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14 充滿敵意的宴會

真的能做到像以前那樣嗎?寧香草反問自己,答案是否定的。或許因為知道對方志誠心生情愫,所以寧香草內心在懺悔。寧香草是一個很敏感的女人,同時也是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徒。圣經傳世紀規定了一夫一妻,并對于一夫多妻,或**是禁止的,認為那是人的原罪,必須要禁止。
  方志誠并不知道寧香草心中的諸多想法,但能明顯感覺到她的情緒有些不對勁,所以轉移話題,詢問一些關于華英投資集團業務上的問題。華英投資集團在金融危機席卷之下,成為了民間抵抗風險的大主力。華英投資的背景比較特殊,在關鍵時刻必須要進行積極救市,這便決定他的利潤不似一些私有資本那本大。
  不過,金融危機已經平緩地度過,盡管國的經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尤其是歐洲經濟蕭條,導致外貿型生產企業訂單量減少,出現不少的破產企業。但不少企業開始關注內需,積極拓展國內市場。
  華英投資早在幾年前便開始廣撒,并取得了初步成效,而寧香草提供的資料也是有可取性的。
  寧香草提醒道:“歐洲次貸危機給華夏的房地產及金融業提了個醒,房產泡沫現在極其嚴重,所以政府不能再捆綁于土地財政,需要另辟蹊徑才是。從這兩年華英集團投資的幾個領域來看,互聯產業將是未來的爆發點。”
  方志誠也聽過這個觀點,在幾年前也關注這個領域,隨著幾年的培育。隨著互聯技術的成熟,互聯已經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形態。
  方志誠笑問:“香草姐,你認為互聯產業還要幾年出現爆發式增長?”
  寧香草道:“你有所不知,從去年開始,已經有幾家互聯產業不再虧損,已經開始收益。所以不出意料,在兩到三年內,這個領域將成為炙手可熱的爆發點。政府可以往這方面提前進行規劃,或許能為地方帶來意想不到的成果。”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霞光區原本有工業園,但現在工業企業的生產狀況堪憂,所以在三期我已經開始逐漸改變思路,引入一些高科技行業及互聯有關的產業。”
  寧香草聽及此處,笑道:“你小子原來在這里等著我呢!”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香草姐,你人脈關系比較廣,所以還請你出面幫我們拉一些資源。在政策扶持方面,還請你放心,一定給與大的優惠。”
  寧香草點了點頭,沉吟片刻道:“其實互聯產業大多是輕資產企業,這些企業沒有笨重的設備,只需要提供辦公場地和配套綜合生活區即可。漢州是一個有人文底蘊的城市,若是整合措施開展得好,或許能有一番作為。”
  方志誠笑道:“其實霞光區已經有規劃,準備在工業區的基礎上,建造兩大孵化器。第一是高技術企業孵化器,主要針對互聯領域進行孵化,另一個是電子商務孵化器,主要針對電子商務進行設計規劃,包括電子商務需要的客服、物流等。如果建成的話,那將成為淮南大的互聯領域研發聚集地。”
  寧香草微笑道:“這可是的領域,去年浙源省已經開始針對這個方向進行規劃,不過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這會不會是虧本的買賣呢?”
  方志誠眼中露出決然之色,道:“這是一個的領域,擁有許多不可測的東西,但正因為如此,才是一個不一樣的起跑點,如果漢州能夠跟上這一輪的布局,才能再次崛起。”
  寧香草莞爾一笑道:“你比很多人樂觀。我與許多政府官員接觸過,他們大部分人都不太看好互聯產業,認為這是一個太虛的領域。”
  方志誠道:“事實上互聯已經開始沖擊傳統產業,比如現在大家看聞已經不會買報紙,通過搜索引擎想要了解任何東西,都可以迅速獲得相關信息。另外,電子商務也將成為主要趨勢,大家可以通過上商城買東西,也可以通過上商城成為一個賣家出售東西。”
  寧香草點了點頭,笑道:“沒想到你對這行研究得還挺透徹。”
  方志誠微笑道:“我比較喜歡鮮的東西,對這些生詞都會格外關注,對電子商務也關注了四五年了。”
  早在04和05年,方志誠便提醒趙清雅開始投資與電子商務相關的產業,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很成功的預測。現在宏達集團已經將旗下的旅途平安及另一家收購的電子商務上商城歸為集團的重要戰略規劃。
