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23 地王級十七號地

(為dslq的萬賞加更,今日三更!)
  士為知己者死。張曉亮見方志誠沒有深究,便認可了自己送上來的人員調整名單,心中復雜之情自是難以言喻。方志誠知道張曉亮不會在名單上亂來,張曉亮盡管表現得很油滑,但他心中其實有一桿天平,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而外界對他的各種謠言誹謗,張曉亮也是一清二楚,很有可能是張曉亮故意營造出來的一種個人形象。
  水至清則無魚。想要跟別人套近乎,若是你刻板而無趣,誰愿意親近你?
  而且張曉亮此舉也有深意,他給人營造了一種錯覺,連張曉亮這樣的人,方志誠都敢重用,其他之人豈不是都能被方志誠所看重?
  方志誠還是能理解張曉亮的用意,抹黑自己,成全別人,這種大魄力,誰敢愿意做?
  從張曉亮身上,方志誠看到了古代縱橫家的風范,縱橫家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為了成功,偽裝自己又如何?
  與張曉亮聊了一會,姜佩進來送了一份比較緊急的文件,方志誠拿在手中看了看,簽了名字,張曉亮笑道:“姜老師現在已經慢慢熟悉工作了。”
  姜佩連忙搖頭,道:“大部分事情還是商秘書在處理,我就是個打雜的。”言畢,她搖著窈窕的身影出了辦公室。
  張曉亮自言自語地說道:“姜佩能力不錯,但放在哪里都很亮眼。”
  方志誠沒好氣道:“在你眼中,原來她是個花瓶啊?”若是換做別人,方志誠肯定要生氣,不過與張曉亮關系不一般,姜佩又是張曉亮通過諸多巧妙方法安排在自己身邊的,他知道張曉亮是開玩笑而已。
  張曉亮知道方志誠不以為忤,低聲笑道:“區委一枝花,還就只能擺在您這兒了。”
  方志誠沒好氣地用手指了指張曉亮,張曉亮笑了一聲,連忙告辭離開。
  轉眼到了周五,區委針對17號及周邊地塊召開競拍,共有八家企業參加了本次活動,玉茗傳媒集團也在列。
  前兩日,淮南首富沈千山旗下投資公司千山資本發布公告,準備投資玉茗傳媒集團,這一利好消息,使得玉茗傳媒集團的股票,在如今不太好的證券市場,脫穎而出,連續上了一周的漲停板。
  與此同時,玉茗傳媒集團再放出要涉獵文化地產這一消息,同時增資擴股,募資二十億元,按照現在的情勢,傳媒集團成功募集資金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如此一來,無論千山資本是否要投資玉茗傳媒集團,玉茗傳媒集團都有足夠的實力拿下17號地極其周邊。
  拍賣師簡單介紹了一下17號地及周邊地段的優勢,然后開出了競拍的低價,五千五百萬元,每次拍賣以百萬計算。
  按照市場價格,17號地及周邊地段的真實價格在一億元左右,八家企業都來勢洶洶,很快將價格炒到了九千萬,隨后漲價的幅度開始變得緩慢起來。但是到了一個億之后,價格又開始快速上漲,競拍的企業從八家變成三家,除了玉茗傳媒集團之外,還有來自云海的兩家上市企業,具備開發商業地產的競爭力。
  “1.5億元……”玉茗傳媒集團的代表,在1.4億元的價格上再次上漲一千萬,這使得滿屋傳來驚嘆之聲。
  盡管知道17號地塊位于同城化邊緣,但誰也沒想到這塊地能賣出如此驚人的價格。2008年漢州賣出的最高低價為4.5億,但那個地段位于漢州市區內,屬于黃金地價。
  拍賣師喊了三次,拍板落下,玉茗傳媒集團的代表長吁了一口氣,距離最終心理價格還三千萬左右,如果超過1.8億,玉茗傳媒集團將不會再購置這塊地。
  此次委托市局進行拍賣,拍賣師為國土資源局一位副處級領導,名叫鄭鵬,他極有經驗,拍賣時很有激情,1.5億元顯然也超出了他的預期,下了拍賣臺后,迎面走來一位來自霞光區的政府官員,“鄭主任,感謝你為霞光區賣出了一塊天價地。”
  與其他一二線城市相比,在漢州能賣出超過1億元的地便能被稱作地王,鄭鵬笑道:“成區長,其實我的心情跟你一樣,都非常激動,到1億元的時候,大家還在競相舉牌,當時我覺得頓時喉嚨很干,幾乎發不出任何聲音來,17號地及周邊地段,我去現場看過,能賣出這樣的價格堪稱奇跡,主要還是你們霞光區的宣傳工作做得好,吸引了這么多家有實力的企業。”
  成浩微微一笑,道:“瓊漢同城化工作推進和宣傳得很到位,現在已經成功吸引了大量省內外企業的關注。鄭主任,下次霞光區若是有重要地段需要拍賣,必定還是跟局里請您參加。”
  鄭鵬笑道:“行啊,夏老板都說過了,漢州發展看霞光,能為霞光的經濟發展出一份力,等同于為漢州做貢獻,何樂而不為!”
