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642 河邊常走需濕鞋

(補書友111848o4十萬賞五更之二)
  鄭建介紹了漢州關于城際輕軌的一些籌備情況,按照市規劃局的初步打算,以霞光區為跳板,然后將城際輕軌接引到漢州東北方向,而將在霞光區建設中心樞紐,輻射全市。費衛平對這個規劃并不是很滿意,他認為漢州樞紐應該建在郵湖縣。郵湖縣位于漢州的最北方,如此一來能夠橫穿南北,為城際輕軌延伸路線提供良好的準備。
  按照省城際輕軌的計劃,未來不僅僅是漢州,也要打通漢州隔壁市安平市的交通壁壘。
  方志誠暗忖費衛平的計劃看上去正確,其實無比荒謬,郵湖縣是漢州五區二縣中最為窮困的地方,因為地理條件很糟糕,所以經濟欠達。輕軌的中心樞紐,不僅僅要在交通便利性和延伸性上考慮,而且還要看中對經濟的推動與推進。一般正常的思路,都是將中心樞紐放在經濟比較好的地段,這樣可以刺激地方的經濟展,增加人流量,同時也方便周圍的人群。
  打個簡單的比方,如果將漢州城際輕軌的中心樞紐建設在郵湖縣的話,恐怕每天的客流量還沒有霞光區站點的人流量多,如此一來,設置中心樞紐還有什么意義?
  方志誠沒有點破這一層,暗忖這些高層真是亂彈琴,定計劃不從實際出,而是高屋建瓴的理論派。
  調研小組在霞光逗留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下一站還要去郵湖縣調研,等車隊離開之后,陳輕聲嘆道:“從鐵路辦的態度,在霞光區設置中心樞紐的可能性不太大啊?”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在郵湖縣設置中心樞紐的方案,簡直可以用荒謬來評價。當然,此事還輪不到我插嘴,自然有人會反對的。要知道,城際輕軌集團由三方組成,鐵路辦只是統籌方,具體的執行由省鐵路集團抽調人員,而投資方是宏達集團。其他兩方或許會拍著腦袋決定問題,但宏達集團在此事上絕對不會再保持沉默。”
  陳還是有些擔憂,道:“宏達集團畢竟只是投資方,如果鐵路辦和鐵路集團聯手一意孤行的話,恐怕也沒有太多辦法。”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就看宏達集團的態度是否堅決了。”
  因為國情使然,雖說瓊漢同城化是以ppp模式開展,但宏達集團在具體的運作過程中,還是處處受到了掣肘,在與政府對話的過程中,不斷地處于下風。這畢竟是一個全新方式,在試驗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了諸多問題。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主動給趙清雅打了個電話,說明了方才調研活動中鐵路辦的意向。
  “簡直是亂彈琴,太可笑了。將重要的中心樞紐放在郵湖縣那么偏僻的地方,還美其名曰能促進落后城市的展,這簡直是荒謬之極。”趙清雅毫不客氣地批評道,“宏達集團早已將設計方案交給鐵路辦審核,沒想到他們最終竟然根本不采納我們的意見。我想,宏達集團必須要采取手段了。”
  按照市場規律,漢州的輕軌中心樞紐應該放在人群比較密集的同城化項目左近,這樣可以帶動地價的上漲,如此一來宏達集團的旗下的房地產也可以利用這個消息,進行宣傳炒作,讓資本實現幾倍的增長。
  若是中心樞紐放在郵湖縣,宏達集團的營銷計劃將會被嚴重打亂。
  方志誠此刻也沒有太多辦法,只能及時地透露消息給趙清雅,他緩緩道:“是時候要表現得強硬點了,畢竟你們是與政府進行合作,主動權理應在你們手中,而不是被政府牽著鼻子走。”
  趙清雅沒好氣地笑道:“我怎么感覺你巴不得我去鬧出點風波?”
  方志誠苦笑道:“我這是在設身處地為你們著想啊。”
  “壞家伙!”趙清雅點破方志誠的用意,“如果漢州輕軌中心樞紐建在霞光的話,這對霞光的經濟刺激將是不可限量的,不出意外,地皮均價將會增幅四倍。如果設在郵湖縣,對霞光的經濟沒有絲毫貢獻。”
  方志誠嘆氣道:“雅姐,你太聰明了。不過,此刻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咱們來個通力協作吧。”
  趙清雅沒好氣地說道:“說是協作,也沒見你給宏達集團什么具體的支持嗎?”
  方志誠笑道:“給你消息,就是最大的支持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估計一周內鐵路辦便會向省委遞交內部調研報告,若是省委通過審核的話,那就麻煩了。”
  趙清雅疑惑道:“你是讓我搶時間?”
