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36 半牽半扯一醉歡


  姜佩在上面喝了一圈,又是二兩酒下肚,盡管看上去還很清醒,但只是她勉力保持而已。下樓之后,姜佩笑著對方志誠說道:“老板,今天很開心,剛才見到了不少老同事呢。”
  方志誠瞧出姜佩有點醉意,自己也有點頭疼,嘆道:“所以你就又喝了幾杯?”
  姜佩點點頭,鄭重其事地低聲說道:“以前都是我敬別人酒,現在是他們敬我酒,感覺不一樣。”
  方志誠苦笑道,他很快理解姜佩這略有些顛三倒四的話中含義,道:“他們敬你酒,是覺得你是區委領導。可作為領導,一般都不會像你這么傻,把自己給弄醉了。”
  姜佩搖了搖頭,媚眼橫飛,指著方志誠,嬌聲道:“我才不傻,你傻……”
  姜佩的這副模樣,極其動人,一雙眼睛半瞇著,仿佛含著秋水,淺粉色的面頰滿是光澤,仿若吹彈可破。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姜佩這恐怕是真醉了,自己也到了極限,若是現在不離開的話,恐怕到時候沒法散場,兩人都回不去了。于是,他便喊來了老板娘,草草地結了賬。
  車是沒法開了,只能第二天來取,方志誠攔了一輛出租車,上車之后,卻是覺得為難,因為不知道將姜佩送哪兒去。
  孫柏善妒,若是看到姜佩這般醉態,那恐怕又是得一頓折騰。
  姜佩身上傳來一陣酒精和香水的混合味道,雖說不是很好聞,但容易挑起人體內的某些欲望。
  方志誠努力讓自己清醒,緩緩問道:“姜佩,你回哪兒?”
  姜佩搖了搖頭,含糊不清地說道:“我不回家……我不回家……”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與出租車司機吩咐道:“這附近有沒有好點的酒店,送我們去酒店吧。”
  出租車司機嗯了一聲,沒多說話,心中自然是在艷羨這對男女,這節奏是要開房打*炮去了啊!
  半夜的生意不太好做,出租車司機琢磨著多賺點錢,于是載著兩人兜兜繞繞一圈,方志誠原本就酒多了,經過這么一折騰,腦袋里跟漿糊一般,也不知怎么下的車,扶著更醉的姜佩進了酒店大廳。
  住宿要登記身份證,方志誠這時候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和理智,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從姜佩的坤包里找到了她的身份證。
  登記過后,拿了房卡,方志誠幾乎是扛著姜佩進了房間。這才剛進門,姜佩喉嚨發出咕嚕一聲,穢*物直接噴在了方志誠的衣服上。
  “有點倒霉!”方志誠自言自語地苦笑道。
  他將姜佩移到床上,略有些踉蹌的進了洗手間,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穢*物,然后往臉上撲了點水,大腦稍微清醒了一點。
  如此晚上,竟然跟姜佩獨處于酒店之中,故事發生到這里,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他努力讓自己理智,等會便離開這里,堅決不能與姜佩繼續再獨處下去,否則恐怕會鬧出事端。
  休息了片刻,方志誠轉身來到外面,整個人一呆,一名美貌的少婦半裸著身體躺在床上。
  原來姜佩覺得身上燥熱,所以將外套打底衫內衣一股腦地全部褪去,下半身還留著鉛筆褲,直解開了一半,因為裹得太緊,所以沒法一下子脫完,連著里面的內褲,褪到恥骨位置,被褥半搭,遮遮掩掩,朦朦朧朧,看不太清楚,卻又讓人晃眼。
  方志誠呆呆地看著床上醉熏熏的少婦,小腹突然一股熱流涌起,他緩緩地摸了過去,心中開始猶豫,自己究竟該不該碰?
  對于姜佩,方志誠早就有好感,他潛意識告訴自己,姜佩對自己也不排斥,畢竟那么多次接觸下來,方志誠自信姜佩對自己存著好感。
  方志誠心中暗自在想,如果自己碰了她,會怎么樣呢?她會不會認為自己罪大惡極,然后讓自己身敗名裂?
  應該不會,畢竟姜佩現在能在區委辦站穩腳跟,那是自己給她的,而且她家中還有一個善妒的老公,她肯定會比自己更加保密,否則被她老公知道的話,她以后的日子可就更難過了。
  方志誠也不知道自己大腦在此刻亂想著什么,但人已經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他先捏住了姜佩的紅色高跟鞋,姜佩似乎感覺到什么,輕輕一踢,高跟鞋便被方志誠給摘下了。
  方志誠一只手捏著她的腳踝,另一只手慢慢地褪去襪子,弄好一只腳之后,又去弄另外一只腳。
  姜佩感覺到有點不舒服,她瞇著眼睛看了一眼不遠處,啊地叫出聲,“你……你在做什么?”
