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632 師母相助解心結

(十一更之六,特別感謝書友淡然的一萬賞!)
  開車行駛在機場高速上,方志誠腦海中一直想著一個問題,他始終難以理解,杜兮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為何討厭男人,而喜歡女人。
  杜兮是公認的美女,明星的職業賦予她神秘的美感,任何人都會好奇,這樣一個公眾人物若是能躺在自己的身下,那種輾轉旖旎的場景。方志誠也不例外,偶爾也會試著去想想……但是,事實無比殘酷,杜兮的性取向不正常,厭惡男性。
  “一切會不會是她偽裝出來的?很多同性戀都是雙性戀,他們喜歡同性,事實上內心深處對異性很喜歡。”方志誠越想越復雜,“有空讀點這方面的書,看能不能激活她內心深處對異性的欲望……”
  “XX的……”前面一輛車沒有打方向燈,突然變道,讓思緒亂飛的方志誠吃了一驚,他連忙剎了一腳車,心中默默地罵了一句臟話,熟練地打著方向盤,再加了一腳油門將那輛車超越,隨后認真開車。
  方志誠因為車的緣故,經歷過好幾次鬼門關,在鬼門關邊緣兜兜轉轉久了,所以他練了一副鐵膽,開車的風格很彪悍。
  從機場回到市中心,方志誠并沒有直接回漢州,而是來到了華夏銀行省總部。他事先已經與文鳳約好,想聊聊關于央行能否給霞光區在貸款上給與一定的優惠。方志誠來過一次,所以輕車熟路,在行長隔壁的秘書室報了自己的名字,秘書進去先通報了一下,然后將方志誠引了過去。
  畢竟現在方志誠在工作上遇到的最大難題,那就是霞光區的招商環境還不夠有競爭優勢。招商環境的好壞猶如農田,如果土壤不夠肥沃,肥料不夠充足,如何能讓畝產量提高?
  市委那邊沒有通過新的招商政策,所以方志誠必須要多方面斡旋,通過自己的努力豐富現有的招商引資環境。東臺招商投資服務公司雖說已經往霞光區的中小企業輸血,但想要讓大企業落戶,中小企業能夠獲得源源不斷的資金流,還得另辟蹊徑,而銀行政策便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冬天還沒有完全過去,辦公室內開著空調,里面氣溫有點高,文鳳敞開外套,露出里面白色的打底衫,雪白的脖子上掛著一條銀色的鉑金項鏈。有人說,可以通過頸紋讀出人的實際年齡,然而文鳳的脖頸光滑雪白,沒有絲毫皺紋,因為略瘦,所以美玉般的鎖骨也裸露些許,加之打底衫略低,胸口露出大片白膩。
  方志誠看了一眼不敢再看,他坐在沙發上等了片刻,文鳳將批改好的文件遞給秘書,同時交代了幾句,然后坐在方志誠的對面,笑道:“志誠,好久不見了。過年你說來做客,后來老宋在燕京耽擱了,所以未能成行。其實平時周末也可以來家里,老宋和我經常會在家中休息。”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有空一定拜訪,到時候還請文行長不要介意。”
  文鳳玉腿交疊側坐,她下半身穿著一條及膝的黑裙,腿上套著肉色絲襪,如此姿勢,顯得整個人極有氣質。文鳳知道方志誠有事相求,主動道:“志誠,有什么話沒必要藏著掖著,咱倆并非外人,我可以幫到你什么?”
