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41 鐵路辦霞光調研

(今日周末,只一更!)
  當人忙碌起來的時候,會覺得時間流逝得非常快,最近方志誠忙得夠嗆,省里接二連三有調查組來霞光視察,以至于他幾乎很少時間在辦公室,大半時間都用來陪同、接待調查組的領導干部。
  四月份,上級部門一般要走基層,調查需求,同時基層也要給上級部門一些數據,讓他們對全年的形式有個預估。霞光區因為瓊漢同城化的緣故,涉及到省里的各個政府機構,每個機構都來走一遭,這工作量可想而知。
  方志誠發現自己的身份角色正在悄然變換,他以前更多是一個執行者,但現在則更像霞光的門面,接待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工作,接待好上級部門的調查工作,可以幫助霞光提升形象,繼而爭取到更多的資源。
  省委各個系統每年都有一定的資金,用來重點投資地方某個領域,刺激地方經濟的發展。方志誠知道其中的重要性,所以也不覺得厭煩,爭取接待好每一個調查團隊。接待效果不錯,幾乎每個調查組都對方志誠的接待表示滿意。
  方志誠也慢慢地熟悉了接待流程,同時也積累了不少經驗,調查組有各色人等,有些人是帶著批判的心態來調研,也有些人是帶著應付的心態來調研。對待批判的調查組,要給它足夠的資料,同時也要適當地展現出霞光的成績及優勢;對待應付的調查組,則要讓它很快樂地度過調研……總之,方志誠學到了不少規則。
  方志誠在轎車內瞇了一會,商燕知道他沒有睡著,低聲問道:“老板,中午回區委休息下馬?”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還是不用了。下午兩點不是還有調查活動嗎?”
  商燕嘆了一口氣,道:“老板,我有一個建議,其實部分活動可以讓莫區長代替你去參加,或者也可以讓尹副書記做代表。”
  方志誠笑道:“小商,有些事可以推,但有些事情不能推,多見一些人,并非壞事……”
  商燕微微一怔,慢慢揣摩,理解了方志誠的意思,方志誠這是利用這個機會,多擴展一些人脈。
  方志誠畢竟才進入官場五年,有能力有頭腦有魄力有手段,但欠缺的是人際關系網,雖說現在霞光區被他經營得不錯,但在更高的層次,方志誠比起那些混跡多年的老區委書記,還是欠缺了許多。
  方志誠瞇了一會兒,道:“省發改委調研小組什么時候來?”
  商燕連忙翻了翻手邊的行程表,查找一番,道:“明天十點……”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陷入趁勢,省發改委此次調研組的名單已經下發,主要是鐵路辦的人等,其中正包括了現在的省委紅人金鋒。
  與金鋒雖說不經常見面,但方志誠知道這是潛藏在暗處的對手,也不知明天的調研活動,金鋒會發起何等刁難,自己得籌劃一番。
  第二天上午九點左右,省發改委的調研組便突然來到了霞光區,這讓霞光的接待部門略有些措手不及。不過,現在的霞光區與半年前的霞光區已經有了大變樣,經過區委辦主任陳超的調整,工作效率及應變能力大大提高,短暫的混亂之后,便平靜下來。
  首先,在區委禮堂召開了一個小型的座談會,市發改委及市政府主管發改委的副市長沒有及時趕到,所以由方志誠先行接待。
  省發改委鐵路辦調研組的組長正是金鋒,他笑著說道:“志誠,咱們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啊。”
  金鋒此言一出,讓眾人都頗為意外,大家不清楚真相,都以為金鋒和方志誠多年的好友。
  方志誠笑道:“金主任,是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你比當年更帥了。”
  金鋒笑著擺了擺手,道:“跟你這個全省最年輕的區委書記站在一起,我可沒有信心啊。”
  兩人一前一后進入禮堂,陳超湊到方志誠耳邊,低聲說道:“市里的領導正在往這邊趕,估計還有二十分鐘才到。”聲音雖然很小,但他故意讓調查組的人員都能聽清楚。
  金鋒環顧四周,心中有數,也不點破。
  今天調查組突然提前到來,打了個霞光政府措手不及,的確是自己故意催促的緣故,自己好不容易跟方志誠見面,自然要給他送上一份禮物,否則的話,怎么對得起自己與他多年的糾葛。
  方志誠微笑道:“請大家先喝點茶吧,這是咱們漢州的特產醉美人,還請各位領導品一品。”
