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11 與蘇老突然會面

(快月底了,求月票!)
  萬衡是一個意志力堅強的人,他不會讓自己輕易認輸。見到萬衡如此,方志誠也就放心了。他從主治醫生那里得到了一些好消息,萬衡的恢復情況比想象中要好很多,比起在漢州醫院時,病情也更加樂觀。方志誠出了病房,湯雪送了出來。方志誠與湯雪道:“嫂子,請放心吧,萬部長一定能好起來的。”
  湯雪鼻子一酸,眼角淚水盈眶,她噙著淚道:“我現在別無他求,只希望他能健康。”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一定可以的,另外追查兇手的事情,我也會盡快辦,爭取早日能給萬部長尋回公道。”
  湯雪點了點頭,道:“萬衡有你這個朋友,是一個天大的幸事。”
  方志誠盯著湯雪純凈雪白的臉蛋,淡淡笑道:“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困境,相信他也會如此幫助我的。”隨后方志誠頓了頓,終究還是問道:“嫂子,我能不能問你的私事?”
  湯雪頷首道:“問吧……”
  方志誠低聲道:“我想更多地了解奉家山這個人!”
  湯雪有些猶豫,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道:“當初我之所以選擇了萬衡,沒有選擇奉家山,是因為奉家山是一個很卑鄙自私的人,盡管他很優秀,但他沒有萬衡正派。為了得到某些利益,他可以做出讓人不齒的事情……總之一言難盡。”
  方志誠原本沒有懷疑奉家山,畢竟一個企業家在飯局上毒害一個政府官員,這等事情實在難以想象,太過違背邏輯。但方志誠今天正好撞破奉家山趁人之危,騷擾湯雪,這從心理學角度上來看,奉家山與投毒案產生聯系的可能性極大,因為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想法,既然萬衡已經變成了廢人,那我現在去接近湯雪,豈不是能水到渠成?
  方志誠聽著湯雪說了一些奉家山在大學里的故事,不僅感覺到背脊發涼,當初為了競選學生會主席,奉家山采集了其他幾個競爭者的黑資料,然后匿名投給學校領導,結果因為其中一名學生會主席很有背*景,徹查下來,最終才讓事情水落石出。
  從此事可以看出,奉家山在學生時代便工于心計。
  方志誠離開了醫院,上車之后給項新打了個電話。項新聽明來意,匯報道:“那個棒球帽男子已經初步有線索,我們調取了附近幾個街道的探頭錄像。他是開著一輛淮北省牌照的車輛離開酒店附近,然后我們通過高速入口的現場錄像,這輛車應該在當天晚上一點多離開漢州,行往淮北白霞市方向。”
  漢州與白霞接壤,省際高速公路打通之后,兩地的聯系也很緊密。但白霞相對于漢州而言經濟還有更加滯后一步。總之,對于漢州人而言,白霞代表著落后與貧窮。所以項新提起白霞,語氣中有點兒瞧不起。
  方志誠沉聲道:“有了一個新情況,你之前提醒過我,現場的企業家有沒有犯罪的動機,當時我覺得不太可能。但這兩天我發現此人還是有犯罪動機的。你不妨從此人入手,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線索。”
  線索越多,能查到真相的可能性越大。萬衡中毒事件,人為痕跡明顯,確定是有人惡意投毒陷害。
  項新突然嘆了一口氣,道:“我今天安排人去市局問了問,市局那邊似乎已經得出結論,沒有任何下毒的可能,所以萬部長極有可能是自己私下誤食了什么。”
  項新是接到方志誠的命令進行調查此事,跟市局組成的調查小組,出發點不一樣。市局調查小組只想盡快破案,早點完成上級下發的任務。而項新私下調查的目的,是真正地找到兇手。
  方志誠冷笑道:“這也能算是結論嗎?莫非萬部長故意自己毒自己,為什么呢?”
  項新輕嘆道:“我估計他們也是沒辦法繼續追查下去,兇手的作案手法太過隱蔽。至今都不知道,萬部長是怎么中毒的。”
  方志誠沉聲道:“找不到毒源和作案工具,那是因為兇手將之帶離了現場,所以找到了棒球帽,就能知道一切了。”
  項新語氣凝重地說道:“我安排兩個靠得住的兄弟已經趕往白霞,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最多一周的時間就能有結果。”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辛苦你們了。”
  在方志誠看來,項新能找到那個棒球帽男子這條線索已經實屬不易,同時從高速出口探頭的諸多信息中,調取那輛車的動向也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偵查一個案件,并非像偵探小說里那樣寫的,眼睛一眨,靈光一閃,便能解決問題。事實上,需要大量的基礎線索的偵破,當許多信息堆在一起,再綜合分析才能得出正確的答案。
  項新笑道:“這算什么?不過市局那邊似乎知道我們霞光也在調查這個案件,似乎有些不滿。”
  這也是正常的,市里已經成立了調查小組,霞光公安的行為也就顯得多此一舉了。
  方志誠道:“那個酒樓位于我們霞光的轄區,咱們是有資格介入查案的。”
  項新點了點頭,道:“我是這么與他們解釋的。”
  方志誠道:“你們安心調查,市里若施加壓力,我一力承擔!”
