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604 毛遂自薦求官者

下午的霞光區“開門紅”工作會議在區委禮堂召開,參加者發現今年的會議比想象中規模要大,組織流程也更加規范。仔細想想,大家也能理解,區委書記換了人選,必須要有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禮堂的空調溫度打得并不是很高,但區委組織部長喻金平卻是滿頭大汗,今天的會議由他一手操辦、組織,因為知道方志誠是一個對細節極其計較的人,所以他組織起來格外費心,生怕有什么不妥,惹得方志誠不高興。
  按照正常流程,應該是由區委辦來統籌協調此事,但區委辦主任的位置暫時未定,原來的區委辦主任受到鄧少群的牽連,在年后引咎辭職下海經商去了。喻金平擔心沒有人主持大局,會產生混亂,所以主動請纓肩負統籌重任,這也是間接地向方志誠示好。
  喻金平現在的處境十分尷尬,方志誠對他的出路沒有任何提示,這就如同在他頭頂上懸了一把利劍,讓他隨時隨地都異常小心謹慎。盡管喻金平也知道,這是方志誠用來駕馭自己的方法,但他不得不低頭。
  會議正式開始,莫進主持會議,首先是相關部門的代表,紛紛上臺宣讀去年總結及今年的規劃。方志誠沒有去聽他們的講話,而是隨著翻看手上的資料,這種會議,發言者都是照本宣科,將會議資料全部通讀一遍。
  會議進入第二個議程,則為各個部門簽訂責任狀,莫進在簽訂之前,強調了一下,今年的責任狀要全部兌現,所以大家要慎重對待。
  第三個議程,則是由方志誠進行總結性講話。
  方志誠沒有讀稿子的習慣,他打開話筒,語氣平靜地說道:“一些經濟指標及套話空話,我就不贅述了,主要說兩點看法。第一,我們今天的會議目的何在;第二,我們明天要怎么做。”
  “開會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不只是大家,包括我也有點麻木,害怕開會,厭倦開會,因為覺得這是一件浪費生命的事情,方才諸位同志上臺發言,我深有感受,恐怕下面聽報告的同志,不少跟我一樣。所以我后悔了,如果開這樣一個務虛的會議,還不如給大家發一堆資料,這樣還免得大費周折呢。但是,我又仔細想想,開門紅會議難道就可以不開嗎?我認為,還是必須要開。因為如果發一堆資料下去,最大的可能是,不少人會將材料推到一旁,根本不會在乎材料里的內容。我們今天的會議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大家知道,全區今年的任務指標,還請大家現在仔細閱讀一下手上的資料,我給大家十分鐘的時間。”
  方志誠這個發言,讓大家感覺到很新奇,因為從來沒有區委書記會這么辦。下面傳來沙沙作響的聲音,方志誠盯著腕上的手表,等到十分鐘過去之后,繼續道:“想必大部分人都知道今天會議的內容,下面我想說一下,明天我們該怎么做?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因為事情太多,紛至沓來,情況瞬息萬變,沒有絕對正確的方法。但我提出兩點要求,第一是勤奮,第二是寬容。勤奮是工作態度,寬容是工作心態。這是兩個很普通大家都能讀懂的詞,但真正做到卻不簡單。我也不過多解釋,大家自己理解吧。”
  方志誠的發言時間不長,但讓在場所有人都清晰地意識到,新的區委書記是一個極有個性的人。
  方志誠講完話,莫進對方志誠的話進行了簡單的總結,今天的會議便算是告一段落了。
  因為有事情要吩咐,所以方志誠讓姜佩通知成浩在會后來辦公室找自己。自己剛落座,成浩便推門而入。
  成浩笑道:“方書記,你今天的發言很獨特,也很有殺傷力,將那些參會的老油子弄得一愣一愣的,以前的開門紅會議經常會出現上面在講話,下面在打盹的情形,但今天的會議成功吸引了他們的關注。”
  方志誠擺了擺手,苦笑道:“這種方式只能偶爾用一用,若是多用幾次,那可就失效了。”
  成浩頷首,好奇道:“不知有什么事情吩咐?”
  方志誠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地點了兩下,梳理了一下頭緒,緩緩道:“今天上午在市委開會,蘭山書記表明態度,要支持霞光區發展,成為大市的引擎。我也跟他提出,市里應當給與我們一定的支持。蘭山書記已經答應了,現在需要我們遞交一份需求表上去。此事只有交給你,我才能完全放心。”
  成浩點頭道:“去年你曾經讓我做過一次統計,當時的數據雖說并不精準,但也大差不差,我在那份材料的基礎上完善一下,不知可否?”
