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07 金鋒有了新出路

昨天晚上還在一起喝酒,今早卻得知萬衡出事,這讓方志誠很是吃驚。昨夜的飯局方志誠提前離開,后面如何發展,自己并不知道。方志誠匆匆與姜佩交代了一下,然后自己開車前往漢州市人民醫院。萬衡還在搶救室,外面聚集了不少人,除了他的家人之外,就是一些同事。
  萬衡的秘書叫張志佳,他見到方志誠,連忙湊過去,招呼道:“方書記,我們找個地方說話。”
  方志誠不做聲,知道其中有什么問題,便跟著張志佳來到了樓梯口,方志誠主動掏出了一支煙,從張志佳的狀態瞧出,他昨晚怕是一夜沒睡。
  張志佳吸了一口煙,緩緩道:“萬部長昨天的身體狀態還不錯,晚上的飯局并沒有喝多少,但飯局結束之后,剛回到家中,便出了問題。然后送到醫院搶救,至今還沒有出來。”
  方志誠疑惑道:“病因是什么?”
  張志佳嘆氣道:“剛才有醫生出來,說是食物中毒。”
  方志誠搖頭道:“這不可能,大家都吃了飯菜,怎么其他人沒有反應?”
  張志佳沉聲道:“所以懷疑有人專門針對萬部長下毒。”
  方志誠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最近萬部長有沒有得罪什么人?”
  張志佳苦笑道:“他在那么關鍵的位置上,得罪的人太多了。每次人事安排,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尤其是從去年蘭山書記決定在全市開展以組織部為核心的整風工作,現在幾乎每天都有人被調離。大家自然會嫉恨組織部,而且萬部長的個性你也是知道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萬衡是一個很高傲的人,有些官員在面臨調整的時候,肯定會主動上門找萬衡想要尋求一絲生機,以萬衡的性格恐怕會拒人千里,不給對方任何轉圜的余地。他這種性格很容易讓人升起報復之心。
  方志誠沉聲道:“人做出這種偏激的事情,都是有動機的。你不妨仔細梳理一下,近期有誰和萬部長出現較大的爭執,然后從這一點尋找突破口。”
  張志佳陷入沉思之中,萬衡出事,對他的影響很大,領導對于秘書那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無論從情感還是利益出發,張志佳都是希望萬衡不要有事。
  方志誠回到了急救室門口,在張志佳的引薦下,與萬衡的家人打了招呼,萬衡的妻子是一個保養得很好的漂亮熟婦,按照萬衡的年齡,她至少四十五歲以上,但面容看上去也就三十歲出頭,穿著一身卡其色的呢絨大衣,頭發高高的盤起,臉上只是些許淡妝,若是細看眼角,才能依稀瞧出歲月的痕跡。
  湯雪眼角有痕跡,臉色有點不佳,方志誠安慰道:“嫂子,請您放心,萬部長一定不會有事的。”
  湯雪臉上露出
  悲痛之色,道:“希望如此吧,不過老萬已經在手術室超過十個小時了,我也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方志誠陪著湯雪坐在外面繼續等待,中途項新趕了過來。項新是公安局長,以前做過刑偵工作,方志誠覺得事有蹊蹺,所以便讓項新安排人仔細調查。雖說市局已經安排人進行調查,但方志誠不太放心,覺得還是讓自己的人調查一下。
  與萬衡談不上什么深厚的友誼,但從派系角度上來考慮,他是自己在漢州最大的盟友,無論從自己剛上任那會,還是現在,萬衡都給自己提供了幫助。現在萬衡出了事情,方志誠無法坐視不理。
  大約十點半左右,急救室的門終于被打開,主治醫生臉上露出一絲無奈之色,道:“病人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但病因是重金屬中毒,我們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能恢復成什么樣子,還需要看病人的意志力和恢復效果。”
  湯雪臉上露出復雜之色,問道:“如果恢復得不好,會有什么嚴重后果?”
  醫生惋惜地說道:“重金屬食入后,直接沉入肝臟,會摧毀人體的大腦、神經及視力……”
  湯雪輕嘆道:“只要人還在,總還有希望。”
  醫生道:“現在病人需要進入重癥病房觀察,所以家屬暫時還不能探望,等病情徹底穩定下來之后,你們再探視吧?”
