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619 奇跡還是會發生

(為書友11184804爆更,此為今日第三更,還有兩更!另dslq的萬賞加更,明日補上。)
  成浩從方志誠辦公室走出,意識到方志誠是要對趙崚正面叫板了。
  盡管知道自己這個上司膽略非凡,但成浩還是心中有些擔心,畢竟趙崚的底氣太足,在漢州關于趙崚有多個版本故事,有人說他的岳父是中央財政部某實權領導,也有人說趙崚的親弟弟是某副總理的貼身錦衣。總而言之,誰也不知道趙崚為何能每年爭取到那么多的財政專款,但大家都知道趙崚很有本事。
  至于趙崚有資格這么牛,憑的就是他“跑部錢進”的能力!
  漢州最近這么多年經濟發展一直沒有起色,單靠市內的稅收,給眾多公務員發工資都難,何況每年給這些公務員提升收入水平?趙崚在部委爭取到財政,大部分扶持地區的項目建設,小部分則是補貼公務員的薪資,所以漢州的公務員比起周邊幾個淮中城市要明顯好一個等級,甚至比起南部幾個發達城市,如銀州、登昌等也并沒有低上多少。
  在大家的眼中,趙崚是一個對漢州有貢獻的人,雖說此人身上毛病很多,但大家還是對他的能力相當的尊重。
  跟這么一個牛人斗法,遠比要與鄧少群之間小打小鬧,要難度大多了。趙崚是市委領導,他簡單一句話,便能從上而下掐斷霞光的所有財政資源。
  成浩嘆了一口氣,明知困難重重,但方志誠如今決意要戰,自己則就不能怯弱,他加快了腳步,琢磨著后續該如何處理,才能找到區財政系統的問題根結所在。
  成浩走后,方志誠沉思許久,面對趙崚的刁難,他暫時還真沒有太多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況且財政系統原本就很強勢,而且有理由強勢:人家管理著全市那么多財政款的進入和輸出,對于每一個決策都需要慎重研究;人家對霞光區的財政政策質疑,那是謹慎與負責,你有何理由反對?
  方志誠將商燕送上來的那些材料,又翻了兩邊,同時在筆記本上記錄下關鍵點,等看得差不多的時候,商燕進來匯報道:“項局長來了!”
  方志誠知道項新肯定是來匯報關于萬衡中毒事件的進展,點了點頭,道:“請他進來吧。”
  項新推門而入,臉色有些凝重,方志誠給他倒了一杯茶,道:“先喝口水!”
  項新一口氣喝完那杯水,道:“有新進展了,白霞市那邊的同事傳來消息,已經將犯罪嫌疑人逮捕,今天晚些時候便能趕回漢州。”
  方志誠沉聲道:“有初步結論了嗎?”
  項新點了點頭道:“犯罪嫌疑人是淮北白霞人,但一直在漢州工作,他平常是以跑出租車為生。此人喜歡賭博,而且玩得很大,去年欠了一筆高利貸……”
  方志誠聽到此處,嘆氣道:“看來幕后還有故事啊。”
  項新道:“暫時也只了解這么多,犯罪嫌疑人嘴巴很緊,有些事情都是從他身邊的親戚和朋友口中得知的。”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方志誠冷笑道,“一定要抓住幕后之人。另外,要把這個消息嚴格封鎖,除了咱們之外,誰也不能告訴,否則打草驚了蛇,就起不到最佳效果了。”
  項新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知道其中的分寸。”
  方志誠泯了一口茶,轉身來到辦公桌前拿起一份文件,然后回到茶幾邊將文件推給項新。
  項新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接過掃了兩眼,眸光中滿是驚喜交加之色。
  方志誠淡淡笑道:“老項,其實去年專項行動之后,我就打算給你的官職加一些含金量。不過,后來組織部那邊的工作需要梳理,所以你的事情也就耽擱下來。”
  這是關于項新的人事安排文件,項新原本是區公安局長,現在多了一個職務,那就是區政法委副書記。這也是一個信號燈,先給項新安排一個政法委副書記的職務,一般而言,政法委副書記若是能分管公安系統工作的話,就是第一副書記,然而項新現在還是公安局長,這便意味著項新在政法系統只的地位只在政法委書記之下。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項新將是下一任政法委書記的熱門候選人。項新心中自然是高興不已,要知道早在大半年前,自己還不過是一個副局長,而且在區公安系統是排位比較靠后的一人,如今眨眼之間,他已經在政法系統站穩腳步,而且還更進一步。
  項新是一個有城府,也很穩重之人,拿著這份還沒有正式下發的人事文件,還是忍不住手腕有點抖動,他激動地說道:“方書記,謝謝你的提攜!”
