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7)      完本感言(01-1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7)     

步步高升627 借勢之虛虛實實

(11連更如期而至!首先感謝在二盟中大力支持的書友,此更特別鳴謝“騎著野豬奔跑的男人”的二萬賞!)
  成浩的辦事效率很快,下午三點左右便重新修改好那份關于區財政局現狀的材料,方志誠拿到手之后,仔細瀏覽一遍,發現這一稿已經堪稱完美,沒有辦法再修改,隨后便親自去見市政府拜訪胡鋼。
  胡鋼下午參加外務活動,市長辦公室內沒有人,方志誠便在綜合辦主任獨立辦公室的沙發上等待片刻,綜合辦主任許鳴與方志誠見過幾次面,知道方志誠深受市委書記夏蘭山的重用,雖說年輕,也是新晉區委書記,但潛力很大,自不會怠慢,給他泡了一杯茶,然后陪著他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許鳴此人年齡并不大,只有三十七八歲上下,這么年輕坐到副處級主任的位置,實屬不易,有人傳言他老婆的娘家很有底蘊,有個舅舅在省里是副部級干部,所以才能在市政府混得如魚得水。
  方志誠觀察了一下許鳴,他在處人與事方面的確有一手,自己跟他雖說聊的都是些沒營養的話題,但潛意識里卻是已經將許鳴列入自己值得深交的那部分人之中。當然,方志誠也能猜出,許鳴恐怕也是故意順著自己的話題,也想跟自己多接觸接觸。畢竟官場就是一張網,多一個熟人多一條路。
  琢磨著時間差不多,許鳴又給胡鋼的秘書打了個電話,了解了一下胡鋼的動態,掛斷電話,笑著與方志誠道:“方書記,你的面子可真大,胡市長剛剛已經在活動現場發表過演講詞,等下胡市長就直接會場回市政府。”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哪是我的面子大,如果不是許主任幫我再三通報,我今天說不定吃了個閉門羹呢。”
  許鳴擺了擺手,道:“說笑了,胡市長為人很隨和,既然知道你在這里等著他,肯定不會將你拒之門外的。”
  又等了半個小時,胡鋼的秘書打來電話,告訴許鳴已經歸來的消息,方志誠便站起身,笑著與許鳴告辭,然后上了五樓,來到市長辦公室。
  只記得胡鋼的秘書姓翟,他見到方志誠之后,連忙起身,到里屋匯報,然后得到肯定,笑著請方志誠進入其內。
  胡鋼的辦公室看上去很普通,跟絕大多數副市長或者市長的辦公室一樣,一張寬大的棕色辦公桌,后面是陳列著精裝書的書櫥,只是右側的墻壁上一副字畫卻是畫龍點睛,使得辦公室平增許多書香之氣。
  胡鋼除了“影子市長”的稱呼之外,還有一個外號叫做“書畫市長”,此人極愛字畫,好自書自寫,所以市內有人知道他的愛好,經常會求胡鋼的字畫。
  方志誠之前在東臺的時候,在南苑老街學習過字畫,所以眼力非凡,瞄了一眼墻壁上龍飛鳳舞的字畫,便大致看出胡鋼的境界。書畫分為三境,初學小成、登堂入室、開宗立派,胡鋼墻壁上的這幅字畫,應該在初學小成的層次。
  胡鋼指著沙發,淡淡笑道:“小方,請坐!”
  方志誠微微一怔,倒不是因為胡鋼如此稱呼自己,略有不滿,而是胡鋼這么說,是為了表達親密。
  方志誠坐定,翟秘書送了一杯茶進來,等秘書離開之后,方志誠誠懇地說道:“胡市長,對于我這次莽撞而來,我向您道歉。”
  胡鋼淡淡一笑,道:“剛才參加市里一個工業發展研討會,如果你早點預約的話,我會推掉那個會議。”
  胡鋼此人果然如同許鳴所言,語氣非常隨和,外面都說胡市長沒性子,否則怎么會讓市委書記夏蘭山隨意揉捏,毫無怨言?
  但方志誠卻是知道,胡鋼此人城府不同尋常,之前那次霞光區重點項目調研會,胡鋼卻是暗中使力,挑撥自己與趙崚的關系。
  善忍者成大事,胡鋼便是那種人,與他這樣的人打交道,需要小心謹慎,因為你不知道他的底線在哪里。
  方志誠笑道:“胡市長,今天過來找您,主要是想與您溝通一下霞光區財政系統的情況。”
  胡鋼頓時眉頭皺了起來,搖頭道:“方書記,你這個行為違背了流程啊,區財政系統如果有什么情況,你應當先與趙市長溝通,他是主管這方面的領導,如果他認為情況值得慎重對待,然后在市長會議上提出集體討論。”
  自己剛提“財政”二字,胡鋼便本能地將之推給了趙崚,這看上去是尊重趙崚的工作,其實隱隱地包含不滿,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若是趙市長愿意解決問題,我就不用來麻煩胡市長了。”
  胡鋼皺了皺眉,繼續打著哈哈,道:“趙市長一向能力很強,如果他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估計也很難解決,要不這樣吧?你去找蘭山書記試試?”
