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622 入虎穴方得虎子

(書友11184804是真壕,今日又賞四萬,鑒于過兩日有二盟出現,所以您的加更,我先欠三章,下月一定補上。今日三更,補dslq的萬賞加更、書友11184804的四萬賞之一。煙斗燃起來了,大家燃了否?這個月目標:血戰月票榜前二十!煙斗原本忐忑,但現在很有信心,因為有你們支持!)
  陳夏輝原本不過是組織部排名第四的副部長,能夠在這一輪競爭中脫穎而出,差一步成為組織部長,主要有趙崚在背后支持。趙崚為了幫助陳夏輝,也算是付出了大手筆,親自與夏蘭山多次迎檢,以至于夏蘭山對陳夏輝的印象一直還算不錯,最終得知陳夏輝是幕后黑色也是大吃一驚。
  如同方志誠一開始與他說的,如果沒有查出真相,很有可能在市委常委中養了一條毒蛇。可以猜想,夏蘭山對趙崚此次的引薦暗藏腹誹,以后趙崚想要再推什么人,恐怕夏蘭山必定是要慎重考慮一番了。
  趙崚在燕京得知這個消息,自然是無比憤怒,他顯然也沒料到陳夏輝是毒害萬衡的人,不禁暗惱自己被陳夏輝給坑了。不過,趙崚跟陳夏輝并沒有牽扯到具體的利益,不知者不罪,自己到不至于落水。
  他長嘆了一口氣,決定還是多了解一下此事的前因后果,于是給馮遠征打了個電話。馮遠征是紀委書記,在公檢法系統有一定的威望,肯定知道一些內部消息。
  趙崚還沒有開口,馮遠征便道:“是問陳夏輝的事情吧?他已經被送到省里去了。不知是誰將消息捅到了省里去,所以人直接轉移到瓊金去了。”
  趙崚蹙緊眉頭,疑惑道:“前兩日我跟你聯系,你不是還說調查小組那邊并沒有什么具體的線索嗎?”
  馮遠征長嘆一聲,緩緩道:“此次案件并非調查小組破獲的,而是霞光區成立了一個秘密小組,跨省查找線索,最終成功找到了關鍵人物。”
  “霞光區?”趙崚第一反應便是將之與方志誠聯系起來,沉聲道,“方志誠安排人秘密調查的?”
  馮遠征嗯了一聲,輕嘆道:“這次案件雖說不會公開,但在內部已經廣泛傳開。霞光區的公安系統和市里的公安系統來了一次間接地碰撞,結果以霞光區告勝,形成的影響力你可想而知。”
  趙崚凝眉道:“區公安局怎么也沒跟市里通個氣?這不是越級辦案嗎?”
  馮遠征嘆了一口氣,道:“談不上越級,因為案件發生在霞光區,所以他們有理由查案。而且,調查小組辦案前后都是隱秘開展,獨立辦案,并沒有命令區公安局務必提供重要線索及幫助。”
  趙崚冷笑一聲道:“霞光區這分明是扇了市里一個響亮的耳光啊……”
  馮遠征微微一怔,暗忖外面傳言趙崚和方志誠關系十分糟糕,看來所言非虛,外部對霞光公安局表達了個中贊賞之聲,但偏偏是趙崚從例外一個角度來質疑霞光公安局辦案的合理性。
  馮遠征也是個心里敞亮之人,便順著趙崚的話,道:“這事兒的確讓調查小組那些人顏面無光。”
  趙崚沉聲道:“此事莫非就這么結束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既然市委委派市公檢法成立調查小組,那么事情就由該小組來承擔,為何區公安局在背后查案,這不是破壞了規定嗎?”
  馮遠征笑道:“不過,夏書記對此并沒有過多追究,既沒有責怪霞光區的越權辦案,也沒有對調查小組辦案不利追責。”
  趙崚不屑地說道:“蘭山書記老毛病又犯了,最喜歡寫糊涂賬了。”
  馮遠征笑了笑,沒有繼續順著趙崚的話說下去,趙崚在部委有牛人照應,自己可沒有那種底氣,在背后說市委書記的不是。
  馮遠征道:“現在常委會決定重新安排新任組織部長的人選,老趙你是不是要早點回漢州?”
