蘭山的意思,其實倒不是陳叔陵墓穴不夠有份量,而是省里準備插手此墓穴,而市里不想多管,直接想丟了包袱,交給省里來接手。至于研討會,也是做做形式,給省里接手做好一個鋪墊。
  方志誠只能嘆了一口氣,因為身處的職務限制,很多事情他想做,但沒有能力去做。所以這也間接地逼迫自己,要不斷地努力,往上慢慢前行,如同修煉武功一樣,只有等到具備更強的實力,才能解鎖更多的權力。
  臨近下班的時候,趙清雅打來電話,方志誠知道輕軌的事情怕是有進展了,笑問:“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趙清雅嘆了一口氣道:“應該說是,好壞都有。”
  方志誠道:“說來聽聽。”
  趙清雅道:“瓊漢同城輕軌項目的漢州樞紐定在了霞光區,不過,鐵路辦減縮了聯盟的股份,原本我們的股份是百分之三十八,現在降到了百分之二十八。”
  方志誠眉頭擰起,疑惑道:“為什么減少了百分之十?莫非有其他資本引入?”
  趙清雅輕嘆道:“并不是其他資本引入,而是鐵路辦那邊要增加股份。”
  方志誠疑惑道:“原本鐵路辦占了股份的百分之八,已經是一個很夸張的數據,畢竟他們只是技術入股,沒有任何資源投入。”
  趙清雅苦笑道:“今年省發改委有一筆專項資金將會投入在輕軌項目中,以這筆資金來取代股份。”
  方志誠冷笑道:“這倒是一筆好賬。國家的資金補貼,原本就是應該歸屬于項目的,這屬于額外的補償,但沒想到鐵路辦將這筆資金用算入股份,如此一來,增加了自己手中的籌碼。”
  方志誠大概也能想到,這肯定是金鋒耍了花招。
  這個形式,表面上看,是合理的。鐵路辦劃撥資金給項目,項目給股份,這看似通情達理。但換個角度,每年政府都會補貼資金,獎勵企業的杰出貢獻,按照鐵路辦的邏輯,豈不是每個拿到政府補貼資金的企業,都應該給政府股份?
  企業辦得好,在就業和稅收上面給國家支持,這其實就是給國家最大的股份。國家補貼資金,也是反哺回饋企業的一種形式。
  現在鐵路辦的行為,有種雙重吸血的趨勢,仔細分析,這是很不合理的。
  方志誠輕聲嘆道:“那省委方面有沒有反應呢?”
  趙清雅嘆了一口氣,緩緩道:“我們似乎中計了。鐵路辦要在郵湖縣設立輕軌交通樞紐,其實只是虛晃一槍而已。”
  方志誠眼中露出一絲恍然之色,意識到其中的玄機,其實鐵路辦提出在郵湖縣設立交通樞紐,只是為了后面真正的目的鋪墊。鐵路辦要更多的股份,所以先提出了一個足以讓宏達集團跳腳的計劃,等宏達集團與之商議的時候,鐵路辦在討價還價之中,提出真實的意圖,讓宏達集團兩者選其一。
  以宏達集團為首的城市聯盟,在這一輪的談判過程中,陷入被動之中。選擇了在漢州霞光區設立中心樞紐,那么便意味著股份上必須要讓出。
  百分之十的股份太多,但按照現在的局面,即使宏達討價還價成功,至少百分之五的股份,要讓給鐵路辦。
  (ps:關于陳叔陵墓一段為煙斗虛造,小說而已,萬毋深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