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18 區財政改革之策

大概十點多,陳超終于有了點醉意,笑道:“張區長,要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媳婦還在家等著我呢。”
  趙媛沒好氣地白了陳超一眼,道:“陳主任,咱們還沒喝得盡興呢,你這就要走,是不是太掃興了一點啊?”
  陳超連忙道歉,“下次再約,一定奉陪到底。”
  張曉亮笑道:“既然你要走,那我就不強留你了。”
  陳超起身準備結賬,發現張曉亮早就交代過前臺,今天的賬算他的,便沒有多說什么,行至路邊,準備攔一輛出租車。這時候,身后有人喊自己,他轉身一看,趙媛顛著小碎步過來,道:“陳主任,見面就是緣分,能給我一個號碼嗎?”
  陳超想了想,報了自己的座機號碼。趙媛噗嗤笑出聲,道:“陳主任,你是怕我騷擾你嗎?你留個座機號碼,這可是很不禮貌的事情。”
  趙媛繼續伸著手,陳超嘆了一口氣,只能將自己的手機號碼給了她。
  不遠處張曉亮瞄了一眼梅露,笑道:“趙媛這小姑娘挺有前途啊。”
  梅露癟了癟嘴,道:“這女孩心機很深,家庭一般,一直想著借勢往上爬呢?你不是要我找一個騷一點的小姑娘嘛?喏,這個就是!”
  張曉亮卻是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道:“可惜啊,陳超這家伙竟然不上鉤……”
  梅露白了張曉亮一眼,挖苦道:“你這是什么話?搞得像設計陷阱一樣!”
  張曉亮淡淡一笑,道:“官場的事情,你不知道。陳超這個人能力不錯,但就是行事太謹慎,抓不到他什么把柄。”
  梅露疑惑道:“剛才見你跟他相談甚歡,跟八拜之交一樣,現在你怎么要拿他的把柄,你啊有時候太陰險了,讓人感覺到害怕。”
  張曉亮盯著梅露那張風情萬種的臉蛋,暗忖自己今天也是酒有點多,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笑道:“我只是覺得趙媛如果抓住陳超的話,那樣我跟陳超之間又多了個談資,以后關系還可以更進一步。”
  梅露沒好氣地啐道:“你這個古怪邏輯,難道以后在一起就聊情婦嗎?”
  張曉亮笑道:“不是挺有意思的嗎?”
  張曉亮心中有一本賬,陳超是自己推薦給方志誠的。陳超雖然暫時沒有什么異動,但畢竟跟過鄧少群,如果有一天突然反水,辦公室主任那個位置可以搞出很大的事端。所以張曉亮便試圖想要更好地掌控陳超,手上多留一點陳超的把柄。
  當然,除此之外,張曉亮心中還有其他想法,陳超現在深受方志誠重用,若是有一天取自己而代之,豈不是要讓自己這個介紹人要郁悶死。所以張曉亮便設了一個計謀,不過陳超很警惕,并沒有咬這一個餌。
  ……
  趙崚在燕京開會足有小半個月,期間方志誠主動給趙崚打過兩次電話,但都被他三言兩語給敷衍過去。從他的態度可以看出,趙凌這是故意在為難自己了。
  新的政策拿不到,招商引資工作開展得十分艱難,所以年后一個月,招商工作基本處于停滯狀態。方志誠沒有辦法只能給魏曉燕打了個電話,讓東臺招商投資公司在霞光的辦事處,為霞光這邊落戶的企業提供一些更好的資金幫扶。
  魏曉燕自然是滿口應諾,笑道:“請方書記放心,招商公司會將融資額度向霞光區重點傾斜,幫助霞光培育中小型企業。”
  方志誠道:“有燕姐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魏曉燕現在分管招商公司,因為這兩年招商公司運營的成績不錯,現在已經漸漸與招商局有獨立的勢頭,預計會在一兩年內啟動改制,以市場化的方式運作這一公司。現在國家推行企事業改革,招商公司的改制上市,已經列入銀州發改系統的重點工作表中,而魏曉燕在兼任招商局長之外,在改制后將任招商公司董事長一職。
  招商公司擁有華夏銀行淮南省級總部的支持,在兩年之內呈現出爆發式增長,年盈利額從起初的兩百萬增長到八千九百萬,同時招商公司還以入股形式在近百家企業中擁有股份,這些企業均是通過嚴格的篩選,擁有高成長性的企業,簡而言之,未來招商公司將會成為一個資本大鱷。
  從2007年到2008年,東臺招商投資服務公司一共為東臺中小企業提供了近三十億的總融資資本,到2008年下半年開始,招商公司開始對外拓展業務,在全國近二十個城市陸續設立辦事處,面向全國投資有潛力的企業。淮南省行也借助招商公司的網點,也將金融貸款業務帶出了淮南,預計在今年也將加大投入貸款資金,全面支持招商公司的工作。
