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26 此病是無藥可治

(原本打算今日一更的,畢竟明日就十一連更了,可是金豪書友11184804怒砸兩萬并發話了,煙斗也是個通情和硬氣之人,那就咬牙上吧。今日還是加一更吧,為dslq前兩日打賞加更,另欠了金豪五更,眾書友幫我記得,下個月定然會補上。另月票榜需要大家的支持,月底了保底月票無需捏在手中了,趕緊投給《步步高升》吧)
  九點左右,成浩來見方志誠,手里拿著幾頁材料,交到了方志誠的手中,低聲道:“這是區財政現狀的分析報告……”
  方志誠簡單瀏覽了一番,提筆在上面給了點建議,道:“問題找出來了,但缺少有關的證據。比如財政管理缺乏原則性,究竟哪些資金被亂用了,你上面并沒有注明。另外,財政流程的繁瑣、不科學,也要加進去,并配以證據佐證,否則的話,太空洞了,沒有殺傷力。”
  成浩暗嘆了一聲,方志誠慧眼如炬,報告在整理過程中有點倉促,所以一些細節問題沒有做到面面俱到,他一開始讀起來,也覺得哪里似乎有毛病,但方志誠只粗看了一遍,便點出了關節所在。
  這主要在立場不太一樣,成浩站在執行層的角度來看問題,而方志誠站在指導層看問題,對于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和證據更加敏感。
  成浩將材料拿回,道:“我等下回去,便按照您的意見修改完善。”
  方志誠語氣變得凝重道:“此事只能你我二人知道,不能讓外人知道,否則走漏風聲,對方肯定會想到應對之策。”
  成浩頷首道:“區財政的問題由來已久,市里之所以一直避而不談,認為這是難以根除的痼疾。我們提出的話,必然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打市財政一個措手不及。市里從去年便追究懶政之責,而區財政現在的諸多疏漏,便歸屬于這個方面。”
  方志誠既沒有表示認可,也沒有表示否定,道:“你將材料整理好吧,我負責后續事宜。”
  等成浩離開之后,方志誠陷入沉思,若是將材料直接送給市委組織的廉風小組,或許有效果,但收效甚微,畢竟財政系統是一個權力部門,想要動搖此處,還是很難。
  最簡單也是最正確的方法,便是將材料遞交給夏蘭山,然后再讓夏蘭山在常委會上指出財政系統的疏漏,如此一來,才能給趙崚及財政系統的負責人直接施加壓力。
  不過,夏蘭山恐怕不會如此直接地與趙崚爭鋒相對,畢竟趙崚是他看重之人。
  第一條路不通,只能退而求其次,方志誠在白紙上默默寫下了“胡鋼”二字,有必要與胡鋼主動見一次面了。
  與胡鋼若是聯系,這是有負面作用的,很有可能會引起夏蘭山對自己的不滿。但方志誠也是無法,現在趙崚如此強勢,利用手中財政的權力,打壓霞光區,他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給趙崚一點回擊。
  官場之中暫時性合作,還是很有必要,而從胡鋼的態度能瞧出,他還是很希望自己能與之接觸的。
  不過,如何見胡鋼,見胡鋼的形式,見后自己該如何拋出話題,胡鋼若是不接茬,自己該怎么辦……各種細節,還需要考慮清楚才行。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市委常委之中少了萬衡,果然讓自己少了一個途徑,否則的話,借萬衡之手,在讓胡鋼從旁側應,遠比要直接找胡鋼要容易得多。胡鋼是一個善于隱忍之人,他能夠在夏蘭山陰影之下如此低調,想讓他為自己說話,難度可不小。
  當然,難度大,并非沒有解決方案,只要出的價碼夠高,收益夠多,胡鋼肯定不會介意壓一下氣勢洶洶的趙崚。
  十點半左右,方志誠按照區委辦的要求跑了幾個重點項目的現場,其中包括莎莎公主文化創意有限公司,運水船廠等區內重點企業。已經是第二次來到莎莎公主文化創意有限公司,依舊是姜佩的丈夫孫柏。孫柏見姜佩跟在方志誠的身后,微微一愣,然后很自然地介紹起公司最近的幾個系列。
  莎莎公主文化創意有限公司近期正在籌謀上市,它的商業模式比較獨特,是一家以女孩為對象的周邊設計公司,設計內容包括玩具、服飾等產品。當莎莎公主這個品牌打響之后,再連接下游生產工廠,收購了一家玩具、服飾制造廠,然后再進入實體專賣店,目前在全國已經有超過四百家的加盟店。
  因為是上市預備企業,所以區委將其納入重點考察對象。孫柏在人前一如既往地風流倜儻,舉止得體,他笑道:“現在我們已經開始與幾家動漫制作公司進行對接,準備推出莎莎公主動畫片。”
  方志誠頷首評價道:“你們的想法非常不錯,跟國外的同行反其道而行之。島國的動漫形成了一條很大的產業鏈條,先由動漫畫家創造出一個有生命力的人物形象,然后再延伸到周邊,而你們先設計出一個周邊,然后在進入動漫領域,一定能夠更加完善莎莎公主的品牌形象。”
  孫柏微微一怔,笑道:“跟方書記對話,獲益良多,從動漫角度來延伸產業鏈,這是一個很好的啟迪。”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
  在莎莎公主創意有限公司走了一圈之后,便趕往下一個調研點,方志誠見坐在前面副駕駛上的姜佩有點失神,道:“怎么了?跟孫柏的關系還沒緩和嗎?”
