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29 借刀殺人之運用

(十一更之三,特別鳴謝管理員最愛的小乖乖的一萬賞,他為二盟付出功勞最大,感激不已。)
  回到辦公室之后,胡鋼給方志誠撥了個電話,似笑非笑地問道:“小方,你玩了一招借刀殺人之計啊。”
  按照正常情況,胡鋼吃了一個憋,他理應不會主動找到方志誠說明,藏在心里就算了。但胡鋼越想越不舒坦,最終還是很決定說出來,至少要讓方志誠知道,自己并非好脾氣。
  方志誠佯作不知,連忙說道:“胡市長,何出此言?”
  胡鋼問道:“那份材料,你不是暗示我,蘭山書記已經看過,并表示默認了嗎?怎么市委常委會上,蘭山書記根本不知道,還拍著桌子將我罵了一頓?”
  方志誠停頓片刻,很快反應過來,胡鋼恐怕是故意在詐自己,自己利用了他,他現在變相地給自己施加一點壓力。
  方志誠佯作很驚訝,看似緊張地說道:“哎呀,胡市長,您誤會了,那份材料蘭山書記的確沒有看過,我也是猜測他的心態,當時您不是對我說,讓我猜猜蘭山書記的想法嘛?我就猜猜了,不過蘭山書記一向重視財政工作,財政若是出現問題,肯定是要對癥下藥的。按照常理,蘭山書記不會對你批評,只會對分管財政之人進行批評。”
  盡管知道方志誠是故意裝作很忐忑,但胡鋼心情舒服了不少,他是個市長,被下級干部當作槍使,心中必然不舒服,自己作勢嚇唬,方志誠立馬表現得忐忑不安,讓他感覺心理有些平衡,也算是有了個臺階下。
  胡鋼停頓好幾秒,緩緩道:“我剛才是在跟你開玩笑呢,如同你我所料,蘭山書記還是很重視這份材料的,直接給予了指示,要求市委督查室成立小組,整頓全市財政系統的工作。至于主管領導,現在恐怕要如熱鍋上的螞蟻了。”
  方志誠將戲演足,長吁了一口氣,笑道:“謝謝胡市長,若不是你努力爭取,很難取得這樣的成效。”
  胡鋼擺了擺手,淡淡道:“這是我份內之事。只是若要整頓財政工作,現在才走出第一步而已,若是不抓住病因進行針對性解決,問題還是會卷土重來,只希望這次的整頓不是走形式,走過場。”
  方志誠知道胡鋼的言外之意,是要讓自己給趙崚多增加點麻煩,趙崚肯定希望全市財政系統的問題不要太過暴露,會動用自己的各種關系掩蓋弊病。若是這般的話,全市財政工作整頓最終還是雷聲大雨點小。
  胡鋼從今天夏蘭山在會議上的態度看出來了,此事他不會太過插手,畢竟這是屬于自己與趙崚兩人之間的交鋒,夏蘭山更愿意坐山觀虎斗,等到情勢有偏差的時候,從中平衡,使得自己的權力更加牢固。
  胡鋼的反應也在方志誠的預料之中,盡管對自己會有想法,但絕不會撕破臉皮。只因自己誆了他一下,他就承受不了,那他就不適合在官場混跡。
  而且在方志誠看來,胡鋼甚至早就瞧出自己是借刀殺人,至于相信自己,恐怕也是故意誤信了自己的話。有句話叫做自欺欺人,只有夏蘭山默認一切,他在常委會上才會那么決然地對趙崚難。
  當然,結果是美好的,成功地讓趙崚吃個大虧,足以讓胡鋼忘掉一切不愉快之事。
  等胡鋼掛斷電話,方志誠給張曉亮打了個電話,交代一些事情。如胡鋼所說,在常委會上指出財政系統的問題,這才是第一步而已。
  市委的通知出得很快,第二天上午便針對全市各級財政機關下達了整頓通知,與此同時市委辦聯合紀委、檢察院等部門成立了專項小組,重點處理、解決財政當下出現的狀況,全市財政系統遇到了難題。
  常務副市長辦公室內,市財政局局長冉雄臉上滿是焦急之色,一支接著一支的抽煙,“趙市長,現在專項小組要調我們五年內的賬目,這兩年賬目還是比較清楚的,但前三年的賬目那就比較復雜,工作量非常大,能不能您說幾句話,讓他們手下留情?”
  聽到了風聲之后,冉雄坐不住了,所以來找趙崚請求幫忙。
  趙崚臉色陰沉,手指點了點沙扶手,輕嘆道:“老冉,我擔任常務副市長有幾年,你擔任市財政局長就有幾年,憑良心說,我對你如何?”
