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16 永恒的勾心斗角

(鑒于我自己都覺得近期劇情略平淡,所以大家懂的,番外那是必然要出了!另,月末了,求月票,要求不高,本月能上前二十嗎?)
  出了會議室,陳緊跟在方志誠的身后,低聲匯報道:“下午的調研活動已經準備妥當,區政府這邊除了您之外,莫區長、成區長也會陪同參加。”
  市委書記夏蘭山帶著幾個常委親自來到霞光區調研重要項目,所以區委這邊需要做好準備。成浩上周完成了一份比較詳細的政策需求,這些需求都是根據霞光區的經濟情況量身而作。
  方志誠早已遞交上去,如今正是針對這些政策進行調研。不出意外的話,走個形式,市委便會審批通過政策,如此一來,霞光區將可以活動諸多的政策優勢,比起其他兄弟縣區更有吸引力,甚至與其他城市提供的優惠相比,也不遑多讓。
  政府招商引資工作這兩年已經走入另外一個階段,以前大部分政府都不知道怎么招商,但現在大家都熟悉渠道,所以現在比拼的是誰政策更加吸引人,能給企業帶來更多的幫助。
  像漢州霞光區這種地方,在政策方面更加要下功夫,因為地方區位并非最佳,能讓企業落戶到這里,則需要另辟蹊徑。
  方志誠點了點頭,吩咐道:“你讓張區長也陪同參加吧。”
  陳微微一怔,連忙道:“我等下便去通知他。”
  陳等方志誠進了辦公室之后,琢磨方志誠的用意,下午的調研會為何非得讓張曉亮參加呢?張曉亮又不是分管經濟工作的副區長,這其中莫非有什么其他的暗號?
  回到辦公室,陳摸起電話,突然腦海中閃過一道光芒,意識到了方志誠的用意。
  最近這段時間,關于張曉亮的投訴材料如同雪花一般,不僅送到了區信訪辦、區紀委,甚至還送到市里。
  投訴材料中,主要投訴張曉亮三個罪狀:第一,玩弄女人。與多名女性曖昧不清,比如某些小學女教師,在認識張曉亮之后被多次提拔;第二,賭博成癮。經常與一眾人等聚賭,賭資巨大;第三,剛愎自用,任人唯親。分管教育局之后,便將原班人馬全部給清理,提拔一些無能之輩,使得霞光區教育系統烏煙瘴氣。
  材料雖說行文流暢,不過缺乏事實證據,而張曉亮又是霞光的核心干部,所以紀委等相關部門不會因為這份材料對張曉亮進行調查。但是,大量的投訴材料投到各個部門,這種影響是極其惡劣的。
  方志誠今天讓張曉亮參加調研會,這是為張曉亮考慮,自己作為區委書記是支持和信任張曉亮的。同時在市委領導面前,讓張曉亮出點鏡,讓市委領導多多接觸張曉亮,這樣可以改變他在領導面前的形象。
  陳不僅暗嘆,方志誠對張曉亮真是百般照顧,同時也心中有數,自己若是也能成為方志誠的心腹,無論有再大的困難,相信方志誠也會幫自己頂住壓力。
  方志誠對待下屬,與鄧少群對待下屬,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方式,陳回想自己當年在鄧少群下面辦事,苦活累活都自己干,而鄧少群從來不會考慮自己的感受,最多等他心情好的時候,會給自己一點好處,自己宛如乞丐一般。
  陳給張曉亮打了電話過去,張曉亮苦笑道:“下午三點啊?我兩點半原本有會,恐怕要推掉了。”
  陳沒好氣道:“方書記是點名要你參加的,他對你還真夠信任,你千萬不能出紕漏。”
  張曉亮哈哈笑道:“放心吧,在這個世界上,方書記的命令最重要,陳主任,你就放心吧,我保證不會缺席。”
  掛斷電話之后,陳唏噓不已,他與張曉亮接觸過多次,慢慢知道張曉亮為何能獲得方志誠的如此信任。
  張曉亮是方志誠最忠誠的下屬,無論方志誠有什么命令,張曉亮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執行,去辦理。張曉亮替方志誠辦了許多臟活累活,比如張曉亮組織那個賭博,陳也去參加過,其實那就是一個小圈子,一個人際關系網,有了這張網,張曉亮才能為方志誠獲得更多的信息,處理更多的難題。
  陳對方志誠的用人手法,也深有感觸。他腦海中有完整清晰的思路。成浩是方志誠在明面上的助手,擁有很強的業務能力,在常委會上能協助他引導會議的風向,同時在重要決策問題上,給方志誠建設性的意見;而張曉亮則是在暗中幫助方志誠處理關系網絡的梳理,同時不停地提供情報,張曉亮做的事情很多見不了光,但為了鞏固自身權力,又是不得不去做。
  下午調研會的時候,陳站在一邊仔細觀察,莫進雖說是離方志誠最近的人,但方志誠有意無意地會引導張曉亮插上兩句話,這使得張曉亮在市委領導面前的出鏡率大大提高。
  調研會的行程十分緊湊,三個小時的時間,幾乎要將整個霞光區的主要項目全部跑個遍。瓊漢同城化項目是重點考察區域,宏達集團在霞光這邊項目建設進度遠遠地過瓊金,這讓夏蘭山十分高興。
  他笑道:“志誠,瓊漢同城化項目推進得如此之好,在年初的全省工作會議上,文書記點名表揚了漢州,不過咱們還得再接再厲,要保持現在良好的勢頭,爭取取得更大的勝利。”
  方志誠連忙道:“夏書記,我上次已經跟您說過,要把事情辦好,還得給我們兵馬糧草啊。”
  夏蘭山沒好氣地望了方志誠一眼,與身側的胡鋼說道:“上次霞光區交上來的材料,你們政府這邊討論得如何了?”
