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10 露出了狐貍尾巴

萬衡出事使得漢州官場出現了混亂,近期的常委會議題都是圍繞組織部長的位置該怎么辦?大家都覺得,萬衡是徹底完蛋了。課外書閱讀網萬衡雖然性命無憂,但因為中毒,連順利說話都無法做到,如何能承擔一個組織部長的職務?所以眾常委均認為,應該要物色新的組織部長。
  不過,市委書記夏蘭山卻沒有想象中那么急,他雖然支持更換新組織部長的提議,但認為在考核新人選的問題上,需要慎重考慮,不能操之過急。
  夏蘭山的這種行為讓眾人感覺到十分詫異,因為大家都知道夏蘭山和萬衡的關系,雖沒有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但平時見面很少說話,關系比較僵化。萬衡現在出事,夏蘭山不是應該順勢而為,安排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選嗎?
  又一個小道消息迅速擴散開來,公安局介入調查之后,懷疑萬衡中毒,是被競爭對手下手,所以夏蘭山希望能追查到真兇,再做決定。
  萬衡從市人民醫院轉移到了云海最好的醫院之一——瑞銀醫院,院方安排了一個非常有經驗的康復專家接手了萬衡的恢復工作,不過暫時還沒有確切的診斷報告。
  萬衡見湯雪給自己削平果,斷斷續續地說道:“對不起……雪兒……我……拖累你了。”
  湯雪給萬衡一個微笑,道:“老萬,咱們結婚的時候,不就曾經說過嗎?如果誰先倒下,那就得照顧對方。現在正是履行當時的諾言。”
  萬衡十分感動,眼淚水流了下來,湯雪連忙站起身,用紙巾擦拭著他的眼角,同時還將他嘴邊溢出的口水弄干凈。湯雪溫柔地說道:“放心吧,無論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會在你身邊不離不棄地照顧你。如果你真覺得對不起我,那就努力恢復,不要讓我失望。”
  萬衡勉力點了點頭,輕嘆了一聲。
  萬衡曾經時候多么驕傲的人,現在面對如此狼狽的自己,忍不住感到無比的憂傷。他甚至有沖動一死了之,不過,他還有女兒,還有湯雪,如果自己就這么離開了這個世界,將會給母女帶來多大的痛苦?
  萬衡是一個堅強的人,他不允許自己就這么倒下去。
  湯雪見萬衡恢復了冷靜,心情一松,這時走進來一人,卻是他倆的老同學奉家山。奉家山手上提著營養品,見到萬衡,臉上露出關切之色,道:“老萬,你好點了嗎?”
  萬衡不便說話,或者不想多說話,畢竟他現在說話還不利落,丑態放在別人眼中只會迎來同情和嘲笑,所以他只是嗯了一聲。
  湯雪知道萬衡現在最不愿見的人恐怕就是奉家山了,便拉著奉家山出了病房,低聲道:“他剛服過藥,成分里有麻醉效果,現在需要休息一下。”
  奉家山將營養品放在了病床旁邊,然后與湯雪出了病房,他滿是歉意地說道:“湯雪,實在對不起。當晚老萬跟我在一起吃飯,我以為他只是喝多了。前幾天我才得知,原來他竟然出事了。”
  湯雪擺了擺手,輕嘆道:“公安局已經開始調查了,你放心吧,兇手肯定逃脫不了。至于你也不需要太過介懷,老萬在工作上得罪很多人,才會遭到報復,跟你沒有關系。”
  奉家山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信封,道:“我沒法減輕你和老萬的痛苦,只能表示一下心意,還請你收下。”
  湯雪連忙擺手,拒絕道:“老奉,這就不用了。老萬的醫療費由政府全部承擔,所以我們在錢上沒有太多壓力。你有心來探望我們,那已經足夠,至于這錢就算了。”
  奉家山語氣變得強硬,直接將信封塞到了湯雪的手上,低聲道:“湯雪,你還記得嗎,當年我跟老萬共同追求你,雖然你最終選擇了老萬,但我在心中一直還牽掛著你,無比希望你幸福。錢雖然在此刻無法給你減緩痛苦,但能夠幫助你解決不時之需。”
  湯雪往后退了兩步,搖頭道:“老奉,我真的不能要你的錢。”
  奉家山輕嘆了一聲,將錢收起來,“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對我拒之千里,不過我已經習慣了,在我眼中,這就是你的魅力。”
  湯雪臉色變得不太好,因為奉家山每句話都在故意勾起往事,刻意地討好自己,她又不笨,哪里不知道奉家山在故意接近自己。
  湯雪板起臉,不悅道:“老奉,我感謝你能在百忙之中來探望萬衡,但同時我也提醒你注意說話方式與分寸。”
  奉家山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道:“湯雪,這么多年過去,你的性格一點也沒變啊。萬衡的情況我了解過,想要恢復的可能性不大。我建議你要為以后多做考慮,若是他一輩子就這樣,莫非你就這么跟著受罪?”
