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621 萬衡中毒案告破

(今日第五更,依舊為了書友11184804而爆更!我已精疲力竭,不知眾書友,看得爽嗎?)
  晚上十點左右,方志誠剛洗完澡出來,樸泫雅便拿著手機送過來,匯報道:“一直在響,應該有急事呢。”
  方志誠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接過手機,發現項新打來的,頓時意識到估摸是萬衡中毒案有進展。
  他踱步到陽臺,回撥過去,項新在電話那邊激動地說道:“方書記,事情終于明朗了,萬部長的確是被人給下毒的,現場還有幫手。”
  “是誰!”方志誠的語氣變得無比凝重。
  項新道:“奉家山是主謀,另外還有一人……”
  方志誠微微一怔,頓時感覺頭皮發麻,一桌人總共不過十余人,竟然有兩個人要陷害萬衡。方志誠輕吁一聲,道:“我來猜猜,不會是張志佳吧?”
  項新有點驚訝,疑惑道:“方書記,你太神了,如何猜出的?”
  方志誠回憶那一日在醫院見到張志佳時,張志佳盡管表現得十分關心萬衡的安危,但隨后就沒有了張志佳的消息,他整個人就如同消失了一般。秘書若是與領導關系融洽,即使明知對方勢弱,也不會如此冷漠。但張志佳確實表現得有點無情無義了。
  方志誠只是憑感覺猜出張志佳有貓膩,沒有什么證據,便如實道:“憑第六感而已。我估計張志佳肯定不是政府這邊的幕后黑手,想必還有其他人。張志佳最多只是被利用了而已,幕后主謀肯定還另有其人。現在兩個直接聯系人已經鎖定,那就好辦了,先逮捕奉家山和張志佳,然后追問出其他兇手,速度務必快,我估計對方肯定有所警覺了。”
  項新點頭道:“兵分兩路,一部分人針對奉家山去了云海,另一方面則已經去逮捕張志佳。不過,如你所料,張志佳并不在家中,我懷疑他畏罪潛逃了。”
  方志誠面色變得凝重起來,沉聲道:“沒想到對方如此狡猾,我估計你們跨省抓捕,盡管行動機密,但還是引起了對方的關注。他們做賊心虛,一有風吹草動,便如同驚弓之鳥。”
  項新嘆氣苦笑道:“現在如何處理?我估計奉家山也很難抓到。”
  張志佳都聞風而逃,奉家山肯定是更快一步離開,奉家山是跨國公司的地區總經理,簽證比較方便,一旦逃出國外,恐怕就沒有太多辦法了。
  方志誠擰眉道:“你先別著急。我打個電話,問問……”
  隨后方志誠連忙給湯雪打了個電話,時間已經不早,湯雪已經睡下,她見是方志誠打來的,連忙抱著電話出了病房。
  方志誠長話短說:“嫂子,現在有件事要麻煩你,我們懷疑奉家山跟萬部長中毒有關,所以還請你給他打個電話。”
  湯雪微微一怔,疑惑道:“為何要我打?”
  方志誠解釋道:“嫂子,當時毒害萬部長其中一人已經被抓到,而奉家山可能已經知道了消息。”
  湯雪擰起秀眉,沉思片刻,道:“行,我給他打電話,需要我怎么跟他說?”
  方志誠道:“你就說,想要跟他見一面,上次的事情,你仔細想過,還可以當面聊聊。”
  湯雪臉上露出些許猶豫,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道:“我試試吧。”
  方志誠掛斷電話,心中也有點拿不定主意,不知湯雪給奉家山打電話究竟有沒有用。他現在只能賭奉家山對湯雪的感情,人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唯一能夠留住奉家山的,恐怕就是湯雪了。
  等了五六分鐘,湯雪道:“我已經與他約好,在醫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廳見面。”
  方志誠心中一喜,暗忖奉家山果然對湯雪迷戀到了癡迷的地步,連遇到危機也不顧,見老情人給自己打電話,還有非分之想。
  咖啡廳內,燈光有些暗淡,雖然這里運營到凌晨兩三點,但此刻已經沒有太多的顧客,湯雪靜靜地坐在角落里,目光落在身前的玻璃杯內,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盡管年過四十,但舉手投足還是留有那種動人的氣質。
  奉家山推門而入,一向很注意風度的他,臉上竟然有些憔悴,不過見到遠處的湯雪,他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難以言喻的笑容。
  “湯雪,讓你久等了!”奉家山輕嘆道。
  湯雪瞄了一眼奉家山手上的行李,疑惑道:“怎么?你要出差?”
  奉家山頷首道:“總公司那邊要開一個會議,所以我等下就走!”
