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20 撒謊也是門學問

(為書友11184804四萬賞爆更,今日第四更!)
  根據醫院康復專家的診斷,萬衡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完全康復的可能,但是時間恐怕要到一年以上,所以萬衡若是能在一個月內恢復七成,這絕對堪稱奇跡。不過,與湯雪的對話聽得出,萬衡意志力十分堅強,而且心態不錯,所以方志誠也有一定的信心。
  與宋文迪打完電話之后,方志誠跟戚蕓通了個電話,了解發改委鐵路辦的一些資料。戚蕓道:“我正準備跟你說這件事呢,沒想到你消息倒也靈通,看來下次不需要我跟你透露什么了。”
  方志誠連忙笑道:“我得到的消息哪有你的那么準確?我只是聽到了一些小道消息,特地來向你求證的。”
  戚蕓莞爾一笑,道:“瓊漢同城化項目是基礎,但交通是核心,如果成為一個小時城市圈,那么就真正地實現同城了。打個簡單的比方,瓊金現在房價很高,熱門的樓盤已經超過兩萬元每平方米,所以居民的成本很高,即使外來務工人員想要租房,那也是一筆不菲的支出,如果瓊金和漢州能夠打通城際地鐵,讓居民在兩城的出行時間控制在一個小時以內,那么在瓊金工作的居民便會考慮到瓊金購房。如此一來,漢州便真正成為衛星城。”
  方志誠凝眉沉聲道:“交通問題一直是同城化重點解決的,去年開始兩地汽車長途客運站已經開通了直達班,每隔十五分鐘一個班次,但遠遠解決不了兩地居民出行的問題。文書記很睿智,他看到了問題,并且想要解決問題。”
  戚蕓微笑道:“現在全國各省都在計劃造輕軌或者地鐵了。為了活躍城市之間人員的流通,利用輕軌或者地鐵,這是一個有效的方法。”
  方志誠蹙眉道:“這其中有一個小問題,為何政府要拋開城市運營聯盟來搞交通?”
  戚蕓暗忖方志誠很敏感,其實交通也是同城化項目中的重要方面,當初宏達集團聯盟在招標的時候,合同里也是明文標注,如果建設城際交通系統,其中必然也要由宏達集團進行牽頭。但政府現在似乎忘記了這一點。
  戚蕓苦笑道:“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一切。”
  方志誠沉聲道:“當初與宏達集團簽訂的合同里,可是白紙黑字寫著的,現在政府想要撇清關系,這可是嚴重的違約。”
  戚蕓輕聲嘆息道:“志誠,你對省鐵路集團的情況并非不了解,這是一個國家直管單位,上下層聯系緊密,集權非常明顯,簡而言之,省交通部門也沒有辦法對其束縛。瓊漢同城化想要成功,總要在交通上作出一定的突破,而以宏達集團的實力,他們在鐵路交通方面沒有任何經驗,所以省鐵路集團也就非常的強勢。”
  方志誠并不這么認同,道:“宏達集團作為主要的工程牽頭方,他們才擁有主導權,如果省鐵路集團不愿意按照要求開工,那么他們完全有條件面向全球公開招標。在我看來,鐵路交通這一塊,雖說這兩年咱們的技術進步得很快,但在全球而言,還不是最頂尖的技術。”
  戚蕓聽方志誠這么說,臉上露出了驚容,道:“你的意思是招引一個國外的公司來承建瓊金和漢州的城際交通系統?”
  方志誠沒有否認,語氣凝重道:“如果國外提供的技術可靠,價格也合適,為何不讓國外的企業來試試呢?況且據我所知,全國有不少地鐵集團,比如云海、燕京、粵州,他們的城際交通技術也非常成熟,與省鐵路集團相比只會更有優勢。”
  戚蕓嘆道:“鐵路系統是壟斷行業,你的話太過理想化,即使省委能夠通過,部委恐怕也不會輕易認可。淮南的鐵路交通工作,不交給省內的鐵路直屬機構來承建,怎么也說不過去。”
  方志誠一聲嘆息,道:“瓊漢同城化原本就打算完全面向市場化,項目承包給企業,然后企業按照市場規律辦事,然而政府方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多次試圖改變這種想法,實在讓人無奈無語。”
  戚蕓知道方志誠為何如此失望,但她只能從省委角度來考慮,“文書記,為了交通這一塊親自去部委跑了多次,但最終還是被部委給否認。交通向來是政府樞紐,交給民營來弄,誰能保證質量,誰來承擔風險,后果誰也無法預測。這是影響民生的大計。”
  方志誠遺憾地說道:“宏達集團莫非已經與政府達成一致了?”