  湯雪見奉家山終于露出了真正面孔,怒道:“奉家山,請你離開這里,我們不歡迎你。”
  兩人所處的位置離病房很遠,左右無人,奉家山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一把抓住了湯雪的手,“湯雪,你為什么瞧不起我?即使萬衡現在已經變成那樣了,你還是對我如此的不屑一顧。”
  湯雪冷冷地說道:“請你放手!”
  奉家山一把抱住了湯雪,情緒變得激動起來。奉家山也是一個高傲的人,當初與萬衡一起追求湯雪,卻以失敗告終,盡管現在事業有成,但湯雪就是他心中的傷痛,如今見到湯雪,他竟然失去了理智。
  或許他心中隱隱覺得,趁著萬衡生病,這或許是重新追求湯雪的機會。他這么多年遇到過很多女人,有些女人看似冰冷,其實只要你大膽一點,就能有所突破。在這種變態的心理下,奉家山做出了沖動的行為。
  奉家山正準備親吻湯雪,突然感覺自己摟住湯雪的手臂一酸,劇痛傳來,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隨后小腹位置傳來更疼痛的感覺,因為受到巨大的沖力,整個人往后面倒退了幾步,差點摔倒在地。
  湯雪身邊多了一個一米八幾的年輕男子,奉家山看清楚之后,臉上露出憤怒之色,因為做的丑事敗露,他再也沒有臉留在這里,有些狼狽地逃離了現場。
  “小方書記,幸虧你來的及時,不然還不知道那個混蛋會做出什么喪心病狂的事情。”湯雪嘆了一口氣道。
  方志誠見湯雪手腕處一道血痕,提醒道:“嫂子,你好像受傷了。”
  湯雪甩了甩手腕,道:“沒什么大礙了。”
  方志誠輕嘆了一口氣,道:“之前雖說只與奉家山吃過一次飯,但也能瞧得出他與萬部長的關系不勝融洽。”
  湯雪沉默片刻,道:“這是有緣由的,歸根到底怪我,在大學的時候,我一開始是跟奉家山相處的,結果喜歡上了萬衡,并最終跟萬衡結婚……”
  方志誠微微一愣,苦笑道:“無論如何那也是過去的事情了,奉家山也是一個大型企業的總裁,不應該失去理智,做出這等提不上嘴的事情。”
  湯雪停頓數秒,輕聲懇求道:“方書記,還請你不要將方才的事情告訴老萬。”
  方志誠盯著湯雪那張嫵媚帶著些楚楚可憐的臉蛋,允諾道:“放心吧,萬部長現在情況特殊,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
  湯雪點了點頭,對方志誠充滿感激。萬衡出事之后,也只有方志誠從頭到尾都在盡心盡力地為萬衡張羅,即使自己的那些親戚也沒有如此。
  方志誠先進病房探望了一下萬衡,隨后與湯雪去見了他的主治醫生,詢問萬衡的身體狀況。主治醫生已經五十多歲,看上去保養得很好,很有經驗,他道:“病人體內的毒素已幾乎被完全排出,恢復情況要視病人的努力。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我預計在一年內,他能夠恢復八*九成。”
  主治醫生的話讓湯雪松了一口氣,因為在漢州的時候,那些醫生可都保持著悲觀判斷。方志誠皺了皺眉,問道:“一個月的時間,能讓他恢復成什么情況呢?”
  主治醫生思索片刻,道:“我無法作出很精準的承諾,但一個月的時間,病人恢復不了多少。”
  方志誠點了點頭,今天來云海一趟,可以說喜憂參半。喜的是,萬衡有救了,悲的是,萬衡要徹底恢復,需要很長的時間。
  然而,夏蘭山只給了自己一個月的時間,而且還不能完全保證。所以方志誠決定要與萬衡好好談談。
  “嫂子,我有點事情想與萬部長聊聊。”方志誠與湯雪道。
  湯雪點了點頭,離開了病房,方志誠望著萬衡,語氣凝重地說道:“萬部長,盡管你現在狀態不佳,但我必須要告訴你一個無比現實的事情,如果你在一個月之內無法恢復身體,恐怕市委就會委派新的組織部長。我與蘭山書記長談過,這已經是最后的機會。”
  萬衡頭腦很清楚,他眼中露出決然之色,艱難地說道:“我……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