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2 愛情場上無強者

林譯文是一個聰明人,他瞧出對方早已是有備而來,所以決定忍氣吞聲。
  “你們要求賠償多少?”林譯文聲音清冷地問道。
  “十萬!”秦律師輕描淡寫地說道。
  “什么?”林母瞬間跳起來,眼中射出憤怒之色,怒道,“你們這不是欺負人嗎?我兒子還躺在床上,不跟你們計較那就算了。還跟我們獅子大開口,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秦律師微微一笑,從皮包里掏出一份文件,走過去放在林譯文的身側,輕聲道:“跟你們要十萬塊錢,并非信口開河,而是有依據的。其中包括精神損失費、誤工費、醫藥費等,若是你們有所懷疑,完全可以找律師進行核算。事實上,這么多錢是以同情價處理的,否則至少得翻倍。”
  葉譯文顫抖著手,粗粗瀏覽一番,他雖然不懂法律,但從法律文書的行文風格,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律師準備的。
  葉譯文沉聲道:“這筆錢是個天文數字,對于我們這樣的家庭而言,負擔太大。如果真想私了的話,還請你們退一步。”
  秦律師點了點頭,淡淡道:“我的當事人十分通情達理,他考慮到你們的家庭情況,并表示若是林壑能主動與我的當事人道歉,愿意將費用降低一半。”
  “這不可能!”林壑憤怒地用手捶著床褥,氣急敗壞道,“我絕對不會向他們道歉,即使是死。”
  林譯文面色凝重地看了一眼林壑,沉聲道:“一個道歉值五萬塊,你有什么理由不去做?”
  “可是……”林壑咬緊牙關,面對目光嚴肅的父親,他喪失堅持的勇氣,“好吧,我同意跟他們道歉。”
  秦律師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支錄音筆,點頭道:“那你現在道歉吧,我會把資料帶回去給當事人。”
  “對不起!對于先前的冒犯,我感到十分慚愧,希望朱友明能接受我的諒解。”林壑情緒低落地說道。
  秦律師收起錄音筆,遞出一頁紙,“這是我當事人的銀行賬號信息,請你們在一個工作周之內,將錢匯入該賬號。”
  林譯文不動聲色地站起身,將那頁紙放入口袋中,點頭道:“那就不送了。”
  林壑惘然地躺在床上,回想著昨晚至現在發生的一切,他感覺如同做了一場噩夢,不僅自己受了重傷,而且未婚妻還莫名其妙的沒了,更要接受賠償,當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爸……我!”林壑羞愧地低下頭。
  林譯文輕嘆一口氣,低聲道:“你以前過得太輕松,現在讓你遭受一次挫折,那也是件好事。切記行事不要太高調,這是一個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世界。吃一塹長一智,以后不要讓自己浮在水面,要沉在水中,不要成為別人的靶子,而要成為聰明的獵手。”
  ……
  六點半左右,方志誠從客房內醒來,他小心翼翼地出門,在菜市場買了早餐、新鮮蔬菜及五花肉與兩尾活蹦亂跳的大鯽魚,隨后回到公寓,第一件事將還在夢中的趙清雅喊醒。趙清雅揉著惺忪睡眼,見餐桌上擺放著各種早點,心情才舒緩不少,簡單洗漱一番后,便與方志誠一起吃早飯。
  吃完早飯之后,趙清雅緩步走到廚房,發現準備不少食材,挪步移到門邊,神色翩躚道:“你這是準備午飯,獻殷勤嗎?”
  方志誠收拾著餐桌,輕聲笑道:“做人要自覺,欠了雅姐這么多,總得補償一下才行。”
  趙清雅淡淡道:“我嘴巴可是很挑,若是你做得不好吃,先做好被我吐槽的準備。”
  方志誠聳肩,自信地笑道:“不過,若是真心覺得不錯,還希望雅姐不要吝嗇夸獎。”
  趙清雅正準備再打擊一下方志誠,主臥內傳來手機鈴聲,她嫣然一笑,快步走進去。片刻之后,趙清雅將睡袍換去,穿一件寬松的居家T恤,柔聲道:“事情已經解決,林壑賠償五萬元,同時并口頭錄音,向朱友明和你道歉。”
  方志誠臉上露出浮夸的表情,張大嘴巴,贊嘆道:“雅姐,你是怎么做到的,這么棒!”
  趙清雅被逗樂,旋即解釋道:“你們的運氣不錯。舉辦婚宴的那家酒店正好是宏達集團旗下產業,因此調用監測錄像不用花費太多波折。錄像正好攝下林壑動手打朱友明的場景。林譯文雖然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長,還與葉市長是親家關系,但葉市長得知林壑背著自己女兒在外面亂玩女人,自然勃然大怒。面對這樣的局面,林壑只能自吞苦果。”
  方志誠輕吁一口氣,感嘆道:“沒想到峰回路轉,事情還能這么發展?”
