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06 莫名其妙壞脾氣

“萬部長,有句話我得勸你,招商引資跟娶老婆一樣,那是強扭的瓜不甜。淋潔集團明顯沒有想法落戶到漢州,我覺得不必勉強。”方志誠等萬衡吐過之后耐心地說道,“其實淋潔集團在現在看來很不錯,但他的模式不一定適合漢州。”
  萬衡輕嘆了一聲,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奉家山原本主動聯系我,我以為成功率會很高,才約他來漢州見面,沒想到他今天在飯局故意裝大爺。”
  方志誠笑道:“我覺得還是走一下面場上的事兒,既然他不愿意做這筆投資,那么也就無需追著求他。”
  萬衡點了點頭,笑罵道:“志誠,還是你在招商引資上經驗豐富,媽的,為了應付這家伙,搞得我喝大了。”萬衡在人前一向彬彬有禮,很少會如此失態,方志誠看到了萬衡真實的一面,同時也感覺到與他的關系走近了一步。
  方志誠陪著萬衡回到了包廂,奉家山笑道:“老萬啊,現在的酒量怎么比當年還差了一些,我記得你起碼能喝一斤,今天不到半斤,就去廁所躲酒了。”
  萬衡擺了擺手,笑道:“這兩年身體走下坡路,胃不太好,所以不能喝了。”
  奉家山攤手道:“唉,既然你身體不適,那我就不逼你了。咱倆的情誼也不一定要以酒多酒少來衡量嘛。”
  方志誠這時候舉杯,笑道:“奉總,你剛才的話有些不妥,雖說萬部長因為身體的緣故,不能喝酒了,但桌上還有這么多人陪著奉總呢。這樣我敬你一杯。”
  奉家山微微一怔,他原本想要奚落一下萬衡,沒想到方志誠半路殺出來。奉家山眉頭微微一皺,笑道:“萬衡,你今天是有備而來啊?”
  萬衡擺了擺手,笑道:“主要想陪好你。”
  方志誠很爽快地跟奉家山碰杯,奉家山騎虎難下,主要他挑釁萬衡在先。奉家山不知方志誠能不能喝,與他碰了一下,兩人一飲而盡。方志誠端著杯子又道:“方才是為了萬部長身體不適敬你一杯,現在則是代表我自己敬你一杯。”
  奉家山有點頭大,他自認為酒量不小,但方志誠是個年輕人,舉杯又如此頻繁,恐怕來者不善。奉家山苦于沒有借口推脫,便與方志誠又硬喝了一杯。
  兩杯酒喝得很快,方志誠感覺腹中如同火燒一般,不過他提醒自己,必須還得敬第三杯。于是提起酒瓶又倒了一杯,奉家山終于變色了,道:“方書記,你這是想灌醉我啊?這第三杯,我可不敢跟你喝了啊。”
  方志誠笑道:“奉總,來者是客,我代表霞光區的全體老百姓歡迎你的到來,你給了萬部長面子,也給了我面子,莫非霞光區老百姓的名字,不給了?”
  奉家山連忙搖頭,笑道:“方書記,你這帽子扣大了,老百姓的面子最大,也是咱們企業的衣食父母,誰敢不給這個面子?”
  奉家山逼于無奈,終于又喝了第三杯。他的酒量不錯,但并非千醉不醉,之前與萬衡就拼得有點兇,如今三杯酒下肚,便起了化學反應。奉家山感覺撐不住了,打了個招呼,推門而出,奔跑至廁所解燃眉之急去了。
  萬衡偷偷地給方志誠比了個大拇指,方志誠湊到萬衡耳邊,道:“萬部長,我有點急事,就不繼續陪你們了。”
  萬衡理解淋潔集團的項目基本無望,方志誠留在這里也沒必要,便笑道:“行啊,你偷偷地走了吧,別被老奉見到,否則的話,他恐怕不會輕易放你走。”
  出了酒店,吹了點冷風,方志誠才清醒了一些,他知道自己若是繼續留在飯桌上,恐怕很快就要出洋相,所以跟萬衡打了個招呼,偷偷地溜了出來。
  自己方才卻是有點太過于冒失了,以自己那點酒量,想要在飯局上呼風喚雨,難度太大了。
  不過人偶爾會沖動一下,主要方志誠瞧不起奉家山眼高于頂的傲慢。萬衡原本就是個極其高傲之人,但卻被奉家山各種折辱,作為他的朋友,方志誠正義感作祟,才會出面的。按照方志誠的估計,自己走后,奉家山恐怕也不會閑著,其余諸人肯定是要結伴而上,群起而攻之。
  奉家山今天想清醒著從飯店走出,難!
  方志誠頭重腳輕地找到了郭勁遠,郭勁遠低聲問道:“喝多了?”
