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40 萬衡成功歸來了

(今日第二更,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百度與縱橫已經打通,貼吧有推薦位,如果月票高的話,可以有更多的推薦機會,故而煙斗才會厚顏以求。求多了會讓人厭煩,但請大家試著設身處地想想,若沒有向上之心,如何步步高升呢?)
  方志誠總覺得很多事情是葉輕柔早就計劃好的,比如那張床為何就這么壞了呢?半夜被葉輕柔這么一折騰,床壞了,方志誠只能與葉輕柔睡在一張床上,佳人在側,若說不動心,那是假的。
  剛關上燈,葉輕柔便鉆到了方志誠的懷里。這是一張一米五的床,兩人躺在一塊,將將可以。方志誠苦笑道:“你再這樣,我真要對你不客氣了啊。”
  葉輕柔刁蠻地說道:“這是我的床,我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如果你不樂意,可以離開。”
  方志誠無奈苦笑,人在她床上不得不低頭,也就只能任由葉輕柔欺凌自己。
  半夜的時候,方志誠感覺身上涼颼颼的,原來葉輕柔這妹子睡覺特別橫,將被子全部裹在自己身上,方志誠下意識便摟住了被子。不得不說,這種滋味還是挺舒服的,雖說隔著被子,但依稀能感覺到葉輕柔身體的柔軟,還有她身上不時散的少女體香,讓人極其沉醉。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方志誠站了起來,嚇了一跳,現自己下面冷颼颼的,褲子不知哪里去了,再看一眼側臥的葉輕柔,她似乎還在熟睡。方志誠知道自己的褲子恐怕是葉輕柔半夜的時候扒掉了,恐怕只有與葉輕柔這膽大妄為的丫頭在一起,她才會做出這等喪心病狂的事情。
  方志誠找了一件外衫,擋著下面,踮著腳步,搜索了一陣,終于在床底現了自己的衣物,這時,葉輕柔再也忍不住,也不裝睡,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答案顯然,一切都是葉輕柔的惡作劇。此刻葉輕柔望向方志誠的目光也特別的邪惡,仿佛一個白骨精看到了唐僧,琢磨著如何烹飪這神仙肉。
  “很好笑嗎?”方志誠三兩下穿起褲子,尷尬地質問道。
  葉輕柔點了點頭,得意地笑道:“沒錯,就是喜歡看你倒霉的樣子,剛才真是太精彩了。”
  任誰遇到葉輕柔這樣的挑釁,心中都沒法保持平靜,方志誠怒瞪了葉輕柔一眼,道:“你這是在逼我啊!”
  葉輕柔挑釁地回擊道:“怎么?想要報復我嗎?來啊,我保證不動,任你來……”
  方志誠無語,他原本還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將葉輕柔的衣服也扒個干凈,不過這小妖女看上去巴不得方志誠趕緊去脫自己的衣服,他哪能如她的愿,否則昨晚自己那一夜的柳下惠可不就白當了?
  見方志誠無視自己,葉輕柔見自己的又一計劃告吹,不禁仰天長嘆了一口氣。
  方志誠見葉輕柔歇斯底里的喘氣,心中暗爽,其實對付妖女,有時候你并非要以牙還牙,冷落她無視她,比直接給她傷痛,還要來得痛快。
  不過,葉小妖精今天是徹底報了幾年前,方志誠對付她的一箭之仇,自己的電腦里應該還留著她被剝得精光的照片。
  中午與葉輕柔吃完飯之后,方志誠便趕回了云海,有些事情必須要準備妥當,萬衡歸來,這是一件大事,需要順勢做點布置。
  晚上張曉亮和成浩趕到了方志誠的家中,方志誠說明了情況,張曉亮輕嘆道:“萬部長的意志力真夠頑強,原本聽說他這個人完全廢掉了,沒想到竟然還能恢復。”
  成浩瞄了一眼張曉亮,淡淡道:“只要努力,任何奇跡都有可能生。”
  張曉亮癟了癟嘴,似笑非笑了一聲,顯然與成浩不太對勁。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知道自己這兩員大將之間定然有什么誤會,但他也不點破,緩緩道:“我今天約你倆過來,主要是為了讓萬衡能順利回到常委會,但以他的身體,撐一時固然可以,但時間久了,恐怕就要露出破綻,畢竟他現在還沒有徹底恢復。你們有什么建議?”
  成浩皺眉沉聲道:“萬衡如果回到市委大院,必然會引起很多人的質疑。不過,只要他能撐住一周,將現在混亂的組織部給整頓清楚,那么就可以清除許多質疑之聲。到時候他再請假去治療,便可以遙控組織部了。”
  張曉亮瞄了一眼方志誠,現他的表情嚴肅,低聲問道:“莫非萬部長連一周都不行?”