  趙清雅莞爾一笑道:“只能說明你運氣太好,判斷準確,正好找到我來幫你解決這件事。不過我提醒你,那五萬塊錢,必須要抽百分之二十的分成,交給秦律師。”
  “百分之二十,那豈不是一萬塊?”方志誠露出肉疼的模樣。
  趙清雅探出玉指在方志誠的腦門上輕彈一記,沒好氣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若不是秦律師,你倆說不定現在還蹲監獄呢。要尊重別人的智慧與工作成果,還有千萬不能小氣,否則以后還幫你辦事?”
  方志誠無奈苦笑,連連搖頭,低聲道:“早知道當初學法律,靠一張嘴皮子,便能抽這么多,完全就是搶錢啊。”
  趙清雅乜了方志誠一眼,知道方志誠故意在與自己斗嘴而已,苦笑道:“這世界上可沒有后悔藥吃,你還是乖乖一點,遵循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吧。”
  言畢,趙清雅拋給方志誠一個令人銷魂的媚眼,轉身走進衛生間,不就之后,里面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方志誠知道趙清雅在洗澡,便走到客廳開始泡茶。十來分鐘之后,趙清雅頭上裹著一條淺黃色的毛巾,纏住濕漉漉的秀發,上身穿著一件寬大白色襯衣,鈕扣間依稀能看到雪白玉肌,毛巾纏得不夠嚴實,依舊有水珠垂落,沾濕衣領與前襟,春光隱約之間,秀出那誘人的曲線。趙清雅下身穿著一條淺灰色的蕾絲鏤空短褲,將臀部包裹得緊繃,居家的休閑裝扮,使趙清雅顯得更加性感,窈窕嫵媚。
  方志誠忍不住多打量一番,暗自吞了一口口水。人相處久了之后,會自動忽略外貌的缺點,因此趙清雅如今在方志誠的眼中,越來越美艷動人。她那張略帶弧度的俏臉,因為剛經過水霧的滋潤,眉若柳葉,眸若新月,鼻若玉錠,唇若凝脂,白膩的皮膚,未施粉黛,卻勝過人間無數。
  趙清雅如同一朵盛放的嬌艷牡丹,讓人不敢逼視,明艷動人。
  趙清雅故意咳嗽兩聲,讓方志誠恢復理智。方志誠取了一杯茶,訕訕道:“雅姐,請喝茶。”
  趙清雅擺動著纖細腰肢,裊娜地坐在沙發,優雅地端起一杯清茶,輕泯紅唇,含一口甘冽濃香入喉,道:“味道還算不錯,沒糟蹋我的茶葉。”
  方志誠撇了撇嘴,繼續泡茶,目光卻不自覺地平視身側一雙雪白的玉足,以及筍尖般漂亮的腳趾,腳趾上方涂著鮮紅色的趾甲,淡淡道:“原本以為雅姐更愛喝咖啡和洋酒呢。”
  趙清雅眸光如水,從方志誠手中接過茶壺,蓮步輕移,玉臂微顫,重新選好茶葉,調整水溫,然后優雅嫻熟地展示精湛的茶藝之道。方志誠突然有種錯覺,那種恬淡的氣質,仿若回到數年前,過世的母親在泡茶時那獨特的味道。
  趙清雅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淺笑道:“嘗嘗?”
  方志誠品嘗一口,雖然是同樣的茶葉與水,但經過不同之手,變幻出迥然不同的味道。方志誠的泡出的茶滋味略苦,回甘濃香,而趙清雅泡出的茶,淡卻綿遠,沒有一絲澀味,如同清泉在舌尖流淌。
  方志誠撓了撓后腦勺,笑道:“我剛才是班門弄斧了!”
  趙清雅不置可否,梨渦帶著淺笑,嘆道:“許久不泡茶了,你是第二個喝過我泡的茶的男人。”第一個當然是趙清雅的前男友。
  方志誠放下茶杯,苦笑道:“我有點嫉妒他了。”
  趙清雅搖頭,嘆道:“一個死人,有什么好嫉妒的?”
  方志誠搖頭,站起身,背誦臧克家的那段騷情的詩歌,淡淡道:“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趙清雅媚眼橫波,嘴角噙笑,啐罵道:“你究竟是死了,還是活著?”
  方志誠故意看一眼臍下三寸,然后抬頭俏皮道:“雅姐,你要我生自然能生,要死,我自然沒法活。”
  趙清雅意識到什么,她漲紅臉,站起身,佯作不高興低聲罵道:“臭小鬼!”
  言畢,她有點慌不擇路,往自己臥室行去。這時,突然腰間一緊,一雙大手順勢纏繞上去,將她緊緊地摟在懷中。
  趙清雅有點羞惱,她掙扎一番,輕聲道:“志誠,放開我,不然我可得生氣了。”
  方志誠毫不理會,將頭側到她的耳根后方,深深地嗅一口,輕聲道:“若是現在放開你,我害怕這輩子再也沒法生出此刻的勇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