  方志誠頷道:“必須要搶時間,在調研報告給出之前,跟省委領導溝通好。我覺得這一次不只是宏達集團,而是城市運營聯盟要展現凝聚力的時候了。”
  趙清雅苦笑道:“你這家伙太壞了,這是想讓我去政府鬧事啊,如果出現副作用怎么辦?”
  方志誠擺了擺手,信心十足地說道:“放心吧,政府其實很多時候欺軟怕硬,外強中看,看上去非常強勢,但如果你們比它更加強勢,他會毫無底線地讓步。”
  趙清雅笑道:“政府有你這樣的內奸,還真是可悲啊。”
  方志誠無比認真地說道:“這可不是吃里扒外,而是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做出的決定,雅姐你可不能冤枉我!”
  趙清雅道:“志誠,我能理解你。謝謝你給我這個消息,我會著手處理的。城際輕軌漢州中心樞紐,必須要放在霞光,否則的話,不僅對地方,對企業的損失也太大了。”
  與趙清雅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方志誠道:“最近怎么樣,很忙碌嗎?”
  趙清雅道:“還好,怎么?你是在關心我嗎?我還以為你把我忘記了,跟你的那些紅顏知己醉生夢死去了。”
  方志誠笑道:“雅姐,你可是我正兒八經的紅顏,我忘記自己姓什么,也不會忘記你。”
  趙清雅輕嘆了一聲道:“你三叔前兩日跟我通過一次電話,他讓我勸勸你,說老爺子已經松口了……”
  方志誠腦海中回想起自己的那個紈绔三叔,苦笑道:“沒想到他這么熱心……其實我跟蘇老見過面了,心中的怨憤已經不再那么強烈,只是覺得現在的生活不錯,沒有必要改變。”
  趙清雅嘆氣道:“志誠,我從旁觀者的角度提醒你,該放下一些執念的時候,還是放下吧。人生為何要帶著那么多煩惱而活呢”
  方志誠苦笑道:“這就是我的命吧!”隨后,他轉移話題道:“這個周末,我會來瓊金,到時候請你吃飯,如何?”
  趙清雅微微一怔,旋即爽快地回答道:“行,我等會就安排秘書幫你訂房間。”
  方志誠道:“為什么要訂房間,住在你家里不就好了嗎?”
  趙清雅啐道:“我的房子是隨便可以進的嗎?”
  方志誠笑道:“又不是第一次了……”
  與趙清雅打情罵俏了一陣,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蘇家的事情一直藏在心中,幾乎自己身邊所有的人都在勸自己放下一切,自己為何還在執著?
  隨后方志誠抓緊時間批改文件,半個小時便批得差不多了。姜佩敲門而入,手中抱著幾分文件材料,方志誠抬頭看了一眼,沒有微皺,道:“孫柏打你了?”姜佩帶了一條絲巾,盡管包裹得很用心,但還是一道血痕若隱若現,被方志誠給現了。
  姜佩有點驚慌地搖了搖頭,道:“不是,洗澡的時候,不小心碰到的。”
  方志誠站起身,走到姜佩的身邊,一把抓住姜佩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扯她的袖子,姜佩因為疼痛,倒吸了一口氣,眼淚頓時噙滿了眼眶。
  “這家伙也太混賬了吧?竟然打女人?”方志誠怒道。
  姜佩的手臂上有好幾團傷痕,可以看得出,孫柏下手很重。雖說孫柏是一個娘娘腔,但姜佩與之若是起了爭執,終究還是要處于下風。
  姜佩滿腹委屈,她此刻再也忍不住,撲入方志誠的懷中,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拍著她的后背,輕撫數下,低聲安慰道:“你跟他還是離婚吧,這家伙以前我就覺得他是個變態,現在看來,他不止是變態,還是個喪心病狂的禽獸。”
  姜佩搖了搖頭,低聲哽咽道:“不行,他知道我們的事情了。他威脅過我,如果我硬是要跟他離婚,那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公諸于眾。我的名聲受損無所謂,但不能讓他影響到你。”
  方志誠張大嘴巴,吃驚地問道:“他怎么知道的?”
  姜佩道:“那天晚上我沒回家,回來之后又換了衣服,所以他的疑心病便犯了。當時他沒有作,而是暗中調查了幾天,通過我的身份證利用一個在公安局的朋友,查到了那家酒店。不過,他也并不知道是你,酒店并沒有將當晚前臺視頻給他。”
  方志誠感覺背脊涼,暗忖這真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被孫柏跟蹤過幾次,原本以為他會消停,但沒想到還是被他找到了線索。
  不過,此事還是有斡旋的余地,方志誠輕嘆了一口氣,道:“此事我來處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