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12 上了一條賊船啊

關于更新的問題,有人說我不負責任,想怎么更就怎么更,煙斗自認為還算努力,每天保證六千字以上的碼字量,但寫作畢竟只是我的愛好,是我人生的一部分而已,我有生活,有家庭,我還有工作,文思枯竭的時候,也需要充電和休息。我自認為每一章都寫得極其認真,很少出現注水的情況,我想這已經是最大的負責任。至于二盟的事情,這是熱心的管理員組織的活動,量力而行不強迫,后期這部分錢我會用于組織書友活動。如果月底還出十一更,這個月的更新量將達到五十多更,超過十五萬字,這對于兼職寫作的煙斗而言,是有一定壓力的。煙斗從2011年5月1日起,堅持寫作,總數字已經接近700萬字,碼字之于我,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如同吃飯一般,所以-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大家放心,我會對自己的生活負責,只要有一口氣,我就會寫作。
  屋內只留下了兩個人,蘇老太爺首先開口道:“你的反應比我想象中要冷靜,我原本以為你見到我會很憤怒。”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我有資格嗎?”方志誠很清楚,在蘇老這等人眼中,大家恐怕都是棋子。
  蘇老太爺道:“事實上你已經充分地表達出內心的憤怒了。”方志誠以其他方式對蘇老太爺進行了控訴。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沒錯,我覺得讓自己冷靜地面對你,遠比用歇斯底里的語氣跟你交流更加有價值。”
  蘇老太爺笑了笑,道:“你跟我想象的一樣,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你千里迢迢從西京來到云海,同時還拜托寧老在其中牽線搭橋,想必有些話要跟我說吧。盡管我當初無論是跟孟西山還是……蘇部長……都明確表明過自己的態度,但真遇見了你,我不會做出偏激的行為,我愿意靜靜地坐下,聽你講講。”
  蘇老太爺臉上不動聲色,但內心卻是有些異樣,因為他想象過與方志誠見面的情形,但從沒想到方志誠的態度是如此冷靜,絕對地冷靜!
  蘇老太爺微微一笑,心中有些欣慰,方志誠外表彬彬有禮,但骨子里的高傲與硬氣,像極了年輕時候的自己。他輕聲道:“首先我想跟你道歉。對于過去的事情,我承認自己有錯誤,至于理由我不跟你解釋。當然我不奢望你能諒解我,只希望你能認清一個事實,你是蘇家人。其次,你母親真的不知道一切,她其實是受傷害最大的人。”
  以蘇老太爺的資歷,對一個年輕人道歉,這是無法想象的,然而蘇老太爺就是這么很自然地說出了口,而且還是對自己的外孫。
  換作另外一人,恐怕要感激涕零了,然后方志誠沒有如此,他至多有點觸動而已。
  方志誠知道蘇老太爺在打親情牌,腦海中閃現出蘇青的那張臉,母子連心,盡管那么多年從來沒有在一起生活過,但他還是能夠感受到蘇青每次投向自己眼光中的那股溫柔與母愛。
  方志誠輕聲道:“我理解你的意思,第一,你想讓我認命,讓我覺得這原本就是命運,我只是命運轉盤上的一粒沙,沒法改變未來的走向,只能順著轉盤旋轉的方向,繼續走著早已圈定好的人生。第二,對于蘇部長而言,我以前是個累贅,現在也只是個累贅吧。”
  方志誠此話一出,蘇老太爺臉上也露出了些許動容之色,因為他并沒有料到,方志誠會說得如此冷漠,遠遠超過了他年齡的冷酷。
  蘇老太爺道:“你母親央求我,讓你走自己的人生路,我沒有答應她。因為人生,永遠不會自由,當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與許多東西牽扯在一起。即使我允諾給你自由,但你就真的自由了嗎,就真的與蘇家撇清關系了嗎?不會的。”
  “原本我想隱瞞這個秘密,如果這個秘密一直就這么隱瞞下去,對你而言是幸運的,因為你不需要改變現在的生活;然而當秘密公開,你沒有選擇,只有接受事實。”蘇老爺子緩緩說道。
  方志誠擺了擺手,站起身,道:“你說完了你的話,我想,我也應該離開了。”
  望著方志誠離去的背影,蘇老太爺嘴角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意,原本就知道這是一次很艱難的對話,自己是外孫人生的設計者,給他制造了那么多挫折,如今期望他能夠輕易接納自己,這種想法難于登天。
  但如果不說服他,又如何能讓他回到蘇家呢?
  蘇老太爺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
  方志誠快步出了寧家的宅門,坐在車內,憤怒地握拳砸了一下方向盤,最終方志誠還是失態的離開,他原本想把自己偽裝得堅強一點,但還是難以控制內心的諸多不滿。
  他不能接受蘇老太爺,為了自己之前謊言一般的人生。
  試想,若是你過了三十年,發現你并不是你,你的親人拋棄了你,那種滋味是什么樣的?
