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33 含情求變之文鳳


  (十一更之七,特別鳴謝書友Rong的一萬賞,該書友經常與煙斗私聊,提出了一部分很好的建議。)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若是事情發生在別人的身上,方志誠會肯定會提出極其中肯的建議,但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就猶如在迷霧之中打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文鳳給方志誠的建議,如同撥云散霧,讓方志誠腦海一時間無比的清明。自己的生母蘇青其實就是個受害者,自己為何要對她如此疏遠呢?以前他也能想到此處,但他心中總不愿意承認。文鳳的一句話,讓他豁然開朗。
  短時間沉默了一陣,文鳳突然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方志誠敏感地問道:“您有心事?”
  文鳳看了一眼方志誠,笑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在勸導你,但自己卻有很多事情想不通。”
  方志誠道:“您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當您的傾訴對象。”
  文鳳瞄了方志誠一眼,道:“跟你說嗎?我覺得有點古怪。”
  方志誠道:“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嗎?我有很多忘年好友,年齡最大的有七十多歲。”方志誠倒是沒有吹牛,在銀州的時候,他經常混跡南苑老街,結識了一批年齡很大的朋友,其中便包括了佟思晴的父親佟孟遠等人。
  文鳳抿嘴笑了笑,道:“我給你講個故事吧,故事的主人公是與我玩得好的一個朋友。”
  方志誠扯了扯嘴角,沒有笑出來,一般人若是這么說了,基本上就是他自己的故事了。所謂的玩得好的朋友,只不過是一張虛偽的外衣而已。
  方志誠顯得無比嚴肅地說道:“垂耳恭聽。”
  “二十多年前吧,我那個朋友剛參加工作,家里便給她介紹了一個對象。那個年代,雖說不像封建社會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基本上家里若是安排了相親對象,那就是自己一輩子的終生伴侶了。”文鳳嘆了一口氣,“就這樣,兩人很快便結婚了。不過,他們的性格都很好強,將精力全部放在事業上。因為工作地點分隔在兩地,很快便異地而居。現在結婚十多年,突然又搬到了一塊居住,兩人的感情如同陌生人一樣,每天對話不超過十句。”
  很平淡的生活中充滿了很無奈的悲哀。改革開放之后,雖然社會上強調婚姻自由,但大部分婚姻都走的是老路,所以夫妻之間沒有感情基礎,結果過了一輩子的人,還是有很多。
  方志誠道:“你那朋友想過離婚嗎?”
  “離婚?”文鳳搖了搖頭,“現在他們夫妻倆都是很有身份的人,若是離婚的話,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影響到他們的形象及前途,所以他們比任何家庭都要看中夫妻的名分,甚至若是一方出現危機,會毫無條件的支持對方。盡管兩人沒有交流,但他們在這方面有著足夠的默契。”
  方志誠分析道:“他們的婚姻像是結盟……”
  文鳳微笑道:“其實這種結盟,堅固度遠遠超過其他形式。”
  方志誠見文鳳如此解釋婚姻,嘆了一口氣,道:“習慣是一種可怕的東西,你的朋友習慣了無愛的婚姻,慢慢將之看成了一種常態,默認它是對的。要改變現狀,只有打破習慣……然而,這需要許多勇氣。”
  文鳳自然理解方志誠的意思,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道:“離婚嗎?那是不可能的。”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解決問題的方式,并不僅僅那一種。婚姻是需要經營的,如果總是一塵不變,兩人在一起相處的時候,當然會波然不驚,平平淡淡,甚至乏味枯燥,但若是共同向幸福努力,不時地給對方一點溫暖與驚喜,培養彼此的感情,或許能有所改變。”
  文鳳微微一怔,笑道:“我……我那朋友恐怕邁不出那一步,她跟我的性格相似,是一個挺笨的人,在感情方面,不太擅長表達。”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道:“文行長,作為你最好的朋友,你必須要給她信心,因為邁出了一步,可能就離真正地幸福不遠了。”
  文鳳美眸中閃過一道光芒,笑道:“我試試……去勸她吧。”
  方志誠想了想補充,道:“其實緩和夫妻感情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在對方生日的時候,給他買一點小禮品,又比如弄點燭光晚餐,增加浪漫的氣氛,還有可以考慮點生活情趣,睡覺的時候穿……你懂的……”
  文鳳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用得著這么麻煩嗎?”