  趙崚沉聲嘆了一口氣,道:“此事我已經沒有資格再干涉了,陳夏輝一事,蘭山書記必定對我心懷不滿,我在部委這邊也到了關鍵時刻,還是過一段時間再回漢州吧。”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馮遠征將話筒放好,臉上露出了嘲諷之色,暗忖這個趙崚是越來越狂妄了,現在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里,似乎整個霞光區就他趙崚最牛。
  正常人遇到趙崚這種不可一世的性格,心中都有怒火,馮遠征也是如此。但馮遠征之所以百般討好,是因為趙崚在漢州的地位之穩牢不可破。
  馮遠征能理解趙崚最后幾句話的意思,組織部長的人選,趙崚是不想插手了,但希望自己來努力一把。馮遠征托著下巴想了許久,終究還是沒有下定決心,畢竟夏蘭山的態度很曖昧,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表意見,究竟選擇誰來頂替萬衡的位置。
  所以還有一種可能,夏蘭山怕是還準備讓萬衡回來擔任這個組織部長,諸事安排只是為了應付常委會眾人而已。最近這段時間,已經傳出消息,萬衡在云海恢復得不錯。
  如果夏蘭山不愿萬衡繼續擔任組織部長的位置,絕對會在此刻搶跑,盡快補位,不給萬衡東山再起的機會。
  馮遠征也是個老謀深算之輩,嘆了一口氣,終究還是決定按兵不動。趙崚吃了個悶虧,已經沒法再主導局面,自己可不能此刻當他之槍,免得遭人忌恨。
  ……
  方志誠坐在辦公室內,找出了一張白紙,在上面寫上了市委現在的陣營分布,夏蘭山位于金字塔尖,其余兩派為胡鋼、趙崚。胡鋼比較低調,主要是因為夏蘭山十分看中趙崚,并將之視作接班人來培養。胡鋼的勢力主要在政府的一些領域,比如質監局、工商局等,而趙崚牽扯的人比較多,不僅政府財政、科技局、經信委等部由他主導,而且還跟紀委、宣傳部等市委機關有很緊密的聯系。
  從諸多角度分析,趙崚都不是一個很好對付的選手,尤其自己現在不過區委書記,雖說在市里能夠發聲,但還是跟趙崚差了一個平臺。
  方志誠陸續寫了二三十人的名單,這些都是現在市里關鍵位置的人員,隨后他在這些名單后面標注了只有自己看得懂的ABCD四個級別。弄完一切之后,方志誠給張曉亮打了個電話,十來分鐘之后,張曉亮便匆匆趕了過來。
  張曉亮手里提著一個袋子,放在了沙發邊,笑道:“前兩天去省委教育調研,帶了一點土特產,不是什么貴重東西,還請您收下。”
  方志誠瞄了他一眼,暗忖張曉亮知道自己的性格,恐怕就是一些土特產,所以也就沒有多言,手里捏著白紙遞給了他,道:“你看看,幫我參考參考。”
  張曉亮仔細看了兩眼,輕聲道:“有兩人的關系要重新定位一下。工商局局長宦強,他應該是夏書記的心腹人馬,不能歸屬于胡市長這邊;另外,經信委主任沈云龍,也是夏書記一手提拔上來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沉聲道:“沒想到夏書記的關系網撒得如此之深,讓人很是驚訝。”
  張曉亮頷首道:“蘭山書記性格穩健,他看似執政保持中庸之道,但在漢州這么多年來,的確做到了兩個字‘維穩’。前幾年漢州一直風平浪靜,直到去年才有所改變。”
  方志誠知道張曉亮是指自己來漢州之后,才使得漢州的官場變得漂移不定,他輕嘆了一聲,道:“中庸之道固然可取,但并非長治久安之法,時代在改變,社會在進步,經濟大環境越來越好,如果不提速,不搶跑,早晚會落后于人。漢州現在雖說談不上落后,但比起南部幾個發達城市差了不止一點。”
  張曉亮心中暗惱,自己方才所言,有部分內容似乎在指責方志誠的到來,打破了漢州的擰緊,連忙笑著說道:“方書記,我認為,漢州還是需要拼一拼的,夏書記現在不是也有所改變,在多次會議上強調改變、改革、創新!”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骨子里的東西,那是無法改變的。”
  盡管夏蘭山在明面上支持自己搞改革,但是方志誠與之接觸也有一段時間,夏蘭山骨子里還是求穩,對于一些新鮮的事務,他保持慎重的態度。
  多說無益,還得用實際行動來改變現狀。
  方志誠咳嗽一聲,轉移話題道:“最近聽說你的花邊新聞不少啊?又是聚眾打麻將,又是頻繁出入夜總會!”
  張曉亮臉色紅白一陣,低聲道:“有句話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您讓我組織人馬,收攏人心,我沒有太多辦法,只能用這種比較低俗之法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張曉亮,淡淡笑道:“我能理解你的用心。有句話叫做,亂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衣,你自己也得注意分寸,不要留下太多把柄才是。”
  張曉亮能讀出方志誠的弦外之音,連忙點頭,笑道:“精明的獵手,怎會不認識自己挖的捕獵陷阱?”言畢,他從包里拿出了一疊資料,擺在方志誠的手邊,低聲匯報道:“這是一些人員名單。”
  方志誠隨意地翻了翻,頷首道:“明天你與老喻見個面,把這個資料交給他看看即可。”
  張曉亮笑道:“你是這世界上最爽快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