  成浩這時壓低聲音,道:“晚上有一個慶功會,屆時務必請您參加。”
  鄭鵬不太喜歡這種場合,笑著拒絕道:“那就不用了吧,拍賣是我的份內之事而已。”
  成浩笑道:“我可是接到了方書記的命令,務必請您到場,況且夏書記屆時也會參加,你作為主拍人,應該要現場跟夏書記匯報一下拍賣時驚心動魄的情形。”
  鄭鵬聽說夏蘭山要參加慶功會,自然愿意前往,跟夏蘭山同坐在一個場合吃飯,這不僅僅是榮幸,很有可能變成一個天大的機遇。
  鄭鵬醞釀片刻,表情看上去很糾結,終究還是點頭,道:“也罷,晚上的慶功會,我一定參加。”
  與鄭鵬分開之后,成浩連忙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匯報到:“成功邀請到鄭鵬了,這家伙果然聽到夏書記會到場,立馬答應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鄭鵬是市國土局專門負責國有資源競拍事宜的副局長,若是能與他做好工作,他以后對霞光區大量競拍工作也勢必會上心一些。今天如果不是鄭鵬在其中發力,恐怕價格在1.2億元左右就會結束。鄭鵬今天的情緒高漲,對于最終的成交價有著很大的影響。”
  拍賣師的作用十分重要,能夠影響到拍賣物品的最終價格。
  成浩疑惑道:“老板,你都沒在現場,怎么跟親眼見到的一樣?”
  方志誠道:“誰說我沒在現場?我只是隱蔽在一個角落里而已,這么重要的競拍,我豈能不親臨現場?”
  成浩一陣無語,自己昨日分明邀請方志誠多次,想讓他來到現場觀摩拍賣會的,當時被方志誠一口拒絕,未曾料到方志誠竟然還是出現在了現場。不過,拍賣現場都是需要有邀請函才能參與的,自己并沒有給他邀請函,那方志誠是如何進入的呢?
  掛斷成浩的電話,方志誠坐在轎車的副駕駛上,笑道:“茗姐,這么重要的拍賣會,你竟然沒有進入現場,而是讓我拿了你的邀請函,這似乎有些不妥吧?”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淡淡笑道:“這塊地我勢在必得,又何必現場去看呢,倒是你,肯定在琢磨傳媒集團最終會以多少錢拿下那塊地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坐在你助手身旁,那種感覺真的很刺激,我也沒料到,其他幾個企業也如此看好那塊地。”
  秦玉茗微笑道:“還不是你們招商局此前的公關及宣傳工作做得好,我們都被你們給洗腦了。”
  方志誠哈哈笑道:“現在后悔可來不及了哦,拍賣已經結束,愿賭服輸。”
  秦玉茗輕嘆了一聲,道:“后悔什么?我這是在支持你的工作,即使一分錢不賺,也要咬牙拿下這塊地。”
  方志誠知道秦玉茗不是隨口一說,他心中還是挺感動的,唏噓地說道:“茗姐,這才過了多久,沒想到你已經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商人了。”
  秦玉茗抿嘴一笑道:“我是沾你的光,如果不是你指點,哪里會想到做一個與傳媒有關的產業?”
  方志誠伸手握住了秦玉茗的手,道:“茗姐,相信我吧,影視主題公園一旦建成,這將是一個影響淮南,乃至整個華夏文化旅游產業的重大事件。”
  秦玉茗頷首微笑道:“若不是相信你,我又怎么會這么果斷呢?走吧,不是還有慶功會嗎?對了,咱倆一起出現,會不會影響不大好?”
  方志誠搖頭笑道:“沒事!玉茗拿下17號,又沒有走歪門邪道,正大光明,又何須介意別人的眼光呢?”
  秦玉茗還是有些猶豫,道:“人心叵測,若是別人知道你我的關系,有幾個相信這其中根本沒有任何貓膩呢?”
  方志誠見秦玉茗始終堅持,終究還是下了車,沒有與秦玉茗同行。
  方志誠給郭勁遠打了個電話,讓他來接自己,趁機抽了一支煙,吞云吐霧一番。
  17號地的事情終于告一段落,其中有波折,但最終還是由玉茗傳媒集團拿下,預計在三年內將會建成淮南乃至華夏最有個性的影視公園,以五億左右的投資額,帶來年過百億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