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17 這家伙還真會玩

今天這場市委領導來霞光視察的調研會,最終是雷聲大雨點小,方志誠在擔任區委書記之后,第一次受到了挫折。他原本以為能夠通過這個契機,為霞光區向市里爭取到很好的政策,但沒料到財政部門突然從中阻擾,以至于原計劃破滅。
  夏蘭山今天的話很明確,財政那邊不松口,政策就不能給,所以方志誠必須自己努力,爭取通過財政口子的審批。
  這不僅讓方志誠為難不已,他與趙崚關系交惡,自己協調豈不是自找沒趣嗎?
  同時,方志誠琢磨夏蘭山的心思,恐怕也是希望給自己一點壓力。夏蘭山也是一個官場老兵,他知道駕馭人心的方法,盡管對方志誠各種看好,但該給方志誠一棒子的時候,他絕對不會手軟。在夏蘭山眼中,方志誠只是下面的一個兵而已,驕兵必敗,要適時給與有點挫折才是。
  至于胡鋼,則巴不得給趙崚樹立一個對手。前段時間,胡鋼曾經給夏蘭山提交過一個關于農村文化廣場項目的建設方案,最終便是被趙崚從財政方面找理由給回絕了。胡鋼憋得一肚子火,如今見霞光區也遇到趙崚這么一手,自然琢磨著玩個借刀殺人,讓方志誠與趙崚火拼一記。
  身在其中,方能知道斗爭的復雜滋味。
  晚上陳超和張曉亮找了一個大排檔吃飯,點了幾個小菜,兩人邊喝邊聊。張曉亮給陳超倒滿一杯啤酒,道:“陳主任,工作干的不錯啊,方書記現在出席任何活動都習慣把你帶著。”
  兩人碰杯,這段時間陳超能感覺到方志誠逐漸對自己打消了疑慮,很多事情已經放手給自己做。但為了獲取方志誠的信任,陳超可是動用了很多手段,不惜弄得區委辦怨聲沸騰。
  陳超將杯中酒全部飲盡,謙虛笑道:“我是區委辦主任,區委書記在哪里我自然要跟著。倒是張區長,你根本不是主管重點項目的領導,方書記還要求你趕到現場,這才是重用與信任。”
  張曉亮擺了擺手,低聲道:“我對方書記還是挺了解的,你前段時間在區委辦做的幾件事,做到了他的心里。方書記看上去年輕,外表比較隨和,但事實上手腕十分強硬。鄧少群是外強內柔,而方書記則是外柔內剛。”
  張曉亮跟方志誠已經有一段時間,對方志誠的評價自然很是深刻。張曉亮業務能力只能算是一般,但在讀懂人心方面很有天賦,他擅長人際交往,擅長見風使舵。在官場之中,人際關系處理能力有時要超過業務能力。因為政府的工作,很多時候是上傳下達,協調統籌的組織工作,人際關系有優勢,處理問題時效率大大提高。
  陳超頷首表示認同,“方書記是一個極有魄力的人。不過,他這種性格也會遇到很多困難。比如今天便吃了一個悶虧,被趙崚給陰了一記。”
  張曉亮放下了筷子,沉聲道:“趙崚此人我有過了解,他的腰桿很直,仗著自己在部委能夠爭取到扶持資金,在漢州向來橫行無忌,連蘭山書記都對他沒有太多辦法。方書記遇到這么個對手,的確有些棘手。”
  陳超嘆氣道:“霞光區雖說現在發展勢頭迅猛,但財政上爭取不到支持,想要提速那可就難了。方書記對今年的招商引資,計劃是一百億,如果沒有誘人的招商引資政策,如何能讓那些大企業動心呢?”
  張曉亮道:“如果財政那邊始終咬牙不松口,不給霞光區支持,那么也只有用一些極端的方式了。”
  陳超微微一怔,疑惑道:“你想干什么?”
  張曉亮擺了擺手,臉色變得緩和,淡淡笑道:“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你別放在心上。”
  陳超瞧出張曉亮恐怕想到了什么計謀,但他不跟自己說,自己也就不好多問,長吁一口氣,轉移話題道:“老張,我得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現在恐怕不知被發配到哪里去了!”
  張曉亮聳了聳肩,道:“老陳,有句話我跟你說吧,其實很多時候,我只是領導的眼睛和手臂,真正做決策的人不是我,而我只是一個執行者而已。”
  陳超咀嚼著張曉亮的話,心中微微一驚,張曉亮莫非是在暗示自己,讓自己倒戈鄧少群,再讓自己坐在辦公室主任位置,其實一直都是方志誠盤算好的?若真是那樣的話,方志誠的城府也就太深了一點。
  張曉亮瞇著眼睛掃了陳超一眼,哈哈笑道:“瞧你這樣,怎么被嚇到了嗎?”