  湯雪道:“那會不會影響你趕飛機?”
  奉家山搖頭,道:“明晨的航班,為了防止到時候來不及,所以今晚就住在飛機場附近的酒店。”
  湯雪點了點頭,道:“那就好!”
  奉家山跟服務員要了一杯檸檬水,目光有些炙熱,道:“湯雪,接到你的電話,我很高興,對于上次我的失態,我表示誠懇的道歉。你也知道,大學時代,我們曾經那么相愛。我至今未婚,那是因為忘不了你。”
  湯雪平淡地說道:“家山,跟你見面,只是想跟你解釋清楚,我能夠原諒你,并且理解你……”
  奉家山臉上露出了笑容,道:“湯雪,你還是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對了,老萬的身體如何了?”
  湯雪搖頭苦笑道:“恐怕下半輩子都要變成一個癡呆了。”
  奉家山連忙道:“湯雪,你要不再考慮下我上次的建議,跟我走吧,我可以將一切全部給你。”
  湯雪抬眼看了一下奉家山,道:“我可以跟你走,但有件事我想知道……”
  奉家山聽到湯雪愿意跟自己離開,心花怒放,連忙道:“說吧,我一定知無不言。”
  湯雪語氣突然變得冰冷,道:“老萬中毒,是不是與你有關?”
  奉家山頓時覺得有點不對勁,他連忙站起身,道:“湯雪,你瘋了嗎?老萬中毒,怎么可能跟我有關?”
  言畢,他就連忙提起行李箱往外走,這時門外已經有三個便衣恭候多時。為首的那名便衣道:“奉家山,我們懷疑你跟萬衡中毒案有關系,所以請你跟我們去漢州走一趟,也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奉家山眼中露出絕望之色,他不多久之前得知那個提供毒藥的男子被逮捕了,所以連忙買了飛機票準備出國,但國際航班的飛機票沒有那么好買,最遲也得明天凌晨,于是他便打算先離開住所,隨便找個酒店,然后第二天一早便離開。
  但是,湯雪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想要與自己見一面,奉家山便琢磨跟自己心愛的女人見最后一面,甚至湯雪若是愿意的話,自己可以帶她去美國。
  然而,真相是,湯雪與漢州警方聯手玩了個甕中捉鱉之計,讓自己自投羅網。
  “湯雪,我不恨你!”奉家山知道一切完蛋了,他很平靜地與湯雪說道。
  望著奉家山進了轎車,湯雪站在風中夾*緊了風衣,她突然眼眶濡*濕,因為意識到,是自己害了萬衡……
  第二天下午,項新再次打電話過來匯報,張志佳被湘北省警方在火車站給攔截了。湘北距離淮南足有八*九百公里,張志佳不到十二個小時奔襲這么遠,早有計劃好了路線。當天晚上,張志佳被押送回漢州,張志佳知道事情隱瞞不了,最終還是選擇如實交代。
  那天的飯局其實就是為了陷害萬衡而設下的一個局。奉家山想要來漢州投資,一開始并非萬衡知道,而是被市委組織副部長陳夏輝所發現。兩人溝通一番之后,奉家山想到要報復萬衡,便與陳夏輝進行了合作。
  陳夏輝被萬衡壓制了好幾年,心中多有不滿,同時又輾轉聯系了張志佳,一同設下了對萬衡的必殺之局。
  為了防止有人查出毒源,所以毒藥是從外面送入的,奉家山負責將萬衡灌醉,然后由張志佳趁萬衡不備,暗中下毒。犯罪的過程很簡單,但因為三人配合得很好,各有分工,所以顯得天衣無縫。至于漢州市公安系統的那個專案小組,如果不找到那個棒球帽男子的話,根本無法查出誰主導了一切。
  三人都有各自的動機。首先陳夏輝是為了組織部長的位置,如果萬衡出事,那么自己就能取而代之,其次奉家山則是為了報復萬衡當年的奪愛之仇,最后張志佳則是鬼迷了心竅,被陳夏輝用各種好處給誘惑了。
  案件被破,前后不到二十天,霞光區公安局無疑功勞最大,讓市局的調查組顏面難存。至于項新在其中起到關鍵作用,自然要在功勞簿上記上大功一件。
  同時,市委常委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因為他們原本將陳夏輝定為下一任的組織部長,未曾料到,陳夏輝竟然是兇手,于是市委常委要召開工作會議,重新選擇一個合適的人。這也間接為萬衡能夠回到原來的位置,拖延了一定的時間。若是重新審核、提拔一個新組織部長候選人,起碼要一個月的時間。
  方志誠親自去了一趟云海,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萬衡。
  大仇得報,突現轉機,讓萬衡對于恢復自己的健康信心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