  方志誠認真地點了點頭,道:“你要認識到……你應該讓你那最好的朋友認識到,生活其實跟工作一樣復雜。她事業有成,應當知道,獲得成功,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同理,若是她想要在生活上也能獲得幸福,那就要付出同等的努力。”
  文鳳笑了笑道:“沒想到你倒是成了人生導師,年紀不大,對一些問題想得倒是很透徹。”
  方志誠笑道:“情商高,這是天生的。”
  文鳳頷首道:“智商重要,情商更重要。我理解你的意思,回頭我便與我朋友好好聊聊,看她愿不愿意做出些許改變。不過,這是雙向的吧,若是她老公不喜歡,那該怎么辦呢?”
  方志誠鼓勵道:“就像咱們招商引資一樣,如果企業一開始不接納自己,甚至表達了惡意,那么就退縮嗎?一般會選擇迎難而上,軟磨硬泡。”
  文鳳笑道:“雖說比喻不甚恰當,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我那朋友成功的話,一定會感謝你。”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成功在其次,關鍵是生活有了變化,即使彼此因為此事變得卻疏遠,但至少她已經為生活而變化過,而不是一塵不變的被動地接受現在的命運,這其實已經是一種嘗試與突破。”
  文鳳輕嘆了一聲,低語道:“是啊,應該改變了。”
  方志誠當然知道,文鳳苦惱的一切都源自于她與宋文迪之間那冷冰冰的夫妻關系。小道消息說,兩人這么多年沒有生小孩,那是因為沒有夫妻生活。
  宋文迪在方志誠的位置很特殊,他既是自己人生的伯樂,也是自己的官場之師,另外,文鳳在外界一向風評比較難以相處,但方志誠與之相處,卻是感覺到文鳳內心的柔軟。她只是習慣性將自己偽裝得很強勢而已。若是這對夫妻倆的關系能夠緩和,這對方志誠而言,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吃完午飯之后,方志誠便告辭離開,文鳳回到辦公室之后,托著下巴想了許久,然后給宋文迪主動打了個電話,“今晚回來吃飯嗎?”
  宋文迪微微一怔,這么多年兩人一直過著各自的生活,彼此不干涉對方,今天文鳳為何會主動問自己,宋文迪覺得有大事會發生。
  宋文迪想了想,道:“原本有一個活動,會拖得很晚,這樣吧,我把那個活動給推掉,晚上一定回來吃飯。”
  文鳳見宋文迪這么說,心中嘆了一口氣,果然如同方志誠所料,自己首先嘗試著突破一步,對方也會緊緊地貼上來一步。彼此多接近一步,那么陌生的關系,總有一天會消除吧。
  文鳳提前半個小時便回到家中,保姆小燕見到文鳳這么早回來,也有點奇怪。
  文鳳笑道:“晚上我有點事情要與你宋叔叔聊聊,我讓秘書給你買了一張電影票,你看完電影再回來吧。”
  小燕也是機靈人,知道文鳳暗示自己晚上給兩人騰出空間,點了點頭,道:“要不要我做好晚飯再出去?”
  文鳳搖頭道:“沒事,我來做晚飯。車子在外面等,司機今晚負責全程接送你。”
  小燕點了點頭,心中暗自唏噓,這主母今天是咋的了,怎么這么反常呢!
  一個多小時之后,宋文迪摁響了家中的門鈴,發現小燕沒來看門,眉頭微微一皺,便掏出鑰匙對準鎖孔,進屋換了鞋,發現家中有些昏暗,外面的天色已暗,屋內竟然還沒有開燈。宋文迪滿腹疑慮,琢磨著文鳳怕是也沒回來呢,不是說好,讓自己回來吃飯,有要緊事與自己談嗎?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轉身來到了餐廳,瞳孔突然放大,一個漂亮成熟,充滿風韻的女人坐在黑暗中,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禮服,露出了香肩與姣好的身材。
  宋文迪豁然開朗,笑了笑道:“這是給我的驚喜嗎?”
  文鳳眨了眨眼睛,轉過身將不遠處的音響打開,房內瞬間又多了幾分情調。
  她微笑道:“那你現在的心情如何,驚喜交加,還是驚嚇?”
  宋文迪嘆道:“我以為自己在夢里呢,算了,還是不掐自己了,若這是一場夢,那就讓我永遠不要醒來吧。”
  文鳳還是第一次見宋文迪說出這么有感情的一句話,她點燃餐桌上的蠟燭,紅艷艷的火光,讓她那張經歷風霜卻依然動人的臉蛋,顯得活潑而嫵媚。
  文鳳柔聲道:“就讓這場夢,來得更加夢幻吧。”
  兩人結婚多年,感情看似平淡,其實很深厚,當一方遇到問題的時候,另一方會毫不猶豫地幫助對方,但總有一種隔閡未能打開。
  今晚很特別,文鳳用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讓宋文迪意外而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