  車行駛了十來分鐘,寧香草打來了電話,“你現在在哪兒?我們聊聊?”
  方志誠將車停在路邊,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現在在哪里?”
  寧香草輕嘆一聲,道:“我來找你。”
  方志誠在車內等了一會兒,寧香草的車停在了前方不遠處,隨后她從車內走出,拉開了副駕駛的出門,關心地問道:“我出來之后,發現你不告而別。你沒事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腦子有點亂,歇歇就好了。”
  寧香草道:“能告訴我原因嗎?問了爺爺,他建議我直接問你。”
  方志誠深吸了一口氣,道:“剛才見到的那個蘇老,是我的外公……”
  寧香草眉頭擰起,顯然也沒想到會是這么個答案,“那蘇家的鐵娘子,豈不是就是你的?”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很可笑吧?突然有一天發現,我的母親是我的養母,而我只是個被家族拋棄的人。”
  寧香草還沒從這個震撼的消息中回過神,唏噓嘆道:“也就是說,鐵娘子蘇青有兒子。”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也是去年才知道這件事情的。蘇家為了保護她的政治形象,所以一直隱瞞了我的存在。”
  寧香草雖然不從政,但她對華夏官場也十分了解,也知道各大家族與派系的競爭方式,能夠理解其中的利害關系,道:“鐵娘子一直被女性視作偶像,如果突然多了個私生子,的確會影響到她,甚至影響到蘇家。”
  方志誠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的人生很可笑?”
  寧香草沉默片刻,道:“志誠,你在我的心中一直是個堅強的人,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成熟冷靜的處理。這的確是一件大事,但我覺得你一定能找到正確的方式來處理。”
  方志誠感覺到手背一涼,卻是寧香草將纖手覆蓋在自己的手背,從寧香草的眼中能看到慢慢的關心。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我現在好受多了,有香草姐這樣的美女陪在身邊,我一點都不感覺到悲苦了!”
  寧香草知道方志誠是故意在讓氛圍變得活潑一點,才會說出略有些輕佻的話,她微笑道:“為了讓你覺得世界是美好的,我決定請你吃飯!”
  方志誠雖然很郁悶,但飯還是要吃的。
  ……
  寧家老宅內,寧老爺子與蘇老太爺坐在一起品茶,“老狐貍,如果你這個孫子不認的話,那我可得搶走了啊?”
  蘇老太爺瞄了寧老爺子一眼,苦笑道:“我也想認,可是太復雜了。”
  寧老盯著蘇老太爺看了一眼,道:“老伙計,咱倆認識這么多年,彼此爭斗過也合作過,我太了解你了,永遠在計算下一步該做什么。我雖說也會計算,但更多地時候順其自然。”
  蘇老太爺沒好氣地看了一眼,道:“咱倆彼此彼此好不好,至多你的手段比我隱蔽一點。”
  寧老笑了笑,擺手道:“在志誠的事情上,我覺得你還是尊重一下他吧,從前兩年我便安排人定期收集他的一些資料,發現他看上去很成熟,其實也是個單純的小子。你如果來硬的,他肯定不吃,還不如順其自然,讓他慢慢地融入到家族之中。”
  蘇老太爺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咱倆都到了知天命的時候,誰還知道能活多久呢?”
  寧老微微一怔,讀到蘇老太爺的言外之意,頷首道:“看來這件事也是你的心病。”
  蘇老太爺擺了擺手,道:“我只是想給青兒一點補償罷了。”
  寧老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疑惑道:“我沒聽錯吧,他是蘇青的……”
  蘇老笑道:“是的,他正是蘇青的兒子。”
  寧老唏噓不已,低聲道:“老蘇,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蘇青一直是以新女性的形象對外,若是大家知道她其實有過孩子,那么豈不是要會受到攻擊?”
  蘇老沉聲道:“這也是我來見你的原因,希望你能幫我一把。”
  寧老沉默下來,他明白老狐貍的意思,現在的蘇家不比以往,沒法獨自承擔過大輿論風暴,但若是結合在軍方很有實力的寧家,那就不一樣了。
  但是寧老還是有些疑惑,他沉聲道:“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吧,你肯定還有秘密瞞著我。雖說蘇青未婚懷子是一件為世俗不容的事情,會嚴重影響到她苦心經營起來的政治形象,但還不至于你狠心讓他們母子分離三十年。”
  蘇老沉默片刻,輕嘆了一聲,隨后緩緩地說出了當年的秘密。
  寧老聽完之后,臉上露出動容之色,沉聲道:“原來還有這等事情……”
  蘇老攤開手,笑道:“事情你都已經知道,我等于把底牌都交給了你,你要保密,同時也要助我一臂之力。”
  寧老五味雜陳地沒好氣道:“這事情早晚得真相大白,唉……我怎么覺得上了一條賊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