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15 布局互聯網產業

(月底了,求月票!)
  “香草姐,我們走吧!”方志誠緩步來到寧香草的身前,輕聲說道。他不愿意呆在這個地方,自己的臉皮很厚,關鍵是他害怕寧香草受到傷害。
  “宴會剛剛開始,我們現在就走,這不大好吧?”寧香草搖了搖頭,目光與方志誠的眼神交錯,她能猜到方志誠為何要離開,方志誠跟自己一樣,或許都感受到了與這個圈子格格不入。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直接牽起了寧香草的柔荑,不顧她的反抗,直接將她拉了起來,寧香草一開始想要掙脫方志誠的手掌,但是最終還是感覺到了方志誠意志的堅決,終究還是乖乖地跟著方志誠出了西餐廳。
  “肚子有點餓,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吃飯吧,剛才那個地方不太習慣。”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放開了寧香草的手腕,輕聲道。
  寧香草點了點頭,苦笑道:“那就聽你的吧,反正我不是很餓。”
  方志誠見不遠處有一個飯館,便與寧香草往那處行去,他見寧香草有些悶悶不樂,始終落后自己半步,輕聲道:“香草姐,我知道你對姐夫還念念不忘,但人總是要向前看,剛才的那個地方并不歡迎你。即使你去再多次,他們只會將你當成笑柄。”
  寧香草牙齒咬著紅唇,搖頭道:“我不介意他們如何看我!”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你這樣子看上去,很讓人心疼。”
  寧香草微微一怔,不做多言,自己為何會將懦弱的一面給方志誠看呢?她有點后悔邀請方志誠一起參加那個宴會。
  來到了飯館,里面的人氣并不是很旺,老板是個東北人,說著一口有特點的東北話,方志誠點了幾個有東北特色的菜,不一會兒便上了桌。寧香草托著下巴,道:“我有點想喝酒。”
  方志誠知道寧香草心情不好,琢磨著若能讓她開心,喝酒又何妨,便跟老板要了兩瓶250m*l的紅星二鍋頭,倒滿了倆玻璃杯,寧香草喝了一口,清秀的眉頭蹙成一團,道:“好久沒喝過這么烈的酒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他笑道:“不好意思啊,香草姐,我下次請你喝更高檔的酒。”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知道他是故意誤解自己的意思,道:“我是說這酒度數很高……”
  方志誠佯作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腦門,道:“一切都是誤會,見諒見諒。”
  寧香草又瞇了一小口,輕嘆道:“茅臺五糧液雖然好,但喝起來總覺得沒有味道。反而這二鍋頭,上口辛辣,入小腹后,如同火燒一般,讓人精神振奮。”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香草姐,其實喝什么酒不重要,重要的是與誰喝酒。我覺得你心情愉悅,是因為跟我在一起的緣故。”
  寧香草瞪了方志誠一眼,不屑地說道:“又給自己臉上貼金。”
  方志誠微笑道:“我就是這么自信。”
  寧香草沒好氣地說道:“你用的是飄柔洗發水嗎?”
  方志誠顯然未料到寧香草竟然會說出這么接地氣一個冷笑話,張大嘴巴許久才反應過來,搖頭道:“我用的是海飛絲。”
  兩人怔怔地對望了數秒,很默契地笑出聲。
  寧香草的心情也因此好了起來,道:“有些事情想要一個人走出來很難,他離開也有幾年,但我還會時不時地想起他。那個同學會原本他是發起人之一,所以我很想在那里找到他的影子,結果是自欺欺人。”
  方志誠能理解寧香草的心情,那種滋味很難受,養母剛去世那會兒,方志誠經常會到養母經常會去的地方獨自發呆。生離死別,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不知不覺一瓶酒已經喝完,寧香草又要了一瓶,方志誠知道自己酒量不佳,但還是要了一瓶。
  寧香草打趣道:“不要勉強哦?”
