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43 最郁悶的頂包者

第643章孫柏這幾天脾氣非常暴躁,稍有不如意就動輒辱罵下屬,總經理毛易明將孫柏喊至辦公室,說了一些寒暄之言,轉入正題道:“孫總監,你最近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
  孫柏微微一怔,頷首道:“是的,毛總。不過,我一向公私分明,不會影響到正常工作的。”
  毛易明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老孫,你跟我有一段時間了。從我還是總監的時候,你便是我的助手,所以這么多年來,我對你的性格有所了解。你是一個人才,有創意,擅長演講,但同時你很難控制自己的脾氣。這幾天有不少人跟我反映,你刁難下屬,弄得部門人心惶惶。這樣不太好,弄得我很難堪啊。”
  孫柏臉上露出后悔之色,道:“對不起,毛總,讓你難做了。我以后一定改正。”
  毛易明點了點頭,道:“對了,你和姜佩的問題,終究得解決一下。雖說家事,我不應該管,但影響若是太大的話,還是不好。姜佩現在可是區委辦秘書,今天區政府有領導打電話過問此事了。”
  孫柏眼中露出震驚之色,他越想越氣憤,不過,他還是竭力控制住自己的火氣,擠出尷尬地笑容,緩緩道:“毛總,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弄好私生活,不給你增加煩惱。”
  毛易明揮了揮手,孫柏這才離開辦公室,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為何毛易明今天會找自己談話。自己對待下屬脾氣很差,固然是一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區政府那邊竟然有人為姜佩出頭。
  “真是個賤人!”孫柏望著自己辦公桌上的姜佩照片,陡升火氣,憤怒地一掃,將照片怒摔在了地上。
  孫柏有自己的獨立辦公室,動靜稍大,外面便能發現,以至于外面的人紛紛將目光落在此處。孫柏深吸了一口氣,給助理打了個電話,助理進來之后,將地上的相框碎片收拾好,但對于那張照片卻是拿不定主意。
  “孫總,照片如何處理?”助理忐忑地問道。
  孫柏想了片刻,緩緩道:“放在桌子上吧……”
  等助理出去之后,孫柏的座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接了電話,里面傳來一個很洪亮的聲音,“是孫柏嗎?”
  孫柏微微一怔,感覺這不像是客戶,否則的話,一般稱呼自己會戴上職務,疑惑道:“你是誰?”
  那個人笑了笑,道:“我是你想找的那個人!”
  孫柏聽到此處,眼睛突然紅了,厲聲道:“原來是你這個狗*娘養的!”
  那人怒哼了一聲,道:“別說話這么臟,小心老子弄死你。對了,你不是一直想找我嗎?今晚我在西云閣附近的老記茶樓等你!七點,不要遲到哦!”
  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孫柏的手腕不停地在抖動,他一直懷疑姜佩跟她的上司方志誠有染,但剛才的電話很明顯,對方并不是方志誠。
  自己是不是應該去見一見那個人呢?
  孫柏有所懷疑,因為剛才那個人的聲音特別兇狠,若是他是什么兇神惡煞之人,以自己這個小身板能搞得過嗎?
  孫柏不禁陷入兩難之地!
  另一邊,張曉亮微笑著拍了拍身邊之人的肩膀,笑道:“老姚,謝謝你了啊。”
  老姚挑了挑眉頭,有些不開心地說道:“他老婆若是被我睡了,我打這個電話沒問題,可是分明是你睡了人家老婆,還要我來頂包,這顯得有點太憋屈了。”
  張曉亮哈哈笑道:“你可別胡說啊,我跟他老婆之間的關系可是清清白白的,只是那家伙整天胡思亂想,還動手打了人,你要知道,他老婆可是區委辦秘書,方書記身邊之人,方書記得知此事之后,交代我處理一下,所以我才向你求救的。”
  老姚是個江湖人,現在是全市出租車公司的副總經理,他也走過南闖過北,哪里不知道其中有貓膩,也不點破,笑道:“罷了,此事我也不管究竟是不是給人頂包了。放心吧,只要他今晚敢來老記茶樓,我保準將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張曉亮嚇了一跳,道:“你千萬別把事情鬧大啊?”