  胡鋼淡淡一笑,道:“蘭山書記,我們政府這邊討論過,暫時還沒有定論。”
  夏蘭山眉頭微微一皺,疑惑道:“問題出在哪里?”
  胡鋼苦笑道:“原本已經敲定,給霞光最大的優惠政策,但財政方面出現了點小問題。”
  夏蘭山點了點頭,道:“哦?財政問題歸趙崚負責,他今天人來了嗎?”
  胡鋼搖了搖頭,道:“趙市長昨天去部委開會去了。”
  夏蘭山有點不高興,追問道:“財政的小問題究竟是什么?”
  胡鋼道:“財政那邊分析得出,按照霞光區那份材料的政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業落戶,在三年內可以享受免稅優惠,同時市級財政還要補貼每戶二十萬元左右的資金扶持。”
  夏蘭山看了一眼方志誠,方志誠立馬會議,夏蘭山這是希望自己做出解釋。
  方志誠微笑著說道:“財政部門分析得不錯,在短時間內,財政是處于虧損狀態的,但沒有對長期的財政收入進行核算。”
  胡鋼笑了笑,沒有過多解釋,因為這件事可不是自己在給方志誠下絆子。
  夏蘭山見胡鋼沒有回答方志誠,心中也猜出了幾分緣故。
  市委班子內部還是有一定默契的,盡管夏蘭山對方志誠親睞有加,但他在方志誠的面前還是要給趙崚保留一些顏面。趙崚對于夏蘭山而言用處頗大,一方面是用來平衡與胡鋼的關系,另一方面趙崚在部委的確有能力拉到不少資金。如果沒有了趙崚,漢州想要爭取資金那就難了。沒有資金,何談政策優惠?
  所以經歷了皇宮酒吧那么大的事件,夏蘭山還是給趙崚留住常務副市長的位置。
  他擺了擺手,沉聲道:“還是等趙崚同志從燕京回來之后,再作商議吧。”隨后夏蘭山有意無意地瞄了胡鋼一眼。
  胡鋼在其中使了個巧計,他不想替趙崚成為罪人,所以用委婉的方式告訴方志誠,主要是因為主管財政的趙崚不同意霞光區的諸多財政政策支持。
  方志誠自然無比郁悶,原本信心十足,琢磨著只要讓夏蘭山見到同城化項目等重點項目的進展,夏蘭山絕對會毫無保留地支持自己,但沒想到半路殺出了個趙崚,破壞了自己的計劃。
  方志誠能猜到趙崚阻礙自己的原因,皇宮酒吧事件差點讓趙崚一絕不振,他如今重新回到了位置上,自然不會讓方志誠有好日子過。
  趙崚此人可以說在漢州不怯任何人,即使夏蘭山也給他三分薄面,他每年給漢州政府爭取數十億的財政撥款,如果換做其他人,誰有這等能耐?
  隨后一群人又調研了工業園三期及其他幾個項目,既知道申請的新招商政策沒有獲批,方志誠也就沒有太大的熱情,只是做了象征性的介紹。
  調研活動結束,等夏蘭山先上了考斯特,胡鋼故意落了幾步,與方志誠低聲道:“霞光好項目很多,潛力無窮,但想要獲得市里的支持,還要到財政部門多跑動跑動。”
  方志誠知道胡鋼在提醒自己,笑道:“謝謝胡市長提醒,請你也多費費心。”
  胡鋼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按了按,沒有再說什么。
  胡鋼的態度很明顯,看似他是站在方志誠這邊的,但其實用心也不善,他巴不得自己去跟趙崚咬在一起,然后自己坐收漁翁之利。這就是現實無比的官場,沒有永遠的敵人,更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勾心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