  方志誠底氣不足地說道:“舍命陪君子。”
  也不知喝了多少,方志誠竟不知道自己怎么離開飯館,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一個陌生的房間。面積不是很大,只有十來個平,方志誠感覺喉嚨有點干,從床頭柜上順利地拿到了一杯水,狠狠地喝了好幾口。
  舒適了些許之后,方志誠意識到自己應該是被寧香草帶回了家,他推門而出,隔壁的房門關著,方志誠摸到衛生間解手,出門之后,發現寧香草也醒了,她穿著粉色的綢質睡衣,面色略帶憔悴,“舒服點了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我喝醉了,睡一覺便好了。”
  寧香草聳了聳肩,道:“那就好!繼續睡吧。”
  方志誠原本以為會發生什么,見寧香草果斷離開,不免有些遺憾。隨后躺在床上的方志誠卻沒有太多的睡意,他開始仔細分析這次云海之行。蘇老千里迢迢主動來見自己,雖說無法讓方志誠消除心中所有的芥蒂,但還是減緩些許。然而,從寧香草說出的一些信息可知,寧家和蘇家極有可能結成同盟,而自己無意便是同盟的關鍵環節,所以蘇老才會在寧家與自己見面。
  自己要跟寧小妹結婚嗎?方志誠否定了這種可能,第一,自己不可能和一個陌生的女人結婚;第二,自己以后的人生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還由別人擺布。
  ……
  回到霞光之后,方志誠召開了一個小范圍的常委會議,主要針對霞光工業園的轉型,此前提過很多次,但因為后來其他事務很多,方志誠也就沒有將精力放在上面,但在云海與寧香草深談之后,方志誠越發堅定自己的判斷,互聯網及高新技術將是霞光崛起的重要支點,盡管在兩到三年內或許不像制造業那樣迅速獲得收益,但在新一輪經濟革命的起跑過程中,可以為霞光爭取到更多的優勢。
  莫進對這個項目表達了質疑,道:“志誠書記,工業園原本有很好的規劃,預計三期可以招引幾個國家級的重工制造企業入駐,那樣的話,就可以讓工業園提升一個級別。現在您計劃在三期進行轉型,改變了區政府發展規劃,此事還得慎重考慮。”
  方志誠淡淡地看了一眼莫進,道:“政府發展規劃那是經過人代會集體商議討論的,必須要堅決地執行,但是幾年前的情勢和現在的情勢大不一樣。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國家的經濟政策已經悄然發生改變,過去的十年,華夏是依靠制造業在國際市場競爭脫穎而出,但近幾年華夏制造已經沒有了成本優勢,所以必須要挖掘新的領域。現在互聯網發展速度迅速,未來老百姓對互聯網的依賴越來越重,因此與互聯網相關的行業,將成為重要的經濟增長點。簡而言之,華夏未來的經濟將是從重往輕進行改變。工業企業這種重生產資本的行業雖然還有空間,但沒有輕資產的企業具有競爭力。”
  “漢州是一個三四線城市,霞光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地區,我們想要在未來站穩腳步,必須要站得高看得遠。如何抓住這輪潮流的命脈至關重要。因此我建議,三期工程停止招引工業、制造企業,全部引入以輕資產運營的互聯網企業及高新技術企業,同時政府要爭取在兩年內申報省級高新技術企業孵化基地,五年內申報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孵化基地等資質。”
  莫進聽方志誠如此交代,意識到方志誠早就計劃已久,否則怎么會了解得如此清楚。
  但是工業園可以說是自己在霞光最大的成績,如今要改頭換面,任何人恐怕都沒法輕易接受這個記過。
  莫進沉聲道:“志誠書記,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市里怕是也不會同意的。”
  方志誠知道莫進不贊同自己,所以才會找了這么個理由。方志誠淡淡笑道:“如何與市里溝通,我自然會去解決,前提是在座的諸位,先達成一致。從現在看來,莫區長似乎不太贊同。開會就是這樣,有爭議才是好好事。其余人有無想法?”
  尹學文、喻金平等人原本就不管政府事務,他們與莫進也是不同陣營,從方志誠的語氣瞧出,他是注意已定,哪里想淌這個渾水,紛紛表示沉默。
  莫進尷尬地咳嗽了一聲,道:“志誠書記,我之前所言,并非反對,而是想要更深層次地探討項目的可行性,畢竟這是一件大事。另外,如果班子內部人大部分同意,我也表示無認同。”
  莫進此言一出,其余幾人紛紛大跌眼鏡,原本大家都以為會一把手和二把手會上演一臺好戲,未曾料到莫進根本不敢正面應戰,見勢頭不妙,干脆服軟了。
  仔細一想,也能理解,當初方志誠就是踩著莫進的肩膀上位的,在政府的時候,莫進與方志誠有過幾次激烈交鋒,均以慘敗告負,如今方志誠大勢已成,不僅控制住了區政府核心部門的關鍵人馬,而且在市里還獲得了市委書記夏蘭山的親睞,勢單力孤的莫進又怎敢正面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