  金鋒沒說話,也沒有舉杯,他身側一人,調查組副組長費衛平語氣嚴肅地說道:“我們此次調研活動時間比較緊湊,除了霞光之外,還得考察其他幾個縣區,還是方區長你先匯報一下霞光區在城際輕軌的想法,然后我們再去現場看一看。”
  費衛平此言就讓方志誠處于很尷尬的境地,按照道理,應該是市里直接跟省里匯報,畢竟市發改委的交通規劃,方志誠并不知曉,尤其是瓊漢同城化項目中的城際輕軌方案,方志誠更是沒有接觸過。
  但方志誠又不能明說自己不知道情況,否則的話,會讓調研組對霞光的印象大打折扣,正確的應對,是等待主管副市長和市發改委領導的到來,讓他們給調研組作解釋。
  但現在費衛平卻是直接在逼自己發言,讓自己表明觀點,如果自己說錯了的話,恐怕會引來負面效果。
  方志誠瞄了一眼金鋒,他面色沉浸,目光深邃地望著自己,仿佛靜靜站在一旁饑腸轆轆的餓狼,等待自己露出破綻,然后狠狠地咬自己一口。
  方志誠知道對方在故意找茬,但他沒有表現出心中的不滿,淡淡笑道:“費主任,還請您稍安勿躁,對霞光區如何配合省里的規劃,我并不知曉。因為市里也沒有人專門與我對接過這方面的問題,不過,我以前也研究過瓊漢同城化項目,對于城際交通有一點淺薄意見,還請您能指正一下。”
  方志誠此言水平極高,首先他承認自己不知道省發改委的規劃,所以不知道該如何就霞光區現狀說明城際交通建設規劃,但另一方面,他撇開霞光,以個人的身份來對城際交通給出意見。那么即使自己說錯了,也只是個人的看法,與霞光的立場無關。
  方志誠給商燕使了個眼色,然后商燕將那份材料送到了調查組眾人的手中。
  商燕心中暗嘆了一聲,方志誠果然是料敵先機,預見到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會發生,所以他早就準備好了材料。在望向費衛平的臉色,似乎有點不大好看。可想而知,費衛平原本是想給方志誠一個下馬威,沒想到早就在別人的預料之中,自己的行為無疑便有點小兒科了。
  費衛平冷笑了一聲,暗忖這材料標題還真夠嚇人的——《全省城際輕軌建設運營思路》,這框架太大,估計就是應付式的表面文章,必然有疏忽之處。不過,等他仔細閱讀之后,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因為這份材料很有深度,數據也極其詳實,即使現在鐵路辦的城際輕軌方案也不一定有這么詳實。
  金鋒也在看這份材料,暗忖方志誠不虧是筆桿子出生,所以材料寫得十分出彩,他再看了一眼其他調研組成員,都在認真閱讀,顯然都從這份材料中吸取了不少經驗。
  材料足有萬字,大約二十幾頁紙,所以看得差不多的時候,主管副市長鄭建和市發改委主任瞿棟匆匆趕到。陳超趕緊調整席卡,將兩人引到了主位上。
  鄭建年齡在五十歲左右,身材高大,走路虎虎生風,是市政系統有名的強力市長,這么多年為推進全城的交通規劃作出不少貢獻。而瞿棟只有四十歲,屬于少壯派干部。
  鄭建笑道:“對不住了,原本以為你們會先去調研其他縣區,最后再到霞光,所以準備不足,讓金主任你們久等了。”
  金鋒淡淡笑道:“也談不上久等,因為我和你們的方書記以前在銀州是同事,所以琢磨著還是拜訪一下老同事,所以改變了行程。就在剛才方書記還給了一份關于城際輕軌的材料,我讀了,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商燕也給鄭建發了材料,他粗粗地翻了翻,瞄了一眼方志誠,暗忖這方志誠倒是挺大膽,在鐵路辦面前秀城際輕軌的方案,這不是找噴嗎?
  不過等他讀了片刻,不禁對材料上面的諸多觀點,提起了興趣,若是沒有深入研究過,是沒法像材料中解讀得如此透徹的。
  這份材料主要研究了四個部分,都是鐵路辦值得深思的問題,第一,必要性認證,要綜合瓊金和漢州現有項目上位規劃好的因素,進行嚴謹論證;第二,項目軌道線位、站點選擇預測,需結合兩個城市土地開發和技術方案可行性綜合考慮;第三,項目資金預算及資金來源的分析;第四,項目未來前景評估,投入與產出分析。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以上都是我個人的一些淺見而已,其中有一部分資料來自于其他燕京、云海,所以有點拼湊的感覺。下面請鄭市長向各位省發改委的領導,介紹一下漢州具體的規劃。”
  方志誠很自然地將話題主導權交接給了鄭建,處理得極為自然、成熟與圓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