  方志誠道:“文行長,我覺得還是一碗水端平吧,霞光區因為瓊漢同城化項目的緣故,正處于發展的關鍵時期,但是招商部門對外招商引資時,在政策上明顯比不過淮南東部地區的幾個城市,所以我想從您能給個批示,在銀行貸款方面為霞光區內所有企業開一個貸款融資的綠色通道。”
  文鳳雙手合十,眉頭微微皺起,道:“志誠,你給我出了個難題啊。”
  淮南分為東、中、西三塊,淮南東靠近經濟中心云海,所以銀行給淮南東部的企業提供一些優惠政策,刺激當地經濟發展,這是理所當然之事,若是給處于三四線城市的霞光提供同樣的優惠,這顯然于理不合。
  方志誠無奈道:“我也是逼于無奈,市委那邊沒有通過區委提交的新招商政策,我只能自己想辦法,看不能從其他方面找出路,為招商引資提供一些有利的條件。”
  文鳳點了點頭,道:“此事我會跟有關人員交代一下,看能否折中處理,省行就不專門發布通知了,但會與市行、區行進行溝通,口頭承諾,在一定的期間內為霞光企業提供綠色通道。不過,時間不會太長,最多只能一年,你也知道,三四線城市的貸款風險遠比一二線城市的風險大,所以條件也更為苛刻一些。”
  見文鳳如此說,方志誠心中松了一口氣,這已經是很大的支持了。
  方志誠笑道:“文行長,我替霞光區十多萬人謝謝你。”
  文鳳擺了擺手,笑道:“志誠,你太客氣了。”
  隨后方志誠與文鳳聊了一些近況,方志誠能瞧出她與宋文迪的關系有所緩解,至少不像一年多前如同陌生人般。兩人同居一個屋檐下,雖說沒有什么感情基礎,但慢慢積累了些許情感。
  文鳳道:“老宋最近正在為成立瓊金地鐵集團的事情犯愁呢,宏達集團那邊突然提出撤資,而省發改委方面態度強硬,如果宏達集團撤資,將重新尋找合作方,甚至從省外引入投資方,如此一來的話,交通將和同城化項目剝離,項目存在一定的風險。”
  方志誠皺眉道:“交通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利益蛋糕,一旦正式通行,每年將創造數十億的利潤,肯定是省鐵路集團不肯放棄這塊蛋糕。”
  文鳳頷首道:“大家都知道這違背了瓊漢同城化的項目精神,但卻還是違背精神做了。”
  方志誠臉上露出一絲失落神色,道:“此事沒有太好的解決方法,只能看省委層面,誰能說服誰了。現在文書記心里怕也是一本糊涂賬,不知道此事究竟該如何處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方志誠便試著邀請道:“文行長,你今天幫了一個大忙,中午的話,能不能請你單獨吃飯?”
  文鳳對方志誠的印象不錯,對上次方志誠陪自己逛街的情形依然深刻,便笑道:“行啊,跟你一起吃飯沒問題,不過我來做東。”隨后,她給秘書室打了個電話,吩咐秘書訂了一個吃飯的地方。
  方志誠跟著文鳳來到了吃飯的地點,這是一家書吧式餐廳,到處陳列著各種書籍,餐廳內的客人不少,但環境異常安靜。文鳳低聲道:“我平常很喜歡來這里吃飯,吃完飯之后,再看一會兒書,放松一下身心。”
  言畢文鳳來到了一個地方,從書架上取出了一本書,方志誠意識到這是文鳳常坐的位置,書也是文鳳不久前讀好放在這里的。
  方志誠點頭笑道:“一個挺有趣的地方。”
  文鳳低聲道:“偷偷告訴你,這是我的一個秘密花園。只有秘書知道我會經常出沒在這里,平時周末的話,我也會到這里來打發時間。”
  方志誠微笑道:“能分享文行長的秘密,這是我的榮幸。”
  文鳳目光飄向窗外,突然輕嘆道:“我能分享的人不多啊。”
  方志誠知道文鳳的意思,到了文鳳這等位置,能說心里話的朋友真心不多,之所以對方志誠毫無防備,主要是因為看在方志誠是宋文迪心腹及底子的份上,此前經歷過很多事,文鳳知道方志誠是一個能守得住秘密的人。
  方志誠突然想起一件事,道:“文行長,既然你跟我分享了一個秘密,那么我也跟你分享一個秘密吧。蘇家……我已經知道了。”
  文鳳微微一怔,去年方志誠曾經拜托自己調查過那張存著的匯款方,結果她查到了是方家,但最終選擇勸方志誠不要繼續深究下去。
  文鳳心中也一直很好奇,蘇家跟方志誠究竟是什么關系,為何要資助他的母親呢?
  文鳳臉上露出些許凝重,平靜地說道:“此事估計憋在你心中很久了,你不妨跟我說我吧。我愿意傾聽。”
  有些事情方志誠的確一直藏在心中許久,他沒有跟任何人說起,但面對文鳳,他卻是敞開了心懷,或許在這個女人身上能嗅到一絲母性的感覺。
  聽方志誠說完一切,文鳳還是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平和,她沒有任何驚訝,也沒有表達任何情緒,輕嘆一聲道:“志誠,既然聽完了你的故事,我自然要給你一個建議。當然,這只是建議而已,別人無法取代你自己的想法。我認為,盡管蘇家拋棄了你,但你的生母是無罪的,你想遠離蘇家,前提是不能傷害你的生母。”
  盡管文鳳沒有說很多大道理,但她從客觀的角度給方志誠一個答案。母子連心,盡管蘇家對不起方志誠,但蘇青是無罪的。你可以仇恨家族,但不能否認蘇青是自己的母親這個事實。
  藏在方志誠心中的那個心結,終于瞬間解開,方志誠胸口如同移除了一塊大石,他笑了笑,輕聲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