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28 攪動市委之風向

(第二更特別鳴謝管理員不棄的一萬賞,不棄得罪許多人,但我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為了步步高升能出成績,讓自己處于“惡之角色”,每天不遺余力地宣傳,此精神煙斗尤為感動。)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胡鋼拿起那份材料仔細閱讀起來,他是個行事一絲不茍之人,若是真要上了常委會對趙崚發難,自然要吃透這份材料。在胡鋼看來,方志誠如同自己所預料中那般跟趙崚針鋒相對,至于夏蘭山支持方志誠的可能性極大,因為從這幾年來看,趙崚行事偶爾太過囂張,超出了夏蘭山所能忍受的范圍。
  胡鋼是最接近夏蘭山之人,他深知市委書記深不可測,誰都沒法猜出他真正的用意在何處。至于趙崚憑借自己獨特的跑部錢進能力,盛極必衰,終究還是會引來夏蘭山的敲打。
  當然,夏蘭山不會直接敲打,他手中有很多可用的棋子,方志誠與自己都可以成為對付趙崚的武器。
  在胡鋼看來,定然是方志誠在夏蘭山面前說了什么話,然后讓夏蘭山動搖,所以方志誠受夏蘭山之命來約自己對付趙崚,這種可能性極大。
  胡鋼抖了抖手上的資料,暗嘆了一聲,方志誠果不其然還是成為了自己的殺人之刀,這份材料非常詳實,里面有大量的事實證明,霞光區財政系統漏洞百出,急需調整。胡鋼若是借此針對趙崚,足以讓趙崚頭疼一番。
  胡鋼那日刺激方志誠,就是為了引起方志誠與趙崚敵對,所以今天方志誠主動來找自己求助,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胡鋼現在的心情滿是激動與自得,在他看來,方志誠終究是自己的殺人之刀而已。
  方志誠雖說能力不錯,但年輕氣盛,遇到強勢的趙崚,稍有不順,就想著報復他,不懂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至于方志誠坐在轎車內,還是有些愧疚,因為他從胡鋼的種種反應瞧出,恐怕已經是誤以為夏蘭山會在常委會上幫自己壓制趙崚,與此同時越來越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如果自己不演得高深莫測,惹得胡鋼聰明反被聰明誤,怎么會讓胡鋼愿意在常委會上對趙崚發出詰難呢?
  至于常委會的后果如何,方志誠倒是沒有多想。無外乎兩種可能:第一,胡鋼對霞光區財政系統的炮轟,惹得夏蘭山反感,幫助趙崚壓住胡鋼,而胡鋼這一拳打在了棉花之上,終成無用之功,同時對自己充滿恨意,因為自己耍了他。方志誠原本與胡鋼就沒有什么太多交往,以后也不需要胡鋼過多關照,所以讓胡鋼恨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喜歡自己的人很多,恨自己也不少,多一個人恨自己,也無所謂。主要胡鋼是一個影子市長,只要夏蘭山在漢州一日,他就沒有話語權。
  第二,胡鋼的建議受到夏蘭山的支持。夏蘭山借此機會敲打一下趙崚,同時對區財政系統甚至全市財政系統進行調整,如此一來,趙崚對全市財政系統的控制力將大不如
  前。第二種可能,無疑是最好的結果,也是方志誠對胡鋼用計的目的所在。
  周五的常委會上,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完,即將結束會議的時候,胡鋼突然站了起來,讓翟秘書將資料分發給大家。夏蘭山頗為意外,因為胡鋼一向是極低調之人,今天怎么有反常之舉。等拿到了資料,夏蘭山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胡鋼沉聲道:“蘭山書記,我手中這份材料,是近期霞光區的同志交給我的,上面羅列了現在區財政的一些問題所在,我認為這在全市都有一定的共性,所以建議在會議上討論一下。”
  夏蘭山不做多言,對胡鋼的意外之舉感到意外,他瞄了一眼趙崚,道:“趙市長,財政市歸你管理的,你怎么看呢?”
