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613 無所不談的紅顏

兩位老人聊了許多事兒,從幾十年前的戰爭一直聊到幾十年后政壇的跌宕起伏,他倆追憶著這些年陸續歿去的老友,不勝唏噓。人生百年,理應會當擊水,寧老和蘇老在人生中做到了這一點,他們是共和國的開國元勛,親眼見證著國家從無到有,從一貧如洗到如今蒸蒸日上。
  與普通人相比,他們更加關心國家的發展大勢,試圖用自己的力量來引導勢頭往自己的理想國前進……然而,他們老去了,英雄遲暮,但仍存憂國憂民之心。
  寧老沉聲道:“最近西南那邊的動靜不小,廖家小子大刀闊斧搞改革,但民怨沸騰。”
  蘇老輕嘆道:“廖小子是一個人才,不過太過強勢了一些。古語云,至剛易折,恐怕還要摔一跤。”
  寧老點了點頭,道:“按照現在政壇的大局,下一個五年甚至十年,恐怕都是唐家一枝獨秀了。”
  蘇老道:“唐家二子雖說不是最出類拔萃的,但品性與作風正派,倒是一個很好的候選人。只是他的年齡踩了點線,現在國家強調干部年輕化,當一號恐怕略有不及。”
  寧老也是如此想法,道:“一號二號只是個排位而已,唐家與曹家結成姻親關系,這已經注定共和國走向唐時代了。”
  蘇老笑道:“你跟老曹向來不和,心中是否有些不舒坦?”
  寧老沒好氣地罵道:“老曹此人看上去木訥,其實大智若愚,瞧出唐家有厚積薄發的勢頭,所以抱大腿去了。”
  蘇老臉上露出些許落寞之色,道:“老曹也算是在臨終之前,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寧老神色一黯,道:“咱們的時日也算不多,家國命運終究是要交到年輕人的手上。”
  蘇老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現在派系林立,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寧老沉聲道:“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派系林立久了,自有合縱連橫之時,唐家與曹家的聯盟正是一個信號燈,后期各派系之間必定是強強聯手,爭取話語權。”
  蘇老臉上露出會意之色,道:“老寧,寧、蘇二家從今起便站在一起了。”
  寧老點了點頭,道:“蘇家主政,寧家主軍?”
  蘇老輕聲嘆道:“是。”蘇老雖說是軍旅出生,但解放之后,便慢慢轉向政壇,所以軍隊方面的控制力明顯比不上寧家。
  寧老微微停頓,提醒道:“這有一個前提。”
  蘇老笑道:“你確定接受志誠那小子?”
  寧老頷首道:“縱觀你蘇家嫡系血脈,也就志誠小子可選,你沒給我太多的機會啊。”
  寧老主動伸出手,道:“那就一言為定了?”
  寧老輕聲笑道:“一言為定!”
  兩位老人在云海寧家老宅聊了足足有四五個小時,他們均到了知天命的年齡,肚子里的故事有很多,但卻苦于沒有知己可傾訴,如今遇到了機會,自然是相談甚歡。他們都爭取這難得的見面機會,因為或許沒有下次見面的機會。
  當然,對于寧蘇二個派系而言,今天兩位老人的談話,有著另外一層含義。寧家和蘇家進入了全面合作的層次,雖說蘇家現在已經沉寂,但若是有寧家這個軍方大鱷遙相呼應,可以形成不弱于任何派系的號召力及影響力。
  寧老親自將蘇老送上了車,蘇老朝著寧老揮了揮手,然后關上窗戶,閉上了眼睛,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孟西山問道:“現在去哪兒?”
  蘇老道:“去銀州吧,看看那個對蘇家有恩的女人。”
  孟西山微微一怔,心中五味雜陳。
  車輛緩緩發動,蘇老太爺似是自言自語地說道:“人生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有些東西是我弄下的孽緣,必須要親手解決才是。”
  孟西山嘆了一口氣,他對老首長十分了解,這是一個不輕動的人,擅長運籌帷幄,但他如今卻是從西京奔襲到了云海,這充分說明老首長對自己的身體狀態,已經沒有自信。老首長,這是點燃生命的余暉,在搶時間嗎?