  戚蕓頷首道:“經過幾次接觸,卜省長親自約談了宏達集團的董事長,獲得了對方的同意。當然,若是成立瓊漢城際輕軌集團,宏達方面會以一部分資金注入,占取一定的股份,后期獲益的話,會有一部分收益分紅。”
  方志誠苦笑道:“這似乎看上去已經是最完美的答案了。”
  “在華夏,政府和企業之間的對話,總會由政府占據優勢,大家心知肚明。”戚蕓點頭道,“對了,金鋒已經成同城辦調往鐵路辦,負責瓊漢城際交通的研究與整合。如果不出意料的話,瓊漢城際交通集團成立之后,金鋒將會是政府方的代表,成為集團的執行董事。”
  方志誠微微一怔,戚蕓知道金鋒與自己的過節,所以適時將這個消息告知方志誠。
  方志誠不禁苦笑道:“見同城辦已經沒有權力更沒有油水可撈,這家伙最終還是選擇了跳到另外一個位置上。”
  戚蕓道:“金鋒現在是省發改委副主任,他是全省發改委系統最年輕的副廳級干部,所以發改委主推他,倒也是理所當然之事。不過,他換到了鐵路辦,跟你不會產生直接的利益沖突,倒也無妨。”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金鋒此人心機很重,私欲很強,讓他來負責鐵路辦的工作,絕對會出現問題,他不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戚蕓笑道:“沒想到你對他的評價如此不堪。金鋒在省委現在名氣不小,被人視作文書記的得意門生呢。”
  方志誠吸了吸鼻翼,道:“我太了解這個家伙了。”
  金鋒在省委混得的確勢頭迅猛,因為原本就是文書記從豫南調入的,所以大家都知道金鋒與文書記關系緊密,然后有人因勢利導,放出謠言,導致大家都誤以為金鋒是文書記的得意門生。
  這消息無傷大雅,即使傳入文景隆的耳朵里,這個封疆大吏恐怕也只是一笑了之。
  方志誠聽到此處,不僅滿腹怨氣,道:“文書記承認了嗎?我懷疑,這根本就是金鋒個人為了夸大自己,故意造出來的留言。”
  戚蕓頓了頓,笑道:“倒也有這個可能。”
  人在官場之中,借勢是一個常用之法。曾經有過這么個笑話,有個鄉鎮副科級的官員辦公室里有一個相冊,每當有客人過來,他就有意無意地讓對方看那個相冊,相冊里有該名官員與很多市委領導的合照。后來這個消息傳到了縣里,這個副科級官員就順利地往上升了一位。然后他的相冊內的照片就換了,多是一些和省委領導的合照。方法一樣,效果也一樣,他很快被市里提拔,短短兩三年內,連升了幾級。
  官場很多時候就是如此諷刺,學會撒謊也是一種本領。
  掛斷了戚蕓的電話,方志誠心中覺得有點不舒服,一方面得知金鋒竟然有開始蹦跶起來了,這家伙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生命力極其頑強,機遇也很不錯,總能滿血復活。另一方面,因為瓊漢同城化項目遇到了問題。
  PPP模式是一個創舉,是按照市場規律構建城市的每個肌體,每個細節,但在實際操作的過程,卻是遇到了諸多問題,政府在轉型過程中,還沒有完全擺正自己的位置。
  按照市場化的角度,政府已經將所有權全部交給企業,那么企業只需要對合同的指標負責,至于如何完成各種指標,則由企業自己來操作。
  但現在交通這一塊,宏達集團終究還是顯出了無力之感。政府沒有將這部分完全交給宏達集團來進行市場化運作,面向國內外進行招投標,而是將省鐵路集團強行塞了進來。按照現在的合作形式,極有可能是省鐵路集團出技術與施工*力量,宏達集團出資金,政府方面由發改委組建鐵路辦,三方共同推進瓊漢同城化城際交通系統成型。
  宏達集團在三方之中,無疑是最弱勢的,出了錢,沒有監督權,也沒有話語權,最多在盈利的情況下,能夠獲得分紅。而能分到多少,就看政府怎么給了。
  但事實上瓊漢城際交通系統從新建到成型,想要盈利的話至少得等到五年之后,虛無縹緲、不在手中掌控的未來,宏達集團內部肯定出現很大的爭議。政府恐怕沒有考慮過,如果宏達退出瓊漢同城化項目,那將會造成致命的后果。
  政府所處的角度習慣性高高在上,企業的思路其實很簡單,他們追求的只有利益,當明確獲知無法獲利或者風險太大的情況下,會選擇毫不猶豫的后退,到時候那可就難辦了。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畢竟自己現在的職務還太低,瓊漢同城化如何規劃,如何執行,他空有諸多想法,卻無法一展抱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