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608 為萬衡雪中送炭

周五上午,方志誠來到醫院探望了萬衡。萬衡雖然清醒過來,但還未能痊愈,這種重金屬毒十分殘忍,可以傷害一個人的神經系統,萬衡說話很慢,也很不自然。一個原本潛力無窮的市委組織部長,變成了一個連說話都非常吃力的人,令方志誠不禁感覺到心寒不已。
  萬衡需要休息,方志誠與他交流了幾句,便出了病房,湯雪跟了出來,抹了抹眼角,道:“方書記,謝謝你能來看他。”
  方志誠笑道:“我與萬部長同事一場,怎么能不來看看他呢?”
  湯雪苦笑道:“與你一般想法的人,怕是不多。除了他醒來的那一天,幾個常委來走了個過場,后面便沒有人來了。”
  方志誠安慰道:“因為這幾天市委正在開展整風行動,若是來探訪萬部長的話,怕引火燒身。”
  湯雪看得明白,搖了搖頭,道:“這只是借口而已。萬衡中毒變成這樣,在市委大院早就傳開,也有些傳到我的耳朵中,有些人說萬衡已經癡呆,沒法正常工作,所以市委組織部長的位置遲早要拱手讓人。”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這個消息他也聽說過,肯定是萬衡的競爭者利用這個機會來傳播擴散謠言。
  方志誠輕嘆道:“現在只希望萬部長能早日恢復,一旦他能健康出院,謠言便能不攻自破。”
  湯雪臉上露出些許彷徨,道:“我問過主治醫生,因為下毒的劑量很足,所以完全恢復不太可能。現在最好的效果,就是能夠自理。”
  方志誠連忙提醒道:“嫂子,萬部長的病情,你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否則的話,對萬部長太不利了。”
  湯雪也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剛才說了不應該說的,連忙道:“我也只是跟你提起過,放心吧,我心中有數。”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嫂子,若是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助的,隨時可以與我聯系。”然后,他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遞到了湯雪的手中。
  湯雪接過名片,掃了一眼,道:“方書記,我很慶幸,老萬交到了你這樣的朋友。”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千萬不要這么說,如果我遇到困難,老萬想必也會盡力幫助我的。”
  湯雪是一個漂亮溫柔的女人,萬衡有這么個老婆很幸福。有句話說的好,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世界上有很多人自私自利,即使夫妻也是如此,能做到不離不棄的實屬少數。
  市人民醫院的醫療水平在漢州數一數二,但并不是全國最高的水平,尤其像這種中毒的病情案例,恐怕醫院遇到的也不多。方志誠琢磨著是不是要給萬衡找一家醫療水平較高的醫院,如此一來有利于他的恢復。
  盡管主治醫生說萬衡徹底恢復的可能性不大,但方志誠覺得,現在醫學水平這么達,若是給一流的專家來治療,成功率也會高很多。
  云海是全國商業最達的城市,同時醫療水平也是全國最達的城市之一。方志誠上車之后,撥通了寧香草的電話。
  與寧香草有段時間沒有聯系,上次通話還是過年期間的拜年問候,寧香草笑道:“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究竟有何事要我幫忙。”
  方志誠暗嘆寧香草太了解自己了,笑道:“我有一個同事得了重病,你人脈關系廣,能不能幫我介紹一個?”
  寧香草沉吟片刻,道:“主要看你需要治療什么方面的病癥了,云海好的醫院就幾家,每一家都有不同的專長。”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我那個同事被了下了重金屬度,盡管被救治成功,但后遺癥很嚴重,需要一個在神經或者腦科方面比較權威專家幫助他調養一下。”
  寧香草皺眉思索片刻,道:“這樣吧,你將朋友的聯系方式給我,我安排人與他們對接。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方志誠暗忖寧香草還是一如既往那么支持自己,笑道:“香草姐,不好意思,又給你添麻煩了。”
  寧香草笑道:“這算什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比起生命,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方志誠道:“香草姐,以后還是不要提這件事情了,怪讓人臉紅的。”
  寧香草咯咯笑了兩聲,轉移話題,道:“對了,過年時咱倆通那次電話,你與我妹妹的事情,你沒有直接答復我,今天就給我痛快的答案吧。”
  方志誠嘴角露出苦笑,道:“香草姐,我上次其實給的答案已經很明確了,只是比較委婉而已。”
  寧香草沉默片刻,嘆氣道:“我也覺得小妹不是很合適你。她的性格有點倔強,但非常優秀,我覺得你可以再考慮一下。”
  方志誠感覺繼續這樣糾纏下去,只會讓彼此更加為難,索性直說道:“香草姐,我與你妹妹真心無法相處,還是了斷吧。”
  面對方志誠如此果斷的回答,寧香草也只能作罷,“行吧,此事我跟姐姐和爺爺說一下吧。”
  掛斷電話,寧香草等了一會兒,手機上多了一條短信,上面是萬衡的信息,然后她轉給了秘書。隨后拖著香腮思忖片刻,寧香草給寧玉蘭打了個電話過去。
  學校還沒開學,寧玉蘭在家中打掃衛生,接通電話,聽明來意,她蹙眉道:“小方真的這么說?”