  方志誠長噓一口氣,點頭苦笑道:“沖動了。”
  郭勁遠下車從后備箱取了一瓶礦泉水打開后遞給方志誠,方志誠喝了一口,道:“沒事了,回家吧。”
  老郭就是這樣一個人,外表看上去粗線條,但做起事來非常細心。
  郭勁遠怕方志誠不舒服,放緩了車速,大約二十分鐘之后,方才來到方志誠所住的小區。他直接將方志誠送上樓,開門之后發現屋內有人,樸泫雅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道:“方書記喝多了,我送他回來。”
  郭勁遠以前見過樸泫雅,后來也知道她回國了,只要何時回到國內,他卻是不知。見家中有人照應,郭勁遠便放心地離開了。
  方志誠一米八的體型,樸泫雅扶著他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將他弄上床,已是氣喘吁吁。
  方志誠回到家之后,酒意完全占據了他的意識,昏昏沉沉地睡去。
  樸泫雅盯著方志誠清秀英俊的臉,眉眼分明,膚色白皙但不缺男子漢的英武之氣。她看得有些入神,竟然俯下身,主動吻了一下方志誠的額頭,那種感覺如同火山爆發,讓她的思緒變成了粉末狀。
  我怎么能這么做?樸泫雅雙手抱在胸口,一臉驚訝地反問自己。
  方志誠這時翻轉了個身位,樸泫雅有些心虛,誤以為被方志誠發現了什么,驚慌失措地離開了臥室。
  第二天清晨五點左右,方志誠才緩緩醒來,酗酒的滋味不太好受,他在衛生間洗漱了一陣,出門之后發現樸泫雅已經醒來。方志誠疑惑道:“你這么早起床做什么?”
  樸泫雅素面朝天,膚色很白,五官也很精致,只是眼袋很明顯,看上去還沒睡醒。她壓著聲音,道:“歐巴,我得給你做早飯。”
  方志誠倒也沒有阻止,畢竟樸泫雅是自己花錢雇傭的保姆,起早給自己做頓早飯,那也是理所應當之事。
  樸泫雅很快準備好了韓式早餐,方志誠吃了兩口,覺得味道還不錯,比較清淡,適合醉酒后食用。他正準備夸樸泫雅兩句,盯著她看了兩眼,低聲道:“樸女士,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以后在家里多穿兩件衣服?”
  樸泫雅微微一怔,很快意識到方志誠的意思,頷首道:“我以為你不介意的!”
  “不介意?”方志誠覺得樸泫雅這個詞用得太巧妙了,自己會介意一個女人只穿著一件外套,里面真空,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嗎?
  雖然自己控制能力不錯,但有句話叫做常在路邊走,哪有不濕鞋,如果自己有一天被誘惑之下,失去了心智,做出了禽獸不如的事情來,那該如何是好?誰來負責?
  方志誠自然不會將心里話跟樸泫雅直接說出來,他委婉地表示道:“樸女士,你與一個異性同在一個屋檐下,我很感謝你對我十分信任,但還希望你注意保護好自己的**。”
  樸泫雅似懂非懂,歪著頭“嗯”了一聲,方志誠覺得她這是答應了。
  方志誠換好衣服準備出門,樸泫雅突然喊住了他,低聲道:“歐巴,有件事情你能不能答應我?”
  方志誠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道:“說吧,主要不違背原則。”
  樸泫雅道:“你的酒量不是特別好,所以我建議你以后還是少喝點酒,可以嗎?”
  方志誠臉上露出尷尬之色,明知樸泫雅是出于關心自己,才提起這個要求,但他怎么聽,都覺得有些刺耳。
  方志誠板起臉,語氣嚴肅地教訓她,道:“樸女士,你要認識到自己的身份,你只是的傭人而已。作為一名傭人,你要明確自己的位置,不該管的事情就別管。”
  言畢,他氣沖沖地摔門而出。
  樸泫雅這個人造美女,越來越過分了,自己酒量差,但在官場混跡,哪有不喝酒的道理,她說那些話,是因為不理解自己。
  方志誠上車之后,正準備發動車子,樸泫雅氣喘吁吁地跑了下來,方志誠搖開車窗,道:“怎么了?”莫非這個傻女人想跟自己道歉?
  “歐巴,你的手機落下了。”樸泫雅臉上還留著委屈之色。
  方志誠沉默半晌,接過了手機。樸泫雅低著頭,往樓上行去。
  方志誠突然對自己剛才的無明業火略微感到一絲歉意,不知為何面對樸泫雅的時候,他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壞脾氣。每個人心中既有一個天使,也有一個魔鬼,在面對樸泫雅的時候,這個魔鬼便會出來大鬧天宮。
  今天上班的時間有點早,方志誠便提前開始處理文件。等辦公樓人越來越多,方志誠突然得知一個讓他十分震驚的消息:萬衡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