  方志誠歪著頭沉思片刻,提醒道:“去年統計的數據,是針對全區招商引資工作的開展,在視野上還略顯狹窄,所以還需要進一步地充實。具體如何來弄,你自己看著辦,我相信你一定能夠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
  成浩見方志誠如此信任自己,一方面感到高興,另一方面也感覺到責任重大,他點頭承諾道:“方書記,請放心,我一定會盡快完成你下達的指示。”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老成,你為霞光做了不少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在我心中,你的地位一點不弱于老張。請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給你合適的位置,讓你盡情地發揮自己的才能。”
  成浩顯然有些觸動,士為知己者死,方志誠對成浩十分看重,也了解他的性格與才能。
  隨后方志誠與成浩又聊了一下其他方面的問題,從成浩的反映來看,莫進最近倒是挺安分守己,沒有什么異動。
  按照正常人的邏輯,馬振才已經落馬,應當對莫進也進行一定程度的削弱,但方志誠卻是看到了霞光區更為深層次的問題,極度排外而且形成了氣候,若是方志誠一網打盡,極有可能迎來對方狗急跳墻,方志誠沒法預估到最終的后果,所以選擇對莫進進行了安撫。
  只要莫進不明著反對自己,那么方志誠愿意給他一個合適的位置。對莫進的寬容處理,事實上是方志誠對馬振才派系人馬的安撫。
  從現在的局面來看,霞光區已經被方志誠初步控制,盡管還有些隱患,但至少在明面上,有夏蘭山支持的方志誠,已經站穩了腳步。
  從區委常委會的構成來看,政協主席劉金平不太問事,只是個擺設,區委副書記尹學文雖說心機深沉,但是一個識大勢的人,除非觸及他的根本利益,不會反對自己。區委組織部長喻金平已經被自己牢牢掌控,紀委書記劉明和政法委書記張權雖說偶爾在常委會上發表一些不同的聲音,但即使兩人緊密抱團,也沒法改變常委會的局面。至于區委宣傳部長余國良、統*戰部長孔富榮,此二人則是向來見風使舵,沒有主見之輩。
  方志誠處理了一些文件,外面姜佩進來匯報,“陳秘書來了。”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道:“請他進來吧。”
  鄧少群的秘書陳超,在自己與之最終斗法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不過,對于秘書而言,不能輕易反水,因為一旦他的領導落馬,他的日子也將不太好過。
  陳超比起年前看起來要憔悴許多,原本是一個模樣干練,衣冠楚楚的男人,如今卻是滿臉胡渣,面色黃中帶黑,眼睛也有些失神。相由心生,方志誠估摸著陳超最近的日子不太好過。
  “請坐!”方志誠給陳超泡了一杯茶,讓他坐在沙發上。
  陳超自嘲地笑了笑,道:“方書記,首先我得跟你打聲招呼,如此貿然拜訪,恐怕打擾到你的正常工作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陳大秘,咱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沒那么多客套話。你不妨直說,今天過來找我,是為了什么?”
  陳超醞釀片刻,緩緩道:“方書記,我實話跟你說了,我今天過來是毛遂自薦,跟你求官的。”
  方志誠微微一怔,灑然笑道:“有點意思,繼續說。”
  陳超語氣平穩地說道:“我曾經是鄧少群的秘書,對霞光區十分熟悉,如果你能給我一個平臺,我一定能一展所長。”
  方志誠輕嘆道:“可是這是官場,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有時候是不是提攜一個人,并非看他有沒有能力與才華。”
  陳超果斷地說道:“我有足夠的忠誠。”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可是你對鄧少群沒有忠誠。”
  陳超很快回答道:“那是因為他不配我對他忠誠,我跟著他那么多年,他從來沒有為我考慮過,明知他不可救藥,我還跟著他一起落水,那不是忠誠,而是愚蠢。”
  方志誠苦笑道:“你還是沒能說服我。”
  陳超道:“我暫時沒法說服你,因為只有實際行動才能說服你。所以我請求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作出成績。”
  方志誠很欣賞陳超的這種爽快,問道:“那你要什么機會呢?”
  陳超抬起頭,迎向方志誠的目光,低聲道:“區委辦主任的位置還空著。”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那可是一個極其關鍵的位置啊。”
  陳超道:“這個位置就在你眼皮子下方,可以讓你更好地監督、考察我。”
  方志誠閉上眼睛,沉吟片刻,道:“行,我給你這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