  寧香草點頭道:“你也不知道咱妹妹的性格,恐怕第一次見面,將別人嚇著了。談戀愛這是雙向的,不能剃頭擔子一頭熱。”
  寧玉蘭唉了一聲,道:“行吧,此事我跟爺爺說一下,還不是他看中了志誠……”
  寧老已經出院,身體大不如前,寧玉蘭來到寧老的那間校園,見他正在讀書,輕聲道:“爺爺,有件事要跟你說一下,志誠那邊明確給了回復,不想跟小妹繼續談下去了。”
  寧老眉頭皺了皺,道:“稍安勿躁,你先坐下,這邊有封信,你讀一讀。”
  寧玉蘭拾起信紙,先翻了一下,看到文末署名“蘇宿”,好奇道:“蘇老爺子的信?”
  寧老未作多言,眼神暗示他認真看一遍。
  寧玉蘭抖了抖紙夜,逐行看了下來,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凝重。
  等寧玉蘭讀完之后,寧老嘴角浮現出笑意,道:“怎么樣,我沒猜錯吧?”
  寧玉蘭苦笑道:“爺爺,你一向神機妙算,這方志誠竟然還真是蘇家的血脈。”
  寧老頷道:“而且跟我所猜測的一樣,那老狐貍對于他和小妹的婚事,還是挺滿意的。”
  寧玉蘭道:“可是他倆沒有感情基礎,若結了婚的話,會不會出現問題?”
  寧老擺了擺手,道:“感情基礎培養培養就行了。小妹雖說個性很強,但綜合來看,還是一個很優秀的女孩子;而志誠呢,成熟穩重,非常有潛力,將他們放在一起,你不覺得很登對嗎?”
  寧玉蘭對寧老的邏輯感到很無語,苦笑道:“無論是薔薇還是志誠,我和香草都做過他們的工作了,也是實在沒有辦法。”
  寧老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老謀深算地一笑,道:“放心吧,方法都是人想出來的。”
  ……
  湯雪接到了寧香草秘書打來的電話,一開始有點疑惑,等對方說明來意之后,她才恍然大悟,同時對方志誠充滿感激。云海醫院的治療水平自然是要比漢州要好上許多,按照寧香草的意思,如果云海這邊治不好的話,還可以幫助他聯系國外專家。
  湯雪與秘書通完電話之后,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感謝道:“志誠,你朋友已經給我打了電話,我等會就辦理轉院手續,明天就去云海。”
  方志誠剛到辦公室沒多久,暗忖寧香草的行動還真夠快的,道:“嫂子,你放心去吧,我朋友在云海還是有點關系網,一定能給萬部長提供最好的治療環境。”
  湯雪輕聲嘆道:“感謝的話說多了也無用,只希望老萬能夠早點恢復。”
  掛斷湯雪的電話,方志誠唏噓不已,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在這個關鍵時刻,給萬衡這么大的幫助,盡管不知道萬衡最終恢復得如何,甚或還不能確保他能重新回到官場,但方志誠還是堅定不移地對萬衡給予了自己最大的幫助。
  在辦公室處理文件,半個小時之后,項新敲門而入,方志誠指著沙讓他坐下,從他的面色中猜出,關于萬衡的中毒案,恐怕已經有進展。
  項新喝了一口茶,緩緩道:“我們將那間飯店的錄像仔細研究,得出了一個線索,當晚八點左右,有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子進出過。而我們詢問了飯店的工作人員,都不認識這個可疑男子。”
  方志誠頷,問道:“如果知道他作案手法,或許能順藤摸瓜找出些什么。”
  項新苦笑道:“你說得沒錯,當晚在場那么多人,大家都喝了酒,吃了飯,除他之外,并沒有人出現問題。”
  方志誠沉聲道:“還有一種可能,當晚吃飯的人之中,也有個人與之配合,趁混亂,將毒藥撒入萬衡的餐具之中。”
  項新微微一怔,唏噓道:“這種可能性也是極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