  方志誠笑了笑,沒有多言,繼續把玩著姜佩的小腳。
  姜佩想要掙脫,但苦于沒有一點力氣。
  方志誠知道自己現在很不像話,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于是,一場醉歡。
  ……
  第二天早上醒來,已經是七點半左右,并非是工作日,所以姜佩定好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不禁覺得頭疼欲裂,感覺身體也如同灌滿了鉛塊,將手機鬧鈴給按掉,她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瞪大眼睛,坐直身體。
  “昨晚那是一場夢嗎?”昨日雖然醉了,但回憶還是斷續浮現在腦海中,她記得是方志誠送自己進了酒店,然后……
  姜佩一把拋開被褥,床單上的痕跡明顯,至于自己的衣服散落一地,而自己雪白的皮膚上還有幾多嫣紅的梅花如此清晰,她貝齒咬著嘴唇,暗罵了自己一句,竟然做出這等事情來。
  姜佩緩緩下了床,身體無比疲勞,她慢慢地在房間、浴室找了一圈,沒有發現方志誠的身影,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又在惋惜什么,她猜測,方志誠恐怕是逃離了現場。
  真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姜佩暗暗地罵了一句。
  盡管身體沒有半點力氣,但姜佩還是起身洗漱,當花灑涌出的細流砸在自己的肌膚上,昨天晚上的片段場景出現在腦海中,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她總會覺得那么多年卻是白過了。雖說方志誠比自己年紀小,但姜佩內心一直挺敬佩這個男人,覺得他各方面都很優秀。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些片段回憶,姜佩忍不住夾*緊了雙腿,原來在那個方面,老板也同樣出色,比江柏要厲害了千百倍。
  當然,造成這么大的差別,主要因為孫柏在那方面的確不行,一個雌性荷爾蒙旺盛的娘娘腔,在床上能有多少能量?姜佩對自己的老公江柏,充滿了怨念。
  發生了昨晚的事情之后,姜佩突然發現自己的心態有些可怕,因為她一點都不覺得對不起江柏,甚至心中還有報復的快感。
  你不是一直防著我在外面的關系混亂嗎?我現在關系混亂了,你能拿我怎么辦?
  念及此處,姜佩冷冷地笑了數聲。
  正在這時,浴室外有了點動靜,仿佛門被打開了,她有些緊張地打開浴室門,只見方志誠提著袋子走入,于是暗自唏噓了一聲,原來他并沒有離開。
  原來他沒有做完事就跑路,原來他還在這里,然而,自己又該如何面對他呢?昨晚的事情只是一場事故而已,姜佩依稀記得,昨晚是她心神一動,先除去了自己的衣服……
  而方志誠聽到浴室方向有動靜,與姜佩正好四目相對。姜佩臉上露出尷尬之色。
  房間里還留著昨晚事故的痕跡,比如一股酒精味還彌漫著。
  姜佩連忙關起浴室門,方志誠笑了笑,走過去,站在浴室門邊,解釋道:“昨天你吐得太厲害,衣服已經沒法穿了,所以我剛才去超市給你買了一些衣物,不是什么品牌的,將就著穿一下吧。”
  超市七點就開門,里面各種東西都很齊全,也有內衣內褲、外衣長褲出售。方志誠將衣服放在浴室門口,然后自己換了一套干凈的衣服。
  未過多久,姜佩推開一道門縫,伸出玉手,將衣服拿了進去。她對著鏡子,比劃了一陣,暗嘆方志誠還挺細心,尺碼都是自己的,并沒有買錯。
  姜佩還注意到一個細節,方志誠挑選內衣的時候,用了心思,知道自己不喜歡鋼圈的。
  等姜佩走出浴室之后,方志誠指著椅子,道:“姜佩,對于昨晚發生的事情,我們需要溝通一下。”
  姜佩還沒等方志誠說完,打斷他的話,道:“昨天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喝那么多酒,同時也不應該勾引你。”
  呃……方志誠顯然沒想到姜佩會那么說。
  姜佩道:“你要送我回家,然后我不愿意回去,然后來到酒店,也是我主動脫去了衣服……”
  方志誠感覺事情的變化太快了,他仔細回憶,是的,昨晚姜佩的確有勾引自己的跡象。男女之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啊。
  姜佩繼續說道:“對于昨晚發生的一切,我想您諒解,同時忘記這一切。還有,我很看中現在的工作,雖然我們之間發生了錯誤,但我不會因為昨晚的事情,在工作中有所懈怠,所以請您放心。”
  方志誠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姜佩這么說,得需要多大的勇氣。方志誠思忖許久,終究還是點了點頭,道:“也罷,就當昨晚發生的事情是一場夢吧。”
  ……
  (十一更之十,沒錯,看到此處,大家想必都知道了,番外七來了。推薦二群206123320;三群416122428,與管理員溝通,會有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