  方志誠見胡鋼還在繞圈子,如果繼續這么兜兜轉轉,最終還是繞彎子,索性刺激一下對方,道:“胡市長,農村文化廣場項目現在全省好幾個城市都在推動,但漢州這邊始終沒有消息,據說財政那邊給攔下來的,不知真假?”
  胡鋼見方志誠提起此事,明知他是故意刺激自己,但心中還是生氣了些許怨憤,此事他了解過,原本夏蘭山是認可此事的,但結果趙崚及馮遠征半路殺出,認為農村文化廣場的項目存在隱患成為腐敗的溫床,于是夏蘭山求穩,推延了項目進程。
  省文化廳對此項目的資金有一定的限額,這一輪沒有申報成功,那邊意味著只能等下一輪財政到位的時候再申請了。胡鋼原本將農村文化項目視作自己任期內的重點政績之一,趙崚卻出手攔阻一次,無疑讓自己丟掉了重要的一次機會。
  胡鋼臉色變得陰沉,咳嗽了一聲,緩緩道:“農村文化廣場項目,最終還是要開展的,只是暫時準備不足而已。”
  方志誠知道成功挑起了胡鋼心中的半星怒火,煽風點火道:“恐怕難度頗大,紀委那邊最近針對農村腐敗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整頓,按照計劃估計延續到明年,如此一來,項目至少要拖一年了。一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足以產生許多變化,省文化廳那邊到了明天,還會不會繼續推出專款,值得懷疑。”
  “紀委和財政兩方面插手,導致農村文化廣場項目未能成功申請,某些人只知道勾心斗角,沒有大局觀。少了文化廣場項目,對于推進新農村建設不利,會在國策的執行上落后于其他兄弟城市……”
  胡鋼長噓一口氣,他哪里瞧不出方志誠是來了個激將法,笑道:“小方,你今天過來拜訪我,是專門來氣我的吧?”
  方志誠笑了笑,道:“胡市長,我這次過來,是專門請您幫忙的。現在霞光區財政系統很是糟糕,但區財政向來是由市財政直接管轄,所以區委沒法對區財政局進行直接調整。我這里有些文件材料,還請您能跟幫忙一下。”
  胡鋼接過材料,如同方志誠所料,這份文件的內容還是很有殺傷力的。胡鋼眼中竟然閃過一絲半點的喜色,許久之后,他方才嘆氣道:“沒想到霞光區財政系統竟然如此不堪……”
  方志誠語氣平穩地說道:“胡市長,其實不只是霞光區如此,全市財政系統的情況都是這般糟糕,所以全市的財政必須要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整頓。”
  胡鋼不做多言,他知道方志誠為何這么說,是希望自己在常委會上對趙崚發起刁難,材料的深度是夠了,但胡鋼沒有必勝的信心,畢竟趙崚在常委會的話語權頗重,深受夏蘭山的器重。
  胡鋼與趙崚這兩個政府一二把手,共事也有兩三年了,雖說經常會起一些小矛盾,但終究沒有面對面地拼刺刀,如果在常委會上直接拿出關于霞光區財政系統狀況的材料,那邊意味著博弈從暗處轉移到了明處。
  方志誠繼續說道:“胡市長,您在遲疑,是因為不知道蘭山書記的態度吧?”
  胡鋼微微一怔,暗忖方志誠猜人心思的能力很強,道:“既然提到蘭山書記的態度,你覺得他對待此事會如何考慮呢?”
  方志誠嘴角翹起弧度,道:“財政系統弊病由來已久,蘭山書記也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發難而已。”
  胡鋼眼中這時閃過一絲精光,方志誠這么說,怎么有種感覺像是接到了夏蘭山的命令,引自己出手掣肘趙崚一般,若是真這樣的話,自己倒是可以在常委會上對趙崚迎頭痛擊。
  方志誠此刻迎上了胡鋼的目光,目光自信而清澈。
  他這是在故意誤導胡鋼相信自己是受了夏蘭山之命而來。這其中有些風險,若是胡鋼私下去與夏蘭山溝通此事,恐怕就知道自己在玩詐。但是方志誠知道胡鋼不會去問夏蘭山,畢竟胡鋼與夏蘭山的關系就這樣,還沒到說心里話的地步。
  方志誠利用了胡鋼,自己之前與夏蘭山一直關系緊密,在眾人眼中,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夏蘭山最看中的干部,所以有些話就代表了夏蘭山的意志。
  方志誠此計乃是借勢,虛虛實實,胡鋼能上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