  方志誠拍了拍項新的肩膀,笑道:“老項,你能夠進步,最應該感謝的是自己。你上任之后,掃丑正風行動開展得不錯,得到了省委的高度贊賞,同時讓霞光的社會風氣煥然一新。”
  項新苦笑道:“那些都是在你的指導下完成的,我怎么敢貪功?”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老項,你沒有必要如此謙虛,換作另外一人,恐怕不會有你執行得如此之好。我分析過,你在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采取了分級量刑制度。根據犯罪嫌疑人的輕重緩急,進行逮捕,在遞交給法院的時候,資料背*景提供得非常詳實,做到了人性化辦案。”
  項新點頭笑道:“那也是方書記你給我啟發。你說過,每次掃風行動聲勢浩大,小痞子小流氓抓了不少,但那些老虎卻一只沒打到,所以我琢磨著還是要分門別類,將那些大老虎全部區分出來。”
  方志誠認可道:“這個方法,我已經讓政法委那邊遞交到市里,作為典型案例宣傳出去,預計會在下個月政法委內部刊物《淮南政法》中刊出。”
  項新眼中再次露出動容之色,他自然沒想到方志誠會如此盡心盡力地幫助自己。如果自己的事例在《淮南政法》中刊出,今年自己必然可以成為市政法模范,有了這個榮譽之后,在政法系統的位置就更加穩固了。
  項新已經找不到詞匯來感謝方志誠,大老爺們臉色漲紅,欲語還休,如同懷春少女看著情郎,惹得方志誠一陣頭皮發麻。
  方志誠咳嗽一聲,笑道:“老項,咱們同坐一條船,以后還得更加支持我的工作才是。”
  項新連忙點頭,應道:“這是自然,這是自然!”
  等項新離開之后,方志誠給湯雪打了個電話,他沒有告訴案件的進展,而是詢問了一下萬衡身體恢復的狀況。
  湯雪道:“這幾年老萬恢復得很好,已經能走路了,說話也比之前要清晰很多。”
  方志誠笑著安慰道:“那就好。萬部長的意志力很強,相信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對了,那個姓奉的有沒有過來繼續騷擾你?”
  湯雪搖頭笑道:“他也是個要臉之人,之前發生那種事情,他哪里還有膽子出現在我的面前?”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嫂子,有什么問題跟我聯系,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助你。”
  湯雪感動不已,道:“我知道!”
  與湯雪聊天的時間不長,其實方志誠倒不是刻意去與她噓寒問暖,主要跟夏蘭山約定的一個月,還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如果萬衡無法完全恢復,那么市委組織部長的位置就要在換人,屆時自己在漢州的工作在常委層次就缺少一個很大的助力。
  方志誠念及此處還是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宋文迪聽明來意之后,沉思片刻,道:“漢州的情況我也有所耳聞,情況有些特殊,按照卜省長與文書記的積極溝通,由漢州那邊進行自主選拔市委組織部長的候選人,省委在安排人員下去考察,如果沒有重大的問題,會重點參考漢州市委的意見。”
  方志誠苦笑道:“若是這般,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陳夏輝接替萬衡的可能性極大。”
  宋文迪輕嘆了一聲道:“做好最壞的打算吧,不過你現在已經在霞光區站穩腳步,市委雖然有變動,少了萬衡這一個助力,相信你還是能夠挑起大梁的。”
  方志誠無奈地說道:“老板,你不會打算就這樣讓我孤零零的在漢州獨自戰斗吧?”
  宋文迪淡淡笑道:“正好給你一次磨礪機會。”
  方志誠心中頓時無語,轉念一想,知道宋文迪肯定為此力爭過,但想必也是有些原因,不得不退一步。
  宋文迪沉聲道:“近期發改委新規劃了鐵路辦,預計要打通瓊金與漢州的交通樞紐,現在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在此處,這將是未來全省發展的又一重點突破口,誰抓住了此處,誰就握住了話語權。”
  方志誠暗自唏噓,意識到萬衡的位置必然是用來與卜系置換鐵路辦的某個關鍵位置了。
  方志誠心中有些不適,提醒道:“老板,如果萬部長能夠很快恢復,還能重新回到原崗位,那對你的計劃有何影響。”
  宋文迪微微一怔,道:“萬衡回歸,自然對我方最為有利。按照原計劃,萬衡下一步會擔任市委副書記,如此的話,在漢州的競爭上籌碼變重。”
  方志誠低聲道:“老板,你要相信奇跡還是會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