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35 不再是花瓶陪襯

(十一更之九!)
  新的招商引資政策落實下來,讓方志誠心情大好,所以今日吩咐姜佩提前下班。正準備出門,見姜佩坐在電腦前發呆,方志誠笑問:“不走嗎?我可以送你一程?”
  姜佩忙不迭地笑道:“不用了,我還有事情沒忙完呢。”言畢,她騰出手在辦公桌上亂摸了一陣。
  方志誠知道姜佩這是在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輕嘆一聲,道:“再忙的事情,先丟下吧,明天再處理,這是命令。”
  姜佩臉上露出一絲復雜之色,低聲道:“老板,其實我就是怕回去。”
  方志誠嘆氣道:“怎么?孫柏那家伙又折磨你了?”與姜佩在一起工作久了,他對姜佩的家事有一定的了解。
  姜佩頷首苦笑道:“昨天晚上他不知為何有開始發瘋,把家里的東西砸了個稀爛。還有,他想讓我離開現在的崗位……”
  方志誠皺眉道:“為什么要離開?你現在的工作不是挺好,也很穩定嗎?而且,你現在已經開始慢慢上手,適應了現在的工作節奏,如果現在調整工作的話,會很復雜,也很可惜。”
  姜佩輕嘆道:“我老公這人,他天生猜疑心強,認為官場太混亂,女人當官一不小心就被……唉,我也沒法理解他的想法。”
  方志誠嘆氣道:“這是你的家事,我不應該多嘴。不過,我認為,雖說婚姻需要夫妻雙方共同努力,彼此需要妥協,但在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上,不能讓步。按照孫柏的想法,他想將你變成金絲雀,封鎖在鳥籠里,你如果成為全職太太的話,或許才能滿足孫柏的心態。”
  姜佩認真地搖了搖頭,道:“我不可能全職,我也有自己的追求。”
  方志誠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必須讓孫柏妥協了。”
  姜佩無奈地苦笑道:“這難比登天。”
  方志誠見姜佩還是沒有下班的意思,便提議道:“我知道你現在手上也沒什么事情做,不如這樣吧,一起去放松一下……”
  姜佩想了想,點頭道:“行吧,我憋得太久,也想找點事兒做做。”
  方志誠提議道:“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然后在逛逛夜市。”
  姜佩感覺自己臉頰發燙,總覺得這像是一場約會。作為一個有夫之婦,與異性單獨吃飯,這是一件讓人神經繃緊的事情。
  姜佩盡管覺得此事不大妥當,但心中暗示自己,這只是工作而已,所以也就慢慢釋然,答應了方志誠的邀請。
  春天已經慢慢到來,姜佩穿著今年最流行的春裝款式,外面是一件藍色的小西裝,里面是一件白色的低領打底衫,下面穿著一條淺白色的鉛筆褲,淺黃色的襪子,紅色的尖嘴高跟鞋,整個人的氣質脫俗而清爽。
  方志誠將車鑰匙丟給姜佩,道:“我記得你有駕照,今天你來開車吧?”
  姜佩吃了一驚,苦笑道:“可是我很少練車,所以駕照等同于無。”
  方志誠道:“今天就給你機會了。凡事總有第一次吧。”
  姜佩怨懟地瞟了方志誠一眼,無奈地接過鑰匙,然后坐在了主駕駛的位置上。方志誠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提醒姜佩如何操作。五六分鐘,姜佩才順利地讓小車往前挪動了半米,雪白*粉膩的臉蛋上卻是露出晶瑩的汗珠。
  “不行!老板,我還是不敢,要不你饒過我吧?”姜佩楚楚可憐地望著方志誠,低聲央求道。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你和小商都是我的秘書,以后指不定需要你們其中之一幫忙開車。小商暫時沒駕照,你有駕照了,卻缺少鍛煉的機會,今天正好讓你試試。”
  姜佩見方志誠這么說,只能硬著頭皮開了,嘴上卻道:“老板,我主要是為你的安全考慮,我一個馬路殺手,你坐在我旁邊,難道就不害怕嗎?”
  方志誠笑道:“放心吧,正因為我坐在你的旁邊,所以鍛煉效果更佳。”
  姜佩嘆了一口氣,轎車以龜速慢慢往前移動起來。
  方志誠不時地點撥幾句,慢慢地,姜佩也敢踩油門了。姜佩有駕照,雖說技術不熟練,但起碼的交通規則還是懂的,所以方志誠索性就不多言,讓姜佩自己來開。
  姜佩將車開到了原來她所屬的小學附近一家餐館,門面不大,但里面環境清雅、干凈。前坪的停車位置不多,讓姜佩開車已經很為難她,若是再停車,那就要讓姜佩崩潰了,于是方志誠讓姜佩下車,自己熟練地將車停好。
  老板娘看上去很年輕,跟姜佩年齡差不多,她笑著說道:“姜老師,好久沒見到你了,聽說你調到區委工作了?”