  方志誠默默地注視著湯雪,瞧得出她與萬衡的感情很深,因為一些細節很難騙人。
  ……
  瓊漢同城化辦公室內,省發改委主任江永坐在沙發上,金鋒坐在他的對面,正面帶笑意地泡茶。江永品了一口濃茶,緩緩道:“小金,今天我來同城辦,只是想看看這里的情況,你干的不錯,收拾得井井有條,我也放心了。”
  金鋒輕嘆一聲,苦笑道:“領導,你應該常來才是,否則的話,咱們這些同城辦的同事都以為被拋棄了呢。”
  江永擺了擺手,笑道:“拋棄?這是什么話。今年文書記在全省經濟工作會議再次強調了瓊漢同城的重要意義,你們作為負責的部門會受到更多的重視。我今天過來也是透露個好消息,今年在財政上將會對同城化加大扶持力度,因為文書記親自跟部委申請到了近百億的資金。”
  金鋒得知這個消息,也頗為震驚,不過,他轉念一想,大概知道運作的過程,文景隆親自跑了部委,同時有副總理李思源在部委牽線,能拿到這么一大筆龐大的資金那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這個消息,也說明了一點,前后兩任省委書記在瓊漢同城化項目上,心勁是高度一致的。
  金鋒臉上并沒有露出喜悅之色,反而露出了一絲遺憾,“江主任,你也知道現在同城辦經過去年的那次整改,已經對同城化項目失去了控制力,所以即使國家和省里對其再如何重視,同城辦的作用也是聊勝于無啊。”
  江永知道金鋒所指,現在的同城辦的確成了個擺設,沒有監督權,項目資金的審批也由省財政那邊最終把關,重大的資金還需要省委討論審議,所以同城辦已經名存實亡,只是一個中間橋梁的作用。
  江永壓低聲音道:“小金,權力這個東西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有時候與職務有關,與職務又沒有關系。我今天過來找你,是想跟你探討一件事,鐵路辦面臨著調整,你愿意不愿意再接受更重的擔子。”
  金鋒原本就知道這個消息,但沒想到與自己有關,沉思片刻,道:“江主任,我喜歡從一而終,同城辦雖說暫時遇到了問題,但我相信只需要繼續努力,一定能突破。”
  江永哪里看不出金鋒的心思,鐵路辦跟同城辦是平級,若是自己過去的話,想要爭取正職的話難度頗大,若只是過去掛個職,那則完全沒有必要。
  江永淡淡道:“同城辦已經成為一個空架子,委里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鐵路辦則是另外一條出路。小金,你是一個人才,我十分看好你,給你另外一塊土壤,相信你一定能一展所長。同時,我也透露一個消息,鐵路辦此次調整,是為了專門打通同城化的交通運輸而創建的。”
  金鋒原看中的是同城化項目在三到五年帶來的政績,雖說現在權力有限,但前景一片光明,但此刻金鋒嗅到了一絲機會,他猜測道:“省鐵路集團莫非面臨著重組?”
  江永沒有正面應答,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金鋒心中一陣狂喜,天無絕人之路,同城辦遇到了阻礙,但沒想到柳暗花明,上天再給自己機會。
  省里從前幾年就準備打通城郊交通運輸關鍵樞紐,而發改委作為主要的牽頭部門,權責很重。自己若是能趁機進入鐵路辦,那么很有可能切入到淮南省交通運輸的腹地,繼而從虛職慢慢轉向實職。
  交通運輸是城市發展的關鍵,而鐵路交通則可以為城市帶來無限的潛力。江永在其余經濟形態方面或許跟不上淮南本土官員,但作為一個從北方過來的干部,對交通這一塊研究得很透徹。所以他提出了發改委鐵路建設辦公室要重新定位的建議,并獲得了文景隆的同意。
  在這一個全新的崗位上,江永必須安排一個自己信任的人,綜合考慮之下,他選擇了金鋒。因為金鋒與自己一樣,都是與文景隆關系緊密,而且從同城辦前期工作開展,這是一個有手腕與魄力的年輕人。
  金鋒沉思許久后,終于點頭,道:“江主任,我考慮清楚了,我愿意換一個地方試試。”
  江永嘴角浮現一抹欣慰的笑容,道:“過年期間,我跟你的父親通過電話。金部長很關心你在淮南的表現,希望你不要讓他失望。”
  金鋒微微一怔,臉上露出笑意,道:“江主任,謝謝你的關照。”
  今年金鋒回蓮城過年,他始終覺得氣氛有些不太一樣,心中藏著些許焦慮,聽江永這么一說,原本的擔憂稍緩了不少。父親愿意給自己向江永打招呼,至少說明他還是很看看重自己在仕途上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