  姜佩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昨天又吵了一架,我們已經分居很久了。”
  方志誠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轉移話題道:“你父親怎么樣了?”
  姜佩苦笑道:“弟弟被送入戒毒所之后,他仿佛老了很多歲。”
  方志誠輕嘆道:“多陪陪老人吧。”
  姜佩是一個外表光鮮靚麗,其實生活在各種痛苦中的女人。弟弟吸毒,父親老邁,丈夫疑心,種種磨難讓這個女人變得有些讓人心疼。
  中午匆匆在調研地點吃了個便飯,接著又往下一個調研項目奔走。跑完最后一個調研點運水船廠,方志誠發現姜佩的氣色有些不大好,便問道:“身體不適嗎?”
  姜佩搖了搖頭,勉強笑道:“我沒事的,等下回家休息下便好了。”
  方志誠暗自琢磨,這病可不能拖,小病還能釀成大病,商燕請假兩周,若是姜佩現在住院,到時候還真會影響工作。方志誠擺了擺手,嚴肅地說道:“不能諱疾忌醫,我吩咐老郭,先送你去醫院吧。”
  姜佩臉上露出各種復雜之色,有感動,也有害羞,她壓低聲音道:“我真的沒事,只是肚子疼。”
  肚子疼?
  方志誠很快反應過來,原來姜佩的親戚來了,尷尬地笑了笑,道:“原來如此。”
  姜佩低聲笑著打趣道:“此病是無藥可治,不過還是謝謝關心了。”
  兩人上了車,郭勁遠問道:“回區委,還是送你們回家?”
  方志誠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道:“在附近轉轉吧。”
  郭勁遠便開車在附近幾條路放緩速度開了起來,此處是霞光區偏南位置,比較荒僻,除了幾條主干道修了水泥路之外,有幾條小路還很破爛,郭勁遠知道方志誠的用意,想看看周邊的情況,所以盡量找一些小路行駛。
  “沒想到霞光還有這么窮的地方。”方志誠看著一排整齊的破瓦房,唏噓道。
  姜佩解釋道:“這里位于區縣搭界處,有點三不管,倒不是這里的人生活水平差,而是年輕人都去外面打工購房了,這里也就顯得冷清不少。”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沒想到你對這里還挺了解的。”
  姜佩難得在工作上得到方志誠的夸獎,面色一紅,道:“我外婆家其實就在這個鄉鎮,不過外婆去世多年,跟舅舅的聯系不多,所以很少來這里了。以前這邊更荒蕪,人跡罕至。”
  方志誠語氣雖輕,但異常有魄力地說道:“再過個五年,此處絕不能如此蕭條,回去之后,你讓規劃局那邊拿出一個具體方案來——先造路,再引資……此鎮沿江,可以發展漁業,造船業也可以重點培育一下。”
  提到造船業,方志誠突然想起了葉家的遠海集團,這可是國內最大的海運巨擘之一,如果能讓葉家將遠海集團旗下部分產業放到霞光,肯定能讓一直想要強化卻始終薄弱的制造業能夠更進一步。
  雖說方志誠下一步重點培育區內的互聯網企業,但若是能在傳統制造業上有所突破,那也是聊勝于無。回到區委辦公室之后,方志誠第一件事便給葉明鏡打了個電話。葉明鏡接到方志誠的電話之后,聽明來意,笑道:“既然志誠你開了口,我肯定要幫助你。不過,還是老規矩,那邊的企業以小柔為法人注冊……”
  方志誠哪里不知道葉明鏡的用意,苦笑道:“那就多謝葉總了。”
  葉明鏡卻是嘆了一口氣,道:“眨眼之間,小柔已經上大二了,她變化挺大的。我現在想明白,你的建議沒錯,讓她在國內讀書,的確讓她更像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了。”
  方志誠笑道:“葉總,放心吧,小柔是一個好女孩。”
  葉明鏡也笑了笑,道:“你可不能欺負她啊。”
  方志誠微微一怔,苦笑道:“我又怎么會欺負她呢?”
  兩人寒暄了一陣,掛斷電話,方志誠不禁覺得頭皮發麻,因為葉明鏡顯然已經將自己視作葉家的姑爺,否則好幾億的投資怎么可能只言片語便定下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