  互聯概念股在國外很受熱捧,因為國外與互聯相關的產業比國內加成熟,投資者比較親睞這種具備潛力的股票,一旦企業做大做強能給投資者帶來巨大的收益。宏達集團旗下的旅途平安已經計劃在香都的證券市場上市,現在已經與券商進行過多次洽談,受到好幾個優秀券商的親睞,并開始籌備路演環節。
  與寧香草今日的交談,再次強化了方志誠的決心,要以霞光區為基礎,建造一個與互聯有關的空港,在下一輪競爭過程中爭取到有利的位置。
  霞光工業園三期工程已經基本成型,方志誠為此跟莫進單獨聊過,提起過自己的想法,莫進雖說對方志誠的想法不太理解,但表達了支持。畢竟方志誠現在已經基本控制住了霞光,莫進對自己的定位準確,多地是一個執行者。
  與寧香草在一起聊天,很能容易激發思維,只要因為華英投資集團跟政府的角色其實十分相似。作為一個投資集團,需要具備超遠的預測能力,知道哪個行業大有可為,哪個方向能創造足夠的利潤。而政府也是如此,需要知道經濟發展的趨勢,然后借勢而為,為城市的發展提供充足的動力。
  兩者都需要拼眼力,不同之處在于,投資集團的視野廣闊,所不包,而政府需要綜合地方的優劣勢,繼而選擇一個與地方契合度強的領域來發展。
  當然,寧香草跟方志誠交流的過程,也能找到許多靈感,這種互相刺激、互相吸引是雙向的。
  不知不覺,兩人聊了一下午,寧香草笑道:“晚上有一個宴會,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嗎?”
  方志誠好奇道:“什么宴會?”
  寧香草道:“半同學性質的社交宴會。”
  方志誠苦笑道:“這是個什么宴會啊?”
  寧香草解釋道:“原本是同學會,參與者大部分是同學,但后來拓展開了,便成為了社交宴會。”
  方志誠想了想,覺得其中有點對勁,笑問:“應該不是你的同學會吧?”
  寧香草頷首道:“是我丈夫的同學會,當然如果你覺得太尷尬的話,可以不去哦。”
  寧香草也不知道為何約方志誠一起參加那個宴會,是自己覺得每次去都太孤單了嗎?
  丈夫的同學會,那里有著許多回憶,寧香草每次都帶著復雜的情緒去參加。當然,她原本可以選擇不去,但那樣會讓她覺得,與遠在另外一個世界的丈夫漸行漸遠了。
  方志誠沉默片刻,微笑道:“我愿意跟你一起去,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關鍵時刻,我可以充當你的保鏢。”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道:“宴會而已,又不是戰場。”
  方志誠笑道:“好吧,我感覺到一絲壓力了。因為我能想象,會有很多人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來射殺我!”
  寧香草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道:“放心吧,都是一些體面人,盡管奸詐狡猾,但在場面上還是比較有禮貌,不會太過為難陌生人的。”
  方志誠嘆道:“行吧,我去洗手間補個妝好見人。”
  寧香草噗嗤笑出聲,原本以為方志誠開玩笑,沒想到他真的去了洗手間,回來的時候,頭發有些發亮,估摸著沾水抹了頭發。
  “走吧!”方志誠笑著說道,“希望不會給你丟臉。”
  “挺帥的!”寧香草站起身,主動挽著方志誠的手臂,方志誠心中一暖,身邊的寧香草散發著一股熟悉而獨特的幽香,他竟然開始胡思亂想……
  十來分鐘之后,寧香草與方志誠來到了一家環境比較雅致的餐廳,寧香草介紹道:“這是他同學開的一個西班牙主題餐廳,老板在西班牙留過學,主業是個理財公司的執行董事。”
  方志誠跟在寧香草身后進了餐廳,隨即便有人迎了上來,見寧香草帶著男伴過來,大多一愣,同時對方志誠進行上下打量。
  寧香草以朋友的身份將方志誠介紹給了眾人,方志誠從其他人的眼神中能瞧出,望向自己帶著一絲警惕與冷意。
  宴會是自助餐形式,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方志誠便主動給寧香草去拿事物,走到酒水區,便聽到有兩個女人在低聲交流。一女人道:“寧香草今天竟然帶來個男人過來,她這是在示威嗎?”
  另一女人陰陽怪氣地說道:“人嘛,都是自私的。誰能守得住寂寞,故人已去,總有人會取而代之。”
  見兩女人諷刺寧香草,方志誠心中百般不愿,終于知道寧香草為何拉著自己而來,其實這并不是一個歡迎她的圈子,只是為了已故的丈夫,寧香草每次還是會來赴約,她不是要證明自己的存在感,而是不希望丈夫被人遺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