  云海離銀州很近,車行四十多分鐘便到了。寧老來到了坡橋墓園,站在墓前佇立良久,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謝你這么多年盡心盡力地培養出這么優秀的青年。”
  孟西山見到蘇老給她鞠躬,心中自然是百般滋味……
  春節一般到了十八才算是正式結束,因此街道上還有過年的余韻,街道兩旁都選擇掛著紅色的燈籠,但人氣卻不是太旺。這也是正常的,云海是國際化大都市,匯聚了來自全國各地人才,平時總是車水馬龍,但真到了春節這樣的長假,就會變成一座空城。
  來到一家西施茶餐廳,里面不是很冷清,有幾桌三兩坐著外國人。春節是華夏人的節日,跟他們這些老外沒關系。
  寧香草點了一杯咖啡,方志誠要了一杯紅茶。
  方志誠突然想起了一個事情,問道:“我跟你打聽一個人,陸婉瑜最近如何?”
  寧香草微微一怔,笑問:“她不是你的妹妹嗎?你怎么向我打聽她的事?”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道:“突然失聯了啊。許久沒有她的消息了,只想知道她是否安好。”
  寧香草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志誠,道:“婉瑜是一個很優秀的女孩,之前的高爾夫球場項目,她處理得不錯,所以公司考慮到她在項目管理上極有天賦,所以讓她出國深造去了。”
  “原來出國了啊?”方志誠唏噓不已,難怪自己發短信給她,她始終沒有回音。
  寧香草點了點頭,道:“其實我與她聊過,當時出國深造,她有些猶豫,人背井離鄉都會有些忐忑,但最終我還是說服了她。”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這小姑娘竟然出國了沒有告訴我。”
  寧香草認真地瞅了方志誠一眼,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花心。”
  方志誠撓了撓頭,苦笑道:“你別誤會,我跟婉瑜只是朋友的關系。”
  寧香草搖了搖頭,輕嘆道:“對一個朋友如此熱心,這不太正常啊。”
  方志誠覺得寧香草的語氣有些問題,笑道:“香草姐,你是不是吃醋了?”
  寧香草微微一怔,旋即一朵紅霞在臉頰綻放,“你胡說八道什么?我只是從一個朋友的角度提醒你,要注意下生活作風,好歹是一個官員,不知道官員落馬多半是因為情人嗎?”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笑著說道:“官員落馬,多半不是因為情人,但只能說是因為情人。”
  寧香草咀嚼了一下他的這句話,攤手道:“你啊,別再強詞奪理了。你知道為何我爺爺要見你嗎?”
  方志誠疑惑道:“為什么?”
  寧香草道:“你竟然不知。爺爺早就看中你了,想要將小妹許配給你。蘇爺爺今天過來,想必便是與爺爺聊你倆的事情。”寧香草說這些的時候,語氣有點生硬,面部表情也很不自然。
  方志誠苦笑道:“我真不知道此事。不過,我并沒有同意此事,跟你家小妹絕無可能。他們想要干涉我的人生,也得聽聽我的意見吧?”
  寧香草勸說道:“志誠,你不要幼稚了。既然兩家人都覺得這門婚事可以,何不試試呢?對你而言,回到蘇家,在加上寧家助力,你在官場之中可以混得更加如魚得水。”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香草姐,你還是不太了解我。對于所謂的前途,我看得并不是很重要。我認為人活著還是要率性一點才好。”
  寧香草知道方志誠是一個有自由意志的人,自己若是這么勸說下去,反而事倍功半,沒法取得很好的效果,不禁蹙起眉頭,微微地搖了搖頭。
  方志誠知道寧香草的心思是好的,意識到自己剛才傷了她的心,打趣道:“香草姐,要不你回去這樣跟寧老說,寧小妹就算了,若是他愿意將寧二姑娘嫁給我的話,我可以考慮接受。”
  寧香草見方志誠打趣自己,瞪起了一雙漂亮的眼睛,臉上露出了怒色。方志誠不以為忤,迎上了寧香草的眼神,最終還是寧香草抵不過方志誠的厚臉皮,低下頭,轉移話題道:“志誠,以后少開這種玩笑,我是將你當成弟弟來看待的,如果你還這樣,那么我只能遠離你了。”
  與寧香草的關系原本就是若即若離,帶著些許曖昧,方志誠沒想到寧香草這次的反應這么直接,說得如此凝重,他突然明白了,在寧香草心中,自己已經成為了她的妹夫。換句話說,方志誠的身上已經打上了寧小妹的烙印,寧香草又怎么能與自己的妹夫曖昧不清呢?
  方志誠語氣異常凝重地說道:“香草姐,我剛才跟你說的是真心話,我與寧薔薇真的沒有可能。之所以與她見面相親,那也是因為看在你的份上。我希望,以后我們還能像之前一樣——做無所不談的紅顏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