  掛斷了項新的電話,方志誠陷入沉思,官場就是這么復雜,當你覺得對它特別了解的時候,會突然發現它又是如此陌生。看似平靜,其實波濤洶涌。
  發動車子之前,方志誠給寧香草打電話,今天來到云海,一方面是來探望萬衡,另一方面也是要見寧老爺子一面。
  寧香草首先問道:“病人的情況如何了?”
  方志誠如實說道:“恢復得不錯,但是還需要進一步調養,謝謝香草姐幫忙。”
  寧香草淡笑道:“小事一樁而已。對了,你現在可以出發去老宅了,我從公司出發,在那里與你會合。”
  方志誠問道:“你知道老爺子見我,有什么吩咐嗎?”
  寧香草搖了搖頭,道:“他的心思,我們怎么能猜得到。不過,你放心吧,老爺子很欣賞你,見你肯定不是壞事。”
  方志誠反應很快,笑問:“是不是跟你那妹妹有關?”
  寧香草微微一怔,道:“那就不太清楚了。怎么?對我妹妹上次的事還是很生氣嗎?”
  方志誠不置可否地一笑,道:“談不上生氣,只能說她是一個非常非常有個性的女人。”
  寧香草道:“小妹性格有點像男孩,說話很直接,行事有時候也會很隨心所欲。你要理解她。”
  方志誠苦笑,口中應道:“我能理解。”心中卻是在反問,直接為何要理解一個陌生人呢?
  半個小時左右,方志誠開車來到了寧家老宅,在車上抽了半支煙的功夫,一輛銀色的轎車停了下來,方志誠掐掉煙蒂,從車內走出,等了片刻,寧香草提著紅色的名牌皮包走出,臉上帶著笑意,道:“我知道你自己開車來的,估計會找不到地兒,沒想到你比我還快一點。”
  方志誠笑道:“找路是一種生存技能。況且,現在科技發達,車輛的導航功能可以做一個聰明的向導。”
  寧香草走在前面,方志誠跟在她的后面,不得不說她的背影很好看,身材苗條纖長,穿著一件白色呢絨風衣,一雙黑色的尖跟皮靴,將職場金領的氣質與優雅完全展現出來。
  兩人邊說邊聊,很快來到了內院。讓方志誠略微有些意外的是,今日寧老身邊竟然坐了另外一人,方志誠盯著這個陌生的老者看了數眼,總覺得眼熟,片刻之后,他終于反應過來,竟然覺得有點邁不動腿了。
  坐在寧老旁邊之人,竟然是蘇家老太爺!
  沒錯,方志誠得知自己體內躺著蘇家的血液之后,所以他曾經調查過蘇家的信息,盡管與照片上的模樣有點差別,但方志誠還是可以無比確定,坐在寧老旁邊的人,正是蘇老太爺。
  不是寧老要見自己嗎?為何蘇老太爺會在這里呢?
  方志誠曾經想過無數種與蘇家老爺子見面的可能,但他絕對不會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會是在寧家。
  一向冷靜沉穩的方志誠,在這一刻十分的混亂,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蘇老太爺。
  寧老指著對面兩張椅子,笑道:“呆呆地站著做什么,坐吧。”
  方志誠的內心很強大,從短暫的失神中走了出來,找了個椅子坐下。
  寧老望了一眼蘇老太爺,笑道:“要不要給你倆獨自騰出點時間?”
  蘇老太爺微笑著點了點頭,道:“老寧,你永遠是這么敏銳。”
  寧老朝著寧香草招了招手,然后往后面行去。不只是方志誠,連寧香草也還在云里霧里,“蘇爺爺今天會在這里?”寧香草此前見過蘇老太爺幾面,對這個臉上總是帶著笑意的老人有些好感。
  寧老輕嘆道:“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沒法解釋明白,所以你還是晚點去問志誠吧。”
  寧香草下意識地望了一眼離開的那間屋子,心情有些復雜,她并不知道方志誠與蘇家的關系,但隱約覺得方志誠此刻遇見了一個很大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