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25 意識形態的左右

(番外7昨日已經寫好,等劇情一到便會發出。還有,不出意外,明日十一連更走起,書友們準備好了嗎?另外,本書處于月票榜21位,昨天大家都很給力,連升好幾個名次,今天大家還能繼續給力嗎?)
  喬胖子哪里聽不出方志誠的推諉,在電話那邊不樂意地說道:“老方,你這也太不道義了吧,是不是忽悠我呢?”
  方志誠苦笑一聲,如實說道:“你也知道杜兮是一個挺難溝通的大明星,若是好約的話,我早就安排此事了。”
  喬胖子失望地嘆了一口氣,道:“早說嘛,害得我春心亂動了大半載。我這幾日來瓊金交流,原本還準備借著這個機會見杜兮一面呢,你既然這么說,那就罷了。”
  杜兮架子高有個性的名聲在外,方志誠把話說白了,喬胖子反倒還真沒計較,若是杜兮那么好請,喬胖子早就通過其他方法成功約到杜兮了。
  方志誠連忙笑道:“既是來到淮南,你見不到杜兮,可以見見我嘛。”
  “你一個臭男人,有啥好見的。”喬胖子氣憤難消地說道。
  方志誠也覺得有點對不住喬胖子,當初自己可是信誓旦旦地承諾,如今未能兌現諾言,自然心中有愧。與喬胖子接觸過多次,方志誠對他還是挺有好感,外表看上去不靠譜,但是一個人心之人,值得深交。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這樣吧,我盡量幫你約,你此次來瓊金的行程是什么?”
  喬胖子見柳暗花明,連忙笑道:“我下周一來瓊金,周二周三的晚上都有空。”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行吧,我來安排。”
  隨后喬胖子跟方志誠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瓊漢同城化已經成為全國的焦點,各地政府不時會組織人員來瓊金現場考察同城化項目的經驗。方志誠很是意外,一般而言,只有成型多年的項目才會引起如此關注,但未曾料到,如今才啟動不到一年,便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凡事都有兩面性,這既是好事,同時也是壞事。好事是,以瓊漢同城化項目申報全國示范項目,成功率大大提高,一旦成為示范項目,部委將會重點關注,同時給與政策及資金的傾斜;壞事是,若是瓊漢同城化項目雷聲大雨點小,最終沒有取得好成績,淮南的所有官員無疑在全國人民面前自己扇了自己一個耳光。
  喬胖子輕嘆道:“瓊漢同城化項目全部采用PPP模式,這可是石破天驚之舉啊。你恐怕不知道,在國家層曾經出現過大規模的熱議與討論,畢竟這牽扯到意識形態的問題,總有人會將之上綱上線。”
  方志誠頷首道:“意識形態的爭論,永遠只是斗爭的一個借口而已。”
  喬胖子微微一怔,笑道:“你倒是看得很透徹。”
  李思源擔任國務院副總理不到一年,根基不穩,其政敵自然會給他施加一定的壓力。淮南是他的根基,便有人試圖從瓊漢同城化項目切入,試圖找到李思源的弱點。至于意識形態的爭論,只是派系之間的借口而已。如果瓊漢同城化項目無比成功,那么任何意識形態的問題都會煙消云散。因為南巡首長曾經說過貓論,“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便是好貓。”
  喬胖子出生于豫北喬家,實力雖說比不上蘇寧兩家,但這兩年的上升勢頭很快,內部出了好幾個實權副部級干部,所以他的消息來源還是挺準確。喬家與金家處于同一個層次,與那些經營多年的大家族相比,他們在底蘊上略有不足,不夠穩定,容易受到高層風向的影響。
  喬胖子的父親現在只是一個正廳級干部,但他的大伯現在是豫南省紀委書記,深受豫南省委書記的重用,下一步極有可能往上更進一步,成為負責黨群工作的省委副書記。
  與喬胖子聊了足有半個多小時,此人有點話嘮,方志誠好不容易將之應付過去,回到客廳之后,詢問秦玉茗:“杜兮最近的檔期滿不滿啊?”
  秦玉茗眉頭挑了挑,疑惑道:“怎么了?”
