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03 手段高超陰謀家

年初八上午,市里召開全年工作部署會議,會議的規模不算大,人數只有三四十人,但含金量十足,市委常委全部出席,縣區的一二把手均要到位。市委副書記、市長胡鋼主持會議,市委書記夏蘭山作重要的發言。
  今天的這個會議是給全市的工作定調子,確定全年的工作開展什么,如何開展,開展到什么程度。
  夏蘭山的講話精神主要包括兩點,第一,要以瓊漢同城化項目為抓手,加大招商引資的力度,在今年沖擊二百億招商引資大關,為全市的經濟建設提供充足的動力;第二,要搶抓干部作風紀律,完善公務員考核體系,杜絕給懶政滋生的土壤,利用培訓、座談、走訪、監督、調查等形式,改變以往漢州市政府懶惰的作風。
  方志誠對夏蘭山的判斷還是挺贊同的,漢州想要改變以前保守的風格,必須要大刀闊斧的改革,招商引資是練外功,整頓作風是練內功,內外兼修才能讓政府具備應對萬千變化的活力。
  會議結束之后,夏蘭山朝方志誠招了招手,方志誠立馬領會夏蘭山的意思,面帶微笑著走過去。
  夏蘭山這個細節,落在其他人眼中,自然心中有數,對方志誠有羨慕的,也有嫉妒的。
  夏蘭山笑道:“志誠啊,去年霞光區作出了不小的貢獻,不僅在瓊漢同城化項目上成績斐然,招商引資的成績單也格外亮眼,今年你也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全市的擔子,你們霞光至少挑一半。”
  方志誠知道夏蘭山這是幽默的說法,但其中也包含著夏蘭山對霞光區工作的重視程度,他淡淡笑道:“蘭山書記,讓霞光區的多挑擔子那沒有問題,但在政策扶持上,還需要市里給我們多傾斜傾斜。”
  夏蘭山暗忖方志誠說話巧妙,若是一般人恐怕會謙虛一下,而方志誠一點也不客氣,同時還給市里這邊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夏蘭山頷首承諾道:“你這幾日整理一份材料上來,將霞光區所需要的財政、政策等需求全部匯總上報,我會協調各部門給你們霞光區開設綠色通道。”
  方志誠心中一喜,顯然沒想到夏蘭山會給自己這么大的支持,連忙說道:“謝謝蘭山書記的支持。”
  兩人已經來到了會議室的出口,夏蘭山在方志誠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兩下,隨后轉身上樓去了。
  方志誠陷入沉思,不知不覺之中,自己已經牽扯到市級的關系網之中。方才夏蘭山主動與自己示好,那是有深層次的原因,故意做給別人看,至于目的,方志誠暫時還猜不出來。不過,這對方志誠沒有任何壞處,跟市委書記關系走得很近,無異于在霞光區大刀闊斧時,坐擁一把尚方寶劍。
  方志誠并沒有發現,不遠處有一雙眼睛有些冷漠地盯著他的背影,此人正是常務副市長趙崚。趙崚此人畢竟是經常跑部委的干部,因為皇宮酒吧的事件牽連,被安排到黨校坐了數月的冷板凳,過完年之后,他就通過運作關系,重新回到了漢州官場。
  皇宮酒吧被查處,歪哥被國安調查,對趙崚的影響很大。皇宮酒吧有趙崚的股份,每個月的收益不菲,沒有了這筆資金,嚴重地影響了趙崚日常的生活水平。
  趙崚很清楚方志誠便是事件的始作俑者,見他與夏蘭山走得很近,自然而然對方志誠充滿了敵意。
  市紀委書記馮遠征走在趙崚身邊,感慨道:“這個方志誠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據說今年已經被市委組織部上報至省委,作為漢州最優秀的正處級青年干部培養。一般有這個資格的,在未來十年內必定能上正廳級。咱倆都五十多歲了,現在還在副廳級的位置,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趙崚陰測測地笑了笑,道:“老馮,你是做紀檢工作的,這么多年來,落在你手中的有問題干部可不小。你應該也知道一個規律,越是種子選手,越容易夭折。”
  馮遠征微微一怔,立馬理解了趙崚的意思,趙崚坐冷板凳的事情,市委傳得很多,都知道趙崚跟方志誠的過節。現在雖說趙崚回到了原位置,但方志誠明顯是市委書記面前的紅人,馮遠征可不愿意輕易得罪,他擺了擺手,含糊其辭地說道:“老趙,你這話說得有些不妥。紀委調查的那些人,都是自甘墮落,落進的是法網,可不是我的手。”
  趙崚哈哈大笑,道:“老馮啊,你這人就是不夠幽默,我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千萬別當真。”
  馮遠征搖了搖頭,看似較真地說道:“這是玩笑嗎?我怎么一點也沒感覺出來?”
