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3 黑騎士從天而降

“志誠,把手放下來,咱們好好聊聊。”趙清雅伸出玉手,努力地扳著方志誠的手腕,胸口激動地匍匐,見方志誠不肯配合,她便挪著嬌軀來到門邊,身子后仰,伸手抵住門沿,扭動嬌軀,想借力將方志誠給頂開。
  方志誠興奮到極點,嘴里鼻中滿是沐浴露的香氣,與趙清雅柔軟的身體接觸時,一股酥麻的滋味在他大腦里流竄,如同電擊般的爽感,讓他渾然忘記一切。
  “啊……”方志誠從興奮中醒來,他突然自己手指被撕裂一般,痛嚎出聲,旋即自己雙腿一軟,重心前傾,自己一個前翻,劃過一道漂亮的弧度,轟然摔在木質地板上。
  “嗬,我的小蠻腰啊!”方志誠揉著脊骨,半晌沒能動彈,頹然地盯著天花板上的吊燈,倒抽涼氣,暗忖自己怎么這么愚蠢,難道不記得趙清雅是練家子,自己這三腳貓的功夫,又如何能近得了她的身?
  趙清雅見方志誠吃癟的模樣,得意地掩口大笑,然后一屁股坐在方志誠的胸口,差點將他好不容易緩過的那口氣,又給坐滅了。
  “現在知道厲害了吧?臭小子!”趙清雅伸手右手拇指與食指,狠狠地在方志誠左頰捏了一把,怒道,“膽子倒是不小,不知道女人腰不能隨便摸的嗎?”
  方志誠氣哼哼地說道:“現在我知道,女人的腰就跟老虎的屁股似的,摸不得!”
  趙清雅沒好氣地笑罵道:“你嘴巴真欠,怎么打個比方如此庸俗?”
  方志誠發現反抗沒有任何作用,索性攤開手,整個人變成“太”字,無奈地嘆道:“雅姐,你還要坐多久?”
  趙清雅托著下巴,可愛地說道:“人肉坐墊挺舒服,等我坐煩了,自然會饒了你。”
  “你不會放屁吧?”方志誠突然問道,“這么近的距離,若是放屁,我可會被熏壞的。”
  “會不會說人話!”趙清雅臉色漲紅,低聲威脅道,“沒想到你的嘴巴這么賤,原本打算饒你,現在看來,還得再折磨你一番才行。”
  趙清雅身材纖細,體重一百斤左右,這般坐在方志誠的身上,其實他一點不難受,反而令他覺得胸口暖洋洋、軟綿綿。
  方志誠從下方順著趙清雅的身上望去,剛才兩人掙扎之間,一粒鈕扣竟然崩掉,因此能瞅見大片雪白的肌膚。趙清雅也意識到不對勁,她下意識地用手捏住那個空檔,怒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給扣掉。”
  方志誠得意地笑道:“只要雅姐愿意,把我心掏出來,都可以。”
  趙清雅冷笑一聲道:“原來以為你挺老實,現在看來,你跟普通男人沒什么區別,都是一路貨色。”
  方志誠佯作癡傻,好奇道:“普通男人能有我這么好嗎?情愿甘當你的肉墊。”
  趙清雅漲紅臉,呸了一聲,輕蔑道:“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分明是一個不中用的家伙,打不過一個女人,真不知羞恥!”
  “你真覺得我打不過你?”方志誠高深莫測地問道。
  “顯而易見的事情。”趙清雅揮著粉拳,擰起兩道清秀的眉毛,耀武揚威道。
  “那就不要怪我使出釜底抽薪之計了!”方志誠一邊說著,一邊突然弓起胸口,借用這股力量將趙清雅高高地拋起,隨后護住胸口,并將右手手心朝上。
  兩人一直有一句沒一句的胡扯,趙清雅顯然沒料到方志誠偷襲,面對古怪的動作竟然反應不及,知道自己身下傳來刺痛酥麻的奇怪感覺,她驚叫一聲,往旁邊跳開,瞪大漂亮的眸子,咬著紅唇,臉上帶著羞意、惱意、氣憤、不屑、鄙夷、痛恨等諸多情緒,冰冷地望著方志誠。
  方志誠則如同乖巧的貓咪一般,翻轉身位,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拍打著腿側,得意道:“雅姐,剛才那招,我使得如何?”
  “賤人!”趙清雅不恥地評價道。
  方志誠一個轱轆順勢坐正,盤起雙腿,撓了撓頭,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笑著解釋道:“如果不耍這種賤招,農奴如何能翻身做主人?”