  趙崚冷哼一聲,道:“夏書記,我對材料里的數據和例證保持高度的懷疑。我經常深入基層,各級財政一直都遵循規則,在市里的統一安排下,保持高效率的運轉,這些指責,我懷疑是有心人的惡意中傷及造謠。胡市長,我覺得你對財政工作要有信心,千萬不能被這些謠言所迷惑。”
  趙崚言辭夠犀利,也夠聰明,他直接否決了數據和例證,指出一切都是空穴來風。
  胡鋼嘆了一口氣,道:“趙市長,你的工作能力我一直很欣賞,但這些資料并非虛構,來源也是正規渠道,是分管霞光財政工作的成浩同志,分析得出來的結論。”
  胡鋼這么一說,無疑堵住了趙崚的后話。
  趙崚頓時明白了一切,今天胡鋼是帶著目的而來,至于那個成浩,是方志誠的左右手,所以一定是方志誠讓胡鋼出手對付自己。
  趙崚意識到胡鋼有備而來,改變策略道:“蘭山書記,任何工作都會存在疏忽,但我認為,沒有必要將夸大問題的嚴重性,后期我會針對霞光財政工作進行一次大練兵,爭取消除前患。”
  胡鋼搖了搖頭,輕嘆道:“趙崚同志,你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啊,其實霞光區的問題只是個代表而已,我認為全市的財政系統都需要進行改變,否則的話,按照這種局勢下去,很有可能導致整個系統癱瘓,那就得不償失了。”
  見胡鋼步步緊逼,趙崚整張臉都漲紅了。
  夏蘭山對胡鋼一改以前常委會病歪歪的模樣非常意外,但趙崚最近這段時間的確太過氣盛了一點,原本以為皇宮酒吧的事情能夠讓他改變一下,沒想到趙崚不僅沒有收斂,還有些變本加厲的勢頭。
  夏蘭山瞄了一眼胡鋼,道:“事情分兩面來看,材料還是很真實的,問題也很突出很嚴重,所以分管財政工作的趙崚同志,責無旁貸,市委督查室要成立專項小組,協助你完成財政系統的練兵,練兵對象不僅是霞光,整個大市都要參與進來。至于胡鋼同志,你看到了問題,但也把問題想得太過極端,凡事都好好商量,沒有必要腦得如此激烈。”
  夏蘭山選擇了各打一板的方式,解決了常委會上的爭議。盡管處理方法最終還是偏向
  胡鋼,但是胡鋼卻是知道,夏蘭山此前并不知道自己會發起刁難,頓時意識到方志誠之前與自己見面,透露了一個錯誤的消息。
  仔細想想,或許是自己誤解了方志誠的意思。事到如今,劍已出鞘,胡鋼知道多想無益,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了。
  會議結束之后,趙崚走近夏蘭山,準備與他說兩句,解釋一下財政工作的問題,未曾想夏蘭山對自己視而不見,加快步伐往前走去。趙崚碰了一鼻子灰,心中滿腹怒火,偏生沒處發泄。
  胡鋼見此情形心中冷笑不已,盡管被方志誠利用了一把,但見到夏蘭山對趙崚如此態度,也算是值得了。
  與方志誠初次合作,胡鋼意識到不能將之看成一個普通的年輕人,若是換作其他人,胡鋼絕對不會這么大意,不確定夏蘭山的心中想法,便在常委會上主動對趙崚出擊。主要胡鋼覺得方志誠是個年輕人,以為他心中沒有那么多門道,沒想到一時走眼,方志誠那演技實在登峰造極,以假亂真。
  全市財政系統要進行整頓,此事消息若是一經發布,必然在整個財政系統卷起千層浪,趙崚也因為之前管理不善,處于尷尬的境地。
  關鍵還有一處,所謂的整頓,是先整后頓,市委督查室牽頭的小組肯定要對市財政系統進行摸底,如此一來,財政系統若是出現什么違規之事,必然要被曝光。若是順藤摸瓜查找到趙崚在主管財政期間,有什么不軌之事,那恐怕就有意思了。
  現在趙崚恐怕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趙崚回到辦公室之后,先給馮遠征打了個電話,馮遠征苦笑道:“老趙,有什么事剛才開會的時候當面說便好,打電話做什么?”
  趙崚低聲道:“有些事自然不適合在會議現場跟你說。”
  馮遠征知道趙崚所指何事,壓低聲音道:“心照不宣,財政這塊紀委還是很信任,相信不會有問題。”
  趙崚冷聲道:“霞光區紀委那邊,恐怕你也要關照一下。”
  馮遠征微微一愣,道:“你覺得那邊還會出端倪?”
  趙崚嘆氣道:“太明顯不過了,今天胡鋼拿著霞光區財政的一堆問題,事情肯定是霞光那邊鬧出來的。我估計,若是對方想把事情鬧大的話,肯定會從紀委入手,查找出問題。按照方志誠一貫的習慣,肯定背著市里搞暗訪,那就不好了。”
  馮遠征心中暗嘆,趙崚主抓財政有好幾年,恐怕財政還真有什么問題,不過他嘴上并沒有點破,應付道:“放心吧,我有數,等會便讓人交代霞光區紀委那邊,讓他們先不要輕舉妄動。”
  與馮遠征通過氣之后,趙崚突然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著,他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也從來沒有在常委會上吃過這么大的虧。
  趙崚發現自己輕視了方志誠的能量,他竟然能說動胡鋼來對付自己,這太過令人吃驚了。一個未入常的區委書記能攪動市委常委會的風向,趙崚意識到自己必須要正視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