  姜佩點了點頭,笑道:“已經有一段時間,這位是我的同事,請問有包廂嗎?”
  老板娘臉上露出無奈之色,道:“不好意思,包廂已經被訂了……”
  姜佩瞄了方志誠一眼,暗忖方志誠不會介意吧?
  方志誠隨和地笑道:“隨便吧,就在下面的大堂吧,挺寬敞,也很熱鬧。”
  姜佩忙不迭地說道:“那就在大堂吧。”
  老板娘臉上沒有露出什么特殊的表情,不過心中卻是暗自奇怪,姜佩的同事年齡不大,但說話怎么老氣橫秋,看上去姜佩很聽他的意見。
  兩人找了個角落坐下,姜佩主動拆了餐具,方志誠一開始沒打算喝酒,畢竟開了車,不過等菜上了桌,方志誠心神一動,便笑道:“喝點酒嗎?”
  姜佩弱弱地點頭,道:“那就陪您喝一點吧。”
  飯館規模不大,也沒什么好酒,姜佩便點了兩小瓶勁酒,兩人慢慢地喝了起來。菜色比較家常,有一種獨特的味道,不知不覺,一小瓶就喝完了。
  姜佩低聲請示道:“還要嗎?”
  方志誠笑道:“再來一瓶吧,今天心情不錯,很久沒有私下喝酒了,遠比在餐桌上喝酒要開心。”
  姜佩見方志誠很有興致,總不能掃興,便道:“那就再陪你喝一點吧。”
  姜佩的酒量不錯,不過這勁酒很少喝,里面有中藥味,她有點不太適應,等兩小瓶酒下肚,竟然有點頭暈的感覺。不過,她感覺自己人卻是越來越興奮,“老板,你還能喝嗎?”
  方志誠感覺自己已經到量,笑著擺了擺手,道:“我不喝了,你如果要喝的話,再點一瓶。”
  姜佩便跟老板娘又要了兩瓶,將其中一瓶推到了方志誠的身前。方志誠無奈地看了姜佩一眼,知道這個女人因為酒精的緣故,怕是早就將自己是她領導拋之腦后。
  方志誠笑了笑,今晚約姜佩出來,本來就是打算放松一下,既然她想要繼續喝,那自己就陪著吧。方志誠感覺良好,雖說頭有點沉,但還沒醉,勁酒的度數不是特別高,所以即使再喝了這一小瓶,應該也無傷大雅。
  又喝了一些,不遠處走來一個男人,端著酒杯盯著姜佩看了數眼,笑道:“喲,這不是姜老師嗎?你怎么在這兒?”
  姜佩看了一眼那男人,道:“原來是王校啊,我今天是陪同事過來吃飯的。”
  王校看了一眼方志誠,覺得眼熟,但畢竟方志誠很年輕,與電視上相比,總有點差別,也就沒認出來,但他知道方志誠肯定是區委的干部,便與敬佩道:“我敬你和你的同事一杯。”
  姜佩和方志誠自然也就應付他,飲了一杯。王校沒再打擾,便上樓去了,未過多久,王校卻是又折了回來,道:“姜佩,今天區教育局有領導在這里做客,你以前是咱們小學的教師,要不上去助個陣?”
  姜佩看了一眼方志誠,方志誠點了點頭,他知道王校的意思,三元橋小學請區教育局的工作人員吃飯,肯定有事情相求,姜佩現在是區委書記辦公室秘書,王校借著姜佩,說不定能順便讓區教育局給個面子,讓事情順利地給辦了。
  姜佩上了二樓包廂,桌上坐滿十多人,王校指著其中一名中年男性,介紹道:“這位是區教育局教育裝備辦的竇主任,其他幾名也是裝備辦的領導。”
  教育裝備辦負責全區教育技術設備的提升,手里掌握著一批資源。今天王校請他們吃飯,便是為了學校教育裝備更新換代一事。如果竇主任能夠松口,那么作為分管教育設施的副校長,經手之后,個人獲利不菲。
  姜佩點了點頭,自我介紹道:“我是三元橋小學的教師,名叫姜佩。”
  王校連忙補充道:“現在姜老師已經高升了,現在是區委書記辦公室的秘書……”
  如果只是一名教師,如何能讓這些區教育局的人重視呢?
  姜佩臉皮不厚,臉上騰起了紅霞,因為喝了酒的緣故,并不是很明顯。裝備辦的竇主任一聽姜佩是區委書記秘書,連忙給足笑臉,道:“原來是區委領導,我敬姜秘書一杯。”
  姜佩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區委書記秘書這么牛,以前她也作陪過類似的飯局,多以花瓶陪襯,如今,她的身份決定,在場沒人再輕視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