  老姚道:“放心吧,違法亂紀的事情我是不會干的,不過呢,總要給這家伙一點教訓才行,否則的話,不見棺材不掉淚,若他不長點教訓,以后還得煩著你。”
  張曉亮點了點頭,道:“行吧,你注意分寸便是。”
  老姚笑道:“能為張區長你辦事,那是樂意之至的。不過呢,我有個請求,下次再一起摸麻將,可要少贏一點才行。”
  張曉亮正色地說道:“麻將桌上無兄弟,想讓我少贏錢,那可得憑真本事。”
  老姚沒好氣地說道:“唉,想占點張區長的便宜都不行。”
  張曉亮笑了笑,道:“我啊,是個窮鬼,想占我的便宜沒門。不過呢,我可以給你提點一些生財之道。”
  “哦?”老姚上次就憑著張曉亮的一句話,買了一套商鋪,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賺了百分之十五的利潤,他知道這些政府官員隨意透露些許內幕,就讓自己能受益不淺。
  張曉亮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們出租車公司所在地,兩個月之內便要啟動拆遷,若是你現在能提升公司的股份,那么獲益就非常之多。”
  老姚長嘆了一口氣,道:“張區長,你可真是我的財神爺啊。”
  張曉亮將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道:“這是秘密,千萬不能泄露出去。”
  老姚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會意道:“我自然明白輕重。”
  與老姚分手之后,張曉亮無奈地苦笑搖頭,怎么說呢,姜佩和方志誠之間走到這一步,自己是始作俑者,現在出現了風險,他來處理尾巴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那個酒店的錄像,張曉亮已經動用關系讓人刪掉了,至于孫柏,他也只是懷疑而已,并不知道與姜佩茍且的人究竟是誰。
  張曉亮先安排人給孫柏公司的總經理毛易明,通過毛易明向孫柏施壓,然后呢,再利用老姚來震懾一下孫柏。
  當然,老姚不會明說自己是姜佩的暗中情人,只是暗示孫柏而已。
  張曉亮仔細想想孫柏,還真有些可憐,老婆跟別人跑了,非但不知道對手是誰,而且還被對方用各種人脈給欺凌。
  不過,可憐之人必然又可悲之處。無論孫柏占多少理,他都不應該向女人動手,這是底線,也是男人應有的自省,一旦動了手,他打掉的還有自己最后的尊嚴。
  晚上八點左右,張曉亮接到了老姚的電話,老姚在電話里憤怒地說道:“他媽的,這孫柏就是個懦夫啊,我在這里等了他一個小時了,他竟然沒有出現。”
  張曉亮愕然無語,半晌才道:“他不至于這么慫吧?”
  老姚道:“我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是拒接,然后繼續打,他還關機了。這家伙不會是放我鴿子了吧?”
  張曉亮苦笑道:“這種可能還是極大的,誰知道孫柏是不是沒膽子見你呢。”
  老姚嘀咕道:“媽的,這家伙真是個卵蛋啊,懷疑老婆出軌,動手打了老婆。結果第三者出現了,他竟然沒膽子敢正面應對,還是不是個男人啊?”
  張曉亮笑了一陣,他能想象老姚現在的憤怒,原本想捏緊拳頭,好好捶打一下孫柏,結果人家根本不見面,這一拳無疑砸在了棉花團上。他道:“既然他不打算見你,那就算了吧,我估計這家伙暫時會消停一會。”
  老姚道:“要不要我明天去堵他公司的門口?”
  張曉亮連忙擺手,笑道:“這就不用了。人家都退了,你還上門打臉,這豈不是要將他逼瘋嗎?”
  老姚搖頭道:“不行,你等下將他家中的地址發給我,不然的話,我心中這口氣釋放不了。”
  張曉亮無奈苦笑,笑道:“行吧,記住別把事情鬧得太大。”
  老姚道:“知道了,對付這種慫包,我動動手指頭,就能玩死他。”
  張曉亮跟老姚接觸過一段時日,知道他并非盲目沖動之人,知道自己只是要嚇唬一下孫柏,不會做過太極端的事情。
  老姚收到短信之后,給下面的人打了個電話,道:“走,換個地方……”
  隨后老姚下了樓,上了一輛轎車,往地址上所寫的地方行去,他車子開得很快,十來分鐘便抵達目的地。他的車子停在小區樓下停車位的最前處,陸續跟著十來輛出租車,老姚揮了揮手,那些出租車陸續輕按了一聲喇叭,顯得有組織有紀律。
  其中一輛車上走出一人,來到老姚的身邊,跟著老姚上了樓。此人當年出監之后,一開始與社會格格不入,找不到工作,是老姚讓他成為了自己車子的晚班駕駛員,后來他有錢自己買了一輛車,現在還跟著老姚混,所以老姚對他十分信任。
  老姚找到房間號,摁響了門鈴,等了片刻之后,發現沒動靜,然后又大聲的拍門。這邊的門未開,隔壁倒是開了門,見老姚和身邊之人滿臉橫肉,嚇了一跳,趕緊將門關上。
  老姚道:“這龜蛋會不會是怕咱們找上門,所以故意躲著不回來?”
  同伴點點頭,道:“極有可能,等下去嗎?”
  老姚嘆了一口氣,無奈而郁悶道:“沒時間跟他耗,算了,這家伙真是個縮頭烏龜,還是算了吧。”
  等十多輛車子緩緩駛出小區,停車場內一輛車的車門慢慢被打開,孫柏緩緩下了車,暗吁了一口氣,幸好自己留了個心眼,沒有上樓,否則說不定還真讓這幫人給逮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