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37 萬衡的關鍵一搏

十一更累爆了,不想動,不知大家爽了否?暫時不敢搞爆更活動了,簡直噩夢啊,另推薦兩個書友群:2群206123320;3群416122428。番外七已出進群聯系管理員。
  說是一場夢,但真的能做到若無其事嗎?
  即使將之當成一場夢,兩人在夢里牽扯不斷,即使醒來了,就能忘記那早已深入骨髓的夢境嗎?
  當成夢一場吧,這只是絕大多數人在做錯時候,暫時致給尷尬的借口而已,等過了現在這一刻,幡然醒悟,夢就不再是夢,慢慢會接受現實。
  方志誠要取車,所以先行一步。姜佩等方志誠離開之后,望著床上的狼藉,努力回憶昨晚的始末,零零星星,不過她身體卻是告訴自己,昨晚自己很瘋狂,她清了清嗓子,喉嚨有點干裂的感覺,意識到昨晚定是自己叫得太瘋狂,以至于嗓音都嘶啞了。
  姜佩站起身,緩緩地穿起方志誠給自己買的衣衫,身體不知為何特別敏感,衣服輕輕地掛在肌膚上,卻讓她渾身一陣戰栗。
  自己以前的日子算是白過了,孫柏那家伙整天到晚很自戀,每次草草了事之后,都會自吹自擂一番,甚至讓姜佩誤以為天下的男人都跟他一樣。現在姜佩有點想明白了,原來孫柏知道自己能力不行,所以才會總是吹噓自己,這是一種變相的自卑。還有,他害怕自己喂不飽自己,才總是懷疑自己會出軌。
  方志誠攔了一輛出租車,往昨晚吃飯的地點行去,這才知道昨天晚上被那個出租車司機給坑了,他讓司機找個最近的酒店,結果司機足足開了二十多公里。取到自己的車,方志誠一邊開車,一邊回味著昨晚的始末,姜佩并沒有讓自己失望,身體無比敏感,驗證了一句話,女人是誰做的,在床上的風情讓人沉醉,那種種的嫵媚與纏綿,與妖婦沈薇甚至能夠相媲美。
  唯一遺憾的是,昨晚折騰的時候太過興奮,于是太快了一點,加之又酒醉,所以很多細節都記不住了。
  車行駛到區委大院附近,方志誠下車買了雙份早餐,然后丟了一份放在姜佩的桌上,大約十來分鐘之后,門外多了點動靜,卻是姜佩來了。姜佩在屋外收拾了幾分鐘,隨后進入內務開始打掃衛生。
  方志誠佯作看文件材料,其實不時地瞄一眼姜佩,只見她走路有點不太自然,似乎努力地想夾住雙腿。
  姜佩來到方志誠的身旁,開始整理辦公桌上的文件,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衣服還不錯,挺合身的。”
  姜佩臉色漲紅,低聲道:“質量不怎樣,很多線頭,等下得剪掉。”
  方志誠咳嗽一聲,道:“勉強穿一天,回去之后就丟了吧。”
  姜佩低著頭,以微不可聞地聲音說道:“我舍不得。”言畢,她潦草地用布抹了抹桌子,然后轉身往外跑了出去。
  方志誠見姜佩這種種小女人姿態,心神一蕩,暗嘆姜佩這女人可真妖精,以前沒戳穿這層窗戶紙的時候,只會覺得姜佩很漂亮,但真正深入了解之后,發現姜佩很有女人味。
  方志誠笑了笑,收拾心神,開始專心致志地處理日常事務。
  區委書記的工作比起區長的只增不減,除了政務之外,還有其他一些零碎的事情,必須要自己來做決定。
  方志誠手邊有這幾樣事情,第一,霞光區2009年退役士兵安置工作的方案;第二,工業園三期轉型為信息產業基地的方案;第三,關于全區安全生產責任制的文件,包括交通安全、食品安全、煙花爆竹安全和公共場所安全,降低事故與風險。第四,區“四風”突出問題專項整治方案(送審稿);第五,區委常委班子整改落實、建章立制環節制度建設工作計劃(送審稿)……
  方志誠看文件的速度很快,因為他知道文件的核心和重心在哪里,大約花費了半個小時左右,大半的工作都有了批示,隨后方志誠拿座機通知姜佩,讓她取了送給綜合科去。
  姜佩小心地抱著文件,低聲道:“老板,謝謝你的早餐。”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你越來越客氣了。”
  姜佩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旋即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方志誠心情也有些復雜,自己與姜佩的關系有那么點別扭,看等時間久了之后,能否緩和一下。
  這周的工作比較緊湊,轉眼便到了周五,商燕也結束了喪假,這讓尷尬的辦公室氛圍稍微輕松了一些,至少在明面上,姜佩會盡力表現得如往常一樣。
  下午三點左右,方志誠自己開車趕往云海,雖說不時會與湯雪通電話,但他還是想看看萬衡恢復的真實情況。畢竟現在時間很緊湊,市委那邊已經報了新的組織部長人選,調研組很快便會再次來考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次調查組一旦認可市委這邊推薦的人選,那么新的市委組織部長會很快走馬上任。
  主要組織部長這個位置非常關鍵,也空缺了很久,而萬衡也一直沒有完全恢復。如果確定萬衡真的無法康復,那么方志誠則要換一種方式了。
  在市委層次,方志誠必須要有一個助力,雖說宋文迪嘴上說,讓自己獨自戰斗,但方志誠若是竭力爭取的話,宋文迪還是會運作一個重量級的人物來到漢州相助自己。
  漢州在未來將是瓊金的衛星城,宋文迪作為瓊金市委書記,一定不會放棄在這里安排足夠的力量。
  七點左右趕到醫院,湯雪和萬衡剛剛吃過晚飯,方志誠提著水果和營養品走入,笑問:“萬部長,你的氣色好了很多啊。”
  萬衡笑起來面部表情有些僵硬,不過說話卻是清晰了很多,道:“多虧你給我轉了醫院,如果一還在漢州,我估計現在還跟一個傻子一樣呢。”
  方志誠看了一眼萬衡的腿,問道:“可以走路了嗎?”
