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34 姑且先打個平手

(十一更之八,特別感謝所有在二盟中積極響應的其他書友,比如管理員棲風中,他們的熱情讓煙斗感動。會另辟單章鳴謝所有支持煙斗的讀者,鞠躬!)
  第二日上班后為多久,文鳳打來電話,方志誠原本以為是因為銀行貸款政策的事情有新消息,未曾想到文鳳是為私事而來。文鳳道:“我是替朋友謝謝你的,經過昨晚你對她的點撥,她成功地邁出了一步。”
  方志誠心知肚明,笑道:“那就最好不過。不過,以后還是得再接再厲,不時地在生活中創造點小情趣,如此一來,才能讓生活變得精彩。”
  文鳳笑出聲,道:“你啊,一肚子壞水。”
  方志誠聽著文鳳的笑聲,宛若戀愛中的少女,暗自唏噓不已,文鳳的年齡是女人最害怕寂寞的時候,久旱逢春的那種滋味可想而知。
  方志誠笑著回應道:“文行長,現在年輕人談戀愛都這樣的,其實我也是照本宣科,給的是理論知識而已。”
  文鳳輕嘆了一聲,道:“別人都說你挺花心,現在我明白了,這是有道理的。整天就學這些理論知識,恐怕是為了騙小女生而去的吧?”
  方志誠苦笑道:“現在的小女生可不好騙呢,實戰經驗比我豐富多了,我只是口頭上的功夫而已。”
  文鳳反應很快地笑道:“小女生騙不到,那你是想專門騙我這樣的大齡女子了?”言畢,她突然意識到說得有點不對,連忙轉移話題道:“罷了,反正我謝謝你,就不打擾你工作了。”
  等文鳳掛斷電話,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剛才跟文鳳對話,發現了不一樣的師母。以前文鳳那是一朵高傲的冰山雪蓮,如今卻是完全綻放,熱情如火的玫瑰。
  片刻之后,區央行的行長打來電話,傳達了省行的意思,在一年內給霞光區內所有落戶企業提供最優惠的貸款政策。
  好消息紛至沓來,從區財政那邊也傳來消息,市財政通過了霞光區關于新招商政策的審批,也就是說,霞光區的招商引資工作將不只是有銀行給與最大的支持,同時招商政策也非常吸引人。
  招商政策包括稅收的減免,租金補助,人才個稅補貼等等,投資者在落戶之前會綜合考慮多方面的原因,商人重利,現在全國各地都在招商引資,政府如果不給足夠的優惠,他又為何會選擇你呢?
  現在絕大多數政府都在算一筆賬,為了能吸引企業落戶,前三年基本都不考慮稅收,全部反饋給企業,幫助企業成長。因為一旦企業能夠做強做大,便能為政府解決就業的問題。就業是政府最關心的問題之一,有了足夠多的崗位,市民可以樂業安居,而外地人口也會涌入,如此一來,才能帶動地方的繁榮。
  當然,市財政那邊松口,這是有目的有計劃的,這是一個暗示,是趙崚放出的一個信號。
  方志誠眉頭皺起,自己打蛇七寸,以區財政為抓手,順利捉住了趙崚的痛腳。趙崚為了讓自己不要繼續追打,所以給出了緩和矛盾的信號。
  自己該如何處理呢?
  按照自己往常的性格,肯定是不依不饒,繼續追問責任,讓全市財政系統的問題全部暴露出來,讓主管領導趙崚難辭其咎。但是,這其中也有負面影響。若是真鬧大了,無疑是捅破了天,試想,若是部委知道解州這么多年的財政撥款,如此被濫用,那以后還會不會給漢州下撥這么多的資金嗎?
  方志誠知道其中的難度,關鍵在于夏蘭山不會讓這個問題浮出水面,否則的話,不僅僅是趙崚,他作為市委書記恐怕也要受到波及。
  十一點左右,夏蘭山的秘書打來電話,讓方志誠去一趟市委書記辦公室。方志誠知道,夏蘭山恐怕這是為了協調市財政問題一事。
  來到市委書記辦公室,夏蘭山摘掉了眼鏡,指了指沙發,讓方志誠坐下,然后他坐在方志誠的對面,道:“志誠,我剛得到消息,省央行竟然決定對霞光區開放貸款利率和周期的優惠,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啊。”
  方志誠頷首解釋道:“我上周末去瓊金跑了一趟,與文行長溝通一番,她對霞光的未來發展形勢充滿信心,所以給了額外的優惠政策。”
  夏蘭山滿意地點頭,他自然知道方志誠為何能爭取到這個政策,方志誠是宋文迪的嫡系,文鳳是宋文迪的老婆,所以文鳳對方志誠格外支持,這也是理所應當的。
  夏蘭山停頓數秒,眼中流露一絲深邃的目光,緩緩道:“剛才我與趙崚同志溝通過了,霞光現在處于加速期,之前財政一直在研究霞光招商新政策,導致拖延了一段時間。如今趙崚同志也明白重要性,已經讓財政那邊蓋了章,同意霞光區采取新的招商引資政策。”隨后夏蘭山將一份文件擺在了方志誠的手邊,“我已經讓綜合辦那邊擇日下發文件,你看一下草擬稿。”
  方志誠仔細瀏覽了一遍,笑道:“謝謝夏書記的關心,有了新的招商政策,霞光區就敢和一些強縣強區硬碰硬了。”
  夏蘭山微笑著點了點頭,道:“你在經濟布局上視野非常開闊,相信你一定能在霞光創造奇跡。”言畢,他深吸一口氣,話題一轉,道:“今天喊你過來,還有一件事想與你商量下。那就是你和趙崚同志的關系……”
  方志誠微微一怔,錯愕道:“我與他的關系如何?”