  方志誠便將前因后果告訴了秦玉茗,秦玉茗沉吟片刻,道:“原來是這么一回事,按照常理,杜兮還是得親自感謝一下對方。不過,杜兮永遠是那么特立獨行,若是直接說實話,肯定會被她果斷拒絕,所以此事還得用點小計。”
  方志誠點了點頭,滿臉笑意,“我就知道茗姐是智多星,一定能幫我解決問題的。”
  秦玉茗翻了翻眼睛,沒好氣地說道:“其實你心中早有打算了吧?故意讓我說出來,讓我做這個惡人。”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你又不是不知,我跟那杜兮是天生的對頭,每次見面總要唇槍舌戰一番。若是我去請她,她即使答應,估計也要給我使臉色。而你不一樣,你現在可是杜兮的頂頭上司。”
  秦玉茗無奈地說道:“也罷,就由我來做這個惡人吧。以公務活動的名義,讓杜兮與你那個狐朋狗友見一面。不過,你可得跟你那朋友提前打好招呼,讓他不要露出破綻,否則以杜兮的脾氣,恐怕會當場發飆。”
  方志誠知道秦玉茗的意思,恐怕會以公務宴會的形式邀請杜兮參加,然后讓喬胖子混在其中,這也算是間接地見過杜兮了。
  雖說滿足不了喬胖子那種私下約見杜兮的要求,但通過這種形式,也算是間接地滿足了喬胖子的要求,方志誠握住秦玉茗的手,輕輕地摩挲,笑道:“那行吧,就等你通知了。”
  秦玉茗點了點頭,道:“這樣吧,下周有一個藝人公司新人的出道會,杜兮是藝人公司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按照原來的計劃,她肯定會出席。原定在下周五,這樣我們把時間往前挪一下,放在周一。”
  方志誠沒想到秦玉茗如此暖心,直接更改了一個活動的時間,她嘴上說起來輕松,但事實上會影響藝人公司的很多部署。組織一個新聞發布會,前期至少籌備兩三個月,一旦更改時間,很多東西都面臨著調整,最簡單的一點,跟酒店原本訂好的場地,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方志誠道:“若是影響太大,操作太復雜,那就算了吧。”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你對我的家人那么好,費盡心思,我在你的身上多費點心力,也算得上是報答你了。”
  方志誠將秦玉茗輕輕地攬入懷中,對準她白膩耳垂,低聲道:“茗姐,原來你如此斤斤計較。”
  方志誠正準備做下一步動作,不遠處的房門突然想了起來,秦玉茗連忙推開方志誠,方志誠往側方望去,只見樸泫雅低著頭走出,她臉色微紅,道:“對不起,我打擾你們了。”言畢,樸泫雅連忙加快步伐,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秦玉茗見方志誠滿臉錯愕的模樣,噗嗤笑出聲,道:“家里有人,以后做小動作,咱倆還是隱蔽點好。”
  方志誠滿腹不滿地說道:“這是咱家,我想干嘛就干嘛。”言畢,他站起身,往臥室行去,然后朝著秦玉茗擠眉弄眼使眼色。
  秦玉茗則佯作看不見,惹得方志誠一陣暗惱。
  ……
  第二天清晨七點多,方志誠剛從外面跑步回來,秦玉茗便拿著電話走過來,道:“方才你的秘書小商剛才打電話過來,聽她的語氣有些著急。”
  方志誠接過電話,打了過去,商燕在那邊語言有點哽咽,道:“老板,我需要跟你請假,我父親去世了。”
  “啊……”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很快反應過來,低聲安慰道,“行吧,你的事情我會跟辦公室那邊交代好,你不需要擔心工作,處理好家里的事情之后,再來上班便是。”
  之前原本聽商燕說,手術還是比較成功的,但生命就是這樣脆弱,眨眼之間,人便離開了。
  商燕情緒平緩了些許,道:“大多數工作我已經與姜佩交接過……”
  方志誠知道商燕做事一向有條理,有大局觀,道:“你安心在家中處理好父親的喪事吧。”
  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簡單吃了秦玉茗親自準備的早飯,開車來到區委辦公室。時間挺早,才七點半,姜佩已經到了,正彎腰掃地。方志誠進門之后,只見她領口露出大片白膩,愣了數秒,才轉過目光,輕咳了一聲,道:“你來得挺早啊!”
  張曉亮說姜佩是花瓶,這的確沒錯,清早給了一下刺激,讓他渾身氣爽。
  姜佩連忙站起身,道:“商秘書今早五點給我打電話,說她父親過世了,然后還給我交接了工作,我怕來不及處理,所以便提前過來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目光從她精致潤白的鵝蛋臉上掃過,輕嘆道:“等下你去區委辦幫她請好假,另外囑咐區委辦對接一下,慰問一下小商。”
  政府部門如果有了紅白之事,都會集體組織慰問,若是喪事的話,一般會送花圈或者給慰問金。
  姜佩頷首道:“我等下便去。”
  方志誠點了點頭,緩緩進入辦公室,突然覺得身上有點燥熱,心中暗嘆了一聲,似乎很只是眨眼之間已然春分,換句話說,自己來到霞光區已經將近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