  萬衡點頭道:“勉強能走十來分鐘,不過還是很吃力。”
  方志誠語氣變得凝重地說道:“萬部長,如果可以的話,恐怕你要努力一把,下周就得回區委走一圈。”
  萬衡微微一怔,很快明白方志誠的意思,沉聲道:“我明天便回去。”
  湯雪卻提醒道:“醫生說,你還在觀察期,從云海到漢州,旅途遙遠,如果你的身體出現什么問題,那該如何是好?”
  萬衡搖了搖頭,溫情地看了一眼湯雪,緩緩道:“既然命運還給我一次機會,我怎么能不努力爭取一下?”
  湯雪知道萬衡的性格,十分固執,自己也沒法勸說他,只能嘆了一口氣,道:“行吧,我等下便收拾下東西。”
  方志誠與湯雪目光交接了一下,眼神中多有歉意,因為從湯雪的角度,自己的行為有點太過于自私了。萬衡現在的當務之急應該是調養好身體,方志誠卻是讓他現在去漢州官場走一遭,若是影響到恢復,這對于萬衡而言是很致命的。
  權力固然重要,但若是失去了健康,再多權力只會拱手讓人。
  萬衡雖然恢復效果極佳,但需要足夠的休息,方志誠又坐了片刻,方才離開,湯雪將方志誠送到了電梯口。
  方志誠輕嘆道:“嫂子,對不起,我讓你要操心了。”
  湯雪搖了搖頭,澀澀地笑道:“其實老萬早就想回去了。我知道,他醒來之后,一直對漢州的工作念念不忘。主治醫生這么說的,萬衡是一個很有意志力的人,其他病人做康復訓練的時候,多有畏難情緒,但萬衡比其他人要更加積極,甚至有點拼。老萬能坐到現在的位置,實屬不易,我知道他肯定不甘心,就這么將那個位置拱手讓人,所以他硬是要回去,我也不攔著。”
  方志誠道:“沒想到嫂子你竟然這么通情達理。萬部長有你,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湯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們年輕的時候沒少鬧過矛盾,不過沒有真正紅過臉,老萬在人前看上去性格很孤傲,不過對我,還是挺貼心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暗忖湯雪還真是個賢妻,笑道:“明天我會安排人過來接萬部長回漢州,你們只需要準備好一些物品即可。”
  湯雪臉上露出感激之色,道:“志誠,真是特別感謝你。我能看出來,你對老萬的關心是真誠的。”
  方志誠淡淡笑道:“舉手之勞而已,況且我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沒有萬部長在上面幫我撐著,我少了一個大腿可以抱啊。”
  湯雪見方志誠如此說,暗忖這個大男孩還挺陽光的,其實她和萬衡都知道方志誠心中還是有著自己的想法,否則怎么會如此盡心盡力地幫助自己呢?
  不過,即使明知方志誠有私心,但湯雪也對方志誠的雪中送炭而感動,畢竟在這個關鍵時刻,愿意如此對萬衡相助的,也只有方志誠而已。
  將心比心,以心換心。湯雪都對方志誠充滿了好感。
  與萬衡見了一面,方志誠原本的擔憂一掃而空,以萬衡現在的狀態,雖說長期工作無法堅持,但先露個臉,一些謠言不攻自破,而后再通過宋文迪于省委運作,萬衡留在組織部長位置上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