  夏蘭山暗忖方志誠演得還真到位,揣著明白裝糊涂,他淡淡一笑,“你和趙崚有私怨,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我覺得,你倆即使不握手言和,但也要努力克制,切記公報私仇,否則的話,我這個做班長的,可就要插手了。”
  夏蘭山說這些話的時候,聽上去很輕松,事實上市委書記的威嚴,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
  方志誠知道夏蘭山的意思,與趙崚之間小打小鬧可以,但若是踩著線,想要捅破天,那么夏蘭山必須得阻止了。
  方志誠心中暗嘆了一口氣,盡管知道財政系統千瘡百孔,只要順水推舟,就能讓趙崚陷于萬劫不復之地,但夏蘭山如今這么跟自己交流,自己必須得給夏蘭山一點面子。
  方志誠頷首微笑道:“蘭山書記,請您放心,我一定從大局出發處理問題。霞光區新的招商政策已經獲批,我的精力將全部放在招商引資工作上,其余的事情也沒有太大的精力關注。至于和趙市長的關系,我和他不在同一個平臺,打交道的地方也不太多。所以請蘭山書記放心,我以后盡量繞道而行。”
  夏蘭山見方志誠如此認真的表態,點頭微笑,道:“志誠,你成熟了不少,我相信你。”
  方志誠苦笑道:“您的信任,對我而言,也是壓力!”
  “年輕人多有點壓力是好事。”夏蘭山突然話鋒再次一轉,“據說前幾天你與胡市長請示過工作?”
  方志誠眉心微微一跳,暗忖夏蘭山果然很敏感,他笑道:“霞光區那邊有不少請示,都需要胡市長過目,所以我主動與之溝通一番,希望胡市長能夠都關心關心霞光。”
  夏蘭山眉頭皺了皺,道:“老*胡,給你的幫助怕也有限,這樣吧,以后如果有問題,可以直接找我,我會給你處理。”
  方志誠知道夏蘭山此話的意思,他這是要讓自己與胡鋼保持距離。
  方志誠倒也沒有拖沓,直接答應了,畢竟和胡鋼的關系,那只是暫時性的合作,彼此沒有什么忠誠與背叛。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夏蘭山緩緩吐了一口氣,無奈地苦笑了一聲,暗忖這個方志誠實在太難駕馭了。
  一開始,夏蘭山對方志誠進入漢州官場,是存著疑慮的,所以他還存著打壓一下他氣焰的打算,但后來夏蘭山改變了主意,從卜省長的態度,還有從霞光區發展的形勢,夏蘭山發現自己不應該壓這個潛力無窮,能力很強的年輕人。所以他改變策略,采用懷柔之法,拉攏方志誠,使之成為自己的人。
  不過,想要控制方志誠,難度不小,比如在新招商政策的審批上,他稍有不滿,便立即反擊,弄得官場經驗豐富的趙崚,差點吃了個大虧。
  方志誠是一把雙刃劍,他有赤誠之心,有魄力與能力,但大刀闊斧地推進霞光區改革的過程張,難免鋒芒外露,容易出現事故。
  漢州市的財政情況,夏蘭山老早心中便有本帳,這本賬是需要仔細梳理,方式方法需要控制力度與尺度……
  方志誠出了夏蘭山的辦公室,眉頭緊緊鎖起,與趙崚之間的交鋒,最終以平局收場,但從今天夏蘭山的態度來看,他對趙崚還是庇護有加的。
  畢竟趙崚可是漢州的財神爺,除非趙崚無法向中央爭取財政撥款,否則在漢州的博弈,自己將永遠處于弱勢。
  趙崚是一個不小的問題,他就像一把劍懸在頭頂,誰也不知道何時會對自己突施刁難,只希望通過之前的事情能讓趙崚有所收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