  與魏曉燕聊了片刻,方志誠心中稍微安定了些,盡管市政府暫時未能通過新的招商政策,但能從東臺招商公司尋求到幫助,這樣或許能對全區的經濟環境帶來一定的刺激。
  招商引資抓的是大魚,而若能為區內中小企業提供足夠的資金,幫助他們實現短期周轉,這對全區的經濟環境還是有好處的。
  不過,新政策花費了霞光區諸人很多精力,必須要爭取下來,但目前只能放緩,看能否找到突破口。
  正凝眉沉思,門外傳來敲門聲,商燕抱著一堆材料走入,匯報道:“老板,這是你要的資料。”
  方志誠指了指桌邊,道:“放著,我等下仔細看。”
  商燕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然后沒有作聲走出了辦公室。
  方志誠讓商燕從綜合處找來這兩年與區財政局有關系的材料,其實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只是他自己覺得對全區財政方面不是特別了解,所以想要補充一下這方面的知識。
  政府財政系統,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體系,一個外門漢很少能讀懂。
  方志誠以前在東臺的時候,擔任過常務副縣長,所以接觸過財政工作,所以讀起材料,并不覺得艱澀。
  隨便翻起文件,方志誠很快發現霞光區的財政工作有不少問題,最大的印象,那就是對于一些重要的問題,區財政的文件都含糊其辭一筆帶過。
  隨著繼續翻看,方志誠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凝重,因為他沒想到從這些文件中,能發現那么多財政隱患。
  首先,這兩年財政收入速度放緩,明顯低于全國水平,區政府分析原因,只是籠統地歸結到免農業稅上面來,而沒有對全區的財政收入進行全面的分析;
  其次,資金管理不規范。相比較于大企業大公司,全區的財政工作人員專業素質還存在一定問題,在梳理全區的財政數據時,不夠專業,同時在管理資金的時候,也出現了大量的疏忽,導致有資金漏洞。所謂的資金漏洞,那就是有些錢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
  最后,就是財政管理缺乏原則性,部分資金用途隨意更改,不執行預算方案,專項資金被挪用和擠占,同時各級部門還違規發放各種名義福利。
  方志誠不看還好,認真看后,心中一驚,沒想到霞光區的財政工作如此糟糕,當初自己在東臺的時候,感覺財政工作還有進步空間,如今霞光區與東臺相比,不知落后了多少步。
  霞光區的財政工作如此糟糕,也側面反映了漢州的情況,其余幾個縣區恐怕情況都好不了多少,然而,市財政系統卻對此情況置若罔聞,顯然有失職之嫌。
  方志誠看完最后一頁,連忙給成浩打了個電話。半個小時之后,成浩從外面趕到了方志誠的辦公室。
  方志誠將材料放在了成浩的手邊,低聲道:“你看看這些文件……”
  成浩很快反應過來,知道方才所指為何,苦笑道:“財政系統的文件與材料,我早就研究過,近期還準備向您反映呢。”
  方志誠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區財政赤字嚴重,資金明細有漏洞,辦公人員業務能力差,管理制度有等同于無,這么大的事情,你沒有及時給我匯報,這可是嚴重的失職。”
  成浩無奈地笑道:“方書記,我必須跟您說明,這些情況我是知曉,但我剛接手財政這塊,所以還沒來得及相處正確的解決方案。另外呢,區財政都是由市財政直接管控,也就是說我雖說是常務副區長,分管財政工作,但財政那塊市里比我更有影響力。”
  方志誠之前擔任區長的時候,對此也是有了解的,漢州市財政系統層級關聯比較緊密,這也使得財政局在區政府工作中很強勢,也有很強的話語權。
  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常務副市長趙崚的緣故。
  方志誠心中自有另外一番盤算,你財政系統如果工作開展得好,讓人找不出話柄,該強勢就強勢吧,現在你問題一大堆,還各種傲嬌,不是擺明著要讓人朝你放炮嗎?
  成浩見方志誠臉色陰晴不定,竟然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畢竟現在是他對財政工作掌控力不夠,心中難免忐忑。
  方志誠手指在沙發扶手上點了點,沉聲道:“你要盡快給我提供一份關于區財政系統的問題匯總及補救方案,我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