  趙清雅輕聲啐道:“歪門邪道的壞點子,倒是有不少,以前真是眼瞎,認錯了你。”
  方志誠嘿嘿笑道:“我以前可不是這樣,那是被雅姐你給帶壞了。”
  “呸,呸,呸!”趙清雅不悅道,“別亂潑臟水!”言畢,她搖著如同弱柳的身姿,轉身出了臥室。
  方志誠站起身,揉了揉脊骨,暗忖方才自己也是太唐突了,竟然敢膽大妄為,不知死活地要去吃趙清雅的豆腐,無疑是色迷了心竅,自己可是親眼見過趙清雅空手入白刃,力揍十惡男,對付自己這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自然是手到擒來。
  方志誠做了幾個拉伸動作,方才身上的痛楚稍稍減緩,隨后來到客廳,發現未見趙清雅的蹤影,只見書房的門被關上,意識到趙清雅躲進其中,只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十點半左右,趙清雅推開書房門,見方志誠翹著腿在客廳里一邊吃葡萄,一邊看電視,苦笑著搖頭,輕聲道:“中午會有人過來吃飯,你做飯究竟怎么樣,若是不成的話,那我就讓秘書安排酒店訂餐。”
  方志誠打了一個響指,信心十足道:“放心吧,如果不好吃的話,到時候你就把我吃掉。”
  “又貧嘴!”趙清雅赤裸裸地威脅道,“若是做得不好吃,我就摔你二十次。”
  方志誠想起脊骨的痛楚,情不自禁地渾身打了個冷顫。
  十一點半左右,方志誠將午飯做好,炒了酸辣土豆絲、涼拌黃瓜、紫蘇泡椒鯽魚、鹽煎肉及紫菜蛋湯。趙清雅事先嘗了每道菜,對方志誠不禁另眼相看,因為沒想到方志誠的廚藝不錯。
  又過五分鐘,門鈴被按響,趙清雅打開門,一個爽朗的笑聲傳來,“小雅,真沒想到你會主動邀請我來吃飯?”
  趙清雅幫那個高大男人取了一雙干凈的拖鞋,淡淡笑道:“主要我不擅長做飯,所以有心無力,今日家里正好有一個廚藝高手,所以借花獻佛,讓你飽餐一頓。”
  高大男人踏入餐廳,盯著系著圍裙的方志誠輕描淡寫地掃了一眼,臉色陰晴一陣,旋即笑道:“你就是方志誠?”
  方志誠反應極快,從眉眼與趙清雅的相似之處,隱約猜出這便是趙清雅的哥哥趙國義,輕聲道:“趙省長,您好!”
  雖然趙清雅從來沒有向方志誠提起自己大哥的名字,但方志誠還是忍不住好奇,私下搜索一番,眼前此人便是淮南省最年輕的副部級實權干部,常務副省長趙國義。不過相較于網絡上的簡歷照片而言,趙國義顯得要蒼老許多,尤其是滿頭花白頭發,也不知是因為費太多腦力或是故意染成的。
  方志誠滿懷深意地看了趙清雅一眼,只見她風輕云淡,根本不與自己做目光交流。雖然想到趙清雅總有一天會與自己主動引薦趙國義,不過沒想到機會來得如此突然。能與常務副省長吃頓便飯,這是何等榮幸的事情?
  方志誠現在級別不過副科級,若是按照正常發展,極有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與趙國義說上一句話,又何談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呢?
  趙清雅從儲物間里取出一瓶飛天茅臺,笑道:“今天是周末,趙省長不妨小酌怡情。”
  趙國義指著方志誠笑笑,輕嘆道:“今天可是沾小方你的光,以前她可是最反對我喝酒的。”
  趙清雅搖頭否認道:“那是不允許你在外面喝酒,在家里什么時候阻止過你?”
  趙國義將三支七錢酒杯放置趙清雅的身前,輕聲道:“既然如此,我今天就徹底過把酒癮。”
  在方志誠的印象中,趙國義是一個年富力強的副省長,因為他的諸多創新發展觀點,使得淮南省近幾年勢頭兇猛,尤其是中小企業這塊,已成為全國的標桿。趙國義是深受改革開放影響最為嚴重的一批年輕官員,所以處理問題殺伐果斷,相較于那些老派官員,行事作風更為干練,同時也稍顯激進。
  讓方志誠隱隱覺得有些不安的是,趙國義與自己的老板宋文迪是處于不同的兩派。宋文迪所處的陣營,是以省委書記為首的老派官員,而趙國義是由省長卜一仁慢慢培養起來的青年干部。不過轉念一想,方志誠暗忖自己神經太過緊張,對于趙國義而言,他顯然不會把自己這個初出茅廬的官場新兵放在眼里。
  趙國義飲了二兩左右,露出些許醉態,笑道:“小方,有沒有考慮來瓊金發展?銀州雖然這幾年發展不錯,但畢竟局面還是小了些許。”
  方志誠微微一怔,偷瞄一眼趙國義,只見他眼神依舊清澈,知道他并非醉言,委婉拒絕道:“我覺得現在工作經驗不夠,還需要沉下心來學習,現在的崗位是不錯的平臺。當然,更重要的是,現在這個位置是我靠自身能力,全力拼出來的,盡管知道瓊金或許能給我一個更好的平臺,但還是有些舍不得。或許,這放在趙省長眼中,我未免太小孩子氣了。”
  趙國義擺了擺手,笑道:“既然你有所選擇,我自然就不勉強你,可惜清雅要失望了。”
  方志誠抬眼朝趙清雅望去,意識到今天中午這頓飯局,是由趙清雅精心策劃,希望能讓自己大哥能幫方志誠一把,將他調入銀州。
  方志誠知道機會難得,但銀州有那么多他放不下的東西,又怎么可能輕易離開?
  方志誠微笑道:“趙省長,我才進官場沒多久,還未作出任何成績,能否等到某一天,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的底氣,再來瓊金……正可謂翅膀硬了,才能飛得更高……”
  趙國義微微一怔,笑道:“你這小子挺精明,原來在這里等著我呢。我答應你,三年之后,看你造化如何,我們再坐下來聊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