  趙崚是一個很擅長交際之人,在市委除了和市長胡鋼不太對眼之外,跟其他常委的關系都不錯。所以明知趙崚還沒解凍,但馮遠征還是愿意跟他說兩句話。
  趙崚拉著馮遠征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從柜子里找出了一包好煙,并泡了一壺好茶。馮遠征此人喜歡抽煙,對茶卻不是很感冒,喝茶如牛飲水,讓趙崚有點瞧不上。
  不過,趙崚自然不會擺在臉上,而是將那條好煙的剩余幾包全部塞給了馮遠征。
  馮遠征象征性地推脫了一下,趙崚板起臉,嚴肅道:“老馮,這點面子你還是得給我,否則的以后,還怎么稱兄道弟?”
  馮遠征收了煙,道:“行啊,老趙,我就是喜歡跟你來往,做人大氣。”
  趙崚謙虛地擺了擺手,心中暗罵,你這個家伙也不知道收了我多少好處,大氣那是用錢砸出來的。
  兩人抽煙喝茶閑聊一陣,趙崚從馮遠征的口中知曉了最近紀委方面的一些重要事情。趙崚的煙不是白送的,這些關鍵信息對自己很有用。紀委看上去是一個與政務不掛鉤的部門,但若能好好利用,足以改變許多東西。
  趙崚瞄了一眼馮遠征,輕描淡寫地說道:“老馮啊,聽說胡市長準備推動農村文化廣場項目啟動,你對此事如何看?”
  馮遠征擺了擺手,道:“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那是政府的工作,我管不著啊。”
  趙崚搖了搖頭,沉聲提醒道:“現在農村可是腐敗的溫床,這牽扯到幾十億的資金,你們紀委難道不需要未雨綢繆,防患于未然?”
  馮遠征眉頭微微一皺,理解趙崚的暗示,這家伙今天請自己過來,是存著心思的。馮遠征吸了吸鼻子,道:“老趙,咱們又不是第一天做同事,有些話還是說明白一點吧,我腦子轉不過來。”
  趙崚站起身,從桌上取了一份文件,然后交到了馮遠征的手中,馮遠征的眉頭立馬皺成一團,倒抽一口涼氣,道:“老趙,你這有點狠了吧?”
  趙崚擺了擺手,義正言辭地說道:“這份材料是市信訪辦這幾年匯總的材料,都跟農村項目腐敗有關聯,我覺得紀委有必要介入調查一下。你們紀委今年也有指標和任務的吧?借此機會,正好打響年初的第一仗,賺個吆喝。”
  馮遠征有些猶豫,知道趙崚的意思,他是在利用自己。胡鋼現在正運作農村文化廣場的項目申報,一旦成功的話,就可以為他增添許多籌碼,而坐在冷板凳上的趙崚則會被他甩得很遠。趙崚不甘心坐以待斃,所以希望紀委調查一下現在農村部分項目的腐敗情況,一旦查出了問題,就充分證明農村文化廣場項目存在腐敗隱憂,如此便能廢棄該項目。
  同時,趙崚還利用馮遠征的心理,誘使他去觸碰這個禁區。趙崚是一個手段高超的陰謀家。
  趙崚繼續說服道:“老馮,下周的話,我會去一趟燕京,如果你能騰出一些時間的話,可以同行,屆時我也可以介紹幾人給你認識,想必你定有收獲。”
  整個漢州官場都知道趙崚“跑部錢進”的實力,到了馮遠征整個位置,想要更進一步,光靠現在的資源已經不夠,必須要站到更高的地方謀取出路。趙崚抓住了馮遠征的心思,利用自己在部委的關系,拋出了一個巨大的誘餌。
  馮遠征點了點頭,故左而言他,道:“我也聽說了,現在基層腐敗的問題不小,是該整頓一下了,這也是響應今天夏書記在會議上的精神,要整頓社會的風氣,必須要從底層抓起。”
  兩人將話說開,又聊了一陣,馮遠征便離開了。
  趙崚站起身來到窗口,目光有些漂移,他從來沒有懷疑過,漢州未來將是自己的,即使因為前面的小插曲,自己遭受了點挫折,那也不會影響最終的結局。
  市委書記夏蘭山雖說是一個強勢的市委書記,但畢竟年齡到了,最多兩年內勢必然有所調整。在他看來,自己的機會很多,當然也需要小心運作才是。
  在趙崚看來,與胡鋼的博弈那才是核心,至于方志誠,趙崚并沒有將他視作對手。不過,對于曾經阻礙過自己的人,趙崚向來不會手下留情。