  方志誠頷道:“他現在還處于恢復期,每天都需要進行恢復性鍛煉,一部分儀器都在醫院,如果他長時間不回到醫院,很有可能會前功盡棄。”
  張曉亮苦笑道:“那他回來有什么用?”
  成浩沉聲道:“至少可以暫時讓市委意識到,萬衡還有可能回到常委班子。”
  討論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道:“老張,你負責傳播一個消息,萬衡已經完全康復,完全有條件承擔市委組織部長的工作,之前病情也不是很嚴重,主要是為了借機看清楚組織部究竟有哪些人在攪風攪雨……”
  張曉亮眼前一亮,低聲驚呼道:“妙計!如果這個傳聞一旦出去,恐怕組織部瞬間就要亂了。同時哪些蠢蠢欲動之人,必然要偃旗息鼓。”
  方志誠又與成浩吩咐道:“你明天安排人去將萬衡接回來,同時要從市人民醫院調兩至三名醫護人員全程陪同萬衡,保證他的身體狀況。”
  成浩頷道:“我等下便去處理,請您放心。”
  方志誠的安排屬于一奇一正,奇的是,傳播小道消息,為萬衡的歸來造勢;正的是,安排醫護人員,保證萬衡的身體健康。
  方志誠道:“沒有其他問題了,咱們就先散了吧。”
  其實與張曉亮和成浩安排此事,只要打電話便可以,但方志誠將他們約在家中則是為讓他們格外重視此事。
  隨后,方志誠還有一個步驟要做,他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
  宋文迪聽明來意,也是很意外,道:“萬衡恢復了?這還真是個奇跡啊。”
  方志誠笑道:“萬部長,他戰勝困難,老板,您是不是要助他一臂之力?”
  宋文迪皺眉凝思須臾,緩緩道:“行,我會給夏蘭山打個電話,他應該還會給我三分薄面。”
  若是宋文迪愿意替萬衡一把,比起方志誠跟夏蘭山對話要輕松多了。
  方志誠由衷地感慨道:“老板,謝謝你。”宋文迪很支持自己的工作,否則的話,以他省委常委、省會書記的身份,為何要跟一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欠個人情呢?
  宋文迪笑道:“我應該謝謝你才是。前段時間你與文鳳見過一面,之后她改變很大。她讓我謝謝你。”
  方志誠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文鳳連這等事情也會跟宋文迪說,可想而知,這對夫妻倆的關系緩和了不少。對于這對夫妻倆,方志誠還是極有好感的,從某種角度上,都是自己的恩人與伯樂。
  如果不是宋文迪,自己現在恐怕還是銀州市委辦的一個普通秘書,而若不是文鳳,自己在東臺又如何能將招商公司給創造出來。
  其實這對夫妻的性格與行事都頗為光明磊落,他們能獲得幸福,這讓方志誠感到非常的開心。
  方志誠笑道:“老板,我怎么覺得你有種煥第二春之感。”
  宋文迪沒好氣道:“臭小子,膽子挺大的啊,竟然敢拿我開玩笑了。”
  方志誠知道宋文迪不會放在心上,隨后與他匯報了一下近期自己的工作情況,然后才掛斷電話。
  盡人事,聽天命。自己為萬衡回歸組織部長位置,可以說盡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至于最終結果如何,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第二天,整個漢州官場都有一個消息在快傳播,萬衡完全康復回來了,所以市委無需人選替代。同時組織部人心惶惶,尤其是那幾個為了爭奪部長位置的副部長,他們更是忐忑不安。
  萬衡從云海回到漢州之后,并沒有出現在組織部,而是直接去市委一號樓與夏蘭山碰了個面。隨后下午,萬衡還參加了常委特別會議。在會議上,夏蘭山對萬衡的回來表示歡迎,同時希望他一方面注意保重身體,做好身體的恢復,另一方面,盡快將組織部的工作重新梳理清楚。
  萬衡作了簡單的言,雖然時間不長,但眾多常委都能看出,萬衡恢復得很好。
  會議結束之后,萬衡步履堅定地出了會議室,然后穩健地行往自己的車輛,剛上車之后,醫護人員立即給他進行緊急輸液。萬衡閉上了眼睛,面部表情極其痛苦,過了許久,他在慢慢緩過神來。
  “老萬,你沒事吧?”湯雪擔心地問道。
  萬衡費力地擺了擺手,嘴角露出微笑,道:“沒事的,我已經與蘭山書記溝通過了。組織部長的位置,暫時還是由我來擔任,同時他讓我還是回云海繼續調養身體,再給我一個月的恢復時間。”
  湯雪點頭道:“那就好,也算是了了你的心愿,夏書記還是挺痛快的人。”
  萬衡長嘆了一口氣,道:“我這是欠了方志誠一個天大的人情了啊。宋書記似乎受他所托,跟夏蘭山溝通了一番。如果不是有了宋書記的承諾,夏蘭山又怎么會如此通情達理?”
  湯雪輕聲道:“我們是得謝謝志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