  冉雄頷道:“趙市長,您就是我的伯樂,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頂多是一個沒有實權的科技干部。”
  冉雄這說的是心里話,趙崚此人對待下屬還是頗為用心,當初知道冉雄要買房,還主動借了他十萬元,所以冉雄對趙崚也格外忠心。有人曾經這么點評過趙崚,這是個禮賢下士之人,他身邊的朋友多半都能賺到一些好處。
  趙崚道:“此次財政系統整頓專項行動,是有人對我惡意難,所以我估計對方早已準備好了許多后手,自我感覺很糟糕,弄不好自己還得折進去。”
  冉雄顯然沒想到趙崚如此悲觀,他原本以為這只是一次稍微嚴厲一些的整頓行動而已。冉雄語氣森然道:“究竟是誰這么不知好歹?”
  趙崚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還不是胡市長和霞光區那個年輕的區委書記做出來的好事?”
  冉雄冷聲道:“皇宮酒吧的事情,當時就是方志誠針對你搞出來的事端,沒想到他現在卷土重來了!”
  趙崚點了點頭,道:“之前在霞光區新招商政策的事情上,我們阻擾了他一下,恐怕他借此心生怨憤,所以才跟胡鋼狼狽為奸。”
  冉雄怒道:“咱們要不跟蘭山書記匯報一下,指出有人試圖公報私仇?”
  趙崚瞄了冉雄一眼,道:“蘭山書記的態度很模棱兩可,他對方志誠還是很器重的,再加上胡市長從中作梗,恐怕在這件事上最多處于中立狀態。”
  冉雄嘆了一聲,有些無奈地說道:“那我們該如何是好?”
  趙崚臉上露出痛苦之色,道:“關鍵時刻,恐怕要壯士斷腕!”
  冉雄很快意識到趙崚的意思,市財政系統一團亂麻,早幾年的部分賬目很混亂,甚至還有些款項不知去向,一直被隱瞞下來,如果專項組查到這些的話,必然得有人全權負責。冉雄心中有數,那些亂賬牽扯的數目頗大,如果沒有幾個重量級的人物墊背,恐怕連趙崚也難辭其咎。
  所以趙崚的言外之意,囑咐冉雄趕緊尋找幾個對象,萬不得已時起到棄車保帥之用。
  冉雄頷道:“我知道您的意思了,回去之后,我便做好準備。”原本冉雄以為,請趙崚出手,從市委這邊運作一下,讓專項行動走個形式得了,沒想到問題如此嚴重。
  趙崚想了想囑咐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最近霞光區委那邊估計也會有些動靜,你稍微注意一點,不要給對方機會。”
  冉雄眼中露出一絲厭惡之色,冷聲道:“霞光區如此不識抬舉,那么以后市財政對霞光將進行嚴格把關,捏緊他們的錢袋子,看他們怎么搞經濟,怎么大展。”
  趙崚見冉雄語氣中多有偏激的情緒,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道:“漢州經濟看霞光,這是市委早已訂下的基調,雖說對霞光區的某些人不滿,但不能影響工作。霞光申請的新招商政策,我們只能暫時拖延,遲早要松口的。”
  趙崚回想起夏蘭山的態度,意識到問題出在哪里,早先聽聞夏蘭山帶著一隊市委領導去霞光區視察重點項目,現場現財政系統對霞光的新招商政策質疑,導致新招商政策一直難產。換位思考,夏蘭山當時肯定也對自己有所不滿,所以在常委會上才不幫自己說一句,這是借胡鋼之手,敲打自己一下。
  冉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趙崚現在的態度與前幾天不太一樣,自己分明記得,當時趙崚要自己一定要拖住霞光區出*臺新招商政策,在財政關嚴格把控,怎么過了幾天,趙崚卻是改變主意了。
  冉雄緩緩道:“您的意思是,我們現在通過霞光區的那個新招商政策?”
  趙崚嘆氣道:“只是通過已經不足夠,還得要多增加幾個實惠的政策。”
  冉雄臉上露出驚容,盡管心中存疑,但他還是點了點頭,道:“我這就回去安排人研究研究。”
  夏蘭山曾經在私下交流的過程中,點出趙崚身上存在的一些問題,盡管業務能力突出,但大局觀有時候不夠,在霞光區的問題上,他就犯了這個毛病——盡管與方志誠不和,但也不能影響到霞光的展。
  趙崚在這件事情上最終選擇了妥協,并非對方志誠認輸,而是察覺到了夏蘭山的看法。整頓全市財政工作,如果細查下去的話,肯定會引起震動,牽一而動全身,自己能全身而退都難。
  趙崚知道,在這件事情上,只有夏蘭山能幫助自己,若是夏蘭山此次站在胡鋼身后,任由專項小組調查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前幾年自己仗著在部委跑到許多財政轉款,所以在分配財政資金的時候,有些隨意,導致出現不少漏洞,這兩年已經注意到問題所在,有所控制,但前幾年的漏洞確實無法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