  陳超啞然失笑道:“有點兒。”
  張曉亮壓低聲音道:“無論過去發生了什么,我們都應該全部拋去,人要往前看,現在你我都是方書記器重的兵,凡事都要從他的角度出發。至于別人的看法,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陳超連忙點頭,道:“這是應當的……”
  張曉亮似乎有點醉意,說話有點軟飄飄的,“站隊容易,但想要站穩卻不容易。既然決定站在某個陣營,那就要把什么都豁出去……”
  張曉亮用這么一句話來提醒陳超,要調整好心態。
  陳超五味雜陳,心中暗自唏噓,難怪方志誠如此信任和重用張曉亮,無論外面有多少流言蜚語,方志誠都給他堅定不移的支持,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張曉亮對方志誠也是夠忠義。
  張曉亮詭異地笑了笑,道:“現在外界傳我不少黑資料,我關注不少,但并不在乎。每個人在官場之中,都應該找到自己的角色,既然選擇了一個方向,受點非議,那又算得了什么?”
  陳超苦笑道:“張區長,不知你的方向是什么?”
  張曉亮緩緩道:“乾隆皇帝最寵幸的人是誰?”
  陳超微微錯愕,苦笑道:“你是想做和珅啊?”
  張曉亮擺了擺手,道:“拋開和珅的千古罵名,其實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他大肆斂財這固然不對,但他很好地幫助乾隆皇帝處理了許多自己無法出面去做的事情。不過,我哪有能力做和珅這樣的梟臣,最多只能學習他的經營之略,在官場中尋找自己的位置。”
  陳超點了點頭,笑道:“以前跟你相處,總覺得你行事比較隨意,沒想到你對官場有這么深刻的理解。”
  張曉亮擺了擺手,道:“咱們都是編制內的人,進了這個圈子,誰不為自己的前程和命運思考?我在統計局那么多年,一直默默無聞,那時候百般無聊,便讀了許多古代關于官場的書籍,讀完之后,有所領悟。”
  陳超自嘲地笑了笑,道:“我應該跟你學習,找準自己的位置。”
  張曉亮道:“我可是花了十多年才找到的啊。”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聊,張曉亮覺得兩個大男人吃飯有點乏味,便笑道:“我喊朋友來一起吃,熱鬧一點。”
  陳超倒也不好拒絕,便欣然答應。
  半個小時之后,兩位漂亮動人的少婦來到了大排檔,走在前面的那名女子,樣貌端莊清秀,看上去不到三十歲,她身后的那名女性則年輕一些,二十三四歲上下,雖說沒有二十七八多歲女子漂亮,但看上去清純干凈。
  陳超眉頭微微挑了挑,原本以為張曉亮喊了幾個同事過來,沒想到他直接喊來了兩位女同志。陳超在官場這么多年,一向潔身自好。
  張曉亮見陳超的表情有點精彩,知道他有些緊張,低聲笑道:“女人而已,不是母老虎,只是吃飯,不會把你吃掉的。”
  陳超擺了擺手,笑道:“老張,我很愛我老婆,你可不要帶壞我。”
  張曉亮沒好氣地看了陳超一眼,笑謔道:“早就知道你有妻管嚴的毛病,放心吧,只是喊她們過來熱鬧一下。”
  二十七八的女子正是張曉亮的情人梅露,雖說張曉亮之前就要跟她斷了關系,但男人有幾個經得起女人磨?況且梅露現在只想做張曉亮的情人,所以張曉亮偶爾也會跟她見上一面。張曉亮介紹道:“這位是區委辦的陳主任,他的酒量很大,你倆今天要發揮一下,最好能把他弄醉了。”
  陳超苦笑道:“張區長,你這么說,我都不敢繼續坐在這里了?”
  梅露連忙按住了陳超,笑道:“陳主任,我們這才來,你可不允許走。喝酒我和小趙不太擅長,張區長那是在嚇唬你呢。”
  另外一名女子名叫趙媛,看上去安靜,但其實挺外向,她坐在陳超旁邊,聊了三兩句邊跟陳超熟絡了。
  張曉亮不時地拿陳超和趙媛開玩笑,一開始陳超覺得有些不自在,但久而久之,倒也習慣了這種感覺。
  張曉亮,這家伙還真會玩!
  陳超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男人有了權力,女人就會主動送上門,今天陳超才算是真正地感覺到了這點。不過,陳超心中還是敞亮的